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六章 熟悉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你和谁结婚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紫烟。你拿着这个钱离开,会有一个富裕的人生。放下这个钱离开,我保证你以后再也无法从任何人那里得到一分钱的赞助,会聊到一声。离枯荣,爱情这个东西是大富之家才玩儿得起了,不是你这种贫苦之家玩儿的。”

    离枯荣拿着支票的手开始颤抖,脸上现出了挣扎之色。

    两千万!

    他从来没有拥有过如此多的钱,这个字数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于他来说就意味着可以过上以前自己羡慕别人的日子。

    紫烟……不过是一个喜欢的女人罢了,人生的路很长,在这条人生的路上,自己会遇到很多喜欢的女人,许紫烟不过是其中之一。

    离枯荣终于下定了决心,将支票揣进了兜里,推开车门就要下去,却听到孙青木淡淡地声音:

    “你要想办法让许紫烟离开你,而且在心中断了对你的念想,讨厌你。我想你能够做到吧?”

    离枯荣身子顿了一下:“明白!”

    “到时候通知我!”

    “知道。”

    然后下车,关上车门,挺直了腰杆大步离去。背后的劳斯莱斯缓缓启动,孙青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

    飞鸟酒吧。

    燕山魂坐在一个角落里,桌子上摆着一排啤酒,手中握着一瓶,目光有些懒散地扫视着周围。他的神态看似懒散,但是双眸之中却偶然闪烁着精芒。这几日他总有一种危险的感觉,作为杀手对这种感觉十分敏感。他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而且那个人绝对是一个杀手,是一个顶级杀手,不弱于自己的杀手。

    按照他以往的规则。有了这种感觉的瞬间便会选择立刻离开,选择一个自己熟悉的战场,将盯着自己的杀手干掉。

    但是……

    他竟然有了一种牵挂……

    真他妈*的好笑,燕山魂仰喝了一瓶啤酒。一个杀手的心中竟然会有牵挂?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陌生的女人……

    他的脑海中回想起前两天在离开这个酒吧时,在酒吧门口碰到了那一段恋人,那个女人让他的心中有一种悸动,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从来没有见过她,也不知道她叫什么,但就是和她擦肩而过的一刹那。却让她有一种刻骨的悸动。

    所以,他留下来了,无视危险地留了下来,作为顶级杀手,艺高人胆大,虽然感觉到这次的危险度很高,也判断出应该是孙家请杀手来杀自己。但是为了心中那一丝悸动,他开始留了下来。

    他连着几日都会来这间酒吧,希望能够再遇那天的女孩,虽然他知道多次反复地留在同一个地方,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不安全的,特别是一个被追杀的杀手,那将是极度不安全。

    但是,他还是依旧如此,期盼着再见那女孩一面。他要搞清楚,为什么那个女孩会让他悸动。他的目光突然亮了起来。许紫烟从酒吧的门口走了进来。一边通着电话,一边向着老座位走去。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已经两天没有见到离枯荣了,给孙青木打电话。他总是关机,今天离枯荣主动给他打电话。越她在老地方飞鸟酒吧见面,许紫烟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带着一丝幸福的笑容,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推测,一定是离枯荣想要给她一个惊喜,所以这两天才没有见她,应该是在给她准备生日礼物,会是什么礼物呢?

    她不知道,自从她走进酒吧的开始,有一双眼睛就追随着她,一直到她坐在了沙上,燕山魂坐在许紫烟后面相隔十几米的角落里,此时他只能够看到许紫烟从沙内露出来的后脑勺。

    许紫烟突然感觉心中浮现出一丝悸动,不由自主地向着四周望去,甚至回头望去,燕山魂垂下了眼帘,手中把玩着啤酒瓶,那丝悸动的感觉消失了,许紫烟摇了摇头,心中有些不解,她觉得今天自己似乎有些神思不属。

    燕山魂低着头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敏锐地感觉到还有一个人在关注许紫烟,抬起眼帘向着那个人望去,那是一个三十许的男子,燕山魂的嘴角便浮现出一丝冷酷的笑容。他自然认出了那个人,因为他杀的那个人就是眼前男子的大哥,眼前这个人叫做孙青木,燕山魂垂下了眼帘,神经已经绷了起来。

    难道对方已经现了自己?

