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节 陨石爆破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七十五节 陨石爆破

    血瞳已经看穿了这招的弱点。

    不得不说,全息技术确实是一门非常厉害的技术。尤其是这门技术配合赫克托的阴险能力。简直是致命的杀手。可假的到底是假的,全息技术制造的影子只能用作迷惑,却绝对不会具备实体。为了弥补这一弱点,赫克托才会在频繁在幻影和本体切换,以让人摸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但这样一来,又一个问题出现了。

    那就是实体移动所带来的空气流动……

    虽然在全息技术的遮掩下,赫克托几乎可以在悄然无息完成切换。但实体移动所带来的空气流动却是无法避免的。而偏偏对于习惯本能作战的血瞳来说,对这种空气流动实在太敏感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很快现了赫克托的骗局,并敢于用身体尝试的原因。

    因为闭上被欺骗的眼睛,赫克托的秘密对于他来说无所遁形。

    “嘿嘿嘿嘿,你给我死吧。”赫克托阴毒的笑声从前方传来,紧跟着一个身影就带着凌厉的呼啸当头压下。血瞳却动也不动,眼闪过一丝嘲讽。

    呼啸和笑声都是全息系统制造的音波误导。这个赫克托行动没有引起空气流动,只是一个影子。而相反,此刻绕到自己身后的另一个赫克托才是正体。虽然他行动间无声无息,却已经引起了周围空气的变化。

    血瞳辨别这种变化依靠的不是眼睛和耳朵,而是触觉。皮肤的触觉。

    呼啸,前方的幻影很快就扑到了血瞳面前。可就在他即将攻击的时候,血瞳眼却突然寒光一闪。转身一脚就踹了出去。

    他这一脚踹的极为果断,更是凶凌厉凶狠。只一下就将身后准备偷袭的赫克托好像炮弹一样射了出去。www. u u.com 看小说就到~足足撞毁了五面断壁才摔倒在地上。顿时只听得断壁倒塌的声音连成一片,大量的烟尘升腾半空。

    “啊……该死,该死的”倒塌的断壁下响起赫克托的惨呼。他显然想不到血瞳真的现了他的秘密。结结实实的挨了血瞳这一下。血瞳这一脚蓄势而,几乎凝聚了全身的力量。差点没将赫克托直接踹成了两段。躺在废墟,赫克托感觉自己腰都要断了,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腰部涌遍全身。哪怕是铠装内的止痛药剂都无法遏制。

    痛苦的呻吟着,赫克托拼命在废墟挣扎,想要爬出断壁的残骸。他战斗经验丰富,知道此刻正是自己最薄弱的时机,如果不马上做出反应就来不及了。

    宇宙佣兵间的战斗可没有什么公平公正可言,任何人都会利用一切手段制敌于死地。

    可是他还是太小看血瞳的战斗本能……如果让他这么容易就逃出手心,血瞳也不能被亨瑟尔看重了。

    几乎就在赫克托勉强爬出断壁残骸的同时,一个可怕的身影已经带着呼啸来到了他的身边。一脚就踩在了他的右手上。赫克托惨叫一声,刚要挣扎,血瞳却直接脚下一拧,顿时踩断了对方的臂刃。断裂的臂刃反刺入赫克托的手臂,顿时痛的他大叫起来。

    而紧跟着血瞳又一脚直接踢进了赫克托的肋下,将他直接挑起。

    “啊不不要……”赫克托顿时意识到麻烦大了。血瞳这种攻击方式,分明是一些肉搏系佣兵常用的连击起手势,用度快,力量强的攻击将对手陷入短暂的失控状态,紧跟着就是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惊恐之下赫克托拼命想要反击,可他刚要动作,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子弹时间”

    呼的一下,赫克托顿觉眼前一花,再次看到血瞳时他竟然已经出现在自己身旁。www. u u.com 看小说就到~直接一拳打在了他唯一完好的右臂上。一阵剧痛传来,赫克托的反击被活生生打断。

    而紧跟着血瞳更是连停顿都没有,直接狂风暴雨般打出了五拳一脚。第一拳就打在了赫克托的后腰,让他再次下肢一麻,剥夺了他最后的反击能力,紧跟着就是左肩,肋下,肾脏,面门。次次凶狠,拳拳带血。最后一拳时,已经使用了腕部的冲击关节,直接从赫克托的肋下伤口惯了进去,整个拳头都没入了赫克托的身体之。还没等赫克托惨叫出声,他又一脚将赫克托射了出去。

    “啊”赫克托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刚飞出不到五米,只觉得眼前一亮,血瞳居然再次开启了**装置,如同猛虎般追了上来,一把就拉住了他的左臂。

