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焦躁的火舞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多多1115同学 ,失他失心゛同学 ,t366同学 ,Ж绫罗Ж同学 ,丫丫很爱睡觉同学 ,※枫叶同学 ,书友121125180033556同学 ,Eason嘟同学 ,boney7008同学 ,祭?绯虞同学 ,susantsh0905同学 ,书友121125180033556同学的粉红票!

    *

    公子锻的双眸时而灰蒙蒙,时而黑白分明。在清醒的一瞬间,公子锻凄苦地说道:

    “紫烟,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你将我杀了吧,然后快去追赶火焰流寇,不然他们会跑掉的。”

    许紫烟双目一瞪,佯装怒道:“锻兄,你不拿我当朋友是不是?”

    公子锻凄然一笑,默然不语。

    许紫烟微微地眯了眯眼睛,神识中火烈的身形正在飞速地离去。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道:

    “锻兄,承蒙你把小妹当做朋友,你此时的心情我很理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前些日子和那个烈火一起来到我们许家的舞天涯就是我在太玄宗的大师兄火舞,我与太玄宗的感情你也知道,如今我师兄站在了我的对立面上,我的心里也很彷徨,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样的情况,锻兄又何以教我?

    你是你,却又不可避免地站在了你父母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

    火舞也同样是火舞,但是却也同样不可避免地站在火焰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加入火焰。

    我也是我,但是却也不可避免地站在许家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恐怕如今我们三个人都在想,如果我们只需要做自己该有多好!但是,那可能吗?所以,锻兄,无论你将来如何对我,我都不会怪你。当然。也许到了将来,我们的心境不同,目前困扰我们的事情变得无足轻重了。”

    公子锻的目光变得更加地迷茫,不过只是迷茫。那眼中的灰色却是在渐渐地消失。喃喃自语道:

    “做回自己!做回自己……”

    猛然间。他的双目变得清明,望着许紫烟轻声问道:“如果火舞此时站在你的面前,拼死相救那个烈火,你会如何?”

    许紫烟的脸上也现出迷茫,十分犹疑地说道:“我不知道。”

    她这一句“我不知道”却令公子锻眼睛一亮,轻声自语道:“你既然都不知道,那我又何必非要弄个明白?”

    许紫烟心中一喜。知道公子锻暂时放下了心结。当然她也知道这只是公子锻暂时如此,不知道何时何地,遇到什么状况,又会出现走火入魔的状态。

    精神一松,松开了握着公子锻的手,微微皱了皱眉头,在她的神识中,那火焰流寇已经完全消失了踪迹。

    公子锻感觉到了许紫烟脸上的神色变化。心中一紧道:“紫烟,可是那火焰流寇逃走了?”

    许紫烟有些遗憾地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我们还是沿着这个方向追去看看吧。”

    众人再次动身。这次飞行的速度要比之前快速了许多。

    许麟紧跟在许紫烟的身后,目光望向许紫烟的背影,想着刚才许紫烟所说过的话。想着他对于公子锻和火舞的不忍,脑海中恍然如同时光倒流,深埋在心底的在离火宗的那一幕,在这一刻袭上了心头。

    恍惚中,那武师妹眼中透露着复杂的目光,开口说道:

    “那阳极球……”

    恍惚中许麟见到自己身形忽地在瞬间掠到了武师妹的身前,一只手按在武师妹的头顶,真元疯狂地从武师妹的头顶百会穴涌入。断了武师妹的生机,毁了武师妹的元神。那武师妹的眼神猛然间变得震惊,后悔,怨恨……

    只是嘴里还惯性地说出了剩下的话语:“……被我弄……丢……了……”

    紧接着,身躯一阵颤抖,七窍之内喷射出鲜血。身子一软……

    狂风起,树叶飞扬,百花摇曳,武师妹的身体缓缓地倒下,再无声息。

    一种哀伤的情绪从许麟的内心散发了出来,许麟的脸上现出挣扎之色,是自己做错了吗?自己身负血海深仇,挡在自己复仇之路上的一切绊脚石都应该除掉,哪怕那个人是真心对待自己,但是只要对自己产生了威胁,哪怕只是丝毫威胁,也应该立刻铲除。

    但是,许紫烟错了吗?

    一个有情有义的人错了吗?如果紫烟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我会爱上她吗?

    许麟想起了世俗界和海底世界与紫烟在一起的经历,无一不体现出紫烟的情谊,不正是那种人格魅力征服了他许麟吗?谁又愿意和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在一起?

    这些日子,许麟和许浩然相认,感觉到了许浩然的激动和欣喜若狂,感觉到了许浩然将从许麒身上失去的父爱都放到了他的身上,让他的心境发生了变化,如今又看到了许紫烟的所作所为,许麟的心境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有情道!

