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奸人心思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黑色天堂的梦魇 同学4个(99) ,无处安放の靑舂╭ァ同学2个……同学2个(99) ,书友……同学(100) , 蘩羽645098 同学(99) ,淡雨思涵 同学(99) ,凝钰 同学(99)的打赏!

    *

    叶初三个人就感觉到一股拉力将他们从地面拉了起来,大惊之下,还未等惊呼出口,眼前便是一亮,发现自己眼前的场景已经变换,不再是血海之外,一片血朦朦的模样,而是在一处鲜花盛开的花园之内,对面是一个高大的桂树,那桂树之下站着一个黄袍青年。

    三个人定睛一看,脸上的神色猛然一震,望着身前的黄袍青年,吃吃地说道:

    “十三……殿下……”

    “叶初,叶夏,如今你们已经不在蜃龙界了,这里是凌霄殿的后花园!”段天涯望着眼前的三个人微笑地说道。

    “啊?”

    三个人大惊失色,茫然四顾,继而脸上现出大喜之色。叶初心中一动,望着段天涯轻声问道:

    “十三殿下,我们兄弟当初是进入蜃龙界寻找太子殿下和您。不知道太子殿下如今在哪里?”

    “太子……”

    段天涯仰头默然不语,叶初三个人也胆战心惊地站在段天涯的对面,神色不定地望着段天涯。良久,段天涯黯然一叹。低声将事情有选择地说了一遍。那叶初三个人便呆滞地站在那里。猛然间,叶初身子一震,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放声大哭。口中唤着太子,直哭得泣不成声。

    不过在痛苦的时候,叶初的心里却充满了喜悦。太子死了。那些陷害太子的殿下们也都在蜃龙界内,如今看来十三殿下完全没有原谅那些殿下的心思,如此一来,自己可就完全无忧了。如今十三殿下将自己释放出来,一看就是要重用自己,这……太他*妈*的运起了!

    闻听二人痛哭,段天涯的心中更加地黯然。风打着旋儿从身边刮过。卷起了片片悲伤。叶初三个人抽抽啼啼地停止了哭声,跪在地上往前爬了几步,仰首望着段天涯泣声说道:

    “臣拜见玉帝!太子故去,以后臣就是陛下的人!”

    段天涯伸手将三个人扶了起来,轻叹了一声道:“叶初。你们是我大哥的人。你们自然也知道,我在这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要坐在玉帝的位子,所以我一直也没有培植心腹。这一下子坐在了玉帝的位子,却也没有值得信得过之人。你们是大哥的心腹,是我能够信得过的人。所以,我将你们从蜃龙界内放出来,我的意思你们可是明白?”

    叶初刚想要表决心,却猛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转目一望,却是一个一身宝石蓝衣裙的女子正款款而来。双目就是一缩。他自然认出正缓步而来的这个女子就是许紫烟。而此时,许紫烟也看到了叶初三个人,眼中也是微微闪烁,转目望向了段天涯。

    此时,段天涯也见到了许紫烟,脸上便现出了亲切的笑容。向着许紫烟唤道:

    “姐姐,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情和你商量!”

    许紫烟一见到叶初三个人,心中略微思索,便已经明白了段天涯的心思。便含笑说道:

    “一切都凭陛下做主!”

    而就在这个时候,便见一个修士远远地飞掠而来,待距离段天涯百米左右才变成步行到段天涯的身前跪倒:

    “陛下,抚琴天王求见!”

    段天涯神色微变,他知道如果不是有着什么大事情发生,抚琴天王是不会前来求见。

    “宣!”

    那个修士疾步退下,一会儿,抚琴天王从远处飞掠而来,距离段天涯百米之处,变成步行,来到段天涯身前,深施了一礼道:

    “老臣拜见陛下!”

    “天王免礼!”

    见到抚琴天王直起了腰,段天涯这才含笑说道:“天王前来,可是有事?”

    抚琴天王的脸色便现出了一丝焦虑道:“陛下,今天凌晨,妖族开始大举进犯我们乾元国,如今已经丢失了一个星球。”

    “什么?”段天涯的脸色大变。

    “而且……”抚琴天王的脸上现出犹豫。

    “说!”段天涯的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从父亲天王的脸上就能够看出这个“而且”之后不是什么好话。

    抚琴天王看了一眼段天涯,目光望了望许紫烟和叶初等人。段天涯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说!这里没有外人。”

    抚琴天王一咬牙,压低着声音说道:“如今我们乾元国在外有着罗浮国和妖族大军压境,而且还有魔族的情况不清楚。在内,却突然流传出一个谣言……”

    “什么谣言?”段天涯的声音更冷。

    “谣言说……”抚琴天王咬了咬牙道:“谣言说,陛下和当初的太子前往蜃龙体内,为了争夺蜃龙界,陛下将太子害死……”

    “放屁!朕会为了一个蜃龙界去害我大哥……”

