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高手对高手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宝妈宝儿同学 。周y同学 ,83妮妮同学 ,《月〓月》同学 ,伤岳同学 ,香草茶同学 ,dve12同学的粉红票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

    “我是西垂镇海家的海阵,最近一直听说许家出了一个符阵大师,心中很是期待”

    话落,海阵掐出一个兰花指,在胸前一画,那十八个筑基期修士只是将手印在了各自身前的子阵中枢符箓上。那海阵的手指在胸前缓缓地划过,七百二十张符箓飘浮的速度骤然加剧,一片急速翻飞的符箓中间,是静立在飞剑之上的海阵,她依旧是那么沉静地虚立在许紫烟的对面,那只兰花指停在右耳边,微笑地第一百七十六章 高手对高手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的修为已经运至巅峰,心神完美地掌控着一百零八张符箓。但是神态却是愈加地放松,原本垂在体侧的两只手臂向侧方打开,周围的一百零八张符箓也骤然地加速旋转了起来。一百零八张符箓,错落有致。运行得极有韵律,却又偏偏速度奇快,让虚立在中间的许紫烟的身形渐渐地变得迷离起来,渐渐地变淡,恍若消失一般。

    海阵的眼中透露出对晚辈的赞赏,在她的心中许紫烟就是一个晚辈。修为不过是炼气期第四层,看年龄也应该是刚刚涉入阵道,怎么能够和自己沉.yin了数十年符阵的人相比。海阵停在右耳边的手猛然间翻动,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衣袂飘飘,尽显飘逸。那只右手突然一停,整只手臂如同蟒蛇一般绞动。只见整个符阵顿时翻涌,天空中云气四合,整个符阵和阵中的十九个人陡然消失。

    “昂~~”

    一声长鸣,那符阵化成了一条巨龙,蜿蜒着向着许紫烟扑来。

    许紫烟那迷离的身形更加地迷离,如同雾气一般在第一百七十六章 高手对高手消失,那一百零八张符箓陡然往内一收,释放出万道金光,化成了一把插天的巨剑,斩向了迎面扑来的巨龙。

    “锵~~”

    如同天地初开的轰鸣,金光四shè。那柄金sè巨剑被巨龙弹起,巨龙那庞大的龙头一甩,尾巴一摇,一式亢龙有悔,围绕着那柄金sè巨剑不停地盘绕,只是瞬间便将那柄巨剑缠绕在了中间。

    看到空中交战的双方。北地联盟占据了优势,那些北地的修士jīng神大震,目光俱都从空中转向了地面,望向了许家的弟子。

    许麟猛然转头,看到了对面的北地修士一双双兴奋的发红的眼睛,每一个人的身上都释放着凶厉之气。原本就已经被先前那暴力血腥的场面刺激得处于疯狂边缘的他们,再受到空中大战的催动,那一丝理智崩溃了。

    “小心”

    许麟爆喝了一声,惊醒了众人的同时,也似乎是给北地的修士发出了进攻的命令。一霎时,近千的修士向着许家弟子蜂拥而至,似乎每个人都对许家的弟子充满了滔天的恨意,那冒着冲天恨意的血红sè眼睛,和近千人释放出来的气势,让许家的那些前来援救许麒他们的弟子感到不寒而栗。许麟放声大叫道:

    “扔符箓,快啊”

    话落,便扬手将自己手中的五品符箓扔了出去。反应过来的许家弟子纷纷将手中的符箓释放了出去。这一次造成的杀伤力非常地巨大,一方面是这次扔出去的都是五品的符箓,另一方面是这次的北地修士完全激发了血液中的暴*因子,全然不顾那爆炸得符箓,疯狂地向着许家弟子冲了过去。

    就是还有一些清醒的修士。却也是身不由己。就是他们自己想停下来,但是前后左右上下的修士裹着,也停不下身形,控制不住地冲向了许家弟子。

    数十张五品的符箓在人群中轰然爆破,各种sè彩绚烂了天空。法力的震荡让整个大地颤抖,四处充斥着力量的宣泄。整个空中飘下了一片血雨,伴随着残肢碎肉,空气中都是血腥的味道。千名左右的修士霎时间就被轰杀了三百余人,可是,惨烈的场面并没有让众人清醒过来,仍然装若疯狂地冲破飞溅的血肉向着前方冲了过来。

    许麟此时身上已经没有了符箓,身上的那张九品符箓当初为了救许麒已经扔了出去。凌霄和许顶天摇晃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勉力地运起体内刚刚恢复的不多的真元,就要冲出去。耳边却听到许天狼大喝了一声:

    “放”

    只见八张符箓向着八个方向飞掠了出去,凌霄和扶着自己的凌柔儿对视了一眼,自然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许紫烟发给每人一张的九品顶级符箓。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也各有一张。八张九品符箓同时释放,其威能不用想都知道。凌霄和凌柔儿立刻抬起双手捂住了耳朵,同时许麒等扔出九品符箓的人也都抬起双手捂住了耳朵。只有那些从家族来的许家弟子仍然紧张地站在那里,目露恐惧地望着蜂拥而来的北地修士。

