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节 第一世界!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天空中,乌云翻滚……

    雷亚的战锤在咆哮。[顶][点]小说 23.cOm

    冥王仰起头,感受着微冷的风。眸子中毫无表情。博卡先知就在他对面,可是摄于他的威严,却是一步也不敢靠前。

    如此过了一会,他才低下头,对赫克说到。“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赫克没有回答,他的生命已经离他而去了。不过冥王在等待了一会之后却说道。“我明白了。”

    说着,他挥剑,隔断了赫克的脖子。

    鲜血一瞬间泼洒天空……

    好灿烂。

    “迪尔克!你在违抗宇宙的法则!”博卡先知怒吼。“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没有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忤逆宇宙本源!该死的人,就算是你,也要步入永寂!!”

    “我知道。”冥王回答,然后仰起头,冷冷的看了博卡先知一眼。不屑的说道。“但我喜欢。”

    “如果你不满,来打我啊?”

    话音中,冥王手中黑剑抬起,直指博卡先知。“万年之前,你从我手中逃走一次,那似乎成为你的荣耀?如此说来你们博卡族的荣耀真不值钱。或许是我太宽容了,就不知道这一次你是否还能溜走,用你那仅剩的可怜生命力?”

    “你……你做梦……”博卡先知有些颤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那把散发出无形波动的黑剑,仿佛看着宇宙间最可怕的东西。

    是的,最可怕的。

    不是亲身经历的人,永远不知道冥王这把黑剑的恐怖。博卡先知清楚的记得上一次被它刺中时自己遭受了何等的噩梦。他足足用了万年才稍从噩梦中清醒,没想到又看到了它。

    黑剑迪斯玛特,冥王无敌的神话……

    不过幸好,他现在仅剩下一点点力量。

    “一个分身。”博卡先知咬着嘴唇,低声说道。“我不会怕你。”

    冥王没有回答。只是不屑的冷笑,下一刻,他就提剑飞向了博卡先知……

    ……………………………………

    而这个时候,血瞳和缪斯刚刚穿过永诀之门。

    永诀之门很奇异,虽然看似只有薄薄的一层,但两人通过的时候却感觉穿越了一个世纪般漫长。时间与空间在这里完全混乱,没有丝毫意义。而随着通过,两人都觉得对反空间的联系点点断裂,规则感知也渐渐模糊。等到完全通过的时候,血瞳固然还有深渊之力的加持。但缪斯却几乎失去了全部规则,只有宇宙战士的本体能力还在发挥着作用。

    这对缪斯来说简直是无比严重的削弱。

    要知道宇宙战士就是依靠感知规则才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一旦失去了规则他们就会无比虚弱,甚至可能危及到生命。

    作为人类的三帝之一,缪斯当然不会这样脆弱,却也强大不到哪里去。

    “该死,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一点规则都感觉不到。”立于永诀之门后,缪斯脸色苍白的说道。

    此刻的他们,身处于一个茫茫的空间之中。周围都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光亮是有。却无法捕捉到来源的方向,就如同这个空间在发光一般。缪斯的思感全力施展也只能覆盖几公里方圆。清晰度也受到极大削弱。

    虚空中的能量非常稀薄,也只有缪斯这样的位阶才能勉强吸收一丝。如果是黑洞之下,恐怕到这里就要先面对能量流失的问题。

    这就是一个浑沌的虚空。完全不适合宇宙战士的生长和战斗。

    这就是第一世界??

    开什么玩笑……

    缪斯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颠覆了。在众多传说中,不都说第一世界是宇宙资源最丰富,能量无限,规则稳固的世界吗?这里有宇宙最尖端的文明。一切王座之上的至高。它的伟大与强大,不管是万年之前还是万年之后,都毫无争议的统治着一切!

    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景象?

    资源在哪里?能量在哪里?好吧,就算这些都缺乏,可规则呢?为什么同为一个宇宙,这里竟然连一丝规则都感觉不到?星体呢?文明呢?

    缪斯的心深深沉了下去,感觉到一丝冰冷。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强者的直觉告诉他,也许,都不真实。

    没有人知道第一世界的真面目,他们能够得到的一切情报都来源于博卡和蕯沙族这些古老贵族的文献。可如果连博卡和蕯沙也不清楚呢?那些文献与记载,谁又能说清真假?如果那些都是假的,而自己所见才为真实,那么阿尔法,之前的邪与萨罗斯,都在哪里?难道所有的一切,也都是虚假?

    一时间,缪斯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一团迷雾,就如同周围的环境一样。

    他并没有发觉,和他一起进来的血瞳却显得有些奇怪。似乎没有他的震撼,却有着另外的迷茫。

    “为什么……”

    虚空中,缪斯听见血瞳喃喃自语,于是他安慰道。“别着急,也许这只是附近的情况,让我们再深入一些。”

    “为什么……”血瞳依旧在呢喃着,仿佛没有听见缪斯的话。他目光无神的望着前方的迷雾。无意识的说道。“这里……为什么会如此温暖。如此的……熟悉……”

    “嗯?”缪斯愣住了,什么温暖,什么熟悉?难道血瞳本就是第一世界的人?因为某种意外才流落到下级世界?可不对啊……他不是来自深渊么?

    心中奇怪之下,缪斯抓住血瞳的肩膀。沉声问道。“你想到了什么?别着急,慢慢来,认真想,仔细一些……”

    “我并没有想到什么。”这么会功夫,血瞳的目光已经恢复了清明。但瞳孔深处却多出了一丝妖异之色。他转过头,望着缪斯的眼睛。缓缓说道。

    “我只是,感觉到一丝熟悉的力量……”

    “一丝……”血瞳低下头,望着自己锋利的双爪。 “家的味道。”

    “你说什么!?”缪斯大惊,还未等追问,就见血瞳仰起头,目光望向遥远的前方。

    “想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觉得吗?”血瞳一字一顿的说道。仿佛一声声闷雷,震的缪斯晕头转向。

    “因为……这里……”

    “就是深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