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 紫烟……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ginger 同学(200) , mableip 同学(100) , 水云相接 同学(100)的打赏!

    *

    许紫烟抬头望向了身前的那三十个金刚玉傀儡,脑海中忽然诞生了一个想法,这金刚玉傀儡恐怕在当初的丹符宗也应该每隔七天涂抹一遍荧光草汁液吧?只不过在自己收取这些傀儡的时候,荧光草汁液早就挥发干净了。

    不管怎么说,这是有了解决的办法。许紫烟便兴奋地和符神工作了起来,她负责用白骨藤汁液软化金刚玉,符神负责修复傀儡。只是三十个金刚玉傀儡,又是符神亲自出手,只是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把三十个金刚玉傀儡修复。

    之后符神又回到了符笔之内,许紫烟这次将符笔收进了储物戒指,那符神却没有丝毫的不愿意,他这个时候正需要安静地炼化符妖,倒是难得地没有嚷嚷。

    许紫烟又将三十个金刚玉傀儡收了起来,然后将神识蔓延了出去,见到器一四个人还在那里讲道,反正是准备让他们讲道一个月,许紫烟也就没有去打扰他们,坐在太虚峰上大殿之内,许紫烟拄着下巴颏寻思着接下来的计划,却在不知不觉中走神儿了。

    “这么久了,山魂怎么还不回来?”

    苍茫大陆。

    燕山魂派回在莲花峰许家族地之外。

    此时的许家已经是苍茫大陆上名符其实的第一家族,此时的燕山魂已经沧桑了很多,一身修为已经跌落到了人仙初期,只差一步就跌落到了大乘期。这个时候如果他和许紫烟站在一起,绝对要比许紫烟显得大上很多。

    此时燕山魂在距离许家族地千米之外徘徊着,他莫名其妙地有一种近乡情怯地感觉,只觉得这里对他似乎很重要,抬头看看天,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沮丧。

    不管我是不是知道了真想。我也回不去了。如今只有人仙期的修为,又如何回到上元大陆?

    在他的身后跟着狐媚儿,她望向燕山魂的背影,目光中闪现着犹豫。一会儿是恐惧,一会儿又是贪婪……

    她现在十分想将燕山魂吞噬,如何将燕山魂的躯体炼化,她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将燕山魂炼化,就很可能突破桎梏,达到传说中的圣级。

    但是她又十分恐惧,她的恐惧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真的能够将燕山魂炼化吗?哪怕他的修为已经跌落到人仙期。另一个恐惧来自妖主,如果妖主知道她炼化了燕山魂。会放过她吗?

    她的心中十分清楚,哪怕自己成功地炼化了燕山魂,在短时间内也不是妖主的对手,妖主便可以抓住她,将她吞噬炼化。

    “你……算了……”燕山魂回头望了一眼狐媚儿。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终又转过了投去。

    这几年,狐媚儿一直陪着他,让他那颗迷茫的心对狐媚儿有了一些好感。但是也仅仅是好感和感激。

    狐媚儿急忙望着燕山魂轻声道:“你有什么心事?”

    “我……我想要去莲花峰去看看。”

    狐媚儿看着燕山魂纠结的神色,还道是燕山魂害怕遇到什么情况,修为再度跌落。这可是她期盼的事情,便柔声说道:

    “那就去看看嘛!”

    燕山魂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望向了远处的莲花峰,幽幽地说道:

    “我……害怕……”

    狐媚儿的心中也不由一声叹息,一个圣级大修士竟然也会心生害怕。

    “我不知道你这几年在寻找什么,但是那对你一定十分重要。”狐媚儿轻声说道。

    燕山魂怔忪了一会儿道:“是很重要!”

    “那就去看看吧!”

    “去看看?”燕山魂再次将目光望向了莲花峰。半响,回头对狐媚儿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

    “好!”狐媚儿轻声应道。

    燕山魂心中有了决定,便不再犹豫,大袖一挥。身形便消失不见。虽然他的修为此时已经跌落到了人仙初期,但是却也比苍茫大陆这一界的修为高出一个等级,一个他们不能够理解的等级。

    所以,燕山魂想要不被人看到,还真就没有人能够看到他。

    待燕山魂消失之后,狐媚儿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冷笑,身形在地面上突兀地消失,跟随在了燕山魂的身后,以燕山魂如今的修为,根本就发现不了她的跟踪。

