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中都城之变(中)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中都城之变(中)

    万分感谢llerry同学的打赏!

    世俗界。

    中都城。

    北门,小队长许护正坐在正门口边上的一把椅子上品着茶水,笑眯眯地望着城门口一群群人进进出出。自从将近三年前许家在中都城喝退北地世俗界两大家族联手之后,许家就渐渐地在北地世俗界脱颖而出。

    在许紫烟留下的功法和制符之术之后,许家的实力增长的很快。如今,只要是许家的弟子行走在北地,哪个不是挺胸抬头,只要报上自己是从许家出来的,北地哪个家族不给几分颜面!

    眉头微微地一皱,心中便有些不悦,原来是最近不知道第四百四十六章 中都城之变(中)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小家族,迁移在许家的管辖范围。这个小家族也太不识趣,竟然不服许家的管理。不仅仅杀死了许家前去通知的弟子,而且向整个北地通告,要和许家老祖在苍茫山脉一战。

    声称如果他们严家如果战败了,整个家族就投入许家为奴。如果许家老祖战败,整个许家就离开中都城,将中都城让给他们严家。就他严家一个刚刚兴起的小家族,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竟敢如此猖狂!想到这里,向着苍茫山脉的方向张望了一眼,心中暗道,这个时候,恐怕老祖已经将那个严家的家主一巴掌给拍死了。

    他正笑吟吟地在那里自得着,忽然见到两个身披斗篷的人骑着战马急匆匆地奔驰进了城门。那两个身披斗篷的人被守城的许家弟子拦住,那两个人却也并不着脑,将马匹勒住,淡淡地望着对面的许家弟子。

    许护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眯成一条线的眼睛中jīng光闪烁,他从那两个人的身上感觉到了浓重的杀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戒备地向着那第四百四十六章 中都城之变(中)两个人走去,淡淡地问道:

    “二位面生的紧,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兄弟,前来中都城何为?”

    两个马上的人将目光望向了许护,其中的一个修士露齿一笑,洁白的牙齿闪烁着森冷的光芒。斗篷的里面穿着一身普通的衣服,面庞却是极为英俊,有些消瘦的面庞上有一缕头发飘荡在侧方。冷笑着说道:

    “中都城许家什么时候开始盘问过路的修士了?”

    “呵呵……”许护轻笑了两声,心中更加地认为眼前的两个人绝对不是善类,一只手在身后打了一个手势,一个弟子便悄悄地后退,向着家族飞奔而去。许护这才淡淡地说道:

    “两位,不如随在下前往家族做客。”

    “哈哈哈……”

    马上的两个修士相视大笑,许护的脸sè登时就沉了下去。但是还没有等到他发怒厉喝,那马上的修士却已经先开口说道:

    “去你们许家做客?是要我们去见你们的许家老祖吗?”

    许护的眼中怒光四shè,厉声喝道:“住口,老祖也是你们能够见到的?赶紧说出你们的来历,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那两个马上修士戏谑地看着许护,淡淡地说道:“你准备怎样不客气啊?”

    “哼,我们许家可不是你们随便能够撒野的地方!”

    许护作为许家新一代成长起来的弟子,眼光还是有的。知道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两个人的修为,那么最少也是筑基期的境界,因为许护目前的修为就是炼气期第十二层的后期,只差一步就进入到筑基期。所以,他只是在用言语拖住对方,并没有动手,希望家族的高手尽快地到来。

    那两个马上的修士眼中的戏谑越来越盛,其中的一个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这么一个蝼蚁跟他费什么话,赶紧杀了。一会儿,家主杀了他们许家的老祖就好赶过来了。”

    许护听了那个修士的话,眼中透露出不屑,嘲讽地说道:

    “原来你们是严家的人,你们现在下马束手就擒还来得及,等到我们许家老祖杀了你们严家家主,就是你们的死期。”

    那马上的修士不耐烦地一挥手,空中便凝聚出一道硕大的冰刃,盘旋着斩向了许护。许护双手一翻,身形躲避间,一个大火球迎向了那个冰刃。毫无悬念地那道火球便被冰刃斩成了碎片,向着许护斩了了过去,森冷的光芒已经罩住了许护,眼看着就要被斩成了两半。

    “大胆!”

