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丢人啊!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始终如 1ゝ同学的打赏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

    几个年轻的少年弟子。正轻盈地从地上纵起,身形在空中之时,还不忘偷偷地瞥向许紫烟。却不妨正好许紫烟的目光望过来,被许紫烟那明亮清澈的眸子一瞅,心中一惊,“噗通噗通”地从空中掉了下来。

    许紫烟促狭地继续望着那几个少年,看着他们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爬起来,又装模作样地在那里修炼,直到他们最后将后背朝向了自己。许紫烟好笑地摇了摇头,刚想要离开,却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紫烟妹妹,你不修炼吗不跳字。

    许紫烟闻声抬头,只见许麒,许麟和许天狼正结伴第二百零二章 丢人啊!走了过来。三个人脸上还流着汗水,正朝着许紫烟走来,刚才那句温和的问话,正是走在中间的许麒发出的。三个人还没有走到许紫烟的身前,剧烈运动之后的一股浓厚的男子气息就扑面而来。

    许紫烟望着如今走在一起的三个人,心中不禁感慨。想当初,自己刚刚进入许家的时候,那许天狼和许麒兄弟还十分地不合。各有一方势力,相互争斗不休。如今,经历了那场残酷的逃亡之后,似乎他们之间的隔阂少了很多。虽然还没有达到亲密的程度,但是最起码已经不再敌对,能够走到一起了。

    许麟从对面向着许紫烟走来,越是靠近许紫烟,一颗心越是“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他在心里知道自己和许紫烟之间是没有希望的,血缘的关系让他们两个完全失去了可能。而且这些rì子一来,许麟觉得自己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这件事情了,可是,没有想到,一旦看到许紫烟那绝世容颜,想起许紫烟过往的一切,许麟仍然是怦然心动。

    许麒已经走到了许紫烟的身前,今天他也第二百零二章 丢人啊!看到了许紫烟。他发现许紫烟就一直站在广场上的一角,反复看着自己的两只手。他自然是不知道许紫烟在那里修炼着控制之力,在她的两手之间有着一条微型的法术水龙。只道许紫烟有什么为难之处,便与许麟和许天狼一起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紫烟妹妹,是不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可以去问父亲啊。”

    旁边的许天狼眼神一动,释放出一种想要战斗的冲动,看样子他刚才和许麟打得还不过瘾,应该是许麟害怕伤到许天狼的自尊,并没有使出全力。许麟站在两个人的身后,朝着许紫烟略微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

    许紫烟也微笑着朝着三个人点了点头。夏rì的阳光洒落在三个少年的身上,每个人都汗透衣衫,衣服紧贴在肌肤上,透露出里面刚健的体魄。朝气,阳刚,充分地展现在许紫烟的面前。许紫烟的嘴角无意识地咧了咧,心中暗道:

    “我这是怎么啦?为什么注意他们这些啊?呸真的是早上大补汤喝多了”

    许麒仍然是一片温和的模样,许天狼依旧是冷酷凶厉的神态,只有那许麟的气质有了一些变化,在原有的彪悍中带着一些沉稳,和一丝忧郁。虽然面貌还是一个少年的模样,可是经历过一番感情的煎熬,就算如今已经勉强从里面走了出来,但是心境的成熟,让他的气质有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

    “他变得沧桑了一些”许紫烟的心中有些无奈。

    “她变得愈加地美了”许麟的心中有些酸楚。

    此时,远处的许浩然也向着这边望了过来,他没法不关注这四个人。这四个人可是他们许家的jīng英,是他们许家的未来。看到如今家族中年轻一代中最强的四个人,能够和睦地相处,令他老怀大慰,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许紫烟听到了许麒的问话。微微摇了摇头,刚想要说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鼻子下面发凉,似乎有着液体流了下来。急忙抬手一抹,竟然抹了一手鲜血。

    “这……”

    被父母害死了

    那四碗大补汤还真是药力够猛原本许紫烟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燥热,想要离开,回去配点药化解一下。但是,如今却当着三个少年的面流鼻血,哦那边的族长也在向这边张望着。这事……,总不能解释自己早上喝大补汤喝多了?丢人啊

    许紫烟尴尬地举着手,鼻子仍然在流血,已经流过了嘴巴。对面的许麟忽然紧张地叫到:

    “紫烟妹妹,你流鼻血了”

    许紫烟无力地翻了一个白眼,心道:“你喊什么喊?生怕知道的人少吗不跳字。

    许天狼在一旁急声说道:“紫烟妹妹,赶紧把头仰起来”

