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节 即将开始……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星空中,一艘华丽,巨大,无比宏伟的金色巨舰在缓缓航行着。尾部并没有人类舰船常规的动力喷口,而是一颗颗如同尖锥的金色能量装置,无形的力场流从这些尖锥中散播,为舰船提供了澎湃的动力,让这艘可比恒星的巨大母舰拥有穿透空间的速度。

    博卡族,超魔导母舰。

    圣路易斯号。

    “如此说,这就是袭扰战的全部?”

    邪刚刚运动完毕,挂着一条毛巾走出了重力室。**的身躯充满了力量的线条,胸口,肋下部位,各有两个紫色的晶体闪耀着妖异的光芒,看到他的出现,早已等待多时的两个美丽女孩走上来。为他擦拭身躯。

    邪没有看那些女孩,就仿佛她们只是空气。

    “是,陛下。我们的战士已经归来,提供了最新的信息。此役,我方战损三十七万七千二百艘二级战舰,仲裁者,审判官,一等祭祀共战死三百五十一人。”一个金甲男子半跪于邪面前,沉声汇报道。

    “很沉重的损失啊……”邪有些皱眉。“那人类呢?”

    “无法得到有效数据,预计损失战船百万以上,行星级宇宙战士一百二十七人,恒星级十五人。行星以下无法确认。”

    “呵……”邪突然笑了起来。伸手从拿过一条毛巾裹住身躯。甩了甩头发。“这么说,我们的损失比人类还要大?”

    “是因为他们使用了潘多拉。”金甲男子低着头,冷静的回答。“事实上,蕯沙族比我们损失的还有多。”

    “一个潘多拉就有这么大的作用吗?”邪走到到窗前,望着外面明媚的‘阳光’。“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属于某个被封禁的计划。”

    “是的,陛下。”金甲男子沉声回答。“造神计划,利用人类对机械的依赖,开发针对机械的人造生命体。天生具有金属,机械亲和,在适当时刻投入战场并入侵对方机械个体的研究系统。最终因为主试做体遗失而放弃,为此曾经对第三世界下达追索任务,艾尔特族为此投入了海量资源。”

    “可结果呢?”邪微微冷笑。“艾尔特并没有找回这个试做体,反而在遗迹事件中被伤到了元气。这个古老的种族已经在大混乱时期被克罗迪尔废掉了,就算他们试图恢复古老的荣光,也不可能再次崛起。”

    “没有神域级的文明,多么的可悲。”

    邪没有说下去,但目光却越看越远。仿佛可以刺穿星际……

    艾尔特是有神域级的。但那是遥远的过去,在那记忆都被遗失的时代他们为了族群牺牲了,是博卡族下的命令,他们只是执行者。也许,他的牺牲为艾尔特人换取了海量的资源和万年的崇高地位。但神域级的价值不能这样看,在顶级文明,真正的宇宙贵族眼中,只有拥有神域级的文明才是可以屹立不倒的文明,余者不过是宇宙的过客。

    艾尔特人的牺牲。在邪眼中太过不值。

    不过这世界没有后悔药可卖,任何个体,种族,文明。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艾尔特人如此,博卡人,也是如此。

    透过华丽的落地窗,邪的目光望向遥远的星空深处。他看不到什么,但他却知道,在那里正有一颗和自己脚下母舰同样巨大的星体在航行着。那是蕯沙族的战争母皇。他们将和自己一起。进入下层奈落。

    也就是此次旅程的目的地,奈落七层,永诀之门。

    无声无息中,房间里的女孩离开了,金甲男子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白袍老者。他的面容丑陋,苍老,但腮边却又三块棱形的小晶体排列,看上去非常古怪。

    邪没有回头,仿佛早就知道他会出现一样,低声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了,能量活化已经完成,规则适应也进入最后阶段。”老者回答,声音沙哑的如同干涸的沙漠。“能够再次于这片星空战斗,我们,都很欣慰。”

    “但你们的力量却大不如前了。”邪轻声说道,似乎有些惋惜。“神墓留下了你们的生命,却流失了你们的力量。”

    “就算再流失,对这个时代已经足够了。”老者回答,骄傲的扬起下巴。这一刻他仿佛不再是一个老人,而是一名伟大的强者。 “没想到,自大混乱之后,宇宙竟然衰弱到这个程度。竟然连一个真正值得交手的敌人都没有。难道过于平静的生活已经磨灭了生命的竞争本能吗?我记得那个时代,神域级可是层出不穷的。”

    “那毕竟是战争的时代,而且是宇宙最残酷的战争。”邪叹了口气。“不过这样也好,能够少一些纷争,对于我们,对于这个宇宙,都是一种幸运。”

    “我能从你的话里听出浓浓的讽刺。”老者说道。脸色无比平静。“不过这对于我毫无意义,我们余下的生命不多了,能够进行最后一次唤醒已是奇迹。只希望接下来的旅程真会如你所言,出现值得我们重视的敌人……”

    “你放心,会出现的。”邪微笑着回答。眼中露出强大的信心。“这是吾族最重要,恐怕也是最后一次大迁徙。不管是隐藏的,还是早有准备的敌人都会冒出头。也许人类仅仅是其中之一,通过永诀之门后才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强敌。”

    “哼。”老者目光一闪,没有接下去。

    他当然知道邪在说什么,不过那个名字是禁忌,就算他这样经过了大混乱时期的神域强者也不敢轻易提起。从某种意义上说,博卡族,蕯沙族,甚至是克罗迪尔族,都是那个存在的玩具。老者从未想过去反抗。但既然如今是邪领导博卡族,那么他的决定就是博卡族的意志。

    反正,老者余下的生命已经不够他再进行一次休眠,又如何会舍不得冒一次险?

    想到这里,老者的身体微微虚化,似乎要化为一团光粒子,可又半途停了下来。

    “七层入口的战斗需要我出手么?如果我出手的话,也许只要我一个就足够了。”

    “不用。”邪笑眯眯的回答。“你的力量应该用在更有价值的地方。至于这里,交给他们就足够了。”

    “反正,博卡族和其他盟友的单位都太多,太臃肿,消减一些也不错。”

    邪无所谓的说道,仿佛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一件残酷的事。

    落地窗外,魔导母舰开始加速,而在更远的,更远的星空。博卡和蕯沙的留守舰群已经展开了阵列,等待迎接后来的闯入者。

    战争,要开始了……

    谁是幸存者?(未完待续。。)

    ps:  连续两天断更,小刀非常非常非常的抱歉,原因是小刀的小孩,也就是小小刀病了,持续高烧不退,夜晚频繁起夜大哭。小刀和老婆都要照顾他。休息不好,也没精力和心情去写。耽搁了进度,再次向大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