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九七节 末路之虎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岩浆海翻滚,发出雷鸣般的响声。【 ]眼看着就要席卷回来,却不知道为什么,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斥。居然硬生生的让开了那巨型怪物的空间。

    那火红色的巨型怪物就在无数岩浆的包围中放声咆哮,散发出一股股恐怖的能量波动。

    亨瑟尔被它握在手中似乎昏迷了,竟然一动也不动。身体顺着它的动作而摇摆。

    “嘿嘿………,…死了,……,…还是死了吧?”远处的岩石上,伦贝克大口大扩的喘着粗气,不时咳出一口鲜血。鲜血顺着他的嘴边流淌,染红了他大半个身躯。

    可他的表情却是愉悦的,就仿佛在看着世间最美丽的画卷一样,充满了满足感。

    这火红怪兽隐藏在这颗星球不知道多少年,还是他宗主的宗主发现的。当初曾想过无数种办法试图收伏,却无一例外的失败了。这只怪兽的鳞片坚硬无比,几可比拟宇宙中最坚硬的金属恒金,同时体内还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能够压制任何行星级以下的能量波动。所以在这个层次内近乎无敌。只有行星级以上的战士才有可能对付它。

    落在这个怪兽的手中所有能力都会失去效果。简直是所有战士的克星。就连早就熟悉它习性的伦贝克也只敢远远观察。不过他熟知这只怪兽的习性,却也不甚惧怕。

    而在他对面,火红怪兽似乎在打量着手中这个“玩具”。它也沉睡了好多年了,就连记忆也缺失许多。所以表现的极为好奇。不过下一刻,它就为此付出了代价。

    因为亨瑟尔也恰好醒了过来,一眼就看到近在咫尺的怪兽巨口。想也不想就一拳打了过去。

    他只是穿越反空间时受创太重才会陷入短暂的昏迷。力量仍然保持在巅峰状态。这一拳过去,几乎凝聚了他这段时间的全部力量。又岂是可以轻忽?

    可怜那怪兽想不到自己抓着的是这样一个恐怖男人,顿时被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牙齿上。发出一声轰然巨响。肉眼可见的,无数紫电顺着亨瑟尔的拳头一贯而入”瞬间将它的牙齿打出一个碗口大的深坑”无数龟裂顺着深坑延展开来。就仿佛一张蜘蛛网。

    “嗷!”怪兽痛苦的怒吼起来,利爪随之一紧。

    亨瑟尔顿觉全身的骨骼都咔咔作响,也痛的闷哼一声。脸色终于有些变了。

    以他的肉休强度都还会被挤压成这样。【 ]这只怪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远处响起伦贝克猖狂的大笑。“你居然打它了?你居然敢打它?哈哈,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你知道它是什么吗?它是灰烬战兽!从痛苦中汲取力量的恐怖存在!你越是打它,它的力量就越强!就越发可怕!你这次死定了”亨瑟尔!较量了这么多年,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伦贝克疯狂的笑着,仿佛已经看到亨瑟尔的末路。不过此刻亨瑟尔却没功夫理他了,因为正如伦贝克所说,这只怪兽真的越痛苦越强横。短短几秒钟,施加给他的力量就翻了一倍。恐怖的挤压力居然让他的骨骼都咔咔作响,隐隐有被挤碎的迹象。

    而更可怕的是,他本就已经受伤的脊椎裂缝更加密集了。

    竟然让亨瑟尔已经有了一种随时会崩碎的感觉。

    终于…,………要到极限了吗?

    剧痛中,亨瑟尔只觉得自己的力量正在飞快消失,隐隐的…,……,…似乎一切都离他远去。

    这是生命衰竭的预兆”在连续战斗了数场,狂追伦贝克两个星域,又凭借肉身硬穿反空间之后。此刻的亨瑟尔实际已到了灯尽油枯的境地。他的肉休已经布满了伤痕,这此伤痕随便一处都足以让一名陨星级佣兵痛入骨髓。可他却始终凭借着意志强撑着。这或许是他强横所在,但同时又给他留下了致命的隐患。

    事实上如果他能马上休整,也许还有一丝生机。可此时此刻他又哪有半点余暇?

    渐渐的亨瑟尔的意识开始模糊,目光也逐渐涣散了。可他却始终咬紧牙关不肯屈服。强横的意志在识海中左突右冲,宛如一只咆哮的猛虎。不知不觉间,他的牙龈以渗出点点血丝。

    就要,…………死了吗?

    这就是我………,…亨瑟尔的终点?