    许紫烟意外地看了一眼许天狼,听话地仰起了头。天空一片鱼鳞般的云彩,舒卷传动,犹如漫天飞龙。微风轻抚,飞禽掠过,不留下丝毫的踪迹。一朵云,两朵云,三朵云……

    许紫烟正无语地用仰望苍天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便感觉到一块软软的东西堵在了自己的鼻孔里,急忙抬手按住,原来是一块手帕,还带着淡淡的清香。略微低头一看,原来是许玫和许岚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过来,此时那许岚的手正按在那块手帕上。

    血是止住了,可是这人是丢大了自己不仅在三个少年的面前流鼻血。而且还让许岚和许玫看到了。三个少男,倒是粗心,没有想那么多,此时正一脸关切地望着自己。那许岚和许玫相互对视了一眼,便一脸坏笑地望着许紫烟。

    许玫突然靠上前来,将嘴巴凑近了许紫烟的耳朵,小声地说道:“紫烟姐姐,没有想到你看见三位哥哥会流鼻血你和他们是至亲,是只能看不能吃的嘿嘿嘿……”

    许紫烟伸出一只手,拧住许玫的腰,咬牙切齿地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

    “死丫头,你再胡说,我就拧你的咪*咪。”

    “哈哈哈……”许玫娇笑着跳了开去。

    许紫烟用手帕将脸上的鼻血擦净,心中很是郁闷。许麒,许麟和许天狼看着许岚和许玫在那里娇笑成一团,心中很是不解。紫烟流鼻血也很好笑吗?想到这里,三个人狠狠地瞪了许玫和许岚一眼。那许玫和许岚便吐了一下舌头,将脸板了起来,可是那眼睛里却尽是笑意。

    许紫烟也狠狠地瞪着她们两个,心中发狠地想道:“你们两个就笑,别让我抓住你们两个的把柄,否则,嘿嘿……”

    许紫烟是没有心思再呆在这里了。刚想要向面前的几个人告辞离开,便见到一群人向着自己这边走来。目光一扫,都是一些自己的长辈,修为也都在炼气期第十层以上,甚至有几个炼气期第十一层的弟子。

    这些人也算作许家上一代的jīng英,一是他们还没有达到炼气期第十二层的修为,二是他们也不是许家的嫡系,所以虽然修为达到了炼气期第十一层,却仍然留在了内堂,而没有成为家族的长老。如果他们达到了炼气期第十二层,就算不是嫡系。也会被家族列为长老,请到长老院中修行,去突破那最后的管卡,冲击筑基期。

    那么,这些人朝着许紫烟等人走来是干什么?不错他们就是来找茬的。这些人都是常年闭关修行的人,而且也没有参加琅琊镇之战。他们对于许紫烟的印象,只是族长许浩然在那次通幽谷后以为许紫烟已经死掉的讲话,再就是那次在擂台之上战败扬玲珑的那一战。

    但是,他们这些高出许紫烟一辈的人并没有把许紫烟放在眼里。

    偶像?

    那是年轻一辈弟子的事,与他们无关。他们也不会给许紫烟多少关注,在他们的心里,觉得许紫烟想要超过他们,还需要几十年。嗯最少也要十几年。到那时,说不定自己等人都已经进入长老院里开始冲击筑基期了说不定已经成为筑基期修士了

    但是,为了迎战中都城大比,他们都出关之后,却发现那许紫烟的人气更高了。不仅仅是那些年轻一代的人都对许紫烟表示出了臣服,就连一些炼气期第十层以上的老一辈弟子也对许紫烟十分地钦佩,望向许紫烟的眼神隐隐地透露着见到强者的神情,这些人自然是参加过琅琊镇之战,知道许紫烟真正修为的那些人。

    但是,那些没有参加过琅琊镇之战的人不知道啊他们在惊诧那些人态度的同时,也对许紫烟不忿了起来。要知道,在他们的心里,在内堂之中,他们才是真正的强者,他们才是内堂之中的巅峰强者,受到崇拜的本应该是他们。如何能够忍得下一个小辈得到了本应该属于他们的荣耀,占据了他们的位置。

    他们也不是没有向那些参加过琅琊镇之战的弟子询问过,但是那些人都躲闪的支吾了过去,这就让他们愈加不忿地同时,也深深地鄙视那些参加过琅琊镇之战的弟子。心中暗道:

    “看你们那个没有出息的样子,却崇拜一个晚辈,你们还能够再猥琐一点儿吗不跳字。

    整个上午,他们也都在暗暗地注视着许紫烟,想要看看许紫烟究竟有什么本事。可是,他们偷看了一个上午。只见到许紫烟傻站在广场的一角,呆呆地在那里玩着手指头。这不禁让他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就这么一个傻乎乎的丫头,也能够成为许家的偶像?所以,他们决定要教训一下许紫烟,让她知道谁才是内堂的王者。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