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节 爪之螺旋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大文学 www.)    砰!!

    一声巨大的闷响在两人接触的地方传出,却没听见血瞳的惨叫声。大文学www.烟尘飞快的散去,众人这才发现,卡里沙的金属拳头居然并没有伤害到血瞳,而是被血瞳的一只右手牢牢抓住。只是和刚才不同,在那略显消瘦的右手上,出现了一只众人从未见过的,无比华丽的精美拳套。越过这双拳套。卡里沙看到了一双眼睛,瞳孔血红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就在这时,卡里沙突然惨叫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血瞳的右手突然开始收紧,就仿佛一双合金钢爪,将卡里沙的金属拳头抓出了无数龟裂。从里面散发出肉眼可见的白色气雾。

    而在对面,血瞳的华丽拳套却丝毫无损。反而流转着淡淡的蓝色光芒。这些淡蓝色的光芒并不是随意散布的。而是从拳套上的数条类似装饰的水晶线条上流动。就仿佛流动的星光,分外美丽。

    “这是……这是什么!?”

    “…………”血瞳没有回答,脸上却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有点意外,也有点理所当然。他静静的望了对面的卡里沙一眼,突然目光一冷,吐出一个音节。

    “爪!”

    一丝幽然的蓝光闪过。血瞳的指尖突然深深的陷入了卡里沙的拳头之中。就仿佛切割豆腐一样没有丝毫勉强。紧跟着他就五指一紧,做出一个旋转手腕的动作。

    “螺旋!!”

    “啊!!!!!!”卡里沙发出一声痛入心肺的惨叫。只见就在血瞳的声音中,他的钢铁拳头突然崩碎了。五道幽幽的蓝光从碎片中突然出现,以螺旋形的轨迹顺着他的手臂绞杀上来。一路所过之处铠装的装甲全部碎裂,鲜血混合着碎片四散迸射。大文学www.卡里沙的右臂居然在一瞬间被蓝光螺旋绞成了烂泥。

    “疼,疼死我了!!!”卡里沙痛苦的大叫了一声,拼命向后退缩着。望向血瞳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他怕了,真是怕了。他穿的可是铠装啊!防御能力说句不夸张的话,就算是重型机枪近距离扫射恐怕也无法伤害分毫。而且铠装的拳头是合金结构,拳面覆盖冲撞装甲。足以击穿二十毫米的钢板。如此强大的铠装怎么能被伤害,怎么能被摧毁?对方那双手套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厉害?

    卡里沙慌乱的思忖着,感觉到右臂粉碎状的痛苦。大量的鲜血顺着他的肩膀喷射,就好像喷泉一般。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大声的嚎叫着,卡里沙连滚带爬的跑向后方。

    他只是一个小匪团的首领,在这片荒原上连个屁都不是。他最梦想的生活就是抢劫几个肥羊,然后换点小钱武装他的匪团。这样他才能过上醉生梦死的生活。他不想死,一点也不想。

    只是他想不到的是,作为一个打开了潘多拉盒子的人,不是想跑就可以一走了之的。

    一阵狂风裹着沙粒吹过。人们都眯起了眼睛。就在这个时候血瞳动了。只见他身影一闪,几个箭步就追上了狼狈逃窜的卡里沙。随着右臂一个夸张的挥舞动作,一道凄美的弧形刀光突然从他的肘部弹射出来,一刀就斩断了卡里沙的脖子。血光爆射中,卡里沙无头的尸体足足跑出了五步才倒在地上。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从脖腔里喷涌出大股的鲜血。

    仁慈大老爷卡里沙,被血瞳一刀枭首。

    完成了这一切的血瞳却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直接脚尖轻点,仿佛一只贴着地面飞射的弩箭冲出了车阵。大文学www.此时外面观战的匪徒都已经傻眼了,一个个站在摩托上目瞪口呆。看到血瞳冲出车阵,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一群匪徒就仿佛从噩梦中醒来一样齐齐打了个寒战,然后疯狂的发动拧动油门就要逃跑。

    不过他们还是太慢了。血瞳冲刺的速度虽然赶不上机车的最高时速。但是追上刚起步的匪徒却轻而易举。只见烟尘弥漫中,他就仿佛一个凶猛的猎豹,一个一个的追上匪徒,光刀一闪就将对方砍到在地。他的弧刃是那么的锋利,以至于不止是匪徒,甚至连他们的摩托也被分成两半。惨叫声连连响起,不过片刻,场上就再没有一个活着的匪徒。

    站在鲜红的血泊中。血瞳深深吸了口充满血腥味道的空气。脸上现出满足的表情。

    “这种味道……真好。”

    锵!!两柄弧形光刃从他的肘部收回。随后拳套上的水晶线条再次流动起柔和的蓝光。蓝光中拳套迅速分解。并很快融入了他的小臂。

    “血瞳先生!”不远处响起一声怯怯的呼唤。血瞳转过头,看到莎拉跑了过来。

    小女孩可能是被刚才的血腥吓到了,脸色煞白,但是仍然坚持着跑到血瞳身边。然后一下抱住血瞳的手臂。

    “你,你没事?”

