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千五百八十六章 风波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还有第三步?”众修士望向尚尊的目光变得不同。

    “第三步就是我们星域宗带着天下盟征讨天香宗,将天香宗从上元大陆上抹除。这样的一个宗门,未战先思败,一旦到了浩劫之时,只会增加变数,不但没有贡献,反而会带给人族灾难。

    所以要杀一儆百,并且借此警告其余的七大宗门,不要做和天香宗一样的龌蹉之事。

    我们就是要堂堂正正地摆出征伐天香宗的理由,堂堂正正地警告七大宗门。你们觉得七大宗门会是一般怎样的态度?”

    文耀双眼放光道:“七大宗门会非常难受,他们如果出面帮助天香宗,那么就是他们和天香宗一样龌蹉,会被天下修士唾弃,甚至到那时,宗主振臂一呼,整个上元大陆的修士都会归附在宗主的旗下,征讨七大宗门。

    所以,他们不敢冒这个险,只能够站在一旁看着我们征讨天香宗。

    但是,如果他们就这样站在一旁看着,又会让天下修士觉得,他们连自己的盟友都保不住,难道会在将来的浩劫之中保护得别人?如此,八大宗门的心就彻底散了,再也不会对他们产生丝毫的威胁。”

    章酷也激动得老脸发红道:“宗主,您还有没有第四步?”

    “有!”尚尊微微眯起眼睛道:“第四步就是我向许紫烟挑战,就算不能够将其斩杀,在击败她之后,我的名望会达到顶点。裹挟着大势,七大宗门将再无抵抗之能,只有老老实实地归附我们星域宗。”

    文耀微微思索了一下道:“宗主,您看第四步这样如何?您不向许紫烟挑战,先将八大宗门收服,将东部宗门完全掌握在您的手中,然后再向天下宣布,征召许紫烟共同抵抗浩劫。如果许紫烟不来,我们就可趁机抹黑许紫烟,把她彻底孤立起来,进而宣扬她许紫烟就是一个极端自私自利之人,您都能够放下杀父之仇,欲要和她并肩战斗,但是她却不顾大义,决绝于您,让她成为天下修士之公敌。

    如果她肯加入我们天下盟,那还不是落在了您的手心,想要这么玩弄就怎么玩弄?让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好!哈哈哈……”尚尊的小腹一阵火热。

    一个消息在整个上元大陆迅猛地传播了起来。得知消息的人一个个神情各异,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低声议论着。

    “听说没有?九大宗门之一的天香宗竟然暗中转移了五百精英弟子去了海外!”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如今整个上元大陆都在传播这件事情。”

    “不可能吧!天香宗可是九大宗门之一,他们肩负着抵抗浩劫之重任,这个时候只有破釜沉舟,怎么可能做出这等龌蹉之事?

    再说了……

    就算天香宗做了此等龌蹉之事,怎么会流传出来?”

    “这你就不知道了,事情的变故出现在那五百精英中的一个弟子身上,她的名字叫云亭。”

    “云亭?听说过。她的绰号是云中仙子,一身修为不可小觑,是天香宗名符其实的精英弟子。”

    “正因为她的名符其实的精英弟子,所以才被选中在那五百修士之中,但是云亭在东部还有着父母,她不忍见父母丧身在浩劫之中,便想着带父母一起隐居起来。便逃离了五百精英的队伍。

    天香宗如何肯让她逃离?她逃离事小,泄露出事情事大,所以天香宗就派出修士追杀于她。没有想到却被星域宗的副宗主文耀偶然相救。为了感激文耀相救,云亭便将天香宗之事和盘托出,此事这才流传了出来。”

    北方上元盟。

    九大上古天尊神色阴沉地坐在大殿之内,他们是和八大宗门最先结盟的宗门,而且已经向天下发出了宣告。如今却听闻天香宗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这不由让他们的心中现出了隔阂。

    在浩劫降临之际,做出此等龌蹉之事,如何做天下表率?有这样一个宗主夹杂在盟中,各方还会同心协力吗?

    这件事会是假的吗?

    不会!

    星域宗不会做此等没有把握之事,既然这件事情牵扯到了星域宗的文耀,那么这件事情就一定是真的。

    这可如何是好?

    继续和八大宗门结盟?天下修士会如何看待这个盟?

    立刻声明和八大宗门断绝关系?

    这结盟之事是儿戏吗?说结就结?说断就断?

