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节 虐杀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嘶……一声似似而非的鸣音…………

    整个战场都颤抖了……无数光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瞬间将中央的力场塌陷点吞噬。wWW。。coM那光环渺小。单薄,就好像一触即破的肥皂泡,却又数量众多,无边无际。每当一个光环出现,就仿佛在一块白纸上挖去一块似得占据了一小块空间。如此众多的数量,顿时在星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光环海。

    光环覆盖了力场塌陷点,于是所有吉塔都消失了。

    光环向前蔓延,于是蕯沙战舰消失了。

    没有爆炸,也没有火光,一切,就仿佛寂静的无声电影。而在这场名为毁灭的无声电影中,却展现着一幕幕令人浑身发冷的景象。

    “那是……超压缩引力球!”花园中,议长有些皱眉。 “这么多,见鬼,他要毁掉这里吗?”

    “是的议长阁下,血瞳,他……太粗暴了!”萨尔琼斯在议长身后,也有些不忍目睹。

    不是他们大惊小怪,实在是血瞳的表现太过惊人。要知道乱风不过是佣兵的低等格斗术,只要迈入流星级的佣兵或多或少都会一点。所以在到达更高阶段之后一般都会放弃它。说白了乱风就是一阵胡乱挥拳,谁没事练这小孩子把式?

    不过眼下血瞳挥出的哪里是拳头?那分明是一个个引力球,还是超压缩,高凝聚的力场凝聚体!这玩意每一发都比核弹还要恐怖,密密麻麻的谁受得了?

    萨尔琼斯已经看清楚了,那些被聚成一团的吉塔之所以没有惨叫和遗骸,是因为还没等他们死掉就被‘一拳’打进了反空间。尸骨无存的结果。而那些蕯沙战舰更是连渣滓都没有剩下来。在黑洞级的实力面前,这些一次性的消耗品脆弱的连纸片都算不上!

    当然,这也仅限于血瞳这样的克罗迪尔继承者,要不是他用一种神秘的波频压制了所有吉塔的行动,接下来的战斗也不可能那么顺利。

    萨尔琼斯默默的看着。眼中满是惊叹的目光。

    他当然不会知道,事实上要不是这些‘吉塔’已经破坏了细胞的本质,血瞳根本连出手都不用。只要一个思感波就可以命令它们自毁!克罗迪尔继承者的威严,又岂是蕯沙族这些低等调制品可以挑战?而就算现在,血瞳出手的目标实际上也不是他们,而是更远的星空,那深邃的阴影之下!

    “不好!他的目标是我们!”

    远处的阴影中,蕯沙族的几个‘将军’同时色变,感受到一股严重威胁。那威胁是如此的**与冰冷,就仿佛已经将他们当成了死人。而更可怕的是。他们竟然在这股威胁感觉颤抖和恐慌,宛如看到了天敌。

    “休想!我可不是吉塔那些烂货!”

    一个‘将军’大声怒吼道,仿佛这样可以驱散心头的恐惧。他一把撕去身上的阴影,露出满是尖刺的厚重殖装,鲜血在尖刺的根部流淌,散发出浓郁的血腥气息。

    下一刻,他就化为一道血光冲向前方,与血瞳的乱风撞到了一起。

    “腐黑枯烂地狱!!”

    怒吼声中,那将军突然身体前倾。上半身飞出无数条触手,那些触手尖端锋锐无比,正是他身上的尖刺所化。与此同时背后的虚空扭曲,出现了一个无边无际的黑色世界。漆黑的土地,腐烂的污泥,无数触手在土地中生长,好像密集的黑森林。触手之下是鲜血河流以及堆积如山的尸骸。腥臭的气息甚至凝实成黑雾。从里面翻滚而出……

    血瞳的乱风第一时间就撞击在这面黑雾之上,发出激烈的暴击声!

    “啊啊啊啊……你别想吓倒我,扎尔斯是无所畏惧的!扎尔斯有神的庇护!是冥界之王!!”蕯沙‘将军’怒声大叫着。身体渐渐与这些腥臭黑雾融合,于是更多的触手出现了,从那不断扩大的‘世界’之中,带着腐烂与鲜血,毒素与死亡。与血瞳的乱风激烈冲撞,互相泯灭。

    那是黑洞级的力量,哪怕是血瞳的乱风,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击破。

    “挺厉害的家伙啊……”花园中议长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不禁眉头一挑。他不是没接触过蕯沙族的强者,但这个家伙显然和他以前见过的不大一样。不仅仅是实力,更是那种浓郁的,近乎实质的死亡气息。

    哪怕不用仔细分析议长也知道这家伙活不长了。他显然使用了一种秘术消耗了生命力,然后将这些补充到力量之上。和之前的‘马塔吉塔’如出一辙。当然,也只有蕯沙族这种调制技术满天飞,资源无穷无尽的顶级文明才能这样浪费。

    而这个时候,血瞳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他却没有丝毫表情。手下的‘乱风’一停,整个人就在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那个扎尔斯的后方,一手毫不犹豫的抓向了他的脖子。

    那扎尔斯也算经验丰富,几乎就在血瞳消失的同时他就反应过来,直接原地大喝了一声。

    “冥界冲击波!”

    轰的一声,星空都仿佛颤抖了下,只见以他为中心,方圆数千公里的范围都爆发出强烈的黑色波动,就好像冲击波一样扩散,沿途所过之处虚空荡漾起层层涟漪,也被染上了淡淡的黑色与恶臭。

    “死吧!在我的冥界冲击波下化为腐朽,剧毒和腐蚀会让你融化,就算是宇宙最大的恒星也会腐烂!”扎尔斯狂笑道,似乎看到了胜利的结局!

    但他的笑声却在下一刻戛然而止,因为一只手已经穿透了那黑色的波动,结结实实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身后的虚空扭曲,血瞳从黑雾中现身出来,眼中露出一丝冷笑。

    “冥界?冥王?”

    “你也配这尊贵的名号?”

    他没有说下去,只是右手一按,一记膝撞就狠狠的顶在了扎尔斯的脸上,将他的脸孔撞的如同烂泥。随后左手一伸,居然凭空将虚空撕出一道通往第三层反空间的裂隙,顺手就把扎尔斯扔了进去。

    “不!”扎尔斯惨叫着,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然后他惊恐的从裂缝中看到血瞳的手中出现了几个比之前巨大数百倍的超引力球,抛了进来。

    轰!!

    裂隙合拢!

    但所有人,都仿佛感觉到反空间里的恐怖爆炸。一个个脸色煞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