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 收服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erynu同学,圆梦之心同学,笨笨苍蝇同学,紫妍.一霖同学,IR同学,温冰儿同学的粉红票!

    “噗~,

    暗星的头就爆碎了,爆出一团血雾。许紫烟散去手上的金光,因为有着金之拳意的包裹,手上一丝鲜血都没有。施施然地飞下了擂台,也不言语,站在了西门玉的身旁。

    西门玉大笑着离开了永生阁。

    许紫烟,许舒,小白和路广天也随着西门玉离开了,跟在她们身后的还有七百九十一个许氏家族的修士。

    永生阁的院子里面,所有的修士都离开了。包括西门直,西门贤和西门嫣红。只留下西门杰呆呆地站在园子的中间,望着空旷的园子,眼中阴光闪烁,突然嘿嘿的冷笑了起来:

    “嘿嘿嘿……,老八,你以为我会真心的把人输给你?虽然那些人在我的眼里不过是垃圾,但是,你既然要,我就送给你一个随时能够爆炸的符。”

    在西门玉的府邸密室之中,许紫烟坐在一把椅子上。在她的面前站着四个人,身边站着一个人。

    身边站着的是许舒,而身前站着的是两位老者和两位青年。四个人都是许紫烟从西门杰的手中赢回来的许氏族人。两位老者分别是两支族人的族长,而两个青年却是许舒从七百多人之中给挑出来的。正是两支族人之中血液浓度最高的弟子,其中的一个正是当初在永生阁中的那个捧着酒壶的青年。

    许紫烟借用了西门玉的密室,把西门玉也给赶了出去,只留下了眼前的这五个人。双手猛然翻飞,一张张八品符宝随手布设了出去,只是瞬间又在密室之中布设了几层阵法。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她可不想在许家还没有强大之前泄露了消息。所以布设了自己最强的阵法。

    目光震惊地看着许紫烟只在瞬间就布设了几层阵法,虽然他们不知道许紫烟布设的阵法有多厉害,也不知道许紫烟扔出来的是几品符宝·但是他们知道那是符宝,而且是很多符宝,这就已经足够了。 ~

    做完这一切之后,许紫烟望着眼前站着的四个人,轻声问道:

    “请问你们是许氏家族的那一支嫡系?”

    四个人的眼中都立刻透露出一丝不安,只有那个当初捧酒的青年目光炙热。其中的一个老者朝着许紫烟拱手说道:

    “小姐·您说的话,老奴听不懂。”

    许紫烟神色便有些黯然,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对自己一个结丹期的修士自称老奴,难道许家已经没落到如此地步吗?修为上不去也就算了,连信心也失去了,这样的许家还如何恢复辉煌?这样的许家对于自己还有作用吗?想到这里,许紫烟的目光便有些变得冷淡,目光突然一凝,看到了那个捧酒的青年目光炙热·并没有小心翼翼。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希望,目光望着他说道:

    “你说。”

    那个青年精神就是一震,朝着许紫烟深施了一礼道:

    “在下许星海,是属于上古许家十二支嫡系龙形一族。”

    “星海……”

    那个元婴初期修士的脸上现出震惊,继而化作警戒·紧盯着坐在椅子上的许紫烟。那个架势,只要许紫烟略有异动,他就会扑上来拼命一般,另一个元婴初期的老者也是一般。

    许紫烟的目光扫过两个人,冷然一笑道:“不用如此,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这不是许紫烟在吹,打不过元婴后期,但是许紫烟如果亮尽了底牌·想要杀掉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

    两个元婴初期的老者闻言就是一愣·继而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许紫烟,眼中的目光就变得有些游移不定·心中已经认定了许紫烟隐藏的修为。 ~如此一来,心中便更加地惊惧。

    “小姐,您可是上古许家的人?”许星海有些期盼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没有回答许星海的话,而是望向了另一个青年。这个青年与许星海长的不同,许星海长得丰神俊朗,站在那里如同一个王者。而这个青年却生的高大威猛,脸上一片憨厚。

    那个高大威猛的憨厚青年见到许紫烟望了过来,神情也没有丝毫犹豫,瓮声瓮气地说道:

    “在下许星角,是属于上古许家十二支嫡系鼠形一脉。”

    许紫烟的心情好了起来,虽然这两支族人的老人有些畏缩多疑,但是年轻一代还是充满了朝气。而许星角看来就是一个和他的外形一样,是一个心直的人,将自己介绍完之后,便伸手指着许舒说道:

    “我能够感觉出来她也我们许家嫡系十二支血脉中的一支。”说到这里,又将目光直禳‘着许紫烟说道:

    “但是我从你的身上却感觉到不到一丝血脉的气息,你不是我们许家十二支嫡系之一,你究竟是谁?”

