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打劫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婉玲清张同学(999),凝钰同学(300),星海云同学(100),唐唐8719同学(100),蘩羽645098同学(100),cycs同学(100),Ж绫罗Ж同学(99),顺顺666同学(99),hnt16104同学(99),隐风之旅者同学(99),灵魂初同学(99),想飞的爱哭鱼同学(99),seaphay同学(99)的打赏!

    *

    这个时候,拍卖台上继续拍卖着一些矿石,三个人都对那些不感兴趣。将脑袋凑到了一块研究着这块神金。

    段天河也和段天涯一样,先是翻来覆去地观看,然后又想用神识探查,但是结果一样,神识根本就进不去。

    段天河迷惑地摇了摇头,将神金递给了许紫烟。

    许紫烟将神金捧在手里,结果和段天河一样,无论是用眼看,还是用神识,甚至后来都用上了鲲鹏眼,也没有看透这个东西。

    摇了摇头,无奈地将这个神金收到了储物戒指之中,他们这番研究耗费的时间,已经让拍卖会继续到了尾声。

    拍卖会结束,拍下来的草药都在许紫烟的储物戒指中。三个兴奋地沿着大街走着,段天涯和段天河还在兴高采烈地商量着这几天趁着外面的那些修士还没有到达此处,他们再用手中的矿石多换一些仙晶。

    猛然间,他们几个感觉到气氛不同。感觉到整个街道十分地寂静。从街道的前后传来的脚步声。

    许紫烟等人站住了脚步。侧过了身子,向着左右两旁的街道望去。

    街头和街尾出现了人影,密密麻麻。如同两道厚实的墙,将许紫烟。段天涯,段天河,王朔等几个人包夹在中间。

    王朔的脸色变了。双目之中露出了绝望。

    “呵呵……”段天涯笑了:“大哥,姐姐,看来我们在拍卖会上的扫货惊动了某些人贪婪的人啊!”

    “贪婪的人通常没有好下场!二妹,你说是不是?”段天河绅士地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望着许紫烟问道。

    许紫烟嫣然一笑道:“这些人就交给你们两个了,你们也知道。我只是一个炼丹师!”

    “切!”两个人一起对许紫烟鄙视。

    看着许紫烟三个人谈笑风生,王朔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街道两边的修士渐渐靠近,见到三个笑得很阳光的修士站在包围圈中心,所有的人目光就是一缩。因为在数百人之中,只有十几个人能够看出许紫烟是地仙后期的修为。而在十几个人眼中根本就看不透段天涯和段天河两个人修为。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眼前的两个人的修为最差也是天仙初期的修为。而他们这些人最高的修为却只是地仙后期巅峰。

    天仙期和地仙期是一个巨大的鸿沟,试想一下,天仙期的修士可以飞,那意味着天仙期的修士是真正地踏入仙途。而地仙期的修士只能够在地上行走,意味着还没有踏入仙途。一个已经成为真正的仙人,一个还未踏上仙途,只能够称之为假仙。所以,一个天仙期的修士绝对不是一群地仙期修士能够相抗的。

    两边包围过来的修士都顿住了脚步,望向段天涯和段天河的目光透露出恐惧。完全没有了刚才凶厉的气势。

    段天涯风骚地向前走了几步。左右风骚地看了几眼,又甩了甩头发,从嘴角吹出一口气,将垂落在脸颊边上的一缕头发吹得飘扬起来。得瑟地伸出手指朝着两边点了点道:

    “打劫!把你们的储物戒指一个个地都给我放到地上,然后给我滚!”

    人群泛起了一阵骚动,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犹豫。这个时候。他们想的已经不是打劫段天河他们,而是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财产溜走。

    “哈哈哈……”

    空中传出一连串大笑声,四个修士从远处飞来,虚立在空中。俯视着段天涯,目光又落在了段天河的身上,不禁一缩。四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猛然间两个人冲向了段天河,两个人冲向了段天涯。

    冲向段天河的是两个天仙初期巅峰的修士,冲向段天涯的是两个天仙初期的修士。那两个天仙初期巅峰的修士已经能够隐隐地看出段天河是天仙中期的修为。在他们看来,他们两个天仙初期巅峰已经距离天仙中期不远,差距应该不大。两个人合力应该能够将段天河斩杀,就是短时间内不能够斩杀,等到那两个天仙初期的修士将段天涯杀掉之后,合他们四个人之力,绝对可以将段天河杀掉。

    段天涯和段天河清啸了一声,两个人的身形猛然冲上了天际。迅速地在空中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段天涯和段天河虽然感觉许紫烟战力异常强大,但是他们两个还是担心他们天仙期修士之间的厮杀波及到了许紫烟。

    那四个天仙期修士紧随着段天涯和段天河两个人直冲天际,很快,在高空中就传来了轰轰隆隆的爆裂之声。

    街道两旁的人眼中透露出兴奋,向着许紫烟逼了过来。将许紫烟和王朔几个人包围在中间,放肆地上下打量着许紫烟,其中一个地仙后期的修士望着许紫烟,目光中露出**道:

    “告诉我,是你拍下了那些草药吗?”

