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尘世间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大音无声?”

    许紫烟的心中一跳。脑海中好似扑捉到了什么,又好似无迹可寻。

    看到许紫烟迷惑的样子,琅琊缓缓地说道:

    “不要强求,以你现在的境界,强求有害无益。”

    许紫烟慎重地点了点头,将琴放置在桌上,站起身形,向着琅琊深施一礼,恭敬地说道:

    “多谢前辈”

    琅琊轻轻地摇了摇头,有些感慨地说道:

    “不用,吾将灭魂引传授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罢了”

    “前辈……”

    许紫烟表情踌躇地站在那里,一副想说又不知道该不该说的表情。看到许紫烟踌躇的表情,琅琊有些不耐,温怒地说道:

    “有话就说,为第一百八十五章 尘世间何婆婆妈**?”

    许紫烟被琅琊的话说得满脸通红,向着琅琊深施一礼说道:

    “不知前辈可习得另一首琴曲《龙凤鸣》?”

    “没有”琅琊摇了一下头,接着说道:“那首琴曲的功用是使人心神宁静和辅助别人,使别人在战斗中增幅功力的没有丝毫的毁灭之力,我学它做什么?”

    许紫烟在心里偷偷地汗了一把,心道:“这琅琊前辈可是真够暴力的。没有毁灭之力的功法根本不屑去学”

    琅琊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许紫烟,冷声说道:

    “丫头本尊有一件事要你去做,你可愿意?”

    许紫烟闻听一愣,心说你老的功力已经凌绝天下,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可是又不敢说出来,急忙躬身一礼说道:

    “前辈有事请尽管吩咐,晚辈一定尽力,万死不辞”

    “本尊要你去一趟无尽森林,替本尊寻一株安魂草”

    “安魂草?”许紫烟心中一愣,心道怎么这么巧?

    看到许紫烟在那里发愣不说话,琅琊心中微微有些不悦,若不是那天听到了许紫烟要买的那第一百八十五章 尘世间八味草药,心里猜测许紫烟身上很可能有安魂草,琅琊恐怕会忍不住一巴掌拍过去,就是这样,看到许紫烟在那里不出声,琅琊也忍不住怒哼一声:

    “哼,你可是不愿?”

    听到琅琊微怒的冷哼,感觉到了琅琊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势,虽然琅琊只是随意地释放出一点点的威势,可是却让许紫烟浑身的肌肉一阵紧缩,遍体生寒,急忙躬身说道:

    “晚辈就是刚从无尽森林中出来的,不是不愿意去,而是……”

    “而是什么?”琅琊微微皱起了双眉,眉心的火焰又是一阵跳动。

    “而是晚辈的身上就有安魂草”许紫烟边说着,边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个玉瓶。双手递给了琅琊。

    琅琊并没有言语,而是抬手一招,许紫烟手中的那个玉瓶便飞到了琅琊手中,饶是琅琊这般人物,双目之中也闪过了一丝激动。打开玉瓶一看,果然在玉瓶之中装着一株安魂草,小心翼翼地将玉瓶盖上,然后收了起来。然后对许紫烟点了点头,温和地说道“

    “去本尊还有要事去做,以后你我也很难再见。你的同伴我会释放他们,你的那些敌人我也顺手把他们解决了”

    话落,琅琊双手在身前画了一个圈,在琅琊和许紫烟之间便多出了一个水幕。然后琅琊伸手一招,放在桌子上的那把古琴便凌空飞到了琅琊的膝上。琅琊伸出食指在琴弦上轻轻一弹,一道音束穿窗而出,向着镇西而去。

    在那道水幕之上,场景迅速地切换到了许紫烟刚才离开的战场,北地修士和空中的宗门弟子仍然如同雕像一般呆立在那里。一道音束带着肉眼难辨的速度,但是却是肉眼能够看到空间急速划过的波纹,冲到了他们的面前,掠过了北地的修士和空中宗门弟子的身上。只是掠过的瞬间。那些人就化成了一堆齑粉。

    小楼内的琅琊又是伸出拇指一拨琴弦,一道音束再一次穿向了镇西,这次那道音束来到了许家弟子的头顶上空,突然向着四周荡漾了起来,一片天籁之音洒落,在水幕中,许紫烟清晰地看到那些沉睡的许家弟子行了过来。

    看到了这一幕,许紫烟向着琅琊深施一礼,恭声说道:

    “多谢前辈”

    许紫烟真诚地感激道。不过在抬起头的一霎那,神sè犹豫了一下,最终在心里还是有些不忍,不知道整个琅琊镇内的人,他们的结局会是怎么样整个琅琊镇里住着几百万人,如果就这样都死了,许紫烟总觉得自己会有一个心结。于是轻声问道:

    “前辈,那些琅琊镇内的百姓……?”

