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被困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浅浅911 同学(100) ,晓风あ扶柳 同学(100) ,书友121125180033556 同学(100)的打赏,!

    *

    就在第三掌相击的瞬间,许紫烟目光一闪,敏锐地看到在夜清梦的手掌心出现了一个玄奥的符箓。

    这个时候,许紫烟若想闪开,那是轻易而举。但是,就在许紫烟的心中刚刚浮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她骇然地发现那个符箓竟然是一个仙符。

    许紫烟在成为了九品灵宝师之后,便已经得到了仙符的传承,虽然她还没有领悟,但是却是能够认出仙符。心中一动,不再躲闪。有一个仙符让自己亲身体验一下,这个机会她如何能够错过?

    而且,许紫烟此时的信心也十分地膨胀,她已经猜出,这个仙符一定是白熙颜送给夜清梦的,如此说来,这个仙符也就是一个一品仙符,。她不认为一个一品仙符能够伤害到自己。一品仙阵自己都给破了,又何惧一张一品仙符?

    所以,许紫烟和夜清梦这第三掌还是生生地击到了一起。

    “嗡~~”

    从许紫烟的掌心泛出一道光芒,那道光芒迅速地窜进许紫烟的丹田,将许紫烟的气机封住。让许紫烟一下就失去了修为,这一下才让许紫烟心中大惊。她此时心中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夜清梦想要杀死自己,那非常简单,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心中不禁苦笑:

    “明明知道对方不怀好意,自己大意了!”

    火舞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敏锐地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关切地望着许紫烟急声问道:

    “紫烟,发生了什么?”

    许紫烟无奈地苦笑道:“你问她吧!”

    火舞将目光凌厉地望向了夜清梦,夜清梦没有理会火舞,而是长啸了一声。啸声未落。便传来衣袂破空之声,二十五条人影破空而来,只是瞬间便落在了许紫烟,火舞和夜清梦的周围。目光凶狠地等着许紫烟。

    火舞依旧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脸色完全阴沉了下来。环视着周围的火家修士,冷冷地喝道:

    “你们要干什么?”

    那二十五个火焰修士神色一愣,不由将目光望向了坐在一旁的夜清梦。

    夜清梦淡淡一笑道:“少族长,许紫烟杀了我们火家一万余人,族长到如今生死不明。这种大仇如何能够不报?少族长与许紫烟情同兄妹,不忍下手,那就由属下来做,。”

    “大胆!”火舞瞠目欲裂道:“火家的事情如今是我做主。我是少族长,哪里由你放肆?”

    “少族长稍安勿躁!”夜清梦淡淡地说道:“首先,我加入火家是为了族长当初救我一命,所以我一生也就服从族长一人。其他的人命令不了我。

    第二,我如今是在为火家和族长报仇,难道你作为火家的少族长还要阻挡我不成?你可以问问,火家的弟子答不答应?”

    火舞的目光从夜清梦的脸上移开,在那二十五个火家修士的脸上扫过。看到的都是激愤,每个人望向许紫烟的目光都充满了杀意。

    许紫烟此时正在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她骇然地发现。那张仙符竟然完全封印了自己的丹田,让自己和紫烟空间失去了联系。如此一来,许紫烟完全失去了依仗,如同一个待宰的羔羊。

    许紫烟不由自主地将神识关注到那个丹田内的仙符之上,这一关注,便沉浸了进去。许紫烟传承中的仙符术都是一些高级货,让许紫烟领悟起来非常地困难,但是夜清梦释放出来的那个仙符和她传承中的仙府相差的太多。

    在许紫烟看来,也就看看达到一品初级仙符,而且还是极其简单的仙符。这让许紫烟一下子便看懂了许多。随之而来的让许紫烟对于之前传承中不理解之处也仿佛破开了一道曙光。

    此时,火舞望望那二十五个火家修士,又往往许紫烟,最后将目光望向了夜清梦,冷冷地说道:

    “你把紫烟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释放了一个符箓将她的丹田给封住了。此时就是一个凡夫俗子拿着一把刀也能够将她杀了。”夜清梦淡淡地说道。

    此时,突闻一声厉喝:“你们在干什么?”

    火舞等人神色一惊,。霍然回头,见到凌一剑正向着这边望了过来,在他的后面不远处是希望等许家族人。此时闻听凌一剑厉喝,都放下采摘草药,直起身来望向了这边。

    他们这一注视,便从人缝中看到了端坐在地上的许紫烟。而且凌一剑都厉喝出声,许紫烟竟然没有丝毫反应,许家修士立刻就变了颜色,身形迅疾地向着火舞等人逼了过来。

    夜清梦的身形一闪,手中便多了一把灵器,横在了许紫烟的脖子上,厉声喝道:

    “不要过来,否则我就立刻杀了她。”

    “族长!族长……”

    许家弟子一片呼唤声,但是许紫烟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她此时的精神力完全都沉浸在那个仙符之中。

    希望的眼神在闪烁,夜清梦冷冷地望着希望,她也知道希望是许家最危险的人物,冷然说道:

    “希望前辈,不要让我发现你有一丝的异动,否则我会立刻杀了许紫烟。”

    希望等人都面面相觑,一直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要跟着我们!”

