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重要的环节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四十四块同学 。女巫Eri同学 ,jj小金大人同学 ,冷悠悠同学 ,唐唐8719同学 ,书友100708162054702同学 ,追rì的女儿同学 ,幻儿bby同学 ,Ж绫罗Ж同学 ,jyq同学 ,译林与梦同学 ,感谢91853901同学 ,鹰蔚同学 ,懒人小七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感激不尽顿首百拜

    *

    许浩然依次拍过每个人的肩膀,凝声说道:“我替麒儿谢谢你们我替家族谢谢你们”

    “大伯……”

    “大伯……”

    “大伯……”

    “大伯……”

    许浩然将许紫烟,许麒,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的第二百三十六章 重要的环节手拉到了一起,叠到了一处,深有感触地说道:

    “刚才我听到你们的话,我知道你们五个人从今往后就要天各一方,前往不同的宗门。以后再要相见会十分不易。但是你们永远不要忘记,你们的身体里流淌着的都是许家的血,你们要永远如今天一般。”

    “父亲,我会的”

    “大伯,我会的”

    “大伯,我会的”

    “大伯,我会的”

    “大伯,我会的”

    五个人都从心底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许浩然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五个人,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青chūn,朝气。

    “我们许家这一代,一定会星耀苍茫”许浩然的心中突然有一种悸动,脱口而出。

    “星耀苍茫?”五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神情便发生了变化,每个人的眼睛里就释放出一种璀璨的光芒。那是一种斗志,一种战意。五个人同时握紧了叠在一起的手,大声地呐喊道:

    “星耀苍茫”

    许浩然欣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也深为刚才自己作出的决定而高兴。但是他知道这里是年轻人的世第二百三十六章 重要的环节界,不属于他这个老者。他现在已经告诉了许麒可以前往神机宗,又将五个人的感情结成了一个纽带,是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了,接下来就要给眼前的这五个年轻人一个空间,一个时间却加深他们的之间的感情。

    于是,许浩然温和地笑着说道:“孩子们,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恭送父亲”许麒急忙躬身说道。

    “恭送大伯”许紫烟,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也都躬身说道。

    许浩然摆了摆手,离开了池塘边,在黄昏之中渐行渐远。待许浩然的身影完全消失,许紫烟,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四个人,才一起转向了站在中间的许麒,不断地拍打着他,向他恭喜着。许麒也被这突来的幸福击得晕呼呼的,只知道站在那里傻笑。

    不知道是谁先喊出的提议,许紫烟,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四个人分别抓起许麒的四肢给他抬了起来,不断地给扔到了空中。最后四个人一起撒手,向着远处跑去。那许麒便狠狠地摔了地上。待从地上爬了起来,许麒恶狠狠地向着几个人追了过去。整个池塘边充满了欢笑。

    嬉闹了一会儿,大家又在池塘边的草地上坐了下来。望着池塘里跃出水面的锦鲤,五个人的目光中也跃动着璀璨的光芒。

    眼中的光芒渐渐隐去,五个人的神情宁静了下来。只余风吹衣袂微微拂动,每个人的脑海里都在回忆过去的经历。

    回忆起许麒和许天狼之间的明争暗斗,两个人的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

    回忆起自己小时候随父亲东飘西荡。许天海的嘴角咧了咧,有苦涩也又幸福。

    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艰辛,和自己的怯弱,许岚的目光中透露出坚定,再也见不到丝毫的怯弱。

    回忆起自己从山村中逃出,来到中都城的过往,许紫烟感觉到自己很幸福,自己拥有很疼爱自己的父母,这就足以让她心中充满了温情。

    回忆起家族突然面临的危险,自己等人的一路逃亡,琅琊镇凶险之极的搏杀,试炼谷大比,五个人心有灵犀般地互望了一眼,在每个人的心里都烙印下了彼此的身影,任凭那时间流逝,也不会磨灭。

    “大哥,麟师兄究竟去了哪里?”许岚突然轻声问道。

    许岚这么一问,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许麒。许紫烟心中是知道许麟去了哪里,不过此时也装作不知道,望向了许麒。许麒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被一个高人给领走了。至于去了哪里,父亲没有说。”

    说道这里,顿了一下,认真地说道:“我们就要离开家族了,走进我们并不熟悉的修仙界。我们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人,是一家人。我们以后就不要再以师兄妹相称了,这里我的年龄最大,其次是天狼。然后天海,许岚,紫烟最小,我们就以兄妹相称。”

    “嗯”几个人都点头轻应,想到不久就要分离,神sè之间都有些伤感。

    “岚姐姐,你去的那个引月宗真的都是女子啊?”许紫烟突然好奇地问道。

    “嗯”许岚点着头说道:“其他的宗门都是男弟子和女弟子都收,只有这个引月宗只收女弟子。”

    “为什么?”

