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滞留乾元城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0同学 ,洛云羽同学 ,牛人、婲婲同学 ,卡通伶同学 ,紫縹緲同学 ,小玖lily同学的粉红票!

    春三十娘鄙视地看了一眼武锋,这才将神识透入到玉简之中,很快就弄清楚了位置,翻手将玉简收了起来,调转小白驴,向着城外走去。

    见到春三十娘就这样离开,武锋心里松了一口气,身子一软就瘫坐在地上。却在这时,传来了春三十娘令人酥麻的声音:“别把金钱掉了!”

    武锋的身子就是一抖,双手死命地按住头上的那枚铜钱,就连头都给按痛了。一连过去了一个月,他都不敢把那枚铜钱取下来,连睡觉都是坐着睡,用一条带子将那枚金钱绑在了头上。直到一个月后,这才紧张万分地把铜钱从头上取了下来。

    话说春三十娘离开了下小城之后,回到了树林里,又让云宝宝化作了仙舟,大家向着貌端城飞去。

    进入到貌端城之后,买了星系地图,知道了返回乾元仙国的路径,大家便不再做丝毫耽搁。向着下一个传送阵而去。从传送阵出来,再交仙晶,告诉守传送阵的修士她们前往的目的,然后返回传送阵,再让守传送阵的修士把他们传送到下一站。如此,她们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在传送阵中度过的,所以春三十娘也没有了出去显摆的机会,让她的心里很是郁闷。

    传送阵坐多了身体也不舒服,所以他们在连续坐十几个传送阵之后,还是要在城中休息一晚上的。就是这有限的一天,春三十娘也抓紧机会施展着她的万种风情,而她又有着一掌之水的防御,火灵儿的攻击,在下元星系还真就没有什么人能够伤害到她。

    这便让她更加地风情万种起来,只是有限的几次冲突,却让春三十娘名声大噪,她的艳名和狠辣很快地在星系中传播。这一切不禁让许紫烟心中苦笑,春三十娘短短的出现,其名声却很快超越她许紫烟。

    许紫烟从时空乱流中出来的地方距离乾元仙国很遥远,就是用传送阵也是足足用了四个多月的时间,终于被传送到了乾元城。

    一从传送阵内出来,便被守传送阵的修士认出来了。乾元城的修士怎么会不认识许紫烟?

    此时他见到许紫烟被人抱在怀里,心中就是一惊,脸上也现出了焦急之色。要知道如此的许紫烟在乾元仙国的名声那是绝对的响亮,甚至已经盖过了玉帝段天涯。如今见到许紫烟一副不能够移动的模样,被一个妖艳女子抱在怀里,这是发生了什么?

    他一边让身边的一个女修去向上方汇报,一边急忙向着许紫烟跑去,躬身施礼道;

    “天王,您……您……这是怎么了?”

    许紫烟如何能够说话,只是望着那个修士。春三十娘却是早已经得到了许紫烟的叮嘱,望着那个修士说道:“别挡着我们的路!”

    许紫烟因为对段天涯和抚琴天王有所顾忌,便叮嘱过春三十娘,一回到乾元城,就立刻离开。然后乘坐飞舟前往飞升星。只有到了自己的地盘,她才能够略微放心。毕竟如今的她还不能够动弹,留在乾元城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事情。

    那个修士望向了春三十娘,虽然春三十娘容貌让他很惊艳。但是,心中对许紫烟的关心却胜过了对春三十娘的容貌。他不认识春三十娘,再见到对方只是一个地仙后期的修士,便拦住的道路,并没有闪开。

    在他的心中不排除因为许紫烟受了重伤而被春三十娘绑架这个想法,所以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他绝对不会放春三十娘离开。望着春三十娘冷声说道:“你是什么人?和天王什么关系?”

    春三十娘心中大怒,伸出手指一弹,一枚铜钱便向着那个修士的头上落去,嘴中喝道:“桃huā过处寸草不生,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那个修士可是一个天仙后期修士,想也不想,伸出手指一弹,便将那枚金钱弹得粉碎。这让春三十娘心中更怒,便在意识中让火灵儿出手。但是,火灵儿当初在紫烟空间内也得到过许紫烟的叮嘱,就是到了乾元仙国之后,不要随意出手。只有被威胁到了的时候,才能够出手。

    而如今那个修士对许紫烟十分地恭敬,火灵儿自然是不会出手,根本就不搭理春三十娘。春三十娘在心里呼叫了好几次,但是火灵儿根本就不理她。这让她心里非常地委屈,但是也知道自己指挥不动火灵儿,便红着眼低头朝着许紫烟唤道:“主人!主人!”

