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想要低调怎么就这么难呢?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想要低调怎么就这么难呢?

    万分感谢异度空间站0525同学 。岁寒芯同学 ,阵雨22同学的粉红票

    万分感谢艾尼丝同学的打赏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

    “柳一清,你敢管我的事情?”

    “今天的这件事我管定了,只要你能够胜过我,我可以不管”

    夏桀额头上的青筋乱蹦,一道道黑气乱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愤怒。夏桀虽然好sè嚣张,但是并不意味着他蠢,否则也不会成为太玄宗的一个天才般人物。他知道目前自己并不是柳一清的对手,如果此时和柳一清动手,只能够是自取其辱。狠狠地瞪了一第二百四十二章 想要低调怎么就这么难呢?眼柳一清,仿佛是要用眼睛把对方杀死,语气至寒地说道 :

    “柳一清,你现在的修为是比我高,但是我们两个只不过差一层罢了。一年最多不超过两年我就会超过你你好好活着,留着让我好好感谢你今天为我做的事情。”

    那话语,那声调,不禁让柳一清的身体不自觉地一颤。站在柳一清身后的许紫烟敏锐地发现了柳一清的颤动,知道柳一清的心被夏桀的一番话威吓得出现了裂缝,身上的气势正在衰弱。这不但对眼前的事情不利,就是对柳一清以后的修炼都会产生负面的影响。不管是什么原因。柳一清是为自己出头,自己就不能不管。而且如果柳一清的气势被打压了下去,那夏桀就会重新占到上风。

    “两年?给我两年的时间,我一定会超越眼前的这个夏桀”

    许紫烟紧紧地握住双拳,透过柳一清的肩膀望向了对面的夏桀,冷声地说道:

    “夏桀,你想要动柳师姐,得先问过我答不答应”

    “你?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第二百四十二章 想要低调怎么就这么难呢?

    夏桀放肆地大笑着,伸出手指指着对面的许紫烟,一脸的嘲讽。但是柳一清听了,却是心中一振。她知道这是许紫烟对她作出了承诺。再想到许紫烟凭着一个炼气期第六层的修为,都敢向着筑基期第七层修为的夏桀相抗,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至于夏桀将来的报复,反正自己已经决定追随许紫烟了,来rì的事情来rì再说

    只是瞬间,柳一清身上原本正在衰弱的气势又猛地增长了起来,汹涌澎湃地向着夏桀压了过去。

    那夏桀本来凭着自己的一番言语,已经将柳一清的气势压了下去。只等着柳一清识趣地闪开,自己就可以好好地教训一顿许紫烟,然后带着许岚傲然离开。而且他也已经看到了柳一清的气势正在衰落,心中很是喜悦,朝着许紫烟示威般地看了一眼,面上甚至流露出几分得意。

    但是,就在这时,许紫烟的那番话冷冷地传了出来,一下子便将柳一清的气势又重新地提升了起来。夏桀的目光就是一缩。心中一惊,暗道:

    “这个许紫烟究竟是什么身份?她不就是一个世俗界家族的弟子吗?难道那千符峰的峰主真的看中了她,成为了她的靠山?那也应该把她收为真传弟子啊?为什么只是收她为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哦,她眼前只是炼气期修为,很可能是那个老头想着等到她修为达到了筑基期,再收她为真传弟子。一定是这样,否则那柳一清为什么一听到许紫烟会罩着她,立刻就气势猛增?”

    目光深沉地望向了许紫烟,目光中透露着探究。看来今天自己的打算是不能够实现了,一想到这里,夏桀的心就暴躁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住了内心的暴躁,望着许紫烟,冷冷地说道:

    “许紫烟,你真的决定要和我作对?”

    “不是我和你作对,而是你来我们许家强人所难”许紫烟冷冷地说道。

    “就凭你的资质和修为?我虽然不知道你凭什么赢得了柳一清的全力相助,但是你要知道,在太玄宗,乃至整个修仙界,还是以实力为尊的。”

    “你的修为很高吗?别让我超过你。”许紫烟的表情依旧淡淡,没有丝毫的变化。

    夏桀脸sè铁青。一双三角眼棱光四shè,身子微微发抖,紧盯着许紫烟,冷冷地说道:

    “许师妹,咱们来rì方长,同在太玄宗门下,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依仗。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但愿你有强大的靠山,否则,就凭你的修为和资质……,哼师兄我先走一步,告辞了”

    话落,身形一纵,瞬即飞上了天空,消失不见。许紫烟望着夏桀消失的方向,嘴角掠过一丝苦笑,心中暗道:

    “原本想要在太玄宗低调的生活,唉一个人想要低调怎么就这么难呢?”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回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柳一清,许紫烟默默地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两张九品的顶级符箓,递给了柳一清,轻声说道:

    “你自己小心。”

    柳一清望着许紫烟手中的九品顶级符箓,目光就是一亮,眼中闪烁着感动光芒。她跟随了火舞大师兄这么多年,火舞也从来没有给过她一张九品的符箓,更别说是九品的顶级符箓。她也是千符峰的弟子,自然是知道九品的顶级符箓意味着什么。心神不禁一阵恍惚:

    “难道眼前的这个只有十六岁的许师妹已经能够制作九品顶级的符箓了吗?那岂不是说,她制作符箓的水平根本就不是像她所说的,成功率很低。而是成功率极高按照峰主所说的,能够制作出九品顶级的符箓之人,想要制作九品下等或中等的符箓几乎就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如此,岂不是说,许师妹制作符箓的水准已经超过了火舞大师兄?”

    想到这里,柳一清的一颗心便火热了起来。深感庆幸自己刚才站在了许紫烟的一边,有如此天赋的人,将来怎么可能不在太玄宗出人头地?恐怕将来接任千符峰峰主也未必没有可能抬头望着许紫烟,神情依旧恍惚的问道:

    “许师妹,这个符箓可是你自己制作的?”

    “是”许紫烟轻轻点头。

    柳一清立刻完全清醒了过来,不过她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当初许紫烟说她制作符箓的成功率很低,应该是想要低调,给自己留一些底牌。不由对许紫烟的心思缜密深感佩服,在心里已经下了决心,不管谁问起许师妹制符的水平,她都按照许师妹自己说的那样去回答,哪怕是峰主亲自问起。

    恭敬地向着许紫烟告辞,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中还在不停地思索:

    “那许师妹既然已经能够制作九品的顶级符箓,那她会不会已经能够制作符宝了呢?”

    想到这里,不禁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心中暗道:“这怎么可能?一个世俗界的弟子,能够制作出九品的顶级符箓,就已经够震惊修仙界了,如果还能够制作符宝,那岂不是妖孽了?”

    第二天,艳阳高照。整个许家都进入到了火热的修炼当中,有的弟子在冲击最后的屏障,有的弟子在修炼着法术的技巧,还有的弟子站在那里仰望苍天,感悟天道……

    在中都城外,两个人修士正虚空飞来。径直地飞进了中都城,落在了许家的大门外。

    许家的守门弟子一看两个人衣着,脸sè就是一变。一个急忙转身向着族里跑去报告,另几个弟子急忙跪倒在地,齐声呼道:

    “恭迎太玄宗上仙”

    此时,许紫烟正在和柳一清坐在山峰上的两张竹椅子上品茶聊天,在从柳一清的嘴里了解到更多的关于太玄宗的事情。只见许岚御剑飞上了山峰,看到许紫烟正悠闲地在那里喝茶聊天,便急声说道:

    “紫烟妹妹,太玄宗来人了,说是来接你的。”

    许紫烟和柳一清对视了一眼,心道:“太玄宗终于来人了,不知道是哪一方的的人?”

    “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议事大殿之中。”

    柳一清陪着许紫烟匆匆地向着议事大殿飞去,从空中降落下来,在议事大殿的门口整理了一下衣衫,许紫烟和柳一清迈步走进了议事大殿。

    一进入议事大殿,在许紫烟身后的柳一清,面sè就是一变,向着许紫烟传音道:

    “许师妹,他们是太玄峰宗主的手下弟子。”

    许紫烟心中就是一愣,也不由紧张了起来。一宗之主派人来接自己,不知道这究竟是福是祸?

    再一次整理了一下衣衫,向着两位太玄宗的修士深施了一礼,轻声说道:

    “弟子许紫烟拜见两位前辈。”

    坐在上首的两个太玄宗修士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你就是许紫烟师妹?”

    “正是弟子”许紫烟乖巧地答道。

    “呵呵呵……”上首的那个男修士笑着说道:“许师妹不要拘束,听闻你被千符峰峰主亲自收为内门弟子,如此你我都是一辈众人。我们师兄妹相称就好。”

    “是参见师兄,师姐”

    这次前来迎接许紫烟的太玄宗修士是一男一女,许紫烟微低着头,运用鲲鹏眼一瞥,便看出那个男修士是筑基期第九层的修士,而那个女修士竟然是筑基期第十一层的修士。心中不禁暗道:

    “难道眼前的这两个修士都是宗主的真传弟子?”

    耳边又听到那个男修士爽朗的大笑声:“哈哈哈……,许师妹,你错了”

    许紫烟听得就是一愣,心道,难道他能够听得到我内心的声音?心中不禁就是一惊,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能够看透自己的秘密?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