    “……”血瞳牵动了一下嘴角。“还好。”

    “呼,可吓死我了!”莎拉轻轻的拍着胸口,一脸担忧。“我刚才看到你好像受伤了。幸好你没事,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血瞳摇摇头。“一会再说。”

    老维克也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群胆战心惊的护卫。在刚才的后半段战斗中旅团护卫几乎帮不到什么忙。但是到了收割战场的时候了,这些家伙总算派上了用场。沙虫匪团算不上什么大匪团,也没多少财物。但是他们留下了数十台摩托和上一次抢劫的收获。足够这些护卫忙活半天了。这一次冲突旅团的损失可谓不小,不止人员死了十多个,还有三辆卡车被摧毁,这对于旅团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现在有了这些收获,也算稍微弥补一点。

    不管护卫们忙碌,老维克直接跑到了血瞳身边。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小……啊不,血瞳先生。这一次真是多亏你了。不然我们……”

    “…………,没关系的。”血瞳望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莎拉。然后才说。“这是一个交易,现在已经完成了。”

    “呃……”老维克顿时一滞。下面的话就跟不上了。

    本来他以为血瞳只是一个普通人,但现在傻子也知道他看走眼了。老维克顿时起了拉拢的心思。他的旅团也是一个小旅团,请不起职业护卫。如果血瞳能加入进来,那么以后的路程就可以放心了。

    但是他没想到血瞳一句话就将他的企图堵了回去。想了一会,老维克叹了口气。

    他也明白,像血瞳这样的职业战士是不会留在旅团中的,只是抱着一丝侥幸罢了。

    “当然,血瞳先生。这是一个交易。不过我们仍然感谢您。战斗结束了,请您先到车厢里休息一会,这里我们马上打扫干净。”

    “嗯。”血瞳点了点头,带着小莎拉向车队走去。

    战场很混乱,到处都是残破的尸体和武器。血瞳走到卡里沙尸体的位置时停下了脚步。

    “血瞳先生,你……”小莎拉有些奇怪。

    “……”血瞳没有回答她,只是静静的望着卡里沙的尸体,眼中若有所思。过了一会之后突然俯下身,开始摸索起来。

    本来已经有两个护卫想过来收敛卡里沙的尸体了,但看到血瞳在这里,都畏缩着不敢靠近。其实大家都知道,如果现在场中什么东西价值最大,毫无疑问是卡里沙身上的铠装了。虽然这套铠装被血瞳打碎了一只胳膊,头盔也被分离了。但铠装就是铠装,就算是废品一样值钱。

    在他们贪婪的目光中,血瞳很快在卡里沙的肋下找到两个机械接口。手指一动就解除了卡里沙的铠装。然后将铠装提到手中。

    “这是我的战利品。”

    “啊……是的,我们明白。”两个护卫目光闪烁的回答。急急忙忙将卡里沙的尸体拖走了。

    硬性解除的铠装还是铠甲的模样,只是从中间分开了。血瞳不知道怎么将它恢复原样。只能拖着它回到了自己的车厢。莎拉亦步亦趋的跟了进来。开始为他处理伤口。

    这次战斗血瞳的伤势也不轻。身上大大小小又多了七八处伤口。就仿佛小孩嘴巴一样翻开着。血已经止住了。但看上去仍然触目惊心。让小莎拉一阵眼晕。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血瞳的右小腿。因为全力踢到了铠装的装甲上,皮肤已经彻底崩裂了。甚至胫骨都露了出来。在鲜血和肌肉组织中的一抹苍白分外渗人。

    莎拉是个称职的药剂师。她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就得出了结论。

    “血瞳先生,也许你后几个月都不能自由行动了。您的小腿胫骨前方已经有了轻微裂痕。我这里没有适合的药剂,也许到下一个聚集点可以收集些。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请好好修养。”

    “嗯。”血瞳心不在焉的点头。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身边的铠装。大文学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