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凌霄心思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10014837同学的粉红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

    凌霄的脸微微一红,躲开了许紫烟的目光,轻声问道:

    “队长,我有件事情不明白?”

    “什么事?”

    “为什么会有这么的势力追杀你们?你们不过是许家在危机时刻出逃的十个年轻的弟子,就是再jīng英,也不至于引起整个北地的追杀吗不跳字。

    许紫烟苦笑了一下,轻声说道:“严格地说起来,他们不是再追杀我们,而是想要活捉我们。”

    “为什么?”

    “因为我们在离开家族的时候,族长把家族隐藏的宝藏地点告诉了麒师兄。所以,他们并不是看重我们是所谓的什么jīng第一百六十九章 凌霄心思英弟子,而是看中了我们身上的宝藏。”

    “哦”凌霄恍然大悟,继而有些感激地望着许紫烟说道:“谢谢你信任我,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我。”

    许紫烟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如果你要是有心的话,只要稍微一打听,就会知道。这在北地如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难道是你们许家出了内jiān,将这个消息泄露了出去?”

    “不是”许紫烟语气坚定地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凌霄不解地问道。

    “首先是因为知道宝藏这件事的都是许家嫡系的高层,他们是不会出卖自己的家族的。再者,就是这件事情很明显,只要用脑子想一下,略微分析一下,就会知道我们承载着家族复兴希望的十个出逃的弟子,家族不可能不留给我们复兴的资本。所以,我们就成为了北地的焦点。”

    “你也知道宝藏的地点?”

    “不知道”许紫烟摇头轻声说道。

    “你作为这支队伍的队长,竟然不知道?”凌霄的心中很是惊讶。

    “这是家族的安第一百六十九章 凌霄心思排,而且宝藏也是家族的,于我无关。所以,我不知道,也不会去问。”说道这里,许紫烟好笑地望着对面的凌霄,说道:

    “宝藏在某些时候并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凌师兄应该是深有感触”

    凌霄默然,心中对许紫烟的评价又提升了一个台阶。一般的女人遇到宝藏的事情,特别是女修士,一定会去挖空心思地去弄清楚宝藏的位置,宝藏内都有什么东西。这倒不是说女人贪心,而是心xìng使然。女人有时候只是想知道谜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至于谜底揭破之后,她们反而就不大感兴趣了。

    但是,在凌霄面前的许紫烟让凌霄觉得很奇怪。当她第一次听到凌霄有宝藏的时候,就非常的平静,就好像听到的是凌霄身上揣着一个馒头一般。刚开始,凌霄还以为许紫烟是在那里装,怎么可能有人会对宝藏不感兴趣?可是在接下来的rì子里,许紫烟再也没有提起自己宝藏的事情,仿佛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一般。

    如今,凌霄又见到了许紫烟这份宁静淡然。在谈到她许家的宝藏之时,竟然还是那样的古井无波,就好像在和凌霄谈论,今天吃了吗?吃了什么?一样的平淡。

    “如果让北地的修士知道,如今在这支逃亡的队伍当中,已经不是十个人,而是十二个人,并且不是一份宝藏,而是两份宝藏。不知道整个北地会疯狂成什么样子?”凌霄突然“呵呵”笑着说道。

    “嘿嘿……”许紫烟听了也觉得好笑,便也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许紫烟和凌霄是午夜开始行动的,经过这一番折腾,此时的天空已经开始渐渐地亮了起来。许紫烟想起自己在蜘蛛谷,悬崖之巅观看rì出的时的感悟,那蓬勃向上给人的震撼,抬头向着rì出的方向望去,嘴里轻声地喃喃着:

    “我爱rì出”

    “是啊它催人奋进给人光明”凌霄也感慨地望着rì出的方向。

    渐渐地,在那个方向,一丝丝光线组成了光幕,如同褪黑素一般地将墨sè染白,在白sè的中心,开始是一点红,紧接着那一点红迅速地放大,黑夜快速过去,空中朝霞一片,火红的太阳不可阻挡地跳跃到了空中。

    两个人目睹着rì出的全过程,再想想如今八个宗门的势力已经离开了琅琊镇,以后也不会有宗门的势力介入对他们的追杀之中。昨天的夜里,两个人又杀掉了杨龙和韩狮。可以说敌方的势力已经大减,从今往后,他们的压力要减少好多。

    “天亮了,队长我们什么时候离开?”凌霄仰首望着初生的太阳,脸上释放出难得的轻松。

    “还不行”许紫烟的脸上同样荡漾着微笑,望着初生的朝阳。

    凌霄略微想了一会儿,低声说道:“你可是认为如今这里空旷一片,周围又有着无数的眼睛在盯着这里,只要我们一现身,就会被发现?”