    那个修士神色就是一愣,心道:“难道这个妖艳女子是天王的手下?”

    但是,此时不管那春三十娘是许紫烟的什么人,他都不能够放许紫烟离开。因为许紫烟一直没有说话,而且也没有点头或者摇头,仿佛就像木偶一般。这种情况,他怎么能够让许紫烟离开。

    所以,他十分客气地将许紫烟迎进了一旁的贵宾室,向许紫烟解释着他已经派人去向上方汇报了,请天王在这里耐心等待。

    如今的许紫烟是没有什么办法,而失去了火灵儿帮助的春三十娘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她知道没有火灵儿的帮助,她根本就闯不出去,只有气乎乎地坐在那里,抱着许紫烟,鼓着脸,狠狠地瞪着那个修士。

    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段天涯,唐灵儿,段飘香,多宝天王和抚琴天王,还有一些修士都赶了过来。

    段天涯推门疾步走了进来,一眼就望见了被春三十娘抱在怀里的许紫烟。脸上的神色就是一变,双目之中尽是焦急,几步跨到了许紫烟的面前,满脸关切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紫烟只是望着段天涯,看到了他眼中的真诚,没有半点儿虚假,心中不禁感到欢喜。她欢喜他们两人之间那份浓浓的友情。但是,她不能够动不能够言语,只有定定地望着段天涯。段天涯身后的那些修士眼中神色不同,但是瞬间都流露出一种关切的模样,让人分不出真假。

    见到许紫烟不动不语,段天涯抬头望向春三十娘的脸就阴沉了下来,沉声说道:“你是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春三十娘的眼里只有许紫烟,哪里有什么段天涯,所以她依旧抱着许紫烟,看到段天涯冷着脸,她也冷着脸说道:“我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主人是在时空长河中受了伤,如今不能够动不能够言,我要带着主人前往飞升星,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段天涯闻听脸色就是一变,立刻回头喝道:“传丹师!”

    不一会儿,就有两个仙丹师跑了进来,段天涯沉着一张脸道:“给凌波天王看看。”

    两个仙丹师急忙奔到了许紫烟的跟前,每个人伸出手搭住了许紫烟的一只腕脉。段天涯阴沉着脸站在了一旁,眼中的神色不住地变化着。

    两个仙丹师足足搭脉搭了十几息的时间,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流露出困惑。段天涯见到他们两个放开手,急忙问道:“怎么样?”

    两个仙丹师摇了摇头道:“从脉相上看不出什么,一切都很正常!”

    屋子里面的人都是脸色一变,心中暗道:“难道许紫烟是在假装?她有什么目的?”

    看到段天涯的神色更加地阴沉,两个仙丹师的心中都感觉到了恐惧。其中的一个仙丹师硬着头皮说道:“请玉帝允许下官以气探脉!”

    这以气探脉其实就是把仙元力探入到许紫烟的〖体〗内,进行进一步观察。这种方法当初许紫烟给唐灵儿的时候也用过。但是,如今许紫烟的身份在那里,那两个仙丹师怎么敢不经过同意就运用以气探脉?

    段天涯看了一眼许紫烟,阴沉着脸点了点头。两个仙丹师立刻又抓起了许紫烟的手开始探查。春三十娘阻拦不了,也只能够气愤地抱着许紫烟坐在那里。

    那两个仙丹师的仙元力一进入到许紫烟的〖体〗内,便感觉到受到了极大的阻碍,想要往里面探查一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这是因为如今的许紫烟,其〖体〗内的仙元力已经积累到了大罗金仙后期巅峰,就是这样也不要紧。实力弱的修士照样可以对实力强的修士以气探脉。因为就算是一个真正的大罗金仙后期巅峰修士受伤了,但是他〖体〗内的仙元力是流动,哪怕那仙元力因为本体的受伤而变得暴*,它也是以一个动态的形势出现。仙丹师的仙元力就可以顺势而行,来探查伤者。

    但是,如今许紫烟〖体〗内的状况不同。她〖体〗内的仙元力因为神识被禁锢识海,她〖体〗内的仙元力就是一潭死水,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波动。如此以来,那两个仙丹师透射进来的仙元力根本就没有借力的地方,只能够凭着自己的修为在许紫烟的〖体〗内强力破开一条路来探查许紫烟的〖体〗内。

    但是,如今许紫烟〖体〗内的仙元力是什么状况?那是积累到了大罗金仙后期巅峰的程度。如何是眼前这两个小小的天仙期修士能够破开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