    夜清梦一手抓起许紫烟,另一只手中的灵器依旧紧紧地顶在许紫烟的咽喉,身形飞快地向着后方飞去。余下的二十五个火焰修士也簇拥着迷茫的火舞飞快地离去。

    许紫烟被夜清梦的疾飞惊醒,望着火舞道:“火师兄,这种局面你没有想到吧?”

    火舞神色一怔,继而变得羞愧。而就在这个时候,夜清梦见到希望等许家弟子虽然没有追过来,但是无数的神识却紧紧地锁定着自己。眉头微微一皱,反手扔出了一张仙符,将众人笼罩在里面,然后祭起这个仙符,瞬间万里,移动了出去,。

    希望等人的神识瞬间失去了夜清梦等人的行踪,希望神色一怔,继而毫不犹豫地一步跨出,消失了踪影,空间回荡着一句话:

    “去上古遗迹入口处,只要我们堵住那里,他们就逃不掉!”

    希望刚刚站在上古遗迹的入口,整个身体现出原形,一个粗大的古藤蜿蜒盘绕,将入口紧紧地堵住。夜清梦就控制着仙符飞了过来。看到希望堵在了门口,却并不敢硬闯。如今的希望已经是大乘后期的修为,只要他能够稍微拖延一下时间,恐怕就会有大批的援军到达,如果她显露了行迹,只有死路一条。

    夜清梦又控制的仙符瞬移而去,在一朵灵云之上落下,从外面看去,根本就看不到夜清梦等人丝毫踪迹,尽皆被仙符遮掩。在仙符之内,夜清梦已经放下了许紫烟,二十五个火焰修士将许紫烟紧紧地包围在里面。火舞望着许紫烟,最终化作一声轻叹道:

    “紫烟,你可以告诉我爷爷是生是死吗?”

    许紫烟望着火舞道:“你说的爷爷可是烈火?”

    “是!”火舞点头道:“他的名字叫火烈!”

    “火烈?烈火?”许紫烟玩味地笑了笑道:“夜清梦没有告诉你们火家吗?你的爷爷和她一起逃了!”

    火舞点了点头道:“夜大师说过,只是她说当初他们感觉到你的神识一直锁定着他们,所以夜大师和我爷爷就分道而去。所以,她也不知道爷爷如今究竟生死如何?”

    许紫烟微微皱了皱眉头,望了夜清梦一眼道:“我没有抓住你的爷爷,不过后来他在逃往东方的时候被东方修仙界联盟发现,激战了一场,最终依旧被你爷爷逃脱。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发现你爷爷的踪迹。怎么,你爷爷没有传回来讯息吗?”

    火舞摇了摇头道:“没有,!”

    仙符之内一片寂静,那二十五个火焰修士的脸上也现出了一丝喜色。没有听到火烈的死讯,就证明火烈还活着。只是火烈为什么不传回讯息呢?这令他们十分地迷惑不解。

    而在这个时候,路广天等火家修士都已经来到了上古遗迹入口之处,严防死守。希望化作的古藤将大门紧紧地堵住,在大门中间的古藤之上化出了一张脸道:

    “有我在这里,他们逃不了,你们立刻派出十人,去通知西门孤烟等人,快去。”

    这个时候,已经有修士发现了异常,向着大门之处飞了过来。最先飞过来的就是灵宝岛岛主带着她的弟子,见到希望堵住了大门,一张脸便沉了下来,冷冷地说道:

    “希望兄,你堵住大门何意?”

    希望也阴沉地说道:“我的族长被火舞抓了去,我不能够让他离开上古遗迹。”

    白熙颜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一日抓不住火舞,难道就要堵住这里一日?一年抓不住火舞,就要堵在这里一年?一辈子抓不住火舞,就要在这里堵住一辈子?”

    还没有等到希望回答,天空中“嗖”地一声落下一人,却正是离火宗云飞凤。当她听说许紫烟被火舞抓去之后,便立刻带着离火宗修士踏空而去,去寻找许紫烟去了。如今她们可是尝到了开启上古遗迹的好处,而许紫烟又是开启下一个上古遗迹的关键,这怎么能够不让云飞凤焦急。

    *

    求大神之光!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