    但是……

    那孙青木关注的却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女孩……

    一如痴如诉地《祝我生日快乐》在酒吧内回荡。

    “我知道伤心不能改变什么

    那么让我诚实一点

    ……………… ”

    许紫烟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心中荡漾着一份幸福,自己的生日不会如此凄惨,想必离枯荣正在赶来吧?她的目光中不由有些期待。

    “诚实难免有不能控制的宣泄

    只有关上了门不必理谁

    ………………”

    歌声丝连,酒吧的门被打开,许紫烟的眼睛一亮,随即又黯然了下去,进来的不是离枯荣,却是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一个非常性感的男人,风度翩翩。

    角落里的燕山魂却是目光一缩,别人感觉不出来,虽然那个人的气息收敛得很好,但是作为一个顶级杀手的燕山魂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他的身上锐利的杀气。脑海中迅地闪过一个个顶级杀手的资料,一个杀手的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

    原!

    一个和他齐名的杀手。

    燕山魂的嘴角略过了一丝冷酷的笑,抬起手搓着眉心。

    竟然把原请来了,呵呵……

    原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酒吧,目光中突然现出了一丝无奈,因为他看到了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正平静地望着他,但是他却能够感知到那双平静的眼眸下隐藏着无尽的杀气。

    燕山魂!

    他已经极力收敛杀气了,没有想到还是被燕山魂现了,他的脸上现出了慵懒的笑容,心中却是暗道:

    “果然不愧是燕山魂,果然不愧是顶级杀手。”

    他没有去卡座,而是来到了吧台,要了一杯酒,端起来朝着燕山魂举起示意,既然被燕山魂现了,他原也是一个顶级杀手,没有理由在燕山魂面前露怯。既然不能够暗杀,那就明杀好了,难道他原会害怕燕山魂不成?

    燕山魂看到了原的举动,脸上现出了灿烂的笑容,举起了手中啤酒向原示意,两个人相视而笑。

    酒吧中人影流动,歌声绵绵,两个人目光在空中相撞……

    “一个人坐在空的包厢里面

    手机让它休息一夜

    ………………”

    飞鸟酒吧外,离枯荣站在街道的对面,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将烟扔到了地上,用脚狠狠地碾着,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苦,但是随后变成了坚定,从兜里取出了一瓶香水在身上喷了喷,然后随手将那瓶香水扔进了垃圾箱,大步向着街对面的飞鸟酒吧走去,推开门,便听到了如泣如诉的歌声。

    “那上千个切掉回忆的画面

    眼泪不能流过十二点

    “………………”

    许紫烟眼睛一亮,他看到了离枯荣正向着她走来,她向着他扬起了手,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孙青木端起了酒杯,饶有兴趣地望着正走向许紫烟的离枯荣,眼中现出淡淡地讥讽。

    原放下了空杯,将斜倚在吧台上的身子挺直,缓缓地向着燕山魂走去,燕山魂的眼睛熠熠生辉,但是身子却显得更加地慵懒。将手中的啤酒瓶放下,懒懒地站起,懒懒地迎着原走去。

    歌声悠扬……

    “生日快乐

    我对自己说

    …………”

    燕山魂从后向前走,原从前向后对着燕山魂走,离枯荣从右经过了孙青木的面前向着已经在左边站起来的许紫烟走去。

    看到许紫烟脸上开心的笑容望着走过来离枯荣,原停下了脚步,耸了耸肩。燕山魂心中不知道怎么就浮起一股酸涩,但是脸上还是现出淡淡地笑容,也停下了脚步,摊了摊双手,两个人相聚大约十五米,目送着离枯荣从他们两个人中间走过,离枯荣向着许紫烟展开了双臂道:

    “生日快乐!”

    “谢谢!”许紫烟轻轻地依偎进了离枯荣的怀抱。脸色猛然一变,抬起头望向了离枯荣,然后双手在离枯荣的胸前轻轻一推,站直了身体,眼中现出了一丝痛苦。

    “你的身上有香水味……你是不用香水的……”

    “我……”离枯荣的眼中现出了一丝痛楚:“对不起……”

    许紫烟默默地拿起了包包,离枯荣却是提前后退了一步道:“我走,对不起……”

    离枯荣转身向着酒吧大门走去,在他的对面孙青木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微笑。在他的背后,许紫烟无力地坐在了沙上,女歌手的声音穿透过来:

    “蜡烛点了

    寂寞亮了

    生日快乐

    泪也融了

    …………”

    燕山魂和原愣愣地看了一眼许紫烟和离枯荣,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两个此时心中都有一种非常怪异地感觉,就是他们似乎对许紫烟和离枯荣这两个人很熟悉。

    求月票!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