    燕山魂的身形很轻易地穿过了许家族地的大阵,出现在莲花峰上。然后他的身形就出现在一个密室之中,那里正是当初莲花峰地气泄露之处,也正是孕育燕山魂的地方。

    燕山魂隐匿了身形站在密室之中,目光落在了一个女子的身上,那个女子却正是许清雪。此时的许清雪已经是大乘后期巅峰的修为,正坐在密室之中修炼。

    在密室中的另一个角落里,狐媚儿也隐匿了身形望着许清雪。

    燕山魂将目光从许清雪的身上移到了她的身下,那里有着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和他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呼应。

    燕山魂移步走到了许清雪的身前,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

    地底一缕缕土之力进入到燕山魂的体内,燕山魂不在乎这些土之力,他在乎的是似乎让他有了一些记忆,一种十分亲切的记忆,但是这些记忆却十分的模糊,看不清,也听不清。

    “噗……”

    燕山魂一口鲜血喷射了出来,喷了对面的许清雪一脸,让许清雪心中一惊,睁开了眼睛。这一睁开眼睛,心中却是更惊。

    此时的燕山魂心神失守,便显露出自己的身形。许清雪自然是见过燕山魂的,突然见到燕山魂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喷了自己脸血,她如何不吃惊?已经修炼得波澜不惊的许清雪也不由结结巴巴地道:

    “燕……山……魂!”

    “你……认识我?”燕山魂的神色很是复杂,有些希翼,又有着恐惧。一身修为已经下跌到大乘期。

    许清雪神色一愣道:“燕山魂,你不……不认识我了?”

    燕山魂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明白,自己与这里一定有着很深的关系,否则不会一个小小的大乘期也会认出自己。

    “我……失忆了。”

    “失忆?”许清雪的脸上现出骇然之色。

    “你能够把关于我的事情说给我听听吗?”此时燕山魂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恐惧,有的只是希翼。

    “你……连紫烟姐姐也不记得了?”

    “紫烟……”燕山魂的眼神中现出了迷茫。只觉心中很痛,猛然又喷出了一口鲜血,一身修为跌落到分神期。

    “你想起来了?”许清雪的眼睛一亮。

    “没有……”燕山魂的口里还在向外流着鲜血,修为下跌到了化神期。抬手抹了一把嘴边的鲜血,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道:

    “你还是说给我听听吧!”

    “可是……你的伤势……”许清雪担心地望着燕山魂。

    “没事!”燕山魂惨然一笑。

    “好吧!”许清雪的神色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说道:“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许清雪对于燕山魂和许紫烟之前发生的事情知道得还真是不多,只是知道两个人是恋人的关系。所以也没有费多少时间,只是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就讲述完毕,燕山魂此时已经不喷血了,只是口鼻之间的鲜血却是一直在流。身上的修为已经跌落到元婴期,眼看着就要跌落到结丹期。

    “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你可是想起了什么?”许清雪关切地问道。

    燕山魂痛苦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感觉我和紫烟很熟悉,也许正如你所说的。我们两个是道侣!”

    “那……紫烟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燕山魂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慢声说道:“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呵呵……”燕山魂惨然而笑:“没事,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燕山魂……”

    许清雪见到燕山魂神思不属的模样,不由关切地喊道。

    “不要管我!”

    燕山魂话落,便向着外面走去,此时他也不顾显露行迹,身形摇摇晃晃地向着外面走去。许清雪如何肯让如此状态的燕山魂一个人在外面瞎晃。望着燕山魂的背影,叹息了一声,举步跟在了燕山魂的后面。

    许家弟子见到一个男子突然从族长的闭关密室中出来,而且前胸都是鲜血,心中就是一惊,刚想要开口喝问。却见到族长也从密室中走了出来,跟在那个男子的身后,双眸中还毫不掩饰地露出关切之色,急忙闭紧了嘴巴,乖乖地站在了一旁。

    燕山魂走出了许家护宗大阵。漫无目的地流浪着,许清雪跟在他的身后,眉头紧锁,她不仅仅是在关心燕山魂,也在关心许紫烟,不知道是不是燕山魂和紫烟姐姐出了什么事情?

    燕山魂这一走就不知道走了多少天,体内那一片汪洋已经渐渐地淹没了五个大岛,一身修为已经跌落到了炼气期。

    “噗……”

    燕山魂仰首喷出了一口鲜血,一身修为终于跌破了先天,变成了后天。双目一闭,向着身后栽倒了下去,在昏迷前的那一刻,这些天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两个字脱口而出:

    “紫烟……”

    *

    求粉红票!求推荐票!

    *

    *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