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节 丽儿的职责?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啊……好疼……”机械主宰低声呻吟着,银色的躯壳不断颤抖。。小说

    缪斯看了他一眼,奇怪的问道。“我还真不知道,机械也会有痛觉。”

    “我们都是生命,不是冰冷的硅基化合物。就算我拥有硅基的部分,但我仍然拥有生命的本能。”机械主宰回答。“痛觉……是我们还活着的证明。缪斯,我可以把你的言论当作歧视吗?”

    “哦不,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缪斯立即放弃。虽然他压制了机械主宰,但实际上两人是共生关系,而不是主奴关系。

    机械主宰敬畏他的力量,服从于他,只是一种力量的共享与输送,他也同样要为机械主宰提供生存所需。两人的关系非常特别,并不能用语言来简单描述。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他和机械主宰再也无法分割。

    除了……刚才的一瞬。

    “绝对切断……果然,是令人棘手的技能。”缪斯叹息一声。对机械主宰劝说道。“放弃那份躯体吧,它永远也不属于你了。”

    “你在说什么?”机械主宰的声音变得愤怒。“让我服从那弱者的意志?”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大,仿佛可以震塌这个酒吧。但奇怪的是最终却只限于他身体周围的几米方圆,其余的空间连一支酒瓶都未震动。

    缪斯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你错了,杰,从来都不是弱者。”

    “而所谓的绝对切断,是一个连我都无法摸清的技能。至今为止死在这个技能之下的强者数以万计,但没有一个认知它的真面目,是能力,还是规则……我们无从得知。唯一可以清楚的是,被绝对切断命中的生命,除非杰许可。否则就算你跨越了无数空间,找最好的医生,也不可能将断裂的部分重新合拢。”

    说到这里,缪斯冷笑一声。“如此,你还以为他是弱者吗?”

    “什么?这不可能!”机械主宰大吼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不过正如缪斯所言,他已经感知不到自己的那部分躯体了。这种情况极为特殊,特殊到就是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机械主宰,也从内心深处泛起丝丝的恐惧。

    这个宇宙,怎么到处都是怪胎?

    而这个时刻,距离此不知道多少光年的另一处虚空。蕯沙族前进舰队,蕯沙母皇上……莉莉丝也在大喊。

    “这不可能!”

    她死死的盯着丽儿,目光锋锐的仿佛要切开丽儿的头颅,暴露出她内心的思想。

    “你不可能放弃这里的一切!这个母皇躯壳!你用了多少功夫才得到它?为了这个,你甚至装作祭品,被蕯沙族的废物研究。你装作一无所知,与蕯沙族虚与委蛇。不,你不应该放弃……你到底要做什么,玛利亚!不要再愚弄我了!我是莉莉丝。深渊的妖姬,我不会相信你粗鄙的谎言!”

    “信不信由你。”丽儿平静的说道,仿佛根本感觉不到莉莉丝的怒意。只是不断调制着,将更多的脉管和瘤体导入阵列。随着她的操作,整个母皇的资源都调集起来,为新生辅脑群的出现而付出。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除了莉莉丝。

    不过越是清楚。她越感觉到恐惧。越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冰冷。她不知道丽儿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她却清楚,丽儿的决定。一定有着明确的目的。因为不管是血腥女皇,又或者是玛利亚,丽儿从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小女人。

    腔室中,渐渐寂静下来。只有两人的呼吸,和脉管蠕动的声音。如此过了许久莉莉丝才缓缓开口,声音有些低沉。

    “你……要离开我了吗?”

    “如同你一直的期待。”丽儿回答。也不看近在咫尺的莉莉丝。“你应该觉得高兴,因为从这时候起再也没人约束你了。”

    “呵……那我可真高兴。”

    莉莉丝牵动了一下嘴角,可表情无论如何也看不出高兴的样子。

    七年时间,从她与丽儿重逢,已经过了七年。虽然在那沉睡的岁月里她不知道多少次梦想着杀死丽儿,吞噬丽儿。可这七年已经让她明白了许多,也清楚不管她多么努力也不可能战胜丽儿。更不可能在不得允许的情况下占有丽儿的任何组织。

    因为和她相比,丽儿更加成熟,更加强大。弱肉强食,本就是深渊的基础原则。

    但如今丽儿却主动提出要为她调制辅脑群,要将这个母皇躯壳送与她,这如何能让莉莉丝相信?

    除非……

    莉莉丝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瞳孔收缩成针。 “你……不再需要我了?你要杀死我?”

    “哦,莉莉丝,你为什么这样说?”丽儿奇怪的问道。

    “你骗不了我。”莉莉丝的声音开始颤抖。“你不是那些蕯沙的废物,你是冷血的女皇。要想让你放弃已经得到手的东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它不再对你有用了!而无用的废料,就应该抹去。”

    一边说着,莉莉丝一边后退,眼中渐渐露出恐惧之色。

    “不,你不能这样做。我是你的妹妹,我们是一体的……我不会对抗你。不要抹掉我。”

    “就算我的成分可以加强辅脑群的作用,可活着的我对你更有用,我发誓。”

    莉莉丝的声音越来越惊惶,越来越微弱。在与丽儿重逢之后,她第一次暴露出如此软弱的一面,也是第一次正式向丽儿臣服。妖艳的脸孔苍白如纸,眼中的哀求足以让铁石心肠的男人为之软弱。

    但丽儿仍然在按部就班的工作着,只留给莉莉丝一个无限美好的背影。

    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叹息一声,声音在强势中远远回荡。

    “莉莉丝,你真的想多了。”

    “我并不想把你怎么样。正如你所说,你到底是我的妹妹。我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最初的计划而已。原因也只有一个……”

    丽儿突然停了下来,仰起头,望向腔室的头顶,仿佛可以穿透这层碳水化合物看清上方的星空。

    “决战,就要到了。”

    “我要行使,自己的职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