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 悔恨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同学(588) , 紫夜兔 同学(588) , 慕月雪影同学(100) , 淡月舞629同学(200) , 程蒙依冰紫裳同学(100) , mableip同学(100) , 叶蝉舞同学(100) , 艾菲尔塔丽同学(100)的打赏!

    *

    “真是白瞎了我们那么多的丹符器阵!但是如此一来,我们的计划岂不是完全落空?”

    廖不凡轻叹了一声道:“如今在南方除了欧阳家族我们也没有什么能够利用的势力,六大家族如今是不可能对付太虚宗,欧阳家族经此一战之后,就算没有被灭族,也几乎成了一个空架子。张家和王家也不具备统一南方的实力。

    算了!我们暂时收手吧,只是妖族一直在攻打太虚宗,如果太虚宗真的被妖族攻破,将来凤祖灵魂苏醒之后,不知道会如何对待我们妖族。”

    “禀报四位堂主!”小楼的外面传来了声音:“欧阳揽云求见四位堂主。”

    四位堂主对视了一眼,最终廖不凡淡淡地说道:“不见!”

    *

    叶城。

    淡月舞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在他的床边椅子上坐着一个红袍青年,目光清澈,一脸的忧虑。缓缓地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淡月舞苍白的面颊:

    “月舞!月舞……”

    淡月舞依旧紧闭着双目,呼吸弱不可闻。许琴扬清澈的双眸翻涌出一丝血色,眉宇之间浮现起一丝暴戾,身上的气息变得起伏不定。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是却平息不下那心中的暴戾,而且有着愈来愈难以控制之势。一丝丝血雾从许琴扬的体内散发了出来,隐隐地传出一丝丝哀嚎,整个房间内渐渐地变成了赤红,一声红袍的许琴扬仿佛一个噬人的狂魔。面部变得狰狞。

    “嘤咛……”

    床上的淡月舞发出了一声嘤咛。房间里的血雾飘散,许琴扬身上的气息一凝,双眸变得清澈了起来,抓住淡月舞的手轻唤道:

    “月舞!月舞!”

    淡月舞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许琴扬清澈的眼睛,脸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虚弱地唤道:

    “琴杨……”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傻?”

    许琴扬抬起手温柔地抚摸着淡月舞的面颊,事情的经过他已经从叶家人那里知道,叶家人那天在城楼之上亲眼看到淡月舞取了自己一滴心头精血渡给了许琴扬。

    心头精血是修士一身修炼的精华,失去一滴都会对修士有着莫大的伤害。淡月舞虚弱地笑道:

    “我说过……如果你一颗心不够强大,就加上我的心。”

    “月舞……”

    淡月舞的睫毛颤抖了一下,目光又变得暗淡。

    “月舞!”

    许琴扬赶紧又取出了一颗仙丹,这是许紫烟送给他的先天仙丹,生生丹。同时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淡月舞的手。将元力输送进去,但是最终淡月舞的双目还是闭合上了。

    “月舞……”

    淡月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许琴扬伸出手轻轻地将淡月舞的口掰开,将手中的仙丹放入了淡月舞的口中,生生丹化作液体顺喉而下。这已经是许琴扬给淡月舞服下的第三颗生生丹了。许琴扬的身上只有五颗生生丹,他的脸上透露出紧张之色,一瞬不瞬地望着淡月舞。

    淡月舞那苍白的脸上浮现起一丝红晕,睫毛开始颤抖,缓缓地又睁开了眼睛……

    *

    欧阳迅猛带着不到一千修士仓皇地飞逃着,向着镇妖城飞逃着。他这次能够得到逃脱,一是趁着城主府天尊拼命。而是依仗着镇妖城四堂赠送的先天仙符。此时他虽然暂时摆脱了追兵,但是脸上仍然是没有一丝血色。

    他知道此时六大家族依旧在四处搜寻他的踪迹,这次和六大家族是完全撕破脸了。以往为了争夺城主之位,虽然各大家族之间争斗惨烈,但是却没有天尊大修士加入。这是当初南方大家族订立的规矩,我为了保证南方的高阶力量不受到损失。保证在抵抗妖族和对抗东方宗门的时候在高阶力量上不至于差上太多。

    但是,欧阳迅猛为了实现他的野心,为了建立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大宗门。说动了欧阳老祖,悍然发动了天尊期大修士之间的战争。因为他想要将叶家灭族。

    这次他们欧阳家族陨落了七个天尊,在和顾家和黄家的遭遇战中。顾家和黄家也各自陨落了一个天尊初期。这种境界的大修士死亡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都是不能够承受的损失。这个仇结大了,再无谈和的希望。城主府和六大家族必有一方要被灭族。

    “怎么办?怎么办?”

    欧阳迅猛一边向着城主府方向飞逃着,一边喃喃自语。家族天尊大修士被围杀的场面还在他的眼前晃悠,他的情绪处于严重的波动之中。

    “许琴扬!琴魔!太虚宗!”