    “因为引月宗的功法只适合女弟子修炼,不适合男弟子。”

    “哦”许紫烟明了地点了点头,心道:“这修仙界还真是千奇百怪啊。”

    “对了,听说那个之前来家族的太玄宗修士又来到了咱们许家,族长带着他去寻你了,紫烟妹妹,他来干什么?”许岚同样好奇地看着许紫烟问道。其他的人也都将目光注视了过来。

    “哦”许紫烟的眼中跳跃着喜悦的光芒,没有回答许岚的问话,而是脸含笑意地反问道:

    “你们知道太玄宗的弟子是怎么划分的吗不跳字。

    许麒等四人尽皆摇头,迷惑地望着许紫烟。许紫烟伸出四根手指,轻声说道:

    “太玄宗分内门和外门,就像我们许家的内堂和外堂一样。第一个是太玄宗内门的真传弟子,他们身份令牌是金牌。第二个是内门的普通弟子,他们的身份令牌是银牌。第三个是外门的jīng英弟子,他们的身份令牌是铜牌。第四个是外门的普通弟子,他们的身份令牌是铁牌。”

    “啊?”其他的四个人一起惊叫了一声。望向许紫烟的目光都充满了替许紫烟的不公。那许岚更是结结巴巴地说道:

    “那……那……岂不是说……紫烟妹妹是太玄宗……等级最低的弟子?”

    “嗯”许紫烟轻轻点头,然后眉宇间透着笑意说道:“可是,就在今天,那个太玄宗的修士又来了,把我的铁牌给要了回去,给了我这个。”

    说道这里,许紫烟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一个银牌,亮给几个人看。

    “哇这是……银牌啊”

    旁边的许岚一把将许紫烟手中的银牌抢了过去,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着,嘴里发出不断地“啧啧”之声。目光透露的尽是羡慕。银牌在许麒,许天狼和许天海的手中依次传过。每个人的脸sè都透露着羡慕的神sè。深为许家的内堂弟子,自然会理解太玄宗和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差异,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待那块银牌又传回了许紫烟的手中,许紫烟便将事情给四个人说了一遍。听了许紫烟的讲述,许麒,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都高兴地从地上跳了起来。纷纷抓住许紫烟的四肢,便将她朝天上扔了上去,嘻嘻哈哈地扔了几次之后,又故伎重演地将许紫烟扔到了天上,然后四下跑了开去。

    有了许麒的上一次教训,许紫烟如何会被他们摔着。在空中一个翻转,轻盈地落到了地上,望着四个人娇笑着。

    “不好玩”许天狼笑着说道。其他的几个人也笑着又走了回来。

    许紫烟望着许天狼,心中感叹。当初的许天狼,一向是酷酷的模样,哪里会说出“不好玩”这样的话,看来他真是放下了心中的挂碍,他的心开始变得zì yó。那许麒呢?他的心完全zì yó了吗?转头看像许麒,当看到许麒那阳光的笑容之时,许紫烟的心放下了。

    几个人又走到了一起,并肩坐在了池塘边的草地上,抬头望着天空中已经升起的明月。突然,许麒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语气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对啊太玄宗是北地的大宗门,他们的门规森严,收弟子岂能如同儿戏一般?之前给个铁牌弟子身份,没过多长时间,就又给了一个银牌弟子的身份,这事儿大有古怪。”

    许紫烟笑了笑道:“我也觉得古怪,不过总不会是坏事?太玄宗不会费这么大的劲儿送我个银牌弟子身份之后,再惦记着害我?”

    许麒原本就一直被许浩然向着家族族长的位置培养,所以考虑的事情自然也就多,也就全面。坐在那里,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

    “有句话叫做有得必有失。你知不知道?按理说,紫烟妹妹一个世俗界家族的弟子,能够免试进入太玄宗,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绝对没有让你直接跳过外门铜牌弟子,进入内门成为银牌弟子的道理。太玄宗的内门不可能有人这么好心,平白无故地将你给收到内门中去。我们得好好想想,做好准备,可不能让人给紫烟妹妹坑了。”

    四个人将许紫烟撇在一边,在那里激烈地讨论了起来。他们越讨论越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头,世上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这其中必定有一个重大的环节他们没有想出来,许紫烟前往太玄宗,未来究竟会这样,一定与他们没有想出来的环节有着重大的关系。

    *

    好歹在粉红票榜上呆了一天,谢谢战友们的支持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