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一种精神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无聊的草同学 。星箩同学 ,njyf同学 ,libb同学 ,z7786同学 ,书友n263396eeUANv同学的粉红票

    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

    冲天的刀势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着力之处。许紫烟心中一凛,急忙收回刀势,控制着符箓巨人的身形迅疾地向着后方倒退。

    “嘭~~”

    符箓巨人的肩头处传来一阵剧烈地冲撞,硕大的软鞭毫无征兆地弹在许紫烟控制的那个符箓巨人的肩膀上。符箓巨人的身体再一次飞了出去,符阵中许紫烟喷洒了一串无奈的血线。

    模糊的身影逐渐凝实,散而复聚的海阵控制的符箓巨人的第一百八十章 一种jīng神身形出现在许紫烟刚才站立的地方,那符箓巨人的脸上诡异地露出宛如和煦的笑容,手中的软鞭如同一条金龙,威武地怒视着被轰飞在空中的许紫烟。

    脸上的笑容一僵,因为海阵看到了本来横飞在空中的那个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突然一个盘旋,不但止住了下落的狼狈身形,而且还向空中拔起了两米,神态飘逸潇洒,好像刚才在空中吐血的根本不是她,哪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银河倒挂”

    身在空中的许紫烟。一声长啸,如同流星一样坠向海阵,刀光如瀑布一般,划过天际,轰隆隆地砸向海阵的头上。

    “轰~~”

    大地一片狼藉,四处尘土飞扬。海阵的符箓巨人仍然是毫无征兆地在原地分解消失了,许紫烟一落地,便双手握着长刀,双目jǐng惕地向四周望去。

    “嘭~~”

    身后一股大力传来,海阵运足符箓法力的一拳轰击在许紫烟符箓巨人的后心上。

    鲜血狂喷,就连许紫烟身后的海阵都听到了鲜血从口中**而出的声音,许紫烟控制的符第一百八十章 一种jīng神箓巨人的身体如断翅的飞鸟一样,向着远处栽去。

    “哈~~哈~~哈~~”

    海阵仰天长笑,心道:

    “天才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中呵呵,踩死天才的感觉真是不错”

    想到这里,心中豪气顿生,身形一跃,冲出了符阵,站在了符箓巨人的头顶,挥了挥衣袖,掸了掸身上的尘土,仰首望着天空,摆出一脸萧索,口中清啸道:

    “独阵问天高手处,求一败,不得志。寂寞”

    琅琊药店,后院屋中盘膝而坐的琅琊,面部表情虽没有变化,眼中却尽是笑意,浑身在微微地颤抖。

    “破天斩”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清喝,海阵一怔,只觉一道凌厉的刀芒劈了过来,心神一紧,身体立刻隐入符阵之中。那符箓巨人的身体便被劈飞。海阵在空中定睛一看,劈飞她的正是她以为必死的许紫烟。胸部一阵翻涌,一口鲜血便喷了出去。

    一直占尽上风的海阵,见到自己竟然被许紫烟劈中了自己,而自己刚才还在仰天高呼高手寂寞,虽然她已经及时地隐入了符阵之中,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可是心里却是愤怒到了极点。

    “破天斩”

    许紫烟控制着符箓巨人,跨步纵身,如同从云端迈来,一刀迎面劈来。

    “我让你斩”

    海阵迅速地晃过了迎面而来刀锋,一拳打在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的左脸上,许紫烟便如流星坠地般飞了出去。

    身体一跃。再一次从地上站起,长刀毫不停顿地又劈了过来。

    “破天斩”

    “去死”

    海阵的符箓巨人又是一拳打在许紫烟的符箓巨人的右脸上,许紫烟又一次毫无悬念地飞了出去。

    “我斩”

    许紫烟如同不死战神般地又一次站了起来,好不犹豫地又是一刀劈出。

    “斩你妈个头”

    海阵愤怒地爆了粗口,心中憋屈之极,心道:“这小子螳螂命吗?怎么干打不死”一拳轰在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的面门上。

    许紫烟从摔倒的地上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然后盯着海阵大喝一声:

    “我再斩”

    “嘭~~”

    许紫烟飞了出去。

    “我还斩”

    “嘭~~”

    许紫烟又飞了出去。海阵控制着符箓巨人也跟着许紫烟飞去的方向纵身追去,口中气急高喝:

    “我——再——让——你——斩”

    手中的软鞭向着许紫烟符箓巨人手中的长刀缠绕而去,左手大力握拳,运足符阵的法力向着许紫烟的符箓巨人的面门轰去。

    “我——就——斩”

    许紫烟瞪着赤红的眼睛,倔强地盯着对面,双手握着长刀拼命地斩向了海阵。

    地面上的战斗早已经停止,许麟和许天狼也早已经完全清醒,修为各自突破到了后期巅峰。被两个符箓巨人从天上打到地上,又从地上打到天上的威势所震撼,剩下的许家弟子和北地修士,早已经分成了两个方向远远地避开。目光紧张地望着两个擎天立地般的巨人在那里争斗。