    “等……等等”赫克托的眼睛一下瞪的老大,眼射出惊恐的目光。

    可来不及了,此刻的血瞳已经再次进入了战斗的亢奋之,眼出现了点点血斑。只见他一把抓住赫克托的左臂,顺手就是一个回扯的动作,同时一个回旋踢就踹进了对方的腋窝。只听咔嚓一声,铠装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压力,左臂居然被他活生生的拉了出来

    “啊……疼死我了”赫克托一声惨叫,差点没晕过去。同时心充满了恐惧。

    野蛮,太野蛮了。

    血瞳的攻击让他响起了某些星球上的野兽,充满了原始野性和血腥暴力。那种疯狂的近乎偏执的攻击方式,以及嗜血的眼神。无一不让赫克托从心底感到恐惧。如果说在一开始他还有一些优越感的话,此刻的他已经再也不敢有丝毫看不起血瞳。

    但一切都晚了。从他利用影子偷袭血瞳开始,就已经走进了一条不归路。如果他正面和血瞳一拼的话,凭借他第六世界级铠装的实力,最起码也能让血瞳忌惮一些。可他偏偏要偷袭,正所谓算人者人恒算之。当他最引以为傲的招数被血瞳破解之后,他在血瞳面前就好像一个不设防的靶子。又怎能不打个痛快?

    惨叫声,赫克托的左肩鲜血狂涌,白森森的骨茬露了出来。可这并不意味着结束。血瞳刚一断掉赫克托的左臂,又闪电般的钻进了赫克托的身下。左肩出剧烈的爆破音。

    撞击装甲,动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赫克托立即如同炮弹一样飞上半空。在如此近的距离里撞击装甲无法挥最大伤害,却也让他眼前一黑,浑身好像散了架一样。铠装损伤图全部变红。但最可怕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血瞳居然同样脚尖一点,跟着赫克托跳了起来。

    “这……这是?”赫克托的瞳孔猛然收缩,突然想起了佣兵肉搏训练一个可怕的必杀招数,顿时吓的失声惊呼。

    他的声音非常尖利,充满了恐惧与绝望。但只一瞬就被好像被人生生赛回了喉咙。因为就在这会功夫,血瞳已经追上了他,一下就从身后将他牢牢锁住。两只手臂卡住了他的后颈,好像八爪鱼一样将他缠绕起来。殖装可怕的力量立即爆,赫克托顿感自己好像被封禁在一个牢笼。

    下一刻,血瞳就猛的一个掉头,以头下脚上的姿势带着赫克托坠落下来

    佣兵绞杀技…………

    陨石爆破

    “不”眼看着地面在眼前飞放大,赫克托再也按捺不心头的绝望。出一声凄惨之极的悲鸣。

    只听轰隆一声,整个废墟都剧烈的一颤,一朵巨大的烟云在废墟上空升起。以血瞳坠落点为心,方圆数十米的地面同时被掀起,产生波浪一样的起伏。大量的土石混合着铠装的残片四散飞射,击打在远处的断壁上叮当作响。肉眼可见的,一道环形冲击波从坠落点爆出来,沿途掀起了大片的土石。

    烟尘弥漫,场顿时变得视线模糊。空气充斥着燥热和血腥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呕。

    待到烟尘散尽时,废墟赫然多出了一个直径足有十米的巨大深坑。就好像陨石坠落一样,坑边散着渺渺青烟。在深坑的最深处,还有一个好似好似人形的物体。

    血瞳就静静的站在坑缘,冷冷注视着坑底的赫克托。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佩服对方铠装的强大。在遭受了他如此剧烈的一击之后,赫克托竟然还没死。只是身体被从折断,全身的骨骼碎掉大半。肉眼可见的,断裂的铠装有一些透明管线,正在向赫克托体内输送维生药剂。,

    赫克托竟然还保持着清醒,只是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他的脸孔高度扭曲,看上去痛苦无比。脖子怪异的呈现一个反折的角度。可就算如此,他仍然拼命的仰起头,用一种极度恶毒的眼神狠狠的盯着血瞳。

    坑底传来沙沙的脚步声。血瞳一步步的走到赫克托面前。然后一伸手,抓着他的脑袋将他提了起来。

    “你输了”

    “呸”赫克托吐了口唾沫,满面狰狞。“血瞳……这次是我大意了…………但你也别得意…………伦贝克大人……一定会杀了你……”

    “就好像零和恒?”血瞳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嘿……嘿嘿……零和恒算什么……就是你的主人……亨瑟尔也别想跑掉……血瞳……你就等着被伦贝克大人……一点点撕碎吧……”赫克托艰难的喘息着,眼闪过一丝恶毒。“伦贝克大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血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赫克托。

    他是那么的冷漠,到好像一块不会融化的坚冰。看的赫克托心渐渐沉沦。看的他从狰狞直到恐惧。血瞳才冷冷开口。

    “知道了……”

    他这么说着,然后顺手捏爆了赫克托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