    “是的”许紫烟转过头,微笑着点头。

    “那……如果我们一直没有机会呢?”

    “那我们就只好一直等,等到有机会”

    “我只是担心我妹妹得不到我们的讯息,会忍不住干出傻事来。”凌霄深深地皱起了眉头,眉宇之间锁着一层愁绪。

    “唉”许紫烟轻叹了一声:“我也担心他们长时间的得不到我们的讯息,冲动起来。”

    一个上午的时间,在静悄悄地滑过。

    此时,在许麒他们的驻扎地,大家都站在院落里静静地等待着,没有丝毫的声音,连呼吸声都隐不可闻。整个院落里,就如同一潭死水。

    “邦邦邦”

    门口传来了一重两轻的敲门声。众人的神情瞬间震动,仿佛一潭死水荡起了涟漪。同时,每个人也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目光机jǐng地望着大门的方向。

    “讯号完全正确,应该是天海”许天狼轻声说道。

    许麒和许麟相互对视了一眼,一起轻轻地点头。向着旁边的许玫使了一个眼sè,许玫点了点头,立刻飞身来到了门口,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了半边脸向着外面望去。见到果然是出去打探消息的许天海,许玫急忙将身子往旁边一让,那许天海便闪身进来,反手将大门关上。

    “天海,情况怎么样?”众人急不可耐地将许天海围住,焦急地问道。

    许天海沉重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现在外面的情形很紧张。饭店酒楼里闲谈的人极少。据说是南林城的杨龙和巨阙城的韩狮在昨夜死了,这应该是队长和凌师兄干的”

    “队长和凌师兄果然厉害”一群人击掌相庆。

    “打探到队长和凌师兄的消息了吗不跳字。许麟急声问道。

    “没有”许天海轻轻摇头,接着说道:“据我从旁边听来的消息说,在韩狮死亡的时候,各家族势力几乎都看到了两条在夜空中飞行的身影。而且琅琊镇内的八个宗门中的高阶筑基期修士还追了过去。”

    “后来呢?”

    “后来,就是咱们在院落里看到的红光漫天,和听到的队长和凌师兄喝斥那些宗门的声音。”

    “那……现在那些宗门都是什么反应?”

    “都走了都离开了琅琊镇,消失的无影无踪”许天海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道:“据说,八个宗门中的剩下的八个高阶筑基期修士后来也去了琅琊镇的废墟,也就是先前那八个宗门修士消失的地方。之后就是那一声震动整个琅琊镇的爆响,那八个后去的宗门修士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立刻带着门下弟子离开了琅琊镇。”

    “这么说,队长和凌师兄没事”

    “应该没事”许天海点头说道。

    “队长和我哥哥应该是在一个地方躲了起来,等到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再偷偷地回来。我和哥哥在逃亡的时候,经常一躲就是很多天的。”凌柔儿在一旁轻声说道。,目光护宗透露出对自己哥哥的信任。

    许家的驻地,许顶天的屋子里,许顶天坐在上首,许浩苍在下首坐着。

    “浩苍”如同一个雕像一般坐在那里的许顶天终于轻声问道:“你说麒儿和麟儿他们会不会和那八个先追他们的宗门弟子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许浩苍震惊地望着许顶天,惊愕了半天才道:“不会?”

    “我知道麒儿和麟儿的修为和那八个宗门修士相比就是蝼蚁,但是你不是说那个许紫烟会制符吗?会不会在她那里还保留着一些更高品质的符箓,在最后关头和对方同归于尽了?”

    “不会”许浩苍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昨天夜里的两个声音,一个是紫烟的,另一个却很陌生,不知道是谁的。反正不是咱们许家的弟子,如此说来,麒儿和麟儿他们几个根本就没有参加昨天的行动。”

    “那个人究竟是谁呢?竟然帮着紫烟潜入杨家和韩家,杀了杨龙和韩狮?”许顶天微微皱着眉头,突然眉毛一挑道:

    “麒儿和麟儿他们会不会已经在无尽森林内出了事情,如今只剩下了许紫烟一个人,昨夜的那个男子的声音,是她找到的帮手?”

    闻听许顶天的话,许浩苍初始一愣,继而陷入到沉思。他也不得不承认许顶天推测的有道理,于是两个人的情绪一下子便低沉了下去。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