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生死之气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喜唐唐8719同学成为执事

    *

    “可是……”路广天仍然不相信,猛然间神sè恍然大悟道:“小妹,你现在的身份是太玄宗外门新进弟子,那么你进入到太玄宗之前是什么身份?”

    “我来自世俗界。”

    “世俗界”路广天震惊地看着许紫烟,不过很快便苦涩地说道:“小妹,你不愿意帮老哥哥,这没什么。可是你不能骗老哥哥啊”

    许紫烟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那你那颗九阶妖丹是怎么回事?”

    “别人送的。”

    “那个人是谁?”路广天期待地问道。

    许紫烟仍然是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老哥哥,我第三百一十章 生死之气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去调查。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秘密,希望你能够理解。”

    听了许紫烟的话,路广天的眼睛立刻释放出光亮。许紫烟的话说得已经很明白了,她的身份确实是来自世俗界,是今年的太玄宗外门新进弟子。但是人家不也说了吗,人家还有秘密,也就是说人家是真的有背景,不过却没有人知道。而且人家也不想告诉自己。但是毕竟许紫烟今天当面告诉自己她有秘密,这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对方想要帮自己,但是要自己保证守住秘密想到这里,路广天的心就激动了起来,望着对面的许紫烟,郑重地说道:

    “小妹,你放心。我只知道你是太玄宗外门弟子,出身于世俗界,其余的我都不知道。”

    许紫烟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老哥哥,我可以看看你的伤吗不跳字。

    路广天听了神sè就是一愣,原本他以为许紫烟会去求她背后的神秘人来给自己疗伤,没有想到却是亲自要给自己看看。但是许紫烟只有十几岁啊,她会有那个能力吗?但是看到许第三百一十章 生死之气紫烟认真的表情,路广天又不能够拒绝。谁让他现在是在求人呢?心中想道,也许许紫烟也跟着他背后的神秘人学过疗伤炼丹,不妨给她看看。等到她医治不了的时候,我再求她找她的背后神秘人给我治疗。想清楚了对策之后,便大方地点了点头,对许紫烟说道:

    “那就麻烦小妹了。”

    许紫烟站起身形,走到了路广天的身前,伸出手搭在了路广天的腕脉上,将自己体内的那股白sè的生命之气,透shè进去一缕,顺着路广天的经脉缓缓地运转,慢慢地向着他的丹田而去。

    许紫烟的生命之气一进入路广天的体内,路广天就是浑身一震。在路广天丹田内的那层至yīn至寒的气体,不仅仅是在吞噬着他的金丹,同时也释放着丝丝的yīn气无时无刻地在损伤着他的经脉。虽然那层至yīn至寒的气体主要是在吞噬路广天丹田内的金丹,从丹田内释放出来的yīn气并不多,只有那么一丝。但是就是那么一丝yīn气在路广天的经脉中不停地运转,在几百年的时间里,也将他的经脉损伤了十之五六。

    但是,当许紫烟那股生命之气进入到他的体内之时,路广天立刻感觉到自己一直冰寒的身体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几百年没有感觉到这种滋味了,每天都好像身处冰天雪地中一般。这下子差点儿令路广天舒服地呻*吟出来。

    路广天强按住心中的狂喜,集中了自己的注意力,用心感觉着自己体内的变化。一滴眼泪从路广天的眼角滑落,他感觉到了许紫烟透shè进入自己体内的那股真元正在化解经脉中的那丝yīn气。慢慢地,足足有两刻钟的时间,许紫烟控制着自己的生命之气,竟然将运转在路广天体内经脉中的那一丝yīn气给完全化解掉了。而且将路广天损伤的经脉也给恢复了一半。

    许紫烟见到自己的生命之气对路广天有作用,心中也大喜过望。控制着自己的生命之气,向着路广天的丹田运行而去。很快,许紫烟的那缕生命之气,便触摸到了包裹着路广天金丹的那层至yīn至寒的法力。那层法力突然对许紫烟那缕生命之气做出了强烈的反弹,疯狂地吞噬着许紫烟那缕生命之气,并且有着顺着那缕生命之气反扑上来的趋势。

    许紫烟果断地终止了输入生命之气,微微皱着眉头坐在那里。路广天紧张地坐在对面,担心地望着许紫烟。他现在的体内舒服了很多,久违的暖洋洋的感觉此时还在身上流淌。不过,他心里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如果许紫烟不能够彻底治愈自己,那丹田内的yīn气还会重新释放出来,侵蚀自己的经脉。还会让他回到原来的rì子。

    几百年来,路广天已经忘记了温暖的感觉。如今一朝复得,如果再让他失去,那他连死的心都有了。望着对面的许紫烟,路广天诚恳地说道:

    “小妹,只要你能够治好老哥哥我,老哥哥这条命从今往后就是你的了。你要老哥哥做什么,老哥哥就做什么?”

