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追击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宇文紫绫(200),星海云(100),东方潋滟(100)的打赏,!

    许星繁几乎将家族中的弟子都派了出来,有着火灵儿的如封似闭大阵,在他看来此次灭杀敌人,几乎就是没有什么危险,这是个难得的历练机会,让许家的弟子都见见血。所以,许家修士都是以大阵为主,隐藏在大阵之中,没有把握绝对不出手,一旦出手必杀一人。

    这些许家修士这次也亲身在如封似闭大阵中见识到了火灵儿的威能。那漫天的火龙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够抵挡的,别说那些被攻击的火焰流寇,就是许家修士也是一脸的敬畏。

    耳中听到火焰流寇不时发出的哀嚎,眼中看到自己族人一个个成为灰烬,火烈双目都变得赤红,转头朝着夜清梦喊道:

    “快想办法啊!”

    夜清梦一咬牙,此时她也陷在了大阵之中,而且她也看出来,这个大阵绝对不是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能够破解的,也顾不得其他道:

    “族长,这个大阵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如今想要退出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摆出血煞引星阵。”

    “啊~~”又是无数声凄厉地哀嚎,。

    火烈眦目欲裂,大声喊道:“不管什么大阵,你快点布设出来。”

    “族长,你护着我!”

    夜清梦大喝了一声,身形在空中飞起,双手拉出急速模糊的残影,猛然间从她的双手中爆射出无数流光射进了每个火焰流寇的眉心之中。而此时的火烈则是在夜清梦的周围替她阻挡着火龙的扑杀。

    在许家族地的大殿之内,许紫烟通过水镜看到了夜清梦的举动,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中浮起了一个念头,但是却依旧有些模糊。

    “按照我的命令布阵。”如封似闭大阵的空中,夜清梦披头散发地厉声喝道。

    从夜清梦手中射进火焰流寇眉心的流光正是血煞引星阵的阵图位置。这个时候。每个火焰流寇都已经失去了主意,闻听夜清梦所言,立刻按照脑海中的位置行动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许家大殿之内的许紫烟猛然脸色一变,刚想要开口,却已经见到阵法之中的那个夜清梦猛然向着通往大阵之外的方向一指。

    “砰~~”

    在大殿之内的水镜中,六千余火焰流寇的头颅猛然爆裂,脑浆四射。从脖腔里面冲出丈许热血,然后洒落下来,如同一朵朵妖冶的血色妖花。

    “轰隆隆……”

    大地在颤动,天空中一道道星力垂下。正被那夜清梦布设出来的血煞引星阵将星力集中向着大阵轰击了过去。

    “这是什么?”许家大殿之内的许星繁骇然问道。

    许紫烟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是血煞引星阵,可以引动天上星力将大阵贯穿,开辟出一条逃生之路,。”

    “那大阵和许家弟子……”许星繁有些担心地问道。

    “大阵和许家弟子没有事,而且就是余下的这些火焰流寇也不能够全部跑出去。那个血煞引星阵也只能够打通一条通道不到十息的时间,他们跑不出去那么多人。”

    “他们跑出去了,姑姑,我们要不要去追?”许星繁目露焦急。

    “能够跑出去的都是高手,元婴期以下的弟子就不要追出去了,化神期以上的弟子跟着我秘密跟踪他们。去看看他们的巢穴在哪里。”

    这个时候,那个打通的通道已经开始坍塌,整个来犯的火焰流寇只是冲出去三百余人,余下的那些火焰流寇又被恢复过来的如封似闭和万里黄沙大阵给关在里面,不足一刻钟的时间便纷纷化成了齑粉。只余那六千余无头的火焰流寇尸体僵立在大阵之中,火灵儿并没有去毁灭他们。

    “走!”

    许紫烟轻喝了一声,从大殿之内飞了出去。许星繁和各位长老也纷纷地跟着许紫烟向着大阵之外飞去。经过大阵之时,许星繁喝道:

    “化神期以上的弟子跟着王者走,余下的弟子打扫战场。”

    许星繁跟在许紫烟的身边飞行着,望着已经消失的火焰流寇背影,却没有丝毫担心。他知道有许紫烟在,对方是跑不了的。反而是开口赞道:

    “果然不愧是火焰流寇,在这样的局面下,还能够逃出去。”

    许紫烟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道:“即使是最终他们能够逃走,此番也元气大伤了。”

    “姑姑,那个血煞引星阵是个什么东西?”