    许紫烟的每一次倒地,都让许家弟子心中一痛。

    许紫烟的每一次受伤,都让许家弟子心脏一抽。

    许紫烟的每一次爬起,都让许家弟子双拳紧握。

    许紫烟的每一次倔强,都让许家弟子赤红了双眸。

    许紫烟的每一次坚持,都让许家弟子热血沸腾。

    许紫烟的每一次拼搏,都让许家弟子热泪盈眶。

    一种jīng神在许家弟子的心中扎根,发芽。那是一种不屈,一种昂然面对一切的jīng神,这一刻,就从这一刻,许紫烟的身影深深地烙印在许家在场的每一个人的灵魂中。就是那许顶天的双目中也露出了复杂的神sè。目光中有赞叹,也有有种说不清的情绪。在他的心里,多么希望现在和海阵相斗的是自己的孙子许麒啊

    此时的许紫烟心里很不甘,自从她修炼以来,从来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让别人尽情地这么蹂躏自己。心中的憋屈,疯狂可想而知。仗着自己能够迅速恢复的能力,现在的许紫烟完全是一种拼命的打法。她心里想的是,就算我打不死你,也要把你累死。

    她这里觉得憋屈,可是海阵那里更觉得憋屈。要知道许紫烟只是一个人,而且只是炼气期第四层的修为,她这里可是一个炼气期第十二层和十八个筑基期的修士在合力布阵。明明眼前的许紫烟不是她的对手,可是却像一个打不死的螳螂一样,反复地拿着把破刀劈向自己。看着她一次次被自己轰飞,又一次次地站了起来,抡着那把破刀扑向自己,海阵的神经都快崩溃了。

    硕大的软鞭如灵蛇般缠到了许紫烟手上的长刀上,同时海阵的左拳也轰击在许紫烟那符箓巨人的面门上。地面上的许家弟子整齐地一甩头,如同那一拳轰击在他们的脸上,望向许紫烟的身影,目光就是一痛。

    “嗖”

    长刀被海阵手中的软鞭甩了出去,半空中化成了两张符箓悄无声息地粉碎。

    海阵那符箓巨人的身形瞬即地追上了空中的许紫烟。一脚踹向了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的胸口。许紫烟控制着符箓巨人奋起一拳,迎向了海阵踹过来的大脚。

    “轰”的一声,许紫烟狠狠地被砸进了地面。海阵控制着符箓巨人从空中落下,双脚狠狠地跺在地上,巨大的力量向着许紫烟延伸而去。

    “轰”

    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被海阵跺向地面的法力反弹向了空中,海阵一扬手中的软鞭,向着空中的许紫烟激shè而至,瞬间那条软鞭就急剧地延长,将许紫烟的符箓巨人捆了起来。

    海阵身在符阵之内,右脚一跺,那符箓巨人同时右脚狠狠地一蹬大地。身形如同一枝离弦的利箭般shè向了空中的许紫烟,双手握拳,如同猛虎扑食般,狠狠地砸向了还在半空中的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

    “轰~~”

    许紫烟被狠狠地砸飞了出去,符箓巨人的身体撞在了街道旁边的墙上,压倒了成片的墙体,轰塌了无数的房屋,之后被躺在了倒塌的房屋之中。

    海阵控制着符箓巨人停下了身形,站在了倒塌的房屋外面的街道上,望着许紫烟那不动的符箓巨人,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是她经历过的最艰苦,也是最无奈的一场战斗。打不死的许紫烟让她感到很疲惫,哪怕是她加上十八个筑基期的修士联手摆下的符阵也让她打得很吃力,心中也有着要崩溃的感觉。

    “她有没有死?应该是死了”

    海阵双目紧盯着那个符箓巨人,心里竟然有了一种害怕的感觉。害怕那符箓巨人再一次从地上站起来,许紫烟甩了甩头,想要把这种想法甩掉,可是脑海中总是不停地闪现着许紫烟一次次生龙活虎地从地上跃起,不死的身影。

    躺在在废墟里的许紫烟当然没有死,不过这次受到的伤却是很严重,那毕竟是凝聚了一个巨大符阵的全力一击,虽然许紫烟也同样地布设着符阵。

    许紫烟一动不动地躺在符箓巨人之内,身下压着倒塌下来的屋顶。丹田内的生命之气不断地涌入经脉,修复着许紫烟的身体。可是从丹田内流出的生命之气已经不如开始那样蓬勃了,要比原来弱了不少。许紫烟感觉到丹田之内一阵阵绞痛,她不知道的是,因为她今天和海阵一拼,频繁地受伤,丹田之内的白sè的生命之气始终在她的经脉中运行,和海阵相拼的过程中,消耗地太过厉害。

    如今丹田内那在空间之上不停地地旋转的太极图,在释放白sè的圣洁的生命之气的时候,同时也分解出了相同等量的黑sè的具有毁灭之力的气体。因为许紫烟一直需要白sè的生命之气,所以那些黑sè的毁灭之气都堆积在许紫烟丹田内的那个一亩空间之内。此时已经被压缩的不能再压缩了,整个空间里都是那黑sè的毁灭之气,白sè的生命之气已经被挤压的释放不出来了,眼看着丹田有着被撑崩溃的迹象……

    *

    中午的加更按时传上来了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