    这个承诺对于像路广天这样身份的人,就已经很严重了。同时也是很**份的。但是路广天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些,在许紫烟没有给他治疗之前,他还能够忍得住,保留自己的尊严。但是当许紫烟给他治疗之后,那种久违的感觉简直令他yù罢不能。死路广天不怕但是这种感觉令他产生了恐惧,恐惧再回到原来的状态。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令他yù狂,再也顾不得所谓的高手的尊严,向着许紫烟祈求起来。

    许紫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路广天的背后。将一只手掌再一次按在了路广天的后背,缓缓地输入着生命之气。其实她这次往路广天的身体里输送生命之气,只是做个幌子。真实的目的是要运用自己的鲲鹏眼来观察路广天丹田之内的那层至yīn至寒的法力。他不想让路广天知道自己鲲鹏眼的秘密,所以才特意地来到了路广天背后。

    许紫烟眼中蔚蓝一片,透过路广天的身体看到了他体内丹田处那层至yīn至寒的气体。许紫烟一边运用鲲鹏眼观察着那层气体,一边将生命之气再一次透进路广天的丹田,向着那层至yīn至寒的气体攻去,那层气体果然又再一次强烈地反弹了起来。向着许紫烟的生命之气吞噬而来。不过这次许紫烟并没有收回自己的生命之气,而是加大了输送量,也强悍地发动着猛攻。两下对撞僵持了几息的时间,那至yīn至寒的气体在路广天的丹田内翻涌的更加地厉害。不过,正因为如此,许紫烟的鲲鹏眼也就对它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猛然斩断了生命之气的输送,眼中的蔚蓝sè也消失不见。许紫烟回到了路广天的对面坐在了椅子上,微微地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刚才她感觉到,那层至yīn至寒的气体与自己修炼的水冰诀有很多相似之处,唯一的区别就是,自己的水冰诀是正大浩瀚的法诀,而那层包裹着路广天丹田内金丹的至yīn至寒的气体却隐隐地透露着一成死气。

    许紫烟抬头看了一眼路广天,轻声问道:“老哥哥,你买下那块火魄石就是为了压制那yīn气?”

    “是啊”路广天苦涩的说道。

    “有效果吗不跳字。

    路广天摇了摇头,颓丧地说道:“没有。”

    “我想也是。”许紫烟若有所思地说道:“那气体之中含有一种死气。”

    “死气?”路广天神sè就是一呆,目光变得暗淡。

    “老哥哥,这几百年来,你可知道那上天宗的功法?”

    路广天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我也打听过,但是除了知道他们上天宗最厉害的功法叫做yīn煞功之外,其余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yīn煞功”许紫烟轻声地嘟囔着,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果然够yīn煞。”

    “小妹,我的伤能治吗?要不要请你的……来给我看看?”

    许紫烟抬头看了一眼路广天,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那不可能。”

    许紫烟回答的很含糊,她的意思是我的背后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秘人,所以你的请求根本不可能。而听到了路广天的耳中,却是人家那种高手根本不可能来给你疗伤。你以为你是谁啊?结丹期的修士在那些人眼中不过是蝼蚁罢了。路广天也不敢过分要求许紫烟,如今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许紫烟的身上,最起码许紫烟输送到自己的体内的那缕气体还是十分有效的。于是,路广天忐忑不安地问道:

    “那……你能治吗不跳字。

    “让我想一想。”

    许紫烟轻声地说道,然后便陷入沉思。如果仅仅是那一层死气,许紫烟坚信凭着自己的生命之气是完全可以化解掉的。因为许紫烟已经看出,自己的生命之气正好是那死气的对头。一生一死,这两种气体相遇,就要看那个力量雄厚了。那个死气毕竟只是当初叶满山留在路广天体内的一道气体。就算它能够凭着吞噬路广天的真元不断地慢慢地壮大自己,但是它壮大的速度又怎么能够比得上自己源源不断地往路广天体内输送的生命之气多。

    可是,情况真的就是如此的简单吗?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