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节 真正的绝望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介质转化……高等巨能。小说 章节更新最快

    在遥远的大混乱时代曾经一度让宇宙文明颤栗。和顶级能力的灵魂熄灭(神秘系),心灵崩塌(精神系),原子粉碎(元素系),深渊呼吸(空间系)一起,被视为最危险的技能之一。其不仅仅具有‘超大伤害’效果。更具有‘即死性’。所有实力低于使用者的敌人,都有大概率直接死亡。

    不,用死亡来形容有些错误,更不如用消失……

    介质转化的原理就是,利用最高浓度的原始光能感染受术者,从而将一切实质转化为光粒子。而没有博卡人的光灵做依托,任何实质生命都会瞬间解体。

    可以说这是一个专门针对异族的高等巨能,对博卡人本身却没有多少杀伤力。也正因此这个巨能才如此令人敬畏,简直闻之色变。

    想想看,在广阔的战场上突然出现大面积介质转化……博卡人不会有事,与他们为敌的人就倒霉了。这玩意简直是一个可以自动分辨敌友的大杀器。要不是因为它太过稀有,施展条件太高的话,如今的宇宙也就没蕯沙什么事了。

    星空中,绝望和灾难被笼罩在昏黄的光柱之中,身体一点点化为光粒子。与之前被转化的佣兵相比他们的实力太强,所以转化也不会瞬息完成。而周围所有试图靠近他们的佣兵和星盗,都在第一时间被昏黄光芒转化,成为一蓬蓬炸开的光点。

    “不要靠近了。”绝望的声音在光柱中响起,却没有丝毫的波动。 “你们会死的。”

    “可是殿下!”一个星盗着急的说道。“如果不能打破它,你们……”

    “我们也会死。”绝望替他说下去,光柱中的嘴角却似乎微微翘起,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

    “这很好。”

    “真的……很好。”他仿佛要补充一遍似得,再次说道。接着他就伸出了一根手指。一根右手的,很普通。很普通的小指。

    旁边的灾难却突然说道。 “你想好了?”

    “总要做出选择的。”绝望回答,脸色非常平静。“而这一次不是我需不需要想好,是他们让我下了决心。”

    灾难的脸孔抽搐了一下,随后就不说话了。光柱中,他的身体周围却散发出淡淡的黑雾,仿佛笼罩在一团阴影之中。就连博卡族的光也不能照亮。现实中……灾难在出现之前不也同样如此吗?

    那么绝望呢?

    星空的对面,博卡族战士已经遥遥散开,形成一个包围圈,背景是无数战舰的交火,燃烧的星空和交错的光束。爆炸与火光不断闪亮。就如同在星空中升起一颗颗恒星。

    三个白袍审判长面无表情的立于牢笼之前,冷冷的看着绝望的动作。

    “无用的挣扎。蝼蚁就是蝼蚁,就算你有牺牲自己的决心,你又如何面对力量的差距?”

    “结束吧,深度净化!”

    一声巨震,昏黄的光柱突然光芒大作,范围和浓度都提升了数倍不止,几个距离接近的佣兵当场化为了光粒子。而绝望和灾难却被淹没的更深,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只有那只小指。那只普普通通的小指,仍然倔强的,在光柱中显现出来。

    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它。

    “吾名绝望,心灵的维护者,供养者。吾来到世间,不是带给人毁灭与恐惧。而是为了让人们在看到绝望前停下脚步。不要被心中的暗所伤害。也为了吾的族人可以不断磨练,直到有一天能真正勇敢的面对一切。”

    小指扬起,点向对面的博卡强者。 “真正的绝望。有一次就足够了。”

    小指闪亮,爆碎。化为一道扩散的波纹,瞬间扩张到数万公里的星空。它穿过了一艘艘战舰,一个个人影。却仿佛从未伤害到什么。战争仍在继续,战舰相互胶着,喷吐出致命的炮火。但这边的战场,所有包围着人类佣兵的博卡强者却齐齐愣住了。他们没发现身体出现什么异常,却感觉有些东西改变了。那种怪异的滋味让他们无比难受。就好像从‘出生’开始,就缺少了什么一样。

    没有人能够形容那种感觉,如果非要形容,也只能用一个‘空’来表达。

    空荡荡的身体,空荡荡的思想,空荡荡的灵魂,甚至……

    空荡荡的心灵……

    空。

    什么都没有。自然也包括信念。

    噗……一个博卡仲裁者突然色变,喷出一口晶光。在他胸腔的心脏部位点点发黑,竟是如同瘟疫一样蔓延。那一身华丽的金甲在几秒钟里褪色,变暗。最终灰败无光。而随着他的变化,旁边的所有博卡人,蕯沙人都齐齐捂住胸口,出现同样的症状。

    好空!

    好难受!!

    没有伤害,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伤害,他们的能量,位阶,甚至对规则的领悟都处于正常水平线上。但他们却就是感觉难过,感觉恐惧。那种恐惧甚至超越了死亡,超越了未知。他们说不清为什么会恐惧,可他们就会恐惧,他们说不出为什么会绝望,可他们就会绝望。

    一切的一切,就在于那一无所有的空。

    “这……这是什么力量……”

    一个白袍审判长捂住胸口,脸上露出惊骇之色。他也发现自己改变了。虽然说不出来,却那样的清晰明确。就好像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被夺走了一样。而旁边两个大审判长也是同样表情,手捂胸口露出痛苦之色。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一个白袍低声呢喃。“我的力量还在,我的精神稳定,为什么我会感觉恐慌?还有我的信仰……我从不曾怀疑,可为什么我的光灵会暗淡……这是怎么回事?该死,这是为什么?”

    “你到底做了什么?!!”

    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用吼的,声嘶力竭的声音中满是颤抖。

    而在他们对面,那昏黄的,净化一切的光柱中。绝望的声音却依旧平静。 “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取走了你们的一样东西。”

    “你取走了什么?”一个白袍问道,脸孔因恐惧而扭曲。

    “你们的心。”绝望回答。

    “真正的恐惧,不是来源于死亡和未知,而是来源于每个生命本身。没有信念的灵魂是苍白的,同样也是灰暗的,所以真正的绝望不在于**,也不在于灵魂,而在于心灵。”

    “一个连信念都没有的生命,又如何会不绝望?”

    “这就是……心灵的力量。”

    “心灵崩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