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节 丽儿再现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殖装的灭杀程序比血瞳想象的还要残酷。 看小说就到~这是一种应急反应。是基于保护宿主为第一优先的绝对措施。从根本上讲,就是控制枢所操纵的强化细胞与异变细胞之间的一场战争。双方谁也没有主场优势,唯一可以采取的办法就是吞噬。原始而残忍的互相吞噬,直到有一方彻底消亡。

    但这个过程却全部生在血瞳的身体之,所有痛苦都要血瞳承受。足可见血瞳现在承受着多么巨大的压力。事实上如果不是他的身体本就越了人类极限,又被芯核切断了触感神经的话,恐怕光是痛就能把他痛死。

    短暂的几分钟里,血瞳亲眼看见自己的肌肤裂开愈合,一道道肌腱好像灵蛇一样起伏。他却始终控制不了一根手指。同时因为细胞层面的战争,促使他的体内脏器迅衰竭,体温急飙升。直觉告诉他,如果继续下去,那么最先灭亡的不是殖装,而是自己。

    剧烈的眩晕,血瞳拼命咬紧牙根支撑着。到如今他已经控制不了这场战争,但他最少可以让自己保持清醒。这是挣扎,对生命的挣扎。

    不……我不要死……

    我还要活下去……

    是的……我必须活下去……

    我不会死的……

    我不会死!

    不知不觉间,强烈的求生**主导了血瞳的思想。他拼命的挣扎着,用全部意志出求生的怒吼。虽然他控制不了身体,但这无碍他对生命最基本的渴求!这股意志力是强大的,强大到可以突破强化细胞的束缚!

    轰的一声,血瞳只觉得耳际传来一声轰鸣。身体的掌控权突然又回到了他的手。但紧随而来的就是各种痛楚。芯核切断的所有神经都在同一时间出痛苦的悲鸣。这股痛楚强烈的差点没在第一时间就将血瞳击溃!!而随着痛楚而来的还有极度的虚弱。失去了强化细胞的支撑,血瞳的身体几乎连一秒钟都坚持不下去!!

    芯核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异常。“警报!严重警报!!宿主知觉恢复,所有器官开始衰竭。生命力无法支撑继续灭杀。基于第一优先序列。停止一切损害宿主的行为。启用紧急同化程序。”

    紧急同化!?

    这是血瞳第一次听说过的名词。但此刻他已经没有精力却理解这个名词所代表的含义了。因为就在芯核警告生的同时,一股前更加剧烈的痛楚猛然爆出来,就好像山崩海啸一样涌遍全身。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肌腱,甚至是每一个细胞。都在同一时间出痛苦的呻吟。在这无可抵御的痛苦之下,血瞳的身体如同虾米一样缩紧,然后猛的张了开来。口喷出一团血雾。

    “啊!”血瞳终于惨叫出声。

    痛苦如同潮水,来的迅猛,消除的也快。几乎就在血瞳痛呼出声的同时,他突然感觉全身一轻。所有痛苦都一瞬间不翼而飞。那种突然解脱的舒畅感让他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浑身一软跪了下来。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现自己早已被汗水浸透。

    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只是一阵强烈的疲劳感却涌遍全身,就仿佛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战斗一样。不过血瞳却顾不得这些了,对于他来说,能够活下来已经是最大的幸运。

    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血瞳有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粗略感觉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状况,现除了极度疲劳以外,身体倒没有什么问题。就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罢了。

    但血瞳知道那不是梦。他刚刚在生与死的边界游荡了一圈。那三个新得到的单元几乎要了他的命。

    野性细胞?那是什么东西?

    血瞳有些恐惧的想着,同时对芯核出呼唤。 看小说就到~。

    “芯核,刚才到底生了什么?”

    “………………”

    “芯核?你在吗?”

    “………………”

    “芯核!!??”

    “………………”

    一阵不妙的感觉突然涌上血瞳的心头。他竟然无法再联系到芯核了。这说明了什么?他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想起了芯核最后启动的程序。紧急同化。

    难道,这是同归于尽的意思?

    见鬼!如果是那样的话,岂不是代表他连最初的殖装都失去了!?

