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抢劫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夜sè越来越浓,黑暗中有一些影子正在快速地移动着。白天的时候。许紫烟等人换了装束,最重要的是他们隐藏了修为,而且是三个人,三个人一组地进城,许紫烟更是独自进城,所以并没有人对他们这些实力低下的人产生怀疑,而且也没有人会想到许紫烟等人会朝着这个方向走来,所以,许紫烟一行人并没有受到丝毫怀疑地就直接穿过了铁幕城,然后风驰电掣地向着向阳镇赶去。

    到了向阳镇之后,许紫烟他们并没有向着镇子接近,而是绕开了镇子,直扑向阳镇外的渡口码头。

    许天狼的第二小组走在了最前面,后面紧跟着许麟的第一小组,再后面是许紫第一百一十九章 抢劫烟,最后是许麒的第三小组。每个小组之间保持着五米的距离,悄悄地向着渡口码头摸去。

    这是许紫烟十个人第一次有计划地去做一件事,而且是在许紫烟当上队长,又分了小组之后的第一次行动。许紫烟非常地重视这次行动,在许紫烟的心里,这次行动只能够成功不能够失败。成功过可以就此建立大家的信心。如果失败,不说会不会有损伤,恐怕就此众人的信心就会崩溃。

    但是,当许紫烟的双眸借着月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过的时候,心中不禁一阵无奈地苦笑。此时许麒,许麟等人,包括那好勇斗狠的许天狼和怯怯地许岚,似乎都忘记了家族的事情,也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逃亡之中。一个个脸上的表情全是兴奋,双目在夜sè中都熠熠生辉。

    自从许紫烟宣布要在渡口码头抢一艘船的时候,这些年轻的少年们,就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般地兴奋了起来。许紫烟没有说他们,因为她知道就是自己说了,也没有用,最多是在他们的脸上能够竭力隐藏一第一百一十九章 抢劫下,但是在他们的心中,那种第一次去抢劫的兴奋是消散不了的。

    许紫烟很理解他们,一群少年,平时只知道修炼,别说离开中都城,就是家族之内都很少离开,这么一群只知道修炼却从来没有做过抢劫这样的事情的少年,听到要去做一个这样刺激的事情,怎么会不摩拳擦掌,跃跃yù试?甚至在他们的心里都想好了,等到自己回到了家族。要怎样地去和家族中的那些师兄妹们炫耀这件事情。这让许紫烟一时之间哭笑不得。

    “天海师兄,你确定渡口码头一定会有船吗不跳字。许紫烟低声地问道。

    “一定会有的这里每天都会有船,从这里载货物顺流而下,既方便又快捷,所以很多商人都会选择这条路线。就算是在冬季,每天至少也会有一条商船的”许天海压低着声音说道。

    “我看到了”

    许紫烟突然轻声说道,双目中jīng光一闪,在不远处的渡口码头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艘船的轮廓。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十个人就在距离那艘船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潜伏了下来。许紫烟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低声说道:

    “大家按计划行事,要快要狠谁还有什么异议?”

    “没有”许麒,许麟和许天狼等少年轻声应道,目光中闪烁出犀利的光芒。

    许玫,许美若和许岚的脸上却现出些许犹豫,那个许岚更是怯怯地问道:

    “紫烟姐姐,我们必须杀人吗?他们只是商人,是无辜的人啊”

    许紫烟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之sè,但是还是轻咬了一下嘴唇,凝声说道:

    “如果船里的人太多,我们杀不过来,而且我们都不会驾驶船只。所以我们必须留下一些人作为水手,那我们就要尽快地控制住他们,但是必须不能够让其他人发现,爆出jǐng讯。对于敢于反抗之人,我们一定要坚决地杀,如果有人因为自己的犹豫而暴露了我们的行踪,进而影响了我们整个团队的安全,那么就请她主动地离开,我们不需要一个随时会给大家带来危险的人”

    许岚低下了头,紧咬着嘴唇,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但是在泪花的后面却少了些许犹豫,许玫和许美若的双目之中也透露出坚定。许紫烟眨动了一下眼睛,再一次向着那艘船的方向张望了一下,轻轻地挥了挥手,十个人的身影便无声地潜入到寂静的夜sè之中。

