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节 争执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吱嘎……吱嘎……”

    冰冷的大厅上方,传来船体钢板扭曲变形的声响,一群人在黑暗中挤成一团,双手抱膝的坐着。黑暗中。他们中有老人,有孩子,在这移民大军中属于微不足道的一员。他们缺少食物,缺少水,甚至缺少温暖。但却还保留着一丝希望。

    一个小男孩躲在母亲怀里,默默的望着头顶。他知道那个声音意味着什么,在周围大人的谈话中,他已经懂得许多。

    三天了……自从人类舰群冲入迷宫,这个声音就开始渐渐出现,从最开始微不足道的一点,到现在变得清晰,巨大。

    外界的力场,正在穿透保护他们的外围战舰,一点点威胁到移民飞船。

    “妈妈,我们还能活下来吗?”小男孩轻声问道。脸上却看不到悲伤与绝望。就仿佛在问一个很简单,很平常的问题。

    “当然能,宝贝。我们能活下来。”母亲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发,然后用力将他抱紧。 “一定能活下来,因为有人在为我们战斗。”

    “很多,很多的人……”

    “在为我们战斗。”

    母亲的声音很低,却很坚定,仿佛在说服小男孩,又仿佛在说服自己。可还没等她话音落下,旁边一个男子就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我呸,还战斗?谁知道外面那些人在干什么?这么多天了,连下层入口都没找到,还说什么宇宙战士。老子受够了。明明好好的在美帝瑟星生活,偏偏要把我们集中起来,说什么黑潮要来了,要避难,要迁徙。却被送到这个地方,还不知道终点在哪里呢……一路上担惊受怕的,遇到多少事了?又是风暴又是黑暗的,老子都要吓死了,还没有酒和雪茄,他们当老子是木头吗?”

    男子的声音很大,恣意发泄的愤怒,他以为一定会引起许多共鸣,但奇怪的是,随着他的话音出口,周围却静悄悄的,没有人应和他,甚至没有人多看他一眼。

    所有移民,都把他当做一个透明人,当做空气。

    男子感觉被无视了,于是眼珠一转,又抛出一个消息。

    “你们还是别把希望放在那些人身上的好,知道前几天那个出去的家伙是谁吗?就是比诺斯领主,你们不认识吧?他可是里克尔星域很有名的大星盗,据说曾经一个月劫持了三支远航舰队,勒索了数千万星币的赎金。结果最后却连一个人都没放回来,全都杀掉了。他在里克尔星域的名声足以吓阻小儿啼哭,你们把希望放在他身上就太天真了。”

    “那些宇宙战士,哪一个不是高高在上,他们会把我们放在眼中?笑话……我实话告诉你们,我们之所以还活着,不是因为他们的保护,而是因为他们需要供奉……没有了子民的领主就不是领主,说白了还是为他们自己!”

    说到这里,男子终于按捺不住怒气,又狠狠的呸了一口。

    “我呸!一群懦夫!”

    “你说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正是那个小男孩,只见他挣扎着从母亲的怀抱中露出头,对男子怒目相视。

    “宇宙战士不是懦夫!他们都是英雄!”

    “哈,小子,现实点吧,这世界哪里有英雄,每个人都有**。只不过他们的世界距离你太遥远,你看不到罢了,权力,金钱,资源,女人。哪个宇宙战士不需要这些?你以为自己多重要?像你这样的小孩子,如果碰上个喜欢爱好特别的宇宙战士,小心你的P眼。”

    说着,男子大笑起来,仿佛在鄙视小男孩的无知。

    而就在这时,人群中一个声音传来。“既然他们这样无恶不作,你为什么还敢说他们坏话?就不怕被宇宙战士听见吗?”

    “老子都要死了,还怕他们?!”男子大声说道,停了挺胸,仿佛这样就很男人了。但他却不知道,就在他洋洋得意的时候,人群中,已经有许多敌视的目光。

    “既然不怕死,那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出去啊……”

    “一个大男人,和妇孺挤在这里,也不知道丢人,我记得这里是五级居住舱吧,专门给老人和妇女孩子准备的,男人不都下去干活了吗?”

    “就是……还说大人的坏话,也不知道是谁让他活到现在。”

    “谁!?”男子顿时大怒,露出威胁之色。“老子有钱,买了个位置不行?谁在那里唧唧歪歪,有胆子站出来!”

    人群沉默了……普通人的世界,就是这样……都是老弱妇孺,面对麻烦,又有谁愿意出头呢?

    可是,在沉默之中,却有一个声音清脆响起。

    “我!”

    “我说的,你是个坏人!”

    小男孩愤怒的站起身,对男子怒目而视。幼小的身躯却好像一支要射出去的箭。孩童的世界是纯净的,也许在这一刻小男孩并没有考虑太多,只是要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争一口气,就好像动画片中的一样。

    男子也是一愣,没想到小男孩敢这样说话,却是气笑了,他抬起手做了个握拳的动作,对小男孩露出一丝狞笑。

    “小子,乱说话会挨揍的,你妈妈没教过你?”

    “你说的没错,乱说话确实要挨揍。”

    突然,又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随后一只手就出现,一把抓住了男子的拳头。男子一惊回头,顿时看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那身影穿着船员的制服,眼中满是愤怒。

    男子顿时软了,急忙陪起笑脸,小心翼翼的说道。“哈……哈哈,我只是闹着玩的,和孩子闹着玩……”

    “我也是和你闹着玩的。”船员回答,然后伸手抓住男子的脖领,把他好像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但这些人说的没错,这里确实是五级居住区,你在这里不合适。我给你找了个新房间,你觉得轮机舱的管道怎么样?没事的时候你还能帮助搞下清洁。”

    “你不能这样对我!”男子顿时挣扎起来。“我花了钱的!”

    “花钱能让宇宙战士卖命?”船员一声冷笑,脸色说不出的鄙夷。他一边提着男子走向门外,一边对他说道。

    “你把自己看的太高了,另外,就算宇宙战士中间有好有坏,各有**,也不是你可以评论的。”

    “因为他们在战斗,在为你这样的人,为所有说他们坏话,或者好话的人……战斗。”

    “你以为宇宙战士会在乎你的评价?”

    “笑话。”

    轰的一声,舷窗外暴起一团火球,又一艘战舰爆炸了。火光透过舷窗映射在船员脸上,一明一暗。却把船员的身影拉长,拉高。

    船员望了外面一眼,没有再说什么,提着男子走出了舱门……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很多,很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