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节 醒来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大文学 www.)    第十节

    天空中乌云渐淡,一抹难得的阳光静悄悄的洒向大地。大文学www.==怡红院==这是35行星难得的好天气。

    广阔无垠的荒地中,一个蜥蜴偷偷的从洞穴中探出了脑袋。贼兮兮的打量着不远处的一只小沙鼠。那是它的邻居。蜥蜴已经盯它很长时间。今天的天气不错。小沙鼠也跑出来觅食。蜥蜴很欣慰的看到自己的等待没有白费。

    远处的地平线上渐渐浮现起一个黑点。遥遥传来马达的声音。小沙鼠警觉的竖起耳朵,小眼睛迅速望向那边。两只小小的前爪中还抱着一颗沙蚕的卵。

    地平线上的黑点越来越近了。马达声逐渐增大,已经可以看到是一个乱七八糟的车队。打头的是一辆破烂的卡车。摇摇晃晃的吐着黑烟。车上花花绿绿的什么图案都有。这是一队荒原上很常见的旅团。上面都是寻找聚集地的自由民和来往交易的商人。这个难得的好天气是旅团赶路的最好时机。

    车队慢吞吞的靠近,沙地也传来了清晰的震动。小沙鼠刚要逃跑。突然蜥蜴闪电般的从它后面扑了上来,一口就将它叼在嘴里。然后迅速的将猎物拖回洞穴。很快就消失了。

    “姐姐,看啊看啊。那个小家伙好快。”旅团最前面的破烂卡车顶上正好有一个小男孩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大喊起来。在他身边是一个身穿粗布短裙的小女孩。从两人的穿着上看应该是荒原上常见的自由民。

    小女孩正在埋头鼓捣着什么,听到小男孩的叫嚷,头也不抬的说道。“托比,别闹了。你一路上已经叫过很多次了。荒原有那么好玩吗?”

    “可是莎拉姐姐……”小男孩回过头,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大文学www.“就算再不好玩,也比死气沉沉的聚集点好啊。我们等了好长时间才赶上一个可以上路的天气。自然要好好看看了。”

    小男孩长的非常漂亮,一头灿烂的金发让他看上去就如同一只金发娃娃。在加上一双蓝宝石一样的大眼睛。如果放在上流社会一定是个非常吸引人的贵族少爷。小女孩也很漂亮,虽然穿着一身简单的粗布短裙,却裁剪的非常合体。一头和小男孩同样灿烂的金发柔顺的披在肩头。就仿佛金色的瀑布。

    听到小男孩天真的话语。==文字版怡红院(www.)==小女孩微微一笑。继续低下头鼓捣手中的东西。那是一个木头做的药钵,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捣成糊糊了。

    “说起来,虽然这个世界的野外很危险。但是总有人喜欢冒险。那个家伙也是这样的人吧。”

    “姐姐,你是说那个大哥哥吗?”小男孩眨了眨纯真的大眼睛。低声问道。

    他知道那个人。那是前几天他们路过一个废弃的‘绿洲’时捡到的。可能是为了寻找水源,那个人就晕倒在‘绿洲’的水坑边上。身上满是肮脏的泥土。还有不少可怕的伤痕。

    野外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到处都有可怕的变异生物。那个男人能够自己从聚集点中跑到这么远的废弃‘绿洲’。小男孩托比也很佩服他。于是就和姐姐一起将这个男人搬到了卡车里。他不在乎对方身上肮脏的泥土,只要在野外活动的人都知道怎么处理‘污染’。只是他身上的伤势却很可怕。最严重的就是双手,居然连指骨都断掉了。天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不过在姐弟两人的照顾下,这个男人的命算是保住了。

    这一切都是莎拉的功劳。莎拉是一个药剂师。这个职业在末世很受欢迎。每一个车队或者聚集点都必须有药剂师的存在。作为他们在野外遇到危险后的基础保障。大文学www.因为只有药剂师才能从末世随处可见的变异植物中寻找到对人类有用的药材。

    当然,莎拉姐弟能在这个旅团中拥有不错的地位,也和莎拉的职业有关。

    莎拉的动作很快,一会功夫就将手里的药剂弄好了。抬头看了看小男孩托比。露出温柔的笑容。

    “我要去给他上药了。你在这里看一会就回去吧。野外的污染挺严重的。就算是你也不能将皮肤暴露太长的时间。”

    “我知道了姐姐。”小男孩不耐烦的回答。依旧贪婪的望着外面。“可是我好喜欢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下的感觉。好温暖,好舒服。在聚集点可体会不到。”

    “那是我们还没有到大城市的原因。这个世界有很多设施没有受到破坏的大城市。那里的设施都很完善。你能呼吸到过滤过的清新空气,也能喝到干净的纯水。只要你有钱。”

    “可我们没钱,不是吗?”

