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沉睡之城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jj小金大人同学 ,dve12同学 ,岁寒芯同学的粉红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万分感谢唐唐8719同学的打赏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

    “谁?谁的命令?”许浩量jīng光爆shè地盯着寒着一张脸的凌霄。

    “是队长的命令,你也一样要遵从”凌霄仍然寒着一张脸,无视许浩量的目光。

    “是啊,九叔我们快走,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免得给队长添麻烦”旁边的许麒微皱着眉头焦急地说道。

    “这……”

    许浩量吃惊地望着众人,见到众人都是一样坚定的表情,心中不禁有些恍惚:

    “那个许紫烟真地有那么大的能量,令他们如此信第一百八十三章 沉睡之城服吗不跳字。

    “父亲,快走”许天狼轻轻一带许浩量的衣袖催促道。

    许浩量正恍惚间,只听到空中一片御剑破空之声,二百多条身影急速飞来。

    “是追入无尽森林中的宗门弟子”许浩量霍然而惊,惊恐地喊道。

    许紫烟心中也是一惊,望向空中翻飞的宗门弟子,目光之中充满了恐惧。她是真的再没有能力去和宗门弟子相抗,就是自己一个逃走,也几乎成为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空中的二百余条身影同时也发现了地面上的众人,自然也认出了许家的弟子,一片呼喝之声,御剑冲向了许家弟子。

    地面上,许家弟子和北地修士一片寂静,空间只闻飞剑破空的声音。许紫烟双手猛然翻动,就要引爆那两张九品顶级符箓,就在这时,一丝琴声却突兀地传来……

    琅琊药店所在的整条街上,行人仍然络绎不绝,他们也知道在琅琊镇内发生着修士之间的大火拼,但是这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琅琊镇非常的巨大,那里的战斗根本就影响不到他们。

    在琅琊第一百八十三章 沉睡之城药店后院的一座小楼里。悠扬的琴声从小楼里传了出来,犹如涟漪般向着四周荡漾着,虽然琅琊镇非常的巨大,巨大的难以想像,但是那悠扬的琴声仍然在向着整个琅琊镇蔓延,渐渐地笼罩了整个琅琊镇。

    许家的弟子都恐惧地望着天空中御剑冲来的宗门弟子,许紫烟双手翻飞就要引爆那两张九品顶级符箓,北地的修士则退到了一边,天空中呼啸着御剑冲击的声音,眼看着就要冲到了许紫烟等人的头上,就在这时,耳边就听到了悠扬的琴声……

    瞬间,所有的人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保持着原有的姿势,进入到深度睡眠当中。就连那御剑在空中的宗门弟子,也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停止在空中。这一刻,仿佛时间和空间都进入了永恒。

    琴声在空中向着远处荡漾,一圈圈涟漪不断地向着四处扩散。

    站在琅琊药店街口,向着遥远的修士火拼地点看热闹的人们,仰望天空,看着远处不时升起一片绚烂sè彩,如同礼花一般的天空。突然耳边琴声掠过,他们便保持着仰望的姿势沉睡了,就连他们脸上的各种表情都没有改变,如同一个个生动地雕像矗立在那里。

    琴声飘过一家酒楼,推杯换盏的众人突然停止了动作,陷入到沉睡之中。一个年轻俊美的书生刚把一杯酒倒入口中,便沉睡了过去,口中的酒液还没有来得及下咽,便顺着嘴角“咕咕”地往外流着。而另一边一个粗豪的大汉正夹起一筷子面条举在空中,还没有来得及送到嘴里,便停在了那里,一根根面条从筷子上滑落,“啪嗒,啪嗒”地掉落在桌子上。

    琴声掠过一家ji院,莺歌燕舞嘎然而止,巧笑嫣然,万种风情依然停留在女子的脸上,一双双男xìng的手还停留在粉臀**上。

    街角转角处,一只狗正在对着一只猫狂吠着,那只猫浑身猫毛如同刺猬般炸起,不甘示弱地盯着对面的狗尖叫着。然后就如标本般僵立在街角。

    随着琴声的扩散,整个琅琊镇里的人都保持着不同的姿势进入到沉睡之中,整个琅琊镇变成了一座沉睡之城。

    琴声停了,余韵仍然在琅琊镇的升空盘旋,缭绕。

    盘膝坐在小楼里的琅琊的嘴角掠过了一丝笑容,食指在琴弦上轻勾,一个爆破音在琅琊内力的控制下,形成一个音束shè向了站在一片废墟上的许紫烟。

    许紫烟的灵魂一阵波动,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急忙向空中看去,却被眼前怪异的情景吓了一跳。

    只见距离自己很近的天空中,二百多人正御剑冲向了自己,每个人都双目兴奋地盯着自己这些许家之人,似乎会随时衣袂一飘,扑向自己。

    许紫烟急忙双手一扬,就要引爆那两张九品顶级符箓,但是瞬间她的双手就停住了。双目紧盯着空中的宗门弟子,一脸的诧异。过了很久,空中的宗门弟子仍然保持着那个御剑急冲的姿势紧盯着许紫烟。