    “七个昼夜之后,他们自然会醒,本尊还不屑于杀那些蝼蚁”说道这里,琅琊的脸sè一沉,望着许紫烟,冷声说道:

    “若不是你的修为太低,解决不了那些麻烦,就连那些蝼蚁我也懒得动手”

    许紫烟满脸通红,自然是知道琅琊指的是刚才被他的音束杀掉的那些宗门弟子和北地修士。尴尬地望着琅琊,最终只有深施了一礼,弱弱地说道:

    “晚辈告辞了。”

    说完,挺起身形,转身走出门外,下了楼。来到了小楼的外面。

    许紫烟离开了小楼,从一个个如同雕像的人群中走过,整个琅琊镇寂静无声,就算是许紫烟知道这些都是琅琊弹奏的一曲造成的结果,而且七个昼夜之后就会醒来,但是,一阵阵寒意仍然掠过皮肤,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只见琅琊药店的外面一个个人,一样地仰首望向天空,一样地满脸惊骇,一样地僵立不动,如同一座座雕塑。

    许紫烟机械地从如同一座座雕像的中间穿过,茫然地走在大街上。周围一片寂静,只闻许紫烟一人“塔塔”的脚步声。满眼尽是如同雕像般的人们。或立,或行,或蹲,或坐,或张口大笑,或满面思索,或洋洋得意,或满面悲痛,或面含讥讽,或满脸谄媚。千姿百态,栩栩如生。

    一个二层小楼下,一个俊美的青年,脚下横躺着一个竹竿,似乎是刚从楼上掉下来的,他正抬头sè迷迷的向上望去,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二楼的窗户处,一个美娇娘正探出半个身子在收衣服,望着楼下俊美的青年羞红了脸。这一幕定在那里,仿佛永恒。

    许紫烟突然他停下了脚步。脑海中闪过他这一路上见到的陷入到沉睡中的人们的表情。

    从孩童到老者,从贫穷到富有,人间百态不断地在许紫烟的脑海中闪现。

    此时,大街上的众人都陷入到沉睡之中。内心深处的情感在清醒的的时候,有所顾忌,不敢表露出来,可是此时在沉睡之中却完全地释放了出来。空间弥漫着各种情绪,相互交杂在一起。

    这种数百万人的情绪在琅琊镇的空间里波动,激荡。许紫烟此时的脑海中一片空灵,敏锐地扑捉到了这个空间的波动。

    许紫烟缓缓地走在大街上,灵魂扫过一张张千姿百态的面容。默默地感受着空间波动的情绪。灵魂深处,在不断地感悟着。

    一张张从襁褓中的婴儿到白发老者的面容,成千上万地涌入了许紫烟的灵魂之中,人生中各个阶段,人世间各个层次的面容不断地,来回反复地在许紫烟的灵魂中播放着。好似一瞬间,已经轮回了几世一般。

    许紫烟的灵魂融入到了空间中数百万波动激荡的情绪之中,一霎时,各种情绪纷至沓来,不断地冲击着许紫烟的灵魂。

    许紫烟突然放声大笑,又突然痛哭流涕,完全陷入到了万千人生的情绪之中。

    一会儿喜

    一会儿怒

    一会儿哀

    一会儿惧

    一会儿忧

    一会儿思

    一会儿爱

    一会儿恶

    一会儿yù

    一会儿悲

    一会儿恐

    一会儿惊

    喜,怒,哀,惧,忧,思,爱,恶,yù,悲,恐,惊,轮回反复地在许紫烟的灵魂中激荡,这让许紫烟完全失控。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许紫烟就会彻底迷失在这情绪的海洋中,灵魂就会被这汹涌的情绪大cháo完全绞碎。或者灵魂再迷失在万千面孔之中,许紫烟就会变成一个行尸走肉,与死人无异。

    自从上次许紫烟的丹田发生了变化,许紫烟虽然还不知道,但是那里出现的空间,虽然只有一亩大小,但是确实是一个灵气极其浓厚之处。那里仿佛对一切都有着足够的吸引力一般,此时许紫烟的灵魂在潜意识中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便向着那一亩空间沉了下去。 同时,数以万记的各种面孔随着灵魂向着丹田中的那一亩空间汇聚,各种情绪也被灵魂吸引着向着丹田中的那一亩空间汇聚。

    “轰~~”

    灵魂终于沉入到了那一亩空间内,因为灵魂是在本能的情况下沉入那个一亩空间寻求帮助的,所以,一进入那丹田中的一亩空间,便立刻吸取着空间内的浓郁的灵力,滋补着自己受损的灵魂。

    但是就因为是这样,灵魂的进入丹田的速度太快,吸取灵力的速度也过猛,便引起了灵魂的剧烈的震动。巨大的灵魂之力以汇聚点为中心,由内向外向着周围震荡而去。

    “噗~~”

    *

    第三更到理直气壮要月票嘿嘿……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