    可是”我怎能这样窝囊的死去?我可是享瑟尔啊……,…疯虎亨瑟尔…………

    痛苦愈发剧烈了,那种猛力的挤压感,就好像要将亨瑟尔全身碾碎。而在他上方,怪兽更是疯狂的嘶吼着,突然一口向他咬来。那巨大的牙齿每一颗都足有十米余长,一旦被它咬上”亨瑟尔恐怕瞬间就得被拦腰斩断。

    “哈哈,………死了!…”伦贝克一声狂笑,眼中死死的盯着怪兽的巨口。等待着即将出现的血腥场面。

    可下一刻,他的目光却呆滞了。

    因为他赫然看到”亨瑟尔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直接抓在了怪兽握着他的利爪之上。浑身同时燃起紫红色的火焰。一撕之下,竟然将怪兽那足可比拟恒金的利爪生生撕裂。整个人从中脱身。同时更是抬脚一个鞭腿,凶狠的踢在了怪兽的下颗。他的力气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怪兽那足有数十层楼的巨大身躯,居然被他一脚踢的飞上了半空。

    “不……,…不可能!!。”伦贝克的眼睛一下瞪的老大”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高…,……,…高级战势。他不是……,…已经灯尽油枯了吗?这……,…这怎么可能?…”

    没有人可以回答他。因为这一刻,亨瑟尔彻底改变了。

    如果说在过去亨瑟尔是一只疯狂的猛虎,那么此刻,他就好像一只末路穷途的暴虎!

    疯虎或者还有生存的意识,可末路穷途的暴虎,本身“……,…就向往着死亡。

    只见岩浆翻滚的海底,亨瑟尔全身都在燃烧着紫红色的烈焰。这烈焰之强几近凝同实质。并且还在飞速扩张中。所有被烈焰触及的物质,哪怕是沸腾的岩浆。都在一瞬间化为渺渺青烟。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势从他的体内穿透而出”瞬间笼罩了整颗星球。所有的一切都在这股气势前颤抖,就连飞上半空的怪兽也恐惧的吼叫着,连连后退。

    随着这股气势的扩散,一座座火山被生生熄灭。天空中开始聚集紫红色的云彩,无数紫电在其中穿梭。

    大地开始震动,越来越剧烈”最终演变成遍及星球的大地震。一处处海底被嘶开巨大的裂口,汹涌的岩浆随之灌入。使得整个岩浆海都摇晃不休。肉眼可见的,岩浆海面飞速下降。转眼间就减少了三成有余。不少海底的岩石暴露出来,又在天空降下的紫电缠绕下化为备粉。

    那是天地的暴怒啊,……,…

    如果有人从星空中观看到这一幕的话,当可以发出这样的感慨。

    但此刻在场的只有伦贝克一人,他已经彻底吓傻了。

    这种能量,这种暴动,这种气势…,……,…………这已经不是陨星级的力量层次了啊………,…连灰烬战兽都在畏惧,都在逃避。难道说眼前这个男人已经超过了它的压制范围。难道说他已经达到了,………

    行星级!?

    为什么!为什么啊!

    一瞬间,伦贝克连哭的心都有了。如果早知道亨瑟尔是如此可怕的男人”他说什么也不敢把亨瑟尔引到这里来的。这已经超过了他能承受的极限。眼看着天地都几近崩塌的恐怖场面,他只觉得全身都为之所夺,竟然连一拇指头都动不了。更可怕的是,无数虚空的黑线已经出现在周围,那赫然是空间崩溃的前兆。

    而在他对面,亨瑟尔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仰首向天。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笑容。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当可以发现。他浑身燃烧的紫红色火焰不仅仅在吞噬着周围,同时也在吞噬着他。他的足部,大腿,甚至是脊椎。都在一一燃烧。无数晶亮的紫色光点就好像无数飞虫一样正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缓缓消散在空中。

    这就是…………行星级的层次了吧……,…,…

    想不到,自己还是要死了。可是能死在这样的突破中,却是太幸运啦。

    伦贝克,不要怪我杀你。实在是你太危险了。在这个世间唯有你是我不能放过的。不然以你的阴毒,血瞳那小子肯定会被你干掉。这也是那么多人攻击伤,我却只追你一个的原因。

    至于血瞳”那小子也该回到伤了吧。那里现在还很乱。他应该会很惨。不过能被这么多强者追杀也是一件幸福的事。他不会怪自己吧?

    嘿嘿…,………亨瑟尔………,…想不到你也有多愁善感的时候。不过在这最后的一刻,却是原谅你啦。让你多想一会,走的时候也好笑的欢畅一点。

    不过行星级的层次…,………还真是美妙啊。这就是宗主大人一生都未触及的领域吗?

    真可惜,这些经验却是不能传给血瞳了。不过想必那小子的冷傲,却也不会在意这些吧。

    真想,再回去看一眼啊。宗主大人,看一眼您的故乡。第一次见到您的地方。

    那间小教堂外的花圃。还在开放吧?

    真美………,…

    寂静的宇宙中”亨瑟尔所在的星球突然暴起了无数虚空紫电,下一刻,整颗星球就缩小下去。被无数紫电不断压缩,再压缩…………最终,在一声轰然巨响中消失殆尽。

    原来星球所在的位置,只留下了一个小如针鼻的黑点。在寂静的星空中………,…

    无声旋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