    许紫烟小鸡琢米般地点头道:“是,因为我是一个炼丹师!”

    “呵呵……”那个修士放肆地大笑道:“炼丹师好啊!我也是炼丹师,我们两个到床上一起炼,很快你就能在肚子里炼出来一个元婴。哈哈哈……”

    “嗡~~”

    一道紫色的光芒带着嗡鸣塞满了那个修士大笑的嘴,消失在他的口中。那个地仙后期的修士恐惧地瞪着眼睛,伸出双手到嘴里挖着。

    那紫色的一道光,是许紫烟释放出来的紫色水蛭。经过这么久的时间。紫色水蛭已经完全恢复。恨那个修士嘴巴臭,许紫烟便不再客气。

    周围的修士都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目光不由都聚焦在那个地仙后期巅峰修士的身上。那个修士瞪着恐惧加绝望的目光。嘴里“呵呵”直响,双手不断地抠着自己的嘴巴。不到两息的时间,那个修士不动了。他是不动了,但是周围的修士却猛然骚动了起来。

    只见从那个修士的双眼,双耳,鼻孔和嘴巴里,猛然钻出来一些紫色的虫子。着还只是开始。紧接着从他身体的各个部位钻出了无数的虫子,只是瞬间便将他的全身覆盖。

    “嗡~~”

    所有的紫色水蛭猛然向着四周散开,飞回许紫烟的身体周围,将许紫烟和王朔几个人包围在里面,鼓动着翅膀飘浮在空中。

    周围所有的修士都大张着恐惧的眼睛。轰然后退,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充满了忌惮。

    许紫烟负手而立,根本就没有再去看他们一眼,举目向着空中望去。

    空中。

    那两个天仙初期巅峰的修士心中的理想是好的,但是天仙初期巅峰和天仙中期的差距是明摆着的。而他们两个又没有特殊的功法能够越阶挑战,反而是段天河作为乾元国的太子,所修炼的功法却是真正的高级货。将两个天仙中期的修士紧紧地压制。

    另一边的段天涯,天才之所以是天才,不仅仅是修炼方面。同样是在战力方面。他的功法和心志自然不用说,最关键的是他最近在逃亡的旅途中,在伏杀的过程中,退去了稚嫩,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强者。两个天仙初期的修士竟然拿段天涯没有丝毫的办法。而且还在渐渐地被段天涯占据上风,这是因为段天涯手中的仙器是三品。而他们两个手中的仙器却只是一品。

    “住手!”

    一声怒喝,一条人影在空中出现。却正是盛天城的城主雪痕。

    许紫烟目光闪动了一下,这个出现在空中的天仙初期修士是一个女子。便转头向着旁边的王朔问道:

    “这个女子是谁?”

    王朔轻声回道:“她是盛天城的城主雪痕!”

    “哦!”许紫烟轻轻点头,目光锁定了雪痕,有些跃跃欲试,只要她敢攻击段天涯或者段天河,她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雪痕很愤怒,竟然有人敢在她的城池中厮杀。而且她听取了回报,竟然是有人想要打劫从她的拍卖行出来的贵客。这样的事情如何让它就这么发生了,她城主的脸面何在?以后还有谁会把她这个城主府放在眼里?

    空中的双方没有人停手,他们也都是天仙期,没有人把同样是天仙期的雪痕放在眼里。盛天城是有不准在城内厮杀的规则,但是那也得有守住规则的实力。当破坏规则的人,实力超过制定规则的人,这个规则就是连屁都不如。

    空中的天仙期修士不在乎,不代表地面上这些地仙期以下的修士不在乎。更何况他们已经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炼丹师许紫烟并不好惹。“轰”地一声散去,生怕被城主给盯上。

    但是,雪痕城主已经出手,怎么可能让这件事情这么容易结束?她已经怒到了心里,特别是对地面上的这些低阶修士。心道,就连你们也敢违背我的意愿,破坏我的规则。简直是太放肆了!

    从街道的两边,传来了隆隆如奔雷的蹄声,大地在颤抖。那些修士骇然回头,只见到街道两端各自出现了一只仙军,胯下仙兽如奔雷,手中仙器寒光闪,向着那些打劫的修士猛冲了过来。

    *

    求粉红票!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