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开始了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朴月西同学,赙w31同学,紫缥缈同学,19003191同的粉红票!

    “小玉,比试的时候有什么限制吗?”许紫烟轻声问道。 ~

    “没有。”西门玉摇头说道:“比试的双方可以运用一切手段。”

    许紫烟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如此,我们这一方就让我们几个年轻的上去历练一下吧。我,许舒和小白,我们三个人上去打一场。”

    西门玉闻言没有丝毫犹豫,小白的修为他看不透,如同一个普通的凡人一般。许舒的修为他也看不透,但是许紫烟说她行,他便没有丝毫的怀疑。许紫烟在西门玉的心中那是什么人?那就是神一般的人。在某种程度上,西门玉对许紫烟的崇拜已经超过了自己的父亲西门孤烟。

    想想看,许紫烟并不是神机宗的修士,竟然能够破解神机宗的化形术。而且能够炼制出来三元丹。有时候,西门玉真的怀疑许紫烟真正的修为究竟是不是结丹期第十层?

    西门杰的目光在许紫烟,许舒和小白的身上来回扫了几眼,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老八。哥哥真是可怜你啊,竟然手底下能够派出来的修士都是如此货色。嗯,老八,你是不是和许紫烟她们几个人有仇啊?你这不是让她们送死吗?”

    西门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冷冷地说道:“二哥,我这面的人已经选好了。而且也没有再替换的人手,你出人手吧,爽利一点儿,别婆婆妈妈的。”

    西门杰的脸色一变,嘿嘿冷笑着说道:“老八,你别说,让我找出比她们高出一阶的修士还真是不容易。没办法啊·二哥手底下的修士修为都很高,像这样垃圾的水平还真不好找啊。 ~”

    西门玉神情一滞,小白从狂吃中抬起了头,望向西门杰的目光中杀意闪烁。许舒静静地望着西门杰,如同一条潜伏的毒蛇在盯着猎物。

    只有许紫烟依旧淡淡,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这一切自然都落在西门杰的眼中·不动声色地微微皱了皱眉,感觉到对面的这三个人似乎并不怎么好对付。招了招手,一个侍卫跑了过来,西门杰轻声吩咐了几句,那个侍卫很快地离去。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只见二十几个结丹期修士从远处向着这一桌走了过来。待走到跟前,整齐地向着西门杰施礼道:

    “拜见二公子。”

    许紫烟目光一扫,便看清楚眼前这些人都是结丹期第八成以上的修士。而且从对方的气质上,一眼就可以看出·都是一些经历了无数次厮杀的角色,绝对不是那些只知道修炼,而没有厮杀经验的修士可以比拟的。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很年轻,有着无限的潜力和未来。

    而且·从这些人对于西门杰的称呼上就可以看出,他们应该是西门杰的核心手下,说不定就是西门杰花大力气培养起来的心腹。因为他们称呼西门杰为二公子,而不是像永生阁内这些担任侍者和侍女的许氏族人那样称呼西门杰为老爷。这就是手下和奴才的区别,也就是说,西门杰只是把许氏家族当成了下人,而非手下。

    “二哥,真是大手笔啊·连你一向宝贝的了不得·亲手训练的暗营都拉出来了。”西门玉讥讽地说道,不过眼底深处却透露着紧张。

    暗营·可以说是西门杰未来的一张王牌。暗营中的修士都是西门杰从很多追随者中挑选出来的资质上佳的青年修士,花大力气培养他们,建立起来的一个组织。 ~以西门杰的话说,就是不需要暗营现在为他出力,但是等到暗营的修士成长起来之后,就对让整个天欲城乃至整个苍茫大陆都大吃一惊。

    西门杰朝着西门玉呲牙一乐道:“老八,不管做什么事情,我觉得还是谨慎一些好。我不喜欢做我控制不住的事情。老八,想当初你就是不够谨慎,才在天欲城内被人抱着自爆了,落得如此地步。所以说,小心无大错啊,老八!”