    欧阳迅猛咬牙切齿,他的心中十分清楚,这次行动的失败欧阳家族已经彻底地失去了机会。死了七个天尊,实力已经不如六大家族联手,在这种情况下,张家和王家势必和欧阳家族划清界限。而镇妖城四堂也会毫不迟疑地抛起欧阳家族。

    “不行!我一定要尽快返回镇妖城,将家族精英弟子悄悄送走。欧阳家族的血脉不能够在我的手上断绝。”

    一处树林之内,秦舞阳双腿大盘坐在地上,一把大剑插在身旁。在他的周围坐着一千多修士,一个个脸上的神色都十分麻木,如同一个个行尸走肉。

    树林很静,只有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偶尔掀起秦舞阳等人的衣角。秦舞阳闭着眼睛,脸上布满了灰尘,突然眼中渗出了两行流水,将脸上的灰尘冲出了两道沟渠。

    “弟兄们!”秦舞阳的声音沉沉地在树林中响起,声音中充满了悔恨:“我们都是欧阳家族的弟子。我虽然姓秦,但是我娘却是姓欧阳。我们这些人不是父亲姓欧阳,就是母亲姓欧阳。欧阳家族的人都是我们的亲人。

    但是……”

    说到这里,秦舞阳的声音有些抽泣:“但是。是我们亲手将我们的亲人送入了死亡,我们才是真正杀害我们亲人的凶手。我们为了苟延残喘的活着,却将十倍百倍于我们的亲人送进了死亡,而且很可能欧阳家族就会因此被灭族,我们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

    秦舞阳泪流满面,树林内所有的人此时都泪流满面,一阵低沉的抽泣声在树林内传了出来。

    “舞阳哥,我们怎么办?”

    “我们去救我们的亲人,为家族尽最后一份力。”秦舞阳坚定地说道。

    “最后一份力?”周围的修士有些茫然地望着秦舞阳。

    “是!”秦舞阳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已经不准备活下去来,将我们的亲人救下来之后。我会去找杨家报仇,哪怕我能够抱着杨家一个人自爆也算是了结了一份心愿。”

    “喊杀声!”

    众人的神识释放了出去,便见到十几个城主府修士正被数十个黄家的修士追杀着,向着这个树林上空飞来。

    秦舞阳将手放在了身旁插在地上的大剑剑柄上,低声喝道:“准备。一个不留!”

    十几个城主府修士从树林的上空飞过,神色仓皇,有的修士甚至失去了手臂。

    “嗖嗖嗖……”

    黄家的修士飞到了树林的上空。

    “杀!”

    秦舞阳高喝了一声,身形如同利剑一般地从树林里窜起,从空中一个黄家修士的身体上一冲而过。

    “轰……”

    那个黄家修士的身体变成的了碎块,向着四处飞射。在秦舞阳的身后是一千余修士如同一千支利箭从树林中爆射而出,只是一冲。便将空中的几十个黄家弟子斩杀。

    “舞阳兄!”

    那逃亡的十几个城主府就是看到了秦舞阳,脸上神色狂喜,急忙向着秦舞阳飞来。

    秦舞阳收起了长剑,望着虽然缓声问道:“族长安否?”

    那个修士定了定神道:“据说正在向着镇妖城的方向后撤……沿途遍地战火,四处都是逃亡和追杀的修士。”

    “我们走!”

    “舞阳兄,去哪?”

    “一路救援同族兄弟。返回镇妖城。”

    “嗖嗖嗖……”

    秦舞阳率领着一千多修士和刚刚救下来的十六个修士向着镇妖城的方向飞去。飞行出去不到两个时辰,便看到六大家族中的呼延家族一百多人,正在围杀欧阳家族的修士,此时欧阳家族的修士之剩下了二十几个人。

    “杀!”

    秦舞阳振臂一呼,一千多修士向着一百多呼延家修士围杀了过去。呼延家修士神色就是一变。

    “撤!”

    “轰……”

    呼延家族中的那个为首修士一个“撤”字刚刚出口。一道剑芒已经从天际垂落,将他斩成两半。

    秦舞阳的队伍在扩大,但是他带出来的一千多人在减少。一路狂杀着向着镇妖城的方向冲去。虽然此时他带出来的那一千多人只剩下了五百三十八人,但是他救出来的队伍却已经扩大到了七千多人。

    这些看到了秦舞阳的拼命,原本消沉的心重新振奋了起来,激发了心中的凶悍。

    渐渐地,他们接近了镇妖城,只要再有一天的时间,他们就能够返回镇妖城。此时秦舞阳带出来的人只剩下了三百九十二人,但是他此时的队伍却已经达到了一万三千人。而且是一万三千凶厉地杀红了眼的人,而不是只知道逃亡的人。

    *

    求粉红票!求推荐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