    无情道!

    我走的是无情道吗?

    紫烟走的是有情道吗?

    许紫烟腾然在空中顿住了身形,神识极力地向着四处蔓延。最终将神识收了回来,脸上透露出遗憾,轻声说道:

    “我们回去吧!”

    众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心中都知道火焰流寇追丢了,那公子锻的脸上更是写满了愧疚。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

    许紫烟自然是看到了公子锻的神色,微笑着说道:“火焰流寇存在数万年,不是我们一家能够杀绝的。不过,即使是他们这次跑掉了,想必也伤了不少的元气,对我们终究是一件好事,也没有什么遗憾。”

    大家听了,心情都好了一些。再想到这次机会全歼了来犯的火焰流寇,一个个的脸上更是眉飞色舞。

    黑夜中,一条人影站在了许家万里黄沙大阵之外,竖耳倾听着周围的动静。但是他足足听了两刻钟的时间。却没有发现丝毫的踪迹。

    猛然间,他感觉到了大阵的波动,那个黑影在空中一个闪烁,便消失不见。

    一队队许家弟子从大阵中走了出来。每个人的手里都拎着一个尸体。这些修士都在飞快地忙碌着。在许家族地大阵之外,竖起了数千的木杆,然后将一个个尸体挂在了上面。这些尸体中都是已经没有了头颅。最后,一个许家修士将一个木柱拍进了地里,然后将木柱的一面削平,在上面刻上了一行字,许家的弟子便有返回了许家族地。

    夜风渐渐地增强。吹得木杆上的尸体摇摇晃晃。刚才在大阵之外的那个黑影又出现在空中。望着下面摇荡的尸体,双目之中透露出痛苦之色,身形一个闪烁,已经站在那个刻着一行字的木柱之前,凝目望去,见到上面刻的是:

    “火焰流寇葬身之地。”

    空中留下了一声他叹息,那条黑影再次消失。

    黑夜中,那条人影掠进了一处庄园。迅速地从黑暗中冲出了两个人影拦住了他。那个掠进庄园的黑影身形一顿,手中亮出了一个玉牌。对面的两个修士一见,立刻在空中施礼道:

    “拜见少族长!”

    火舞点了点头。急声问道:“族长可是来过此处?”

    两个修士神色一愣,继而摇头。火舞微微地皱了皱眉头道:“可有接到族长的讯息?”

    “没有!”其中的一个修士道。

    火舞无奈地摇了摇,身形再次掠入夜空当中。只留下两个火焰流寇在空中相视,继而望向火舞消失的夜空,脸上一片迷惑。

    许家族地的大殿之上,众人都兴奋地坐在那里。许麟望着坐在上首的许紫烟,心中猛然一动,说道:

    “紫烟,如果那个舞天涯真的是火舞,不知道他在火焰中是什么身份。如果他的地位很重要的话。不知道这次我们斩杀了火焰近万人,火舞他会如何看待此事?会不会和你彻底翻脸?”

    许紫烟闻听也不禁皱眉,这件事情让她也十分头痛。不得不说,如果和火舞真的走到了对立面,这是一个巨大的遗憾。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而是望着许麟轻声问道:

    “麟哥哥,你怎么没有去接伯父过来?”

    许麟轻轻摇了摇头道:“上古遗迹就要开启了,我父亲的身份如今也没有人知道,他呆在坊市中应该很安全。等到上古遗迹开启之后,我就把父亲接过来。”

    见到一旁的凌一剑想要开口说话,许紫烟知道他担忧的也是火舞之事,便摆了摆手道:

    “如果真的是火舞,只有当面相谈,我们现在想什么都没有用。”

    凌一剑闻言初始一怔,继而也是无奈摇头。

    火舞当初从村子里出来,就直奔许家族地,他希望能够来得及拦住火烈。但是,当他发现火焰已经几乎全军覆没的时候,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就是火烈能够侥幸逃脱。所以,他便一路向着火焰的秘密住地而去。

    他一连跑出了数千里,去了六个火焰的秘密驻地,却依旧没有找到火烈的踪迹。想用传讯玉简联系火烈,却也联系不到。这不禁让火舞的心更加地焦急了起来。

    此时的火舞坐在罗浮山下,火焰流寇庄园之内的大殿之上,阴沉着一张脸望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几个人问道:

    “你们几个是说,自从族长从这里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也没有讯息传回来?”

    几个人中的一个白面胖胖的,如同一个富家翁的修士恭敬地说道:

    “回少族长,族长离开这里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也没有讯息传回来。”

    *

    求粉红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