    许紫烟略微沉吟了一下,她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自己并不是出自许家多灵根那一族,也未必是许家真正的王者。其实,从本质上讲,许紫烟根本就不是上古许家的王者。许紫烟不想强迫许家的人归附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强迫他们。她相信即使没有许家,自己也可以在这苍茫大陆上最终成为强者。只是有了许家之后,自己的道路也许会走的容易一些。想到这里,许紫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边向密室外走去,边对许舒说道:

    “许舒,你和他们说吧,据实相告。我一会儿再回来。”

    曲回廊离开了太玄宗,坐在法器之上向着东方神机宗飞去,在法器上通过传讯玉简将在太玄宗发生的事情汇报给了师父杨雍。当然是隐去了自己私自要求太玄宗将许紫烟下嫁给自己的事情。而且告诉师父,太玄宗直接回绝了神机宗的要求,并且扬言道,太玄宗连青火宗都给击退了,难道还怕神机宗不成?只要神机宗敢来,就让神机宗得到青火宗一样的下场。

    此时的曲回廊身上还那里有一点儿儒雅亲和的模样,满脸的厉色。他感觉到自己今天在太玄宗受到了天大的羞辱,一个个小小的北地垃圾宗门,自己身为东方神机宗宗主的大弟子,他们竟然敢拨自己的面子。既然敢拨自己的面子,我就让你灭门。

    杨雍接到了曲回廊传回来的消息之后,便匆匆忙忙地向着自己父亲杨木森的居处额去。

    杨木森听了儿子杨雍的汇报之后,两只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身上的杀气猛地翻涌,瞬间又隐入了体内。

    “呵呵呵······,小小的太玄宗口气不小啊!”

    “父亲,您……准备怎么做?”杨雍小心翼翼地问道。

    “雍儿,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会答应青火宗青炎的请求,和他一起去太玄宗,将太玄宗从苍茫大陆上给彻底抹去。”

    西方。

    天欲城,西门玉府邸密室。

    许紫烟又再一次坐在了椅子上,挥手让大家也坐下。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坐下。

    其中的一个元婴初期的老者向着许紫烟拱手说道:

    “在下是龙形一族的族长,许浩桑。”

    “在下是鼠形一族的族长,许浩隆。”另一个元婴初期的老者也拱手说道。

    两个人报完名之后,脸上便现出一丝尴尬,望着许紫烟,两只手在身前搓了搓,目光中透露着紧张,兴奋,期待和犹豫······

    许紫烟望着眼前两个老者的神情变化,心中有些迷惑,便轻声问道:

    “二位叔叔可是还有什么话要问?许舒没有和你们说清楚?”

    “不!不!不!”两位老者一起摇手说道:“舒儿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我们想要见识一下五属性灵根和许家的音功。”

    两个老者有些不安地说道,而且望向许紫烟的目光有些畏惧。刚才他们可是听许舒说了眼前的这个许紫烟的事迹,一个结丹期修为却能够斩杀元婴后期的妖孽。

    许紫烟闻言一愣,继而便明白了他们的心思。他们只是听了许舒所言,心中还有疑惑,想要亲眼证实一下。许紫烟也不言语,抬手屈指轻弹,每一次屈指轻弹,空中便会凝结出来一道法术。连续弹了五次,空中便出现了五道法术,分别是金枪术,青木缠绕术,冰刃术,火球术和土盾术。

    密室中的龙形和鼠形族中的四个人,又惊又喜地望着许紫烟,一颗心在胸腔里面剧烈的跳动着,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变了,变得炙热。

    许紫烟挥手散去空中的五属性法术,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长笛横在嘴边。几个音符一出,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就觉得灵魂一阵恍惚,而许星海和许星角两个人则是很干脆地睡了过去。

    许紫烟立刻停止了吹奏灭魂引,而吹奏起来龙凤鸣中的凤鸣一章。许浩桑和许浩隆两个元婴期修士瞬间便清醒了过来,而许星海和许星角也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四个人立刻跪倒在许紫烟的面前,激动地下拜道:

    “拜见王者!”

    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更是老泪纵横。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