    许紫烟想起刚才那六千余修士爆头的场面,心中暗暗地叹了一口气,那个青衣女子还真是够决然的,。神识一直向前蔓延,锁定着已经消**影的火焰流寇。轻声地对许星繁说道:

    “星繁,那个血煞引星阵是以血煞之力引下星辰之力,这种阵法是可以越阶暂时破阵,但是要血腥很多,被阵法师称之为邪阵。”

    在许紫烟的身后,公子锻听到许紫烟的解说,盯着许紫烟的目光不时地闪烁。他此时的脑海中也不时回放着刚才那六千余修士同时爆头的场景,一股巨大的悲伤和怜悯袭上了心头,这一切的根源在潜意识中追溯到了许紫烟的身上,双眸又渐渐地变成了淡灰色,望向许紫烟的背影,目光变得凶厉和仇恨。

    许紫烟立刻就感觉到了公子锻的目光,神识将公子锻笼罩。心中不禁一叹,她知道公子锻一直对自己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自己是他唯一在心中承认的朋友,这种感情无关乎男女,而是最纯粹的朋友之情。另一方面自己却是他的悲伤之源,许紫烟真的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又会走火入魔,向自己发起疯狂的进攻。

    他的经历说简单真是简单,恐怕在结识许紫烟之前,连炼器城都没有离开过,整日地照顾他的母亲。说复杂也真是的复杂,这世上又有几个人在一生中好不容易结识了一个在心中认同的朋友,转瞬之前却成了仇敌。

    可是自己是他的仇敌吗?

    许紫烟觉得自己有些冤。但是许紫烟能够狠得下心将公子锻杀死吗?

    许紫烟摇了摇头。心中很是纠结。

    一直飞在许紫烟另一侧的凌一剑见到许紫烟脸色微变,便低声说道:

    “紫烟,我们怀疑是火舞的那个修士没有来,会不会等在前面火焰的巢穴接应流寇?”

    许紫烟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而且那个人究竟是不是火舞师兄,我们也无法确定,。不管怎么说,但愿他不在前面。如果他真的是火舞师兄,我……真的不知道如何与他面对。”

    一个小山村。一间茅草屋。火舞负手站立在窗前。

    衣袂飘动,一条身影落在了院内,火舞身前的窗扉无风打开,望着落在院落里的一个黑衣人轻声问道:

    “怎么样?”

    那个黑衣人躬身施礼道:“少族长。族长带领着一万余族中弟子离开了葬魂谷,向着许家族地去了。”

    火舞的身形一飘,便飞出了窗户,脸色十分地阴沉道:“爷爷他最终还是决定要去进攻许家了。当初他说有其它事情和我分开,我就觉得不对,果然如此。”

    那个黑衣人神色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少族长,如果能够夺下许家族地,作为我们的族地。对我们火家的发展也很好啊。”

    火舞的脸上浮现起一股怒气道:“我和紫烟是真正的师兄妹,我怎么能够去夺师妹的族地?更何况,你以为我师妹是好惹的吗?我师妹的经历你就没有听说过?恐怕我们火家这一万余弟子就要命丧在那里了。”

    那黑衣人脸上现出愤怒之色道:“她们敢,如果许家敢杀我火家弟子,火家一定与她们不死不休。”

    “住口!火家难道就没有杀过许家两万余人?难道这次是许家主动招惹我们火家的吗?”

    火舞的脸上现出了深深地疲惫和迷茫,只是瞬间,双目便又恢复了清澈。淡淡地说道:

    “通知家族中人,不要轻举妄动,我去寻爷爷,。”

    话落,火舞的身形冲天而起,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夜色深沉,空中只余衣袂掠动之声。

    而在许家族地,留下来的家族弟子都已经将战场打扫完毕,一个个都站在野外。等着许紫烟等人归来。

    每个人的脸上都呈现出兴奋,激动,骄傲和自信。通过这样的一场大战,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种下了许家崛起的种子。

    一直在急速飞掠的许紫烟,眉角跳动了一下,她感觉到背后的杀机越来越浓。身形猛然一顿。后面的公子锻从她的身旁掠过,许紫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纯净的生命之气输送了过去。

    公子锻那灰色的双眸看了许紫烟一眼,目光中的凶厉和仇恨闪烁。但是,同时也夹杂着纯净和有情,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扭曲着,从他的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

    “紫烟,我好痛苦!”

    许紫烟柔声说道:“锻兄,放开胸怀。想想你的母亲,她真的愿意看到你如今这个样子吗?想想你的父亲,他在最后的悔意。这一切原本就是一个错误,不该发生,你不应该将这份错误继续下去。”

    许紫烟这一停,众人也都停了下来。许紫烟的神识急速地延展,紧紧锁定着火烈。望着公子锻的双目中一会儿灰色,一会儿黑白分明,许紫烟的心中现出焦虑。如果自己等人在这里再停下去,恐怕那火烈就会遁出自己神识的锁定范围。

    今天看到了天淓儿战友在书评区写的一个《极品女仙》中的人物外传,写的真是不错。铃动明天会抽个时间将这篇外传发到作品相关之中,以供广大读者品鉴。

    只要是全订了本书的战友,都可以在书评区发表外传,铃动会选出优秀的外传,将其发表在作品相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