    西门杰摆出了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不经意间揭开了西门玉的伤疤,让西门玉的双眼一下子变得赤红。但是,当他看到许紫烟依旧淡淡地表情之时,不知道为什么,一颗心便平静了下来。心中暗自想道:

    “我有紫烟姐姐,姐姐会帮我的。”

    西门杰见到西门玉咬着牙不言语了,知道西门玉被自己气的说不出话来,得意洋洋地将目光再一次扫向许紫烟,许舒和小白三个人。许紫烟和许舒的修为他一眼就看了出来。但是小白的修为却是一团迷雾,坐在那里就如同个从来没有修炼过的孩子一般。但是,他又不能够开口去询因为那样就是说明你自己的眼力不行。微微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着西门玉干笑了两声说道:

    “老八,为了公平起见,我拿出一快照真镜。每个参加生死战的修士都要被照真镜照一下,如此一来,就是为兄的人侥幸赢了,你也不会说为兄的人隐藏了修为。哈哈······”

    西门玉撇了撇嘴,心道,还不是你自己不放心,害怕姐姐她们隐藏了修为,坑了你!不过,他也怀疑许紫烟隐藏了修为,也想要知道许紫烟真正的修为,自然是不会反对。再说,西门杰已经提了出来,就是想要反对也不可能。于是,便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淡淡地点了点头。

    照真镜是一件宝器,功能只有一个,就是能够照出修士是否隐藏了修为。据说无论是运用功法隐藏修为,还是运用敛息符隐藏修为,都会被照真镜给照出来。不过,许紫烟的心中还真是怀疑,如果自己运用敛息符宝,那个照真镜是否能够照出自己的真实修为。

    “没有想到修仙界还有这样的宝物,等着回去之后,问问西门玉有没有照真镜,试一试能不能照出敛息符宝隐藏的修为。”

    许紫烟在这里想着心事,那边西门杰一翻手,手中便多出了一面镜子,先是朝着许紫烟一照,确实是结丹期第十层后期巅峰的修为,西门杰随即地将镜子移开,又朝着许舒照了过去。见到许舒也和她显露的修为一样是结丹期第七层的修为。便也不再纠缠,其实他心中最想要照的就是小白,先照许紫烟和许舒只不过是走个过场。

    但是,等到照真镜照向小白之后,西门杰的眉头便深深地皱了起来,因为在照真镜中,小白的修为依旧如同她外观表现出来的一样,一片混沌。如果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凡人一般。

    “哼,既然看不出来,我就用结丹期大圆满的修士上去。到时候看你们怎么说?”

    西门杰心中下了决定,脸上又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望着西门玉说道:

    “老八,不知道你安排谁先出场。”

    话音还未落,小白就将啃剩的一个骨头扔到了桌子上。刚才西门杰拿出照真镜,小白的心里就知道对方是因为看不透自己的修为才这样做的。心中不禁冷笑道:

    “一个破镜子就想要照出我的修为,如果就这样被你照出了修为,那我还是神兽血脉吗?你知不知道,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只是四方神兽,我鲲鹏可是要比他们还高贵的中神兽,鲲鹏!”

    所以,小白很看不惯西门杰。见到西门杰开口相问,便扔下了手中刚刚啃完的骨头,扬起小脸冷声说道:

    “第一场就我来吧。”

    “哦?”西门杰转头看着小白,阴阴地笑着说道:“如此我就派一个手下和小女娃玩玩。”

    话落,转头朝着他的暗营喊道:“暗日,这一场就由你来吧。”

    从那二十几个结丹期修士中走出一个高大阳光的青年,朝着西门杰深施了一礼道:

    “是,谨遵二公子之命。”

    西门杰倒也光明磊落,将照真镜朝着暗日一照,在镜子里面就显现出暗日是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

    西门玉一见,眉毛就是一跳,刚想要说话,却见到小白已经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边朝着园子中间的擂台走去边不耐烦地说道:

    “要打就快点儿,打完了我还要回来吃饭。”

    西门玉朝着许紫烟看了一眼,见到许紫烟神色淡然,便略微放下了心。大家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中央的擂台走去。此时,中央的擂台之上正有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在厮杀,已经接近了尾声。最终因为两个修士修为相近,虽然其中的一个元婴修士胜了,也是惨胜,而且也没有余力将对方杀死。双方都心有不甘地退下了擂台,胜利的一方自然有工作人员送上了奖励。

    这个时候,西门杰已经安排了下去,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走上了擂台,大声地喊道:

    “下面的比试暂停。”

    围观的修士神色俱是一愣,那个站在擂台中央的元婴初期修士兴奋地喊道:

    “现在有本园的主人西门杰二公子和西门玉八公子立下了三场赌局。如果八公子输了,将把自己在天欲城内的府邸送给二公子。如果二公子输了,将把本园许家七百九十一名修士全部送给八公子。”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