    “是的。”姐姐莎拉叹了口气。“我很抱歉,托比。”

    “这不怪你,姐姐。”小男孩温柔的安慰着莎拉。“能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已经够幸运了。姐姐,你就是我最大的财富。我爱你。”

    “我也爱你,亲爱的。但这不是你拖延时间的理由。你必须回车厢了。我可不想晚上花更多的时间来给你清理污染。那本应该是你自己做的。”

    “知道了,姐姐。”小男孩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恋恋不舍的又望了一眼外面。回转车厢了。

    莎拉叹了口气。也端着手中的药钵走向车厢。

    说起来莎拉在这个旅团中的地位不错。不但居住着设施最完善的卡车。还在车厢中有一个单独的隔间。虽然这个隔间很简陋,也只有不到两平方米。可莎拉已经很满意了。要知道大部分人为了能够在旅团中有个位置,可是只有坐着的地方。

    现在她的隔间中正躺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的衣服已经被她脱掉了,裸的身上满是伤疤。还有不少新鲜的伤痕,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他的双手成怪异状的扭曲。破绽的皮肤处甚至可以看到苍白的骨茬。

    在男人的身边放着一副破烂拳套。那是他身上唯一值点钱的东西。不过现在上面也沾满了男人的鲜血。

    莎拉安静的走进隔间,给这个男人上药。

    她很细心。男人身上的每一寸伤痕都一一抹到药膏。尤其是他的双手,莎拉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战斗才能给眼前的男人造成如此可怕的伤害。但他显然是一个勇敢的战士。受伤最严重的地方是双手,这说明他一直在努力战斗。

    男人双手的伤势很重,如果放在一般地方肯定是没救了。但是在莎拉手上却不一样。她是一个药剂师,而且是一个很优秀的药剂师。莎拉不知道如果按照行会的评定自己应该算作几级。但在旅团中混迹了这么长时间,她不知道拉回了多少人的命。所以她完全有把握治好男人的手。唯一感到头疼的却是对方的状态。

    男人正在持续高烧,这种病症对莎拉来说本来算不得什么。可奇怪的莎拉却找不到男人高烧的原因。这就有些麻烦了。根据莎拉的常识,如果这样的高烧再持续几天,就算是好人也会被烧熟,更别说眼前这个浑身伤痕的男子了。虽然他的身体壮的如同一只牛,可也架不住持续高烧的侵袭。莎拉决定如果再过几天男人还不能醒来就把他扔掉。

    药剂师的技术固然重要,可药草在这个世界也是贵重的。莎拉不打算把自己宝贵的药草浪费在一个注定要死的男人身上。

    将最后一点药膏抹到了男人的双手之上。莎拉又轻轻的将一袋冰块放在了男人的额头。冰块是很奢侈的东西。哪怕是污水做成的冰块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该享用的。所以使用这些冰块的时候莎拉很节省。一点一滴都不会浪费。做完这些事她就站起身走出了隔间。

    隔间的房门关闭,将这个狭小的空间变成另一个世界。

    卡车颠簸着依旧在慢吞吞的赶路。随着卡车的摇晃,血瞳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突然来到了一个混乱无边的星球战场,变成了一个身着重铠怪物,他的铠甲和曾经见过的铠装不同,外形更加修长健美,功能也更加强大。在这套铠甲的支持下他力大无穷,一拳可以击碎厚达四十公分的混凝土墙。他身轻如燕,可以如同疾风一般移动。铠甲穿在身上仿佛没有重量。他是那么的强壮,似乎永远感觉不到疲劳。在一个混乱的战场中不停的冲杀。眼前都是身着各种装甲的敌人。其中就有很多铠装。可那些平常看起来不可战胜的铠装在他的面前却变脆弱如纸。哪怕用双手也能将其撕裂。而最厉害的是,他的双臂外沿各长出一截藍色的光刃。光刃锋利如刀,任何敌人也无法阻挡片刻。血瞳就用这双光刃在在战场中纵横,杀戮无数。

    强大的力量在体内咆哮,无数鲜血在眼前绽开。血瞳只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战无不胜的魔神。拥有使不完的力量。他疯狂的攻击着每一个见到的生命,用拳头,光刀,爪子将对方撕成碎片,渐渐的鲜血在他的脚下积成湖泊,尸体堆成山峰。敢于对他动手的敌人越来越少,最终所有人不敢再面对他。血瞳孤零零的站在一个尸山之上。看着敌人在他的脚下臣服。

    这个时候,血瞳习惯的看了看双手,才愕然的发现手上赫然是那双破烂的拳套。

    心中一惊,血瞳从梦中醒来……大文学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