    “生命天尊,我们怎么办?”叶檒天尊凝声问道。

    “先观望吧!”生命天尊叹息了一声。

    南方。

    镇妖城。

    华羽正在说服着廖不凡和八大宗门结盟,廖不凡已经有了结盟的意向。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廖不凡出去了一会儿,待再回来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极冷:

    “华宗主,此时作罢,我们南方是不会和你们东部宗门结盟的。”

    华羽神色就是一愣,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不由迷惑地问道:

    “为什么?”

    廖不凡目光紧盯着华羽,半响才道:“华宗主真不知道?”

    华羽的神色也阴沉了下来,他也是一宗之主,而且是九大宗主之一,没来由要看廖不凡的脸子,心中就不由一阵不舒服。

    “还请道友相告!”

    廖不凡古怪地看着华羽,直待将华羽看得脸上一片温怒,才淡淡地说道:

    “华宗主只要离开这里出去听听如今热议的事情,就会知道。如果那个时候华宗主还坚持回来和我相谈结盟之事,在下欢迎。”

    华羽神色就是一愣,虽然他不知道此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能够推测出一定是不利于八大宗门之事。心中便焦急了起来,但是依旧礼貌地和廖不凡告辞,来到了镇妖城一家酒楼。刚刚坐下,便听到了周围的议论,越听脸色越是阴沉,猛然间站起,扔了一块极品仙晶在桌子上,匆匆离去。

    此时,整个上元大陆的修士一个个都心中翻腾着不甘和不忿。

    他们的不甘是因为天香宗竟然偷偷地转移精英弟子,但是却要求他们全力以赴,这自然也就引起了他们心中的不忿。整个上元大陆处于一种情绪不稳的状态之中。

    但是,此时这种情绪还没有爆发,因为他们的心中还有疑惑。毕竟此时只有云亭一个人出来指证,而且云亭此时又在星域宗,星域宗如今和八大宗门的关系大家都知道,所以他们期待着天香宗站出来反驳,证明他们的清白。

    华羽来到了镇妖城外,伸手一拉,便穿越而去。

    他要去找梦神机,将此时告知他。他知道此时梦神机应该在呼啸山脉,在那里未必能够得到如今的消息。

    此时,梦神机确实是在呼啸山脉。正坐在大手印湖畔,乘万里和剑无虚在一旁相陪。梦神机沉着一张脸,双眸之中闪烁着焦急,她来到呼啸山脉之后,竟然发现许紫烟不在。而此时坐在他旁边的乘万里和剑无虚虽然是许紫烟的师父,但是两个人坦言,这种事情不是他们两个能够决定的,需要许紫烟亲自做出决定,所以她只好在这里等,等许紫烟回来。

    许紫烟没有等回来,却等来了华羽,见到华羽匆匆落下,梦神机不由愕然。但是当他听完华羽的讲诉,一张脸就彻底地变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等许紫烟了,两个人向乘万里和剑无虚告辞,立刻离去。

    沧澜宗。

    土依水坐在大殿之上的首位,脸色沉静。岁月流逝,却在他们这些修仙之人的脸上看不到丝毫岁月的痕迹。

    他依旧是当初跟在苍九霄身边出谋划策的土依水,依旧是当初力挽狂澜坐上宗主之位的土依水,依旧是那个对许紫烟关怀备至,对沧澜宗尽心尽力的土依水。

    今天,天香宗暗中转移精英弟子的事情传到了他的耳中,他没有不悦,也没有慌乱,平静的双目中蕴藏着无尽的信心。

    他的信心来源于他的实力,他的神识依旧是天尊后期巅峰,他的灵根依旧是水土双灵根,并没有形成五属性灵根,就更不用说形成五属性空间,但是他的本体强度已经达到了圣级一层,而且是圣级一层巅峰。

    此时他的神色虽然平静,但是心中却也膨胀了起来,双眸之中偶尔闪过一丝暴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土依水也感觉到自己心中不时产生的暴躁,他已经有所推测,自己之所以变得暴躁是因为自己吸收了那种莫名的能量,只是每炼化一次那种莫名的能量,都会让他感觉到自己本体强度的增长,让他欲罢不能。

    传来天香宗秘密转移精英弟子的消息,土依水只是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

    “蠢!”

    此时的他对于尚尊已经没有了畏惧,虽然尚尊是全方位进入圣级,他只是**成圣,但是却已经有了和尚尊一战的实力。最起码尚尊想要杀他,很不容易。

    至于神机宗,罗天宗,天香宗和丹符器阵四宗,如今的土依水已经用俯视的心态在看着他们。

    *

    求粉红票!求推荐票!

    *

    *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