    许紫烟终于发现了情况好像有些不对,此时的那些空中的宗门弟子如被人点了穴道一样僵硬地虚立在空中。转头四顾了一下,发现周围的所有人都处于僵立状态。

    可是许紫烟仍然没有放松心中的jǐng惕,端着防守的架势,随时就会引爆那两张九品顶级符箓的姿态,冲着空中的宗门弟子喊了一嗓子:

    “嗨”

    没见到空中的宗门弟子有反应。

    “嗨,嗨~~”

    仍然没有见到空中的宗门弟子有反应。

    许紫烟寻思了一下,试探着伸出一只手,冲着空中的宗门弟子摆了摆,大声喊道:

    “嗨,你们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不跳字。

    “嗤~~”

    空中好似传来了一声轻笑。

    “谁?”

    许紫烟急忙将手护在身前,四处张望着,可是四周除了那些静立的修士,再也看不到半点人影。许紫烟终于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同寻常了,因为现在的四周太静了。静得没有一丝声音,好像整个琅琊镇变成了一座死城。

    “谁?出来”

    许紫烟高声喊道,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震荡,响起一片回音。

    “谁?出来~~出来~~出来~~”

    许紫烟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目光机jǐng地向四周搜寻着。四周是一片废墟,哪里还有一个活动的身影?四处都是一个个如同雕像一般的修士。突然空中传来了一个沧桑的声音:

    “丫头,随着琴声过来”

    话落,一阵悠扬的琴声便传了过来。

    许紫烟心中不由一震,向着四周望了望,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迈步随着琴声走去。顺着琴声来到了琅琊药店,径直地穿过店铺,来到了一座小楼的跟前。那琴声正是从小楼内传了出来。许紫烟刚一走到楼下,那悠扬的琴声便停了下来。

    许紫烟向着小楼深鞠了一躬,恭声说道:

    “请问小楼里是哪位前辈,晚辈许紫烟这厢有礼”

    “呵呵,进来”小楼里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许紫烟没有丝毫犹豫,举步走向小楼。因为她知道,凭着小楼里那位的实力,若想对自己不利,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是不知道许紫烟若是知道小楼里的那位就是她听说的那只黑sè大手臂变化而来的,她还有没有这么镇定自如,会不会马上落荒而逃。

    走进了小楼,顺着楼梯走上二楼,许紫烟神情一愣。原本听到那苍老的声音,许紫烟以为小楼里会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没想到却是一个英挺的中年人。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如星辰般闪亮,在眉宇之间有一个暗红sè的胎记,形状如同一缕火焰。

    此时的琅琊正盘膝坐在床上,一个古琴横放在膝上,抬眼看了一下走上楼来的许紫烟,指了指面前的一把椅子说道:

    “坐”

    许紫烟被琅琊的目光这么一扫,心里便有一种被人透视的感觉,透体生出一阵冰凉。

    许紫烟按捺住心中的慌乱,向着琅琊鞠了一躬,然后乖乖地走到椅子跟前,坐了下去。

    “本尊琅琊”琅琊望着许紫烟,目光闪过一丝企盼。

    “见过琅琊前辈”许紫烟急忙起身,躬身说道。

    “坐下”琅琊的目光恢复了平静。

    许紫烟急忙依声坐回椅子上。

    “本尊当年得好友传授一曲,小友可愿聆听?”琅琊望着许紫烟,目光中现出一丝追忆。

    “这是晚辈的荣幸”许紫烟恭声应道。

    琅琊不再言语,手指轻轻地在琴弦上波动着。琴声袅袅地在房间里回荡着,这次琅琊并没有在琴声中注入内力,只是单纯地拨动着琴弦。即使是这样,也让许紫烟听得昏昏yù睡,若不是害怕自己睡着了,激怒了面前的琅琊,许紫烟恐怕早已进入到梦乡之中。

    许紫烟正全力地调动自己的灵魂之力,抵抗者渗入灵魂深处的睡意。浑浑噩噩中感觉到琴声有一些熟悉,突然心中一jǐng,刚才自己在外面看到宗门弟子御剑而来的时候,好像听到过这个琴声。

    “他是谁?外面的那些人都是他制住的吗?他是怎么制住的如此多的人?我怎么没有发现?难道我刚才也被他制住了吗?可是我并没有发现有人攻击我啊只是听到过一缕琴声,难道仅凭琴声就可以制敌吗不跳字。

    许紫烟的心里说不出的震惊,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浮上心头。

    琴声袅袅散去,屋内渐渐地恢复寂静,琅琊的目光如电般shè了过来……

    *

    中午加更到。

    我的码字速度太慢了,才坚持了两天就累得不行了白天工作都没有jīng神了不过,我会坚持完成我的诺言的请各位战友放心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