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忍得住吗?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第一更)

    万分感谢小冰卡同学(2张) 。 yyi同学 ,丝丝0103同学 ,relren9同学 ,jīng灵的眼泪同学 ,5852yyj同学 ,青chūn雪弗兰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泣泪百拜感激不尽

    *

    许紫烟此时只觉得身体里如同流动的不是血液,而是火流一般,灼热的令人难以忍受,肩膀上的个伤口已经悄然地肿起了一块。

    坐在许紫烟身旁的许岚,感觉到了许紫烟呼吸的粗重,急忙睁开了眼睛,望向了许紫烟,而此时的许浩量也睁开了眼睛,望向了许紫烟。

    许紫烟努力地睁开了眼睛,咧了咧嘴,艰难地说道:“这……蛇……好第二百二十章 忍得住吗?……毒”

    “烟儿,你怎么样?”许浩量关切地问道。

    “队长,你没事?”

    许岚的眼睛中闪烁着泪花。同时,那些疗伤和调息的人也都睁开了眼睛,望向了许紫烟。如今他们都已经知道了许紫烟是筑基期的修为,而且刚才又挽救了大家的xìng命。在他们的心中对许紫烟已经是心服口服,更是充满了感激。

    若没有许紫烟,恐怕他们此时已经都死在了那张符宝之下。尤其是许胜等五个当初和许紫烟在内堂交过手的弟子,心中充满了惭愧。而那些在许紫烟到达内堂第一天,被参加过琅琊镇一战的那些高阶炼气期弟子拉去迎接许紫烟,并且参加了欢迎聚会的弟子们,都对那些强行把自己拉去的亲人或朋友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从刚才的战斗中,看出了自己这只队伍中,许紫烟是第一战力,不仅是因为她的修为,还有她那鬼神莫测的符阵。

    此时,见到许紫烟脸sè发绿,说话艰难,大家的一颗心便沉了下去,一时之间竟然觉得如同失去了第二百二十章 忍得住吗?主心骨一般地彷徨无助。

    许紫烟心念一动,手中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丹瓶,但是却无力抬起手来。许岚急忙起身,来到了许紫烟的身前,将许紫烟手中的丹瓶拿了起来,倒出一粒塞到了许紫烟的嘴里。

    看着许紫烟的目光仍然盯着自己手中的丹瓶,许岚轻声问道:

    “还要”

    许紫烟眨了眨眼睛。许岚便又倒出一粒塞到了许紫烟的嘴里,然后取出水将丹药给许紫烟喂服了下去。抬起头向着许紫烟的望去,见到许紫烟仍然在那里望着丹瓶,许岚吃惊地问道:

    “还要?”

    许紫烟再一次眨了眨眼睛。许岚的手便抖了一下,心便是一沉,一颗心便紧张了起来。知道如果不是那毒她太过厉害,许紫烟是不会一下子要这么多的解毒丹的,而且许紫烟已经在之前服食过了一次,那一次服食的也不少。

    颤抖着双手,一粒一粒地喂食着许紫烟解毒丹,直到许紫烟服下了五粒,许紫烟才闭上了眼睛,在那里运功排毒。

    许浩量站起身形,走到了许紫烟的身后,盘膝坐下,将一只手按在了许紫烟的后心,将自己的真元渡进了许紫烟的体内,帮助许紫烟去阻止那毒素的蔓延。

    许紫烟的眉头紧皱着,体内十分地痛苦,似乎体内的一切正在慢慢地被撕裂。

    集合了许紫烟和许浩量两个人的真元,只是阻止了那破刺蛇的毒素蔓延,但是仍然不能够将那毒素逼迫出去,而且那毒素似乎是在不断地繁殖,解毒丹的效用竟然只能够和那毒素打个平手,一时之间便僵持在那里。

    此时,许紫烟和许浩量的心里都十分地清楚。一等到许紫烟和许浩量两个人的真元耗尽,到那时就再也无法阻止毒素的蔓延。或者是等到许紫烟再也没有解毒丹,他们两个也无法再阻止那毒素的蔓延,只能够眼睁睁地等死。

    “烟儿”许浩量轻声问道:“你伤在哪里?”

    “左肩膀”许紫烟艰难地说道。

    “岚儿,将烟儿的肩膀露出来。”

    许岚急忙来到了许紫烟的左边,轻轻地将许紫烟肩膀的衣领褪了下来,露初了许紫烟洁白圆润的肩膀。此时,许紫烟的左肩已经肿起了半个拳头那么高,整个左肩已经变成了绿sè,延展出蜘蛛网般的一丝丝,向着许紫烟的身体蔓延。

    许岚的心中就是一惊,眼泪就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将她的伤口用刀割开。”许浩量急声说道。

    许岚急得哭着说道:“九叔,我没有刀”

    “用剑”许浩量气得差点儿大耳瓜子扇了过去。

    许岚急忙取出自己的飞剑,朝着许紫烟比量了一下,停在了那肿块的上面,有些担心地看着许紫烟,轻声问道:

    “队长你忍着一点儿。”