    “轰~~轰~~轰~~轰~~轰~~~”

    一片震天动地的轰鸣,整个琅琊镇都在颤抖。空间内各种灵力的力量在剧烈地肆虐,那些北地的修士完全被八张九品符箓释放出来的力量挤压,撕扯,蹂躏,凌迟……

    剧烈的轰鸣,让没有准备,没有捂住耳朵的许家弟子和许顶天,短时间内完全失聪,耳内全是嗡鸣。眼看着对面的北地修士被轰成了一团团血雾。待一切尘埃落定,地面上一片沉静。在许家弟子和北地修士之间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鸿沟,将两边的人隔在了两边。

    许顶天浑身颤抖着,透过站在前面弟子的肩膀向着对面望去,只见千余人的北地修士如今只剩下了不到二百人,正呆滞地站在那里,目光中没有恐惧,没有悲伤,没有愤怒,有的只是呆滞……

    “这……这……究竟是什么品级的符箓麒儿他们怎么会……怎么会有……难道是……”

    许顶天抬头望向了空中……

    在空中,那柄金sè的巨剑突然释放出万丈光芒。那万丈的光芒并不是真正的光,而是从那柄巨剑上,爆shè出万道金sè的丝线,说是丝线,只是在形容的它的小,实际上却是一柄柄细小的金剑。密集而充满爆破力地骤然向着四周爆shè,瞬间那条蜿蜒盘旋的巨龙就被刺得千疮百孔,昂然一声,翻滚着飞撞了出去。

    那万道金丝向着中间汇聚,又轰然一变,现出了一百零八张符箓起伏在许紫烟的身体周围。同时,那翻滚的巨龙也轰然消散,现出了一片符箓环绕,十八个筑基期修士仍然将手印在中枢符箓之上。在十八个筑基期修士的中间显露出海阵的身影,海阵的目光中仍然流露着赞赏,嘴角隐约闪现着微笑,依旧是那么的和煦。

    许紫烟的姿势也依旧没有改变,如同静止一般地站立在飞剑之上,双手依然向着两侧展开,神情依旧是那么的放松。

    许紫烟展开的双臂突然在胸前一合,双手合在一起猛然向着前方插去。继而十指向外展开。轰然之间,整个符阵变成了十柄金sè长剑,撕裂着空气,威猛地刺向了对方。

    那海阵不再是一只手背在身后。而是双腕**在一起,双手在胸前盘旋,顷刻之间,整个符阵又化成了一条巨龙,悍然地扑击了过来。

    一龙十剑再一次对撞在一起,之后轰然分开,那十柄巨剑突然改变了招式,不停变换地斩向了对面的巨龙,霎时间令人眼花缭乱。而那条巨龙也在空中蜿蜒盘旋,威猛而灵活地和那十柄金剑战在了一起。

    空中的那十柄巨剑无论怎样变换招式,加快速度,或是改变着轨迹,竟然都不能突破那条巨龙布下的防线。

    符阵中的许紫烟,双手在胸前一个盘旋,厉喝一声:

    “转”

    那十柄金剑突然在空中一顿,并排停在了空中,紧接着便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着,如同十个小旋风,向着空中那条巨龙绞杀过去。

    那条巨龙猛然伸出五只龙爪,瞬间便分别抓住了五把金剑,龙嘴一张,“咔嚓”一口咬住了一柄金剑,同时庞大的龙尾威猛地一甩。

    耳边只听到“咔嚓”之声不绝,那四柄金剑就被龙尾拍成了粉碎。五只龙爪一用力,爪中的金剑也化成了金粉,龙口一合,最后一柄金剑也灰飞湮灭。

    地面上,被九品符箓的威力惊呆的北地修士终于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的同门亲人化成了一团血肉,一双双眼睛变得赤红嗜血。一股悲愤从胸腔冲冲出,咆哮着冲向了许家弟子。

    空中两张符箓从许家弟子的头上飞掠了过去,那是凌霄和凌柔儿扔出的两张九品符箓。轰然爆破中,虽然没有先前那八张九品符箓齐爆的威势,但是仍然释放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威能。只是瞬间,便吞噬了近百条人命,这还是因为对方人数减少,不像刚才那样拥挤。比较分散的缘故。

    但是,这一切已经阻挡不了北地修士的疯狂。目前的结果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集结了北地所有的家族,合力绞杀许家区区数十人,结果竟然是自己一方几乎被屠杀干净。此时的每个北地修士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把眼前的这几十个许家弟子撕成碎片。

    望着疯狂冲杀过来的北地修士,每一个许家弟子都嗅到了危险,对方虽然死伤严重,但是仍然有一百多人,而自己一方,能够还有战力的似乎只剩下了三十几人……

    第一更送到粉红票那啥的……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