    其实许紫烟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也没有过类似的亲身体验。但是和那九个人比起来,许紫烟起码是在前世看过这样的电影,浏览过这样的小说。所以整个计划都是许紫烟一个人制定的,那九个人在当初听到许紫烟一步一步地说出计划的时候,一个个震惊得目瞪口呆,目光中只余下了钦佩。

    许紫烟虽然反复想过自己的计划,力求完美,但是仍然对这九个比自己还菜的菜鸟担心不已。但是,这一步是必须走出的,未来的逃亡一定是充满了危险,从现在开始磨练他们,不管结果成功与否,在未来的逃亡之路上。总会多一些保命的本钱。

    在芦苇中前行到距离那艘船只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许紫烟等人清晰地看到在船头和船尾各有一个后天六层的人在守夜。倚在船舷上,头上下一点一点的,让许紫烟都有一种担心,他们两个会不会睡得太实了,掉到了水里。

    潜行在最前面的许天狼轻轻地挥了一下手,第二小组的三个人就将修为运到了极致,身形在夜sè之中如同轻风入夜般刮到船上,对付两个后天第六层的人,自然用不着许天狼亲自动手,所以他一到船上,便御剑停留在空中,监视着四周的情况。而许鹏和许美若两个人则分别扑向了船头和船尾。

    两个人各自用许紫烟刚刚教过他们的方式,一只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另一只手抱住了对方的脑袋,用力一拧,耳边就听到轻微的一声“咔嚓”,两个守夜人的身体就软了下去。

    许鹏和许美若轻轻地将那两个人的尸体放倒,许鹏此时的心十分地兴奋。他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杀人的方式。以往他们这些修者,都是飞剑,法术加符箓,一路的轰轰烈烈。如今自己却在这样的寂静无声中,用这种新奇的手段。悄无声息地将一个人杀死。许鹏的心激动了,只觉得这种杀人的方法很刺激,一边是四野静悄悄,静得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一边却是自己在冷静地杀人,浑身因兴奋起了一层疙瘩。

    但是船尾的许美若就不同了,她也不是没有杀过人,但是眼看着一个人寂静无声地死在自己的怀里,慢慢地躺倒在船板上,那种令人悚然的感觉使许美若十分地不舒服,胸腹之间一阵翻涌。急忙用手死死地捂住了嘴,没有让声音发出来。

    在空中御剑而立的许天狼看到两个守夜之人已经被悄无声息地干掉,心中对许紫烟传授的方法也深感震惊,不知不觉之中对许紫烟有了一丝敬畏。

    许天狼御剑在空中围着船无声地转了两圈,确定整个船上再没有清醒的人,便朝着岸上发出了信号。七条身影在夜空中升了起来,无声地飘浮到那艘船的上空。

    许紫烟轻轻地伸出大拇指向着下方指了指,许天狼静静地降落到甲板上,带着许鹏和许美若向着前舱摸了过去。而许麟也带着第一组的成员,许良伟和许玫静静地落下去,悄悄地向着后舱靠近。许麒带着第三组的成员许天海和许岚则仍然御剑在空中,jǐng惕地向着四周张望着。而许紫烟则把目光不时地望向前舱和后舱,时刻关注着那里发生的一切状况。

    船舱里传来了短暂地sāo动和两声尖叫,但是那两声尖叫如同给人突然割断了嗓子一般,突然地就停止了,而事实也却是如此。然后,许玫便从船舱中出来,一手捂着嘴,一手向着空中许紫烟等人打着手势。

    许紫烟和许麒等人从空中降落了下来,留着许岚仍然御剑在空中,监视着四周。走进了船舱,看到船舱内躺着四具尸体,还有十几个人此时正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许麟沉着一张脸冷冷地注视着那些人。脚步声响,许美若从门外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立刻将目光移开,望向了许紫烟,轻声地说道:

    “杀了八人,还有十九人。已经被控制住了。”

    许紫烟心中一动,这许天狼还真是一个狠人,这边杀了四个,他那边竟然杀了八人。而此时在那些水手中一个商人模样的人看到许紫烟走了进来,而且似乎还是眼前这些人的头领。不由得仔细地打量了许紫烟几眼,看到是一个如此美貌娇嫩的少女,心中不禁有些安定,心中琢磨着。就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少女,应该很容易对付。于是分开两边的水手,迈步走了出来,声音颇大地说道:

    “这位小姐,你们要干什么?我们只是正当的商人,你们……”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