    一声清叱,从许护的身后呼啸着斩过来一个冰刃,向着追杀许护的那个冰刃撞击了过去。同时一条身影紧随其后。来人正是已经成长起来的许清雪,如今的许清雪已经成为了许家新一代的第一人。在许紫烟留下的丹药帮助下,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一层的境界。

    两只冰刃在空中相撞,那个修士释放出来的冰刃瞬间便斩碎了许清雪的冰刃,在空中划过一道森冷的光芒。

    “啵”的一声,将许护给斩成了两半,那道冰刃在空中划了一个圈,继续向着许清雪划去。

    “轰~~”

    一声爆响,那空中的冰刃被轰成了粉碎,一道人影从天际划过。伸手一把抓住了许清雪,向着许家的祖地飞去。

    又是一条人影突兀地出现在先出现的那条人影的前面,拦住了那个修士,哈哈大笑着说道:

    “许家老祖,你是跑不了的。今天就是我严伟血洗你们许家之时。”

    “严伟!”许家老祖虚立在空中,目光紧盯在严伟的身上,愤怒地说道:

    “我们许家与你究竟有和冤仇?你们究竟是来自哪里?为什么要和我们许家作对?”

    “哈哈哈……”严伟狂笑着,眼中竟然流下了泪水。此时,周围已经人影乱飞,无数的许家弟子朝着这里飞了过来。许家老祖的神sè就是一变,厉声喝道:

    “许家弟子听着,立刻撤入许家祖地,没有我的命令,说也不许出来。”

    刚刚升到空中向着这里飞来的许家弟子,立刻又缩回了许家祖地,只是都在远远地注视着中都城北门的上空。

    许浩量低声对着旁边的许浩然说道:“大哥,那个修士的修为很高啊,看模样好似老祖不是他的对手。”

    “嗯!”许浩然的目光一闪,轻声说道:“在城门口还有两个修士,他们两个的修为我也看不透。浩量,你带着家族弟子在这里接应,我带着符宝出去接应老祖。”

    “好!”许浩量点了点头,许浩然的身形一闪,向着家族的藏宝楼疾飞而去。

    严伟任意地让泪水顺颊而落,仰天狂笑,状若疯狂。待笑声落尽,严伟恨声说道:

    “许顶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们许家灭族吗?你知道北地世俗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个我这样的高手吗?”

    许顶天愕然地望着对面的严伟,心中略有所悟。目光jǐng觉地盯着对面的严伟,同时严伟也在嘲讽地望着许顶天,只是那嘲讽的目光中有着深深地悲痛。

    一时之间,整个中都城寂静无声。

    “踏~~踏~~踏~~踏~~”

    一阵不紧不慢地踢响,清晰地从北门之外传了过来,一条人影风姿卓越地出现了,一身火红长裙,胯下骑着一头四蹄皆白的毛驴,人生得极其妖媚!进入了城门,差异地看到城内的剑拔弩张,半张着樱桃小口,一双美目不停地向着许顶天和严伟的身上扫来扫去,眼睛中流露着震惊,空中的两个人的修为竟然都高出她。

    此时,严伟的声音低沉地响起:“许顶天,你要是怨就怨你许家的弟子许紫烟。”

    “紫烟?她怎么了?”许顶天的目光就是一缩。

    “哈哈哈……”严伟又是一身狂笑道:“她过得很好!哈哈哈……,可是她却害得我严伟家破人亡,如今严家只剩下了我们三人。”

    原来此时面对着许顶天的修士就是北地修仙界的严伟。当初许紫烟抢去了他的妖马,又打伤了他的父亲,最后他的父亲竟然消失不见了。他自然是不知道严紫被琅琊给杀死了。

    但是,过了不久,就有一个元婴大修士杀上了散仙城。杀上了他们威武堂索要妖马,最后更是将威武堂上下斩尽杀绝,若不是严伟正带着两个人在外面寻花问柳,也逃脱不了被杀的命运。而且让严伟心惊又愤怒的是,散仙盟的盟主文青不仅没有出来为他严家做主,而且杀了他的姐姐,做出一副散仙盟和威武堂没有关系的姿态。

    更是在那个元婴大修士离开,发现严伟没有死之后,发出了散仙盟的追杀令,要将严伟灭杀。严伟惹不起文青,便躲了起来。前后思量了一番,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妖马。如果当初许紫烟没有抢走自己的妖马,自己不会受伤,自己的父亲也不会下落不明。

    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那匹妖马还在自己的身旁,那个元婴大修士前来的时候,自己把妖马交上去也就是了。如此,威武堂根本就不会被消灭,只要威武堂存在,自己的姐姐也不会死,自己也不会被追杀。这一切都是因为许紫烟抢走了自己的妖马,但是那许紫烟同样是他惹不起的。

    满地打滚求粉红票!连榜都没有上去!哭死!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