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威武堂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云织雨1978同学 ,小小歌子同学 ,*孤芳赏蓝*同学 ,麟的月同学的粉红票

    万分感谢面面香香同学的打赏

    铃动感激不尽顿首百拜

    *

    听到那些结丹期的大修士也会前去拍卖会,许紫烟便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脚下有些迟疑。那路广天便笑着说道:“小妹也不要担心,他们认不出我们的。我们在参加交易会的时候,都使用过遮掩符。”

    “可是……那散仙盟中的人见过我们啊。”许紫烟仍然担心地说道。

    “他们不会说的,散仙盟的规矩还是很严的。”路广天坚定地说道,同时脸上也现出些许自豪。

    见到路广天如此说,许第三百一十三章 威武堂紫烟便也没有了其他的想法。毕竟路广天曾经是散仙盟的盟主,对于散仙盟的规矩应该是十分地了解。突然,许紫烟好奇地问道:

    “老哥哥,你回到散仙城,那些散仙盟的人就没有人认出你来?”

    路广天尴尬地笑了笑,只是那笑容里面充满了苦涩,黯然地说道:

    “五百年前我离开散仙城的时候,可不是如今的模样。那时候我还是中年模样,虽然不能够说风流倜傥,却也潇洒英俊。只是经历了这几百年伤势的折磨,如今我已经是一个老头子的模样,衰老至斯,还哪里有人能够认出我来”

    许紫烟闻听,也不禁一阵心酸,轻声地安慰道:“老哥哥,不要着急,你很快就会恢复原来的模样。”

    “唉”路广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落寞地说道:“哪里会那么容易就是小妹能够治愈我的伤势,我的修为也只能恢复到结丹期五六层的模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恢复到结丹期第十二层巅峰”

    许紫烟淡淡地说道:“老哥哥不用担心,到时候小妹我自然会给你炼制丹第三百一十三章 威武堂药,让你很快恢复到原来的修为,就是突破到元婴期,也不是没有可能。”

    “真的?”

    路广天话一出口,便讪讪地笑了起来。一个目前就能够炼制五品丹药的炼丹师,想要给自己炼制一些修炼的丹药,自然不是问题。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够治愈伤势,恢复修为,而且还很可能突破到元婴期,路广天的心中又激动了起来。此时在回想自己认许紫烟为主,心中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挂碍。在他游历中原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结丹期的高手愿意作为高阶炼丹师的追随者。现在猛然间想起来,反倒觉得是自己碰到了一个天大的机缘,貌似是自己赚了便宜。如此,路广天对于许紫烟就更加地尊敬了起来。

    两个人进入到拍卖场,那拍卖会已经进行了一半,一打听那二十株赤阳草已经拍卖了出去,而且那个人已经离开了。这下子路广天可就急了,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个玉牌塞给了许紫烟,让许紫烟去问问究竟是什么人买走那赤阳草。

    许紫烟接过了那块玉牌,低头看了看,见那块玉牌上面刻着散仙盟三个字,并且在散仙盟三个字的下面还刻着六颗星星。心中知道这个玉牌一定是代表着路广天的身份,路广天害怕自己被散仙盟的人认出来,这才让自己去问。

    许紫烟径直地离开了拍卖大厅,直接向着里面走去。刚走到门口,便被两个守卫的修士拦住,客气问道:

    “道友是想拍卖东西?”

    许紫烟也不言语,直接将手中的玉牌向两个修士一亮。那两个修士身体就是一震,急忙弯下腰,恭敬地说道:

    “属下拜见长老。”

    “带我去见你们这里的主事人。”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是”

    其中的一个修士急忙轻声说道:“请您随我来。”

    许紫烟跟着那个修士向里面走去,走廊很长,又拐了一个弯,最后停在了一个大门的跟前。那个带路的修士轻轻地敲了敲门,便从里面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

    “进来”

    那个带路的修士便轻轻地推开门,伸手向许紫烟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等到许紫烟走了进去,那个修士却没有跟进来,而是在外面轻轻地将门关上,离开了这里。

    屋子里的那个人并没有抬头,而是继续在一张大桌子的后面忙乎着什么,似乎在签署着什么文件。许紫烟直接走到了那张大桌子的面前,将那个玉牌放到了桌子上。玉牌放到桌子上的声音,将那个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一抬头,看到一个陌生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不禁有些奇怪,不过仍然非常职业地,微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轻声问道:

    “你是?”

    许紫烟伸出手指向着桌子上的那块玉牌指了指,那个人的目光便顺着许紫烟的手指望了过去,身体就是一震。急忙从桌子的后面转了出来,躬身施礼道:

    “拜见长老。”

    许紫烟没有和他多话,她也害怕自己说多了,被看出破绽来。毕竟自己并不是散仙盟的人。望着对面的那个主事,淡淡地说道:

    “今天拍卖会上的那二十株赤阳草被谁买去了?”

    “啊?”那个主事一愣,不过立刻反应了过来,恭敬地说道:“长老,你稍等,我立刻去调查明白。”

    说完,见到许紫烟点头,便匆匆地离开了房间。不一会儿,又匆匆地返了回来,再一次向许紫烟施礼道:

    “长老,那二十株赤阳草被城东妖宠园的老板王淼给买去了。”说道这里,那个主事的嘴角动了动,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许紫烟便停下了离去的脚步说道:

    “还有什么要说的?”

    “据说在拍卖的时候,有一群青年和那个王淼争夺的很厉害。不过最后还是王淼得到了那二十株赤阳草。但是在王淼离开拍卖会的时候,那九个人也跟着离开了,好像是在追踪王淼。”

    许紫烟闻听,心中突然就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急忙问道:“那九个人长得什么样子?”

    听完那个主事对九个人的描述,许紫烟心中不禁暗暗叫苦。那九个人被描述的样子,分明就是林绯虞和尤月九人。

    许紫烟心中大急,收起那块玉牌,将王淼的妖宠园的位置打听清楚之后,便匆忙地离开了这里,在外面会和了路广天,两个人便匆匆地向着妖宠园而去。

    许紫烟边走边在心里骂道:“这林绯虞还真是一个惹祸jīng怪不得林上风不敢让她出去历练,否则就以她那个四处惹事的脾气,而且还没有与之相匹配的修为,恐怕早就被人给打死了。下次,自己一定不再跟着她一起出来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等人刚和潜帮发生完冲突吗?怎么就这么一会儿不见,又开始四处招惹麻烦?”

    就算林上风对自己不错,也考虑到自己制符的本领。但是如果林绯虞九个人要是在散仙盟出了什么事情,而就自己没有事。恐怕林上风就是不惩罚自己,只是以后不再管自己,那万法峰的夏桀就会毫不犹豫地置自己于死地。

    路广天看到许紫烟一直皱着眉头,在大街上急行,便开口想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许紫烟便气恼地将这件事情向着路广天说了出来,听了许紫烟的一番解说,路广天也不禁苦笑连连。 心道:

    “看来,哪里都有二世祖啊”

    路广天见到许