    段天涯被气得满脸铁青,目光凶厉地瞪着抚琴天王。猛然间想起那蜃龙界确实是被自己得到,大哥之死虽然不是自己害死的,但是却也是因为自己而死。尤其是涉及到蜃龙界,也确实是在自己身上……这传言倒也沾一点儿边,想到这里,段天涯的心中不禁有些气馁。

    许紫烟站在一旁紧锁着眉头,见到段天涯的目光望向自己,便轻声说道:

    “陛下,在你还没有登上玉帝之位的时候,在外面曾经被人多次伏杀。更是在和太子会面之时,被十八艘仙舟伏击。如今刚刚登上玉帝之位,便有着这样的谣言兴起,一定是有人在捣鬼。”

    段天涯被许紫烟一言提醒,想起了自己当初离开凌霄殿之后。经历的伏杀,埋藏已久的怒去从心底深处涌动了起来。脸色登时如阴云,目光在许紫烟。抚琴天王,叶初和叶夏的身上来回扫视着,最终落在了叶夏的身上,冷声说道:

    “叶夏,朕如今封你为天罚殿殿主,你去将乾元国内那些奸细都给朕挖出来!”

    “谢陛下!”叶夏神色一愣,继而大喜。他可谓一步登天。立刻跪倒磕头表着决心道:

    “臣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叶初,朕封你为帅,你立刻出兵痛击妖族,势必将我们丢失的疆域夺回来!”

    “臣遵旨!”叶初激动地跪倒在地。

    “抚琴天王。你随朕来!”

    话落,便当先离去,抚琴天王紧随着段天涯而去,将许紫烟,叶初和叶夏夫妻扔在这里。

    叶初和叶夏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喜。再看看站在一旁微微皱着眉头的许紫烟,两个人的眼中都阴晦地闪过一丝不屑。

    一个女子,只不过依仗着姿色迷惑玉帝罢了。迷惑了一时,难道还能够迷惑一世不成?

    他们两个刚刚从蜃龙界内出来。自然是不了解许紫烟和段天涯之间的感情。不过,这许紫烟竟然能够随意进出凌霄殿,可见很受段天涯的宠。叶夏的眼中便现出一丝嫉妒,如果能够让许紫烟失去玉帝的宠爱,到时候自己再安排一个女子给玉帝,这岂不是会使自己的地位进一步巩固。如此也会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想到这里,朝着许紫烟的脸色便是一变,冷然说道:

    “许紫烟,如今诋毁陛下的谣言四处兴起,而本殿主领玉帝旨意稽查此事。你当初是和玉帝与太子一同进入蜃龙体内,这件事情你的怀疑最大,跟我走吧!”

    许紫烟一脸的愕然,叶初也是一样的震惊。不过瞬间便知晓了弟弟的心思,正在心中思索着弟弟这样做是否合适,便听到叶夏接着说道:

    “蜃龙体内,你追随玉帝和太子,纵然太子之死与你无关,可是太子死去,你这个追随者却安然无恙,这就是罪无可恕!”

    许紫烟压了压心头的火气,冷声说道:“叶殿主,蜃龙界之行极为复杂,你也不是没有去过。太子之死是可叹之事,但是你却不能够将此莫须有的罪名按到我的头上。而且太子死时,你不也在蜃龙界内吗?如今你不也是活得好好的?这是不是说你也罪无可恕?”

    叶夏闻言冷笑一声,嗤之以鼻道:“我与自家哥哥也进入了蜃龙界不错,我们进去就是为了保护太子殿下。只不过我们一直没有寻到太子殿下,如果我们寻到了太子殿下,怎能让太子殿下受到丝毫伤害?

    就是拼着我们粉身碎骨也要挡在太子殿下的前面。而你一个小小的天仙初期,分明就是太子殿下的累赘,除了巧言令色,迷惑太子殿下,你还会干什么?

    一定是你,在危险之际,将太子殿下推到了前面,致使太子殿下而死。

    也一定是你,因为陛下得到了蜃龙界,心怀怨恨,在乾元城内传播不利于陛下的谣言,如今我慧眼识破你的诡计,你还要抵赖吗?”

    许紫烟因为段天涯的关系,不想在乾元国危难之时再添乱,所以一直忍着叶夏。如今听他说得越来越不像话,心中的愤怒已经升到了爆发的临界点,脸上充满了怒色道:

    “胡说八道,真是小人得志便猖狂,陛下是让你以真凭实据挖出奸细,而不是给你像狗一样乱咬的权力!”

    叶夏闻听许紫斥他为狗,心中更怒。此时已经完全撕破了脸皮,他更无顾忌地喝道:

    “你一个小小的天仙初期,在我天仙后期修士,陛下亲封天罚殿殿主的面前,竟然敢辱骂与我,你是想死吗?陛下得到蜃龙界之事,在我们兄弟出来之前,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怎么?不说话了?恐怕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吧?如此,不是你传播的谣言,还会是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