    血瞳一阵懊悔,可又无可奈何。对于神秘的殖装他一向感情复杂。既高兴它所带来的助力,又恐惧它的神秘。在它之前,血瞳还从未知道有如此可怕的铠化武装。居然可以连主人的生命都当做养分。这让他一向对殖装保持警惕。但如今突然没有了芯核的回应,他的内心又空荡荡的,就仿佛失去了什么。

    “哎呦……”密室想起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克斯特醒了过来。

    本来血瞳就没有打算要他的命,下手自然不会太狠。所以克斯特并没有昏迷多少时间。但他醒来后仍然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了?”

    血瞳现在的模样非常狼狈,浑身湿漉漉的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更可怕的是,因为刚刚经历了极度痛苦,他的嘴唇都被他咬破了,瞳孔深处更是显出了那刺目的血红。让他看上去仿佛一只饥饿的野狼,煞气惊人。

    “闭嘴!”血瞳懒得和克斯特解释什么。一句话就吓得对方唯唯诺诺。

    该死的,现在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了……血瞳暗自想到,失去了殖装他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如果再碰上零和恒的话肯定凶多吉少。虽然从克斯特的口血瞳得知这两个佣兵附庸不是为了他来的,可是谁也说不准不会再碰到他们。零还好说,可恒的空气爆弹却相当棘手,血瞳没有把握躲开。

    而且以血瞳现在的疲劳程度,他迫切需要休息。

    “带我离开这里,马上!”做下决定,血瞳一把就将克斯特从地上拎了起来。

    “是,是是。”克斯特小鸡啄米一样点头道。看上去非常配合。

    为了活下来,克斯特绝不敢在此刻做任何触怒血瞳的事。他急忙带着血瞳向堡垒外面走去。一路上连续经过了数个关卡,所有护卫一如既往的没有对两人有任何纠缠。

    一直走到堡垒的外面,看见熟悉的阳光。血瞳终于松了口气。可就在他以为即将脱离危险的时候。一股熟悉的爆炸波动突然在堡垒的另一端爆。他的脸色突然变了。

    那是恒的空气爆弹!!

    “那边是什么地方?”血瞳一把拉过克斯特问道。

    “那边?”克斯特疑惑的顺着血瞳的手指望去,然后脸色也变了。

    他看见血瞳所指的方向,一个鲜红的光点正飞上天空。然后爆炸出一个绚丽的烟花。“那是恒的求救信号!!他们危险了!!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克斯特立即尖声惊叫起来。零和恒都是宇宙佣兵的附庸,如果在他这里出事麻烦就大了!而且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在这个低级明的星球上还有什么能够对两个佣兵附庸造成威胁。以他们的实力,在装备铠装的情况下几乎是无敌的。

    不过他却没机会做出反应了。因为就在他尖叫的瞬间,就感觉胸口一疼,一直手掌从穿了出来!鲜血和内脏迸射,克斯特软软倒了下去。

    在弥留之时,克斯特想到。“为什么要杀我?你不是说要放过我吗?”

    身边人影一闪,血瞳已经闪电般纵跃出去……

    两边的树木飞掠过,他在一瞬间就将度提升到了极致。就仿佛一只猎食的黑豹。每一个纵跃都飞射出十米以上的距离。手足并用的疾跑姿态赋予了他极大的灵活性,让他在繁密的树林闪电般穿梭。只一会就靠近了目标地点。

    虽然血瞳非常疲劳。可是他却丝毫不曾减。因为他的心焦虑无比。

    从克斯特的口他知道零和恒来到这个星球到底为了什么。他们的目标正是丽儿。如果恒在那边出了事,是否代表着丽儿也在那里?

    血瞳不知道那里到底生了什么,但任何能丽儿的线索他都不打算失去。

    恒出信号的地点距离堡垒并不远,就在山壁的另一边。当血瞳越过最后一个山丘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开,树林已经被他抛在了身后。

    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令他终身难忘的景象。

    只见山脚下的空地上,两个人影正倒卧在地。周围一片狼藉。大量的土石被炸弹掀起,形成一个个的弹坑。两人的身上的陶瓷战斗服都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露出下面密密麻麻的伤口。鲜血从他们身下积成血泊。正是恒和零两人!

    可血瞳关注的却不是他们,而是站在他们前方的身影。

    一个身穿着红色战斗服,背后长舞动的冷艳女子…………

    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