    “嗯”许紫烟轻轻点头。

    小心翼翼地在许紫烟的肩膀上割了一下,一股腥臭的绿sè液体便流了出来。

    看着那绿sè的液体流了出来,许岚轻声地问道:

    “队长,痛吗不跳字。

    “不痛”许紫烟紧锁着眉头,咬着牙说道。

    可是,那绿sè的液体只是流了一会儿,便开始停了下来,很快地便凝结出了一层膜。

    “九叔,它……它不流了”许岚急声说道。此时,所有的许家弟子都紧张地望着许紫烟。

    “再割”许浩量的声音也很是焦急。

    许岚的身子就是一抖,颤抖着手拿起飞剑,轻轻地靠近了那许紫烟的肩头。此时,许紫烟的肩头。那个肿块绿得发亮,隐隐跳跃的肌肤散发着妖冶的光芒。

    许岚的手有些颤抖,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许岚的xìng子原本就有些怯弱,又是在自己心里最尊敬的许紫烟身上用剑,心中的紧张可想而知。小心翼翼地再次将许紫烟肩头上的那个肿块割破,一股绿sè腥臭的液体再次流了出来。

    “痛吗不跳字。许岚弱弱地问道。

    其实许岚的剑割在许紫烟的肩上,许紫烟都没有感觉。但是,当那绿sè的液体向外流出的时候,许紫烟却感觉到钻心的疼痛。如同一道火流在体内流动一样,在通过肩膀的割口流出。许紫烟不禁皱紧了眉头,将牙关紧咬,闷哼了一声。

    “是不是很痛?”

    “不痛”

    周围的每个人都看到了许紫烟浑身在轻微的颤抖,那身后的许浩量自然是更加地能够感觉得到。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许紫烟会这么痛。他并不知道许紫烟为什么中毒,当初那条破刺蛇咬中许紫烟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就是许紫烟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当许紫烟将那个破刺蛇抓下扔掉的时候,许浩量正被劲气轰得喷血,更没有注意到许紫烟的动作。如今皱着眉头寻思了一会儿,心中猛然一震,能够在那么激烈的法术爆破中,还能够接近许紫烟。咬上一口的就只有世俗界闻名,却很是稀少的破刺蛇了。

    这种蛇的厉害,许浩量自然是知道。它在整个大陆上流传很广,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种蛇不仅仅是毒,难以排除毒素,而且有着一定程度的法术免疫,最令受毒者难以忍受的是排毒时候剧痛,那是一种好似体内有着一个火红的烙铁灼遍全身一般,是非人能够忍受的。往往是一个极其强壮的猛汉在排毒的时候,也会忍受不住那灼痛的感觉。

    许浩量想到了破刺蛇,心中便是一震。苦涩地说道:

    “烟儿,你可是被破刺蛇咬到了?”

    所有的许家弟子都是心头一震,目光恐惧地望着许紫烟。反倒是许紫烟迷惑不解地问道:

    “九伯,破刺蛇是什么?”

    “哦~~”许浩量停顿了一下,轻声解释道:“破刺蛇是一种毒蛇,拥有一定程度的法术免疫力,其毒很烈,而且在排毒的过程中有着难以忍受的灼痛”

    许紫烟点了点头,许浩量此时说的话正符合她此时身体内的感觉。于是,轻声地说道:

    “九伯,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破刺蛇,但是它确实是一条蛇,而且我现在的体内确实灼痛无比”

    “那就是了”许浩量轻声说道:“烟儿,你要忍住,排毒的过程会非常的痛苦”

    如今的许浩量已经对许紫烟完全没有了记恨,自从许天狼将逃亡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讲述给他听之后,他便对许紫烟从心里生出了一股尊敬。许浩量虽然在头脑上不如许浩然,喜欢好勇斗狠,但是其xìng格却比许浩然直接了许多。一旦放下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再去想。

    更何况许紫烟如今的修为也摆在了那里,而且已经被北地的大宗门太玄宗预定为弟子。他当然知道许紫烟加入了太玄宗对家族意味着什么。更为重要的是,如果许紫烟忍不住痛苦,一旦在排毒的过程中昏了过去,体内的真元失去了控制,不能够主动排毒,最终死在这里,那么谁领着他们破开试炼谷的大阵出去?他们岂不是要困死在这里?

    “好九伯,我忍得住”

    许紫烟此时的心中也同样有着触动,对许浩量的看法也有着改变。自从琅琊镇,许浩量训斥许天狼不该抛弃自己,到今天舍身受伤在空中救助自己,许紫烟对许浩量一直存在的防备之心就软化了。反而经历了上次在许浩然的书房里,许浩然对她逼婚的那一幕,许紫烟的心里对许浩然有了一丝看法。如今听到一向冷酷的许浩量对自己轻言细语,眼睛便有些湿润。

    特别是两个原本都有些冰冷的人,一旦相互有了谅解,又是在困境之中,相互的关系会很快地融洽。

    “一定要忍住”许浩量如是说。

    “嗯我忍得住”许紫烟轻声道。

    可是。许紫烟忍得住吗?

    *

    极品的战友们,你们太强大了一天的时间,就把我从粉红票榜第二十三名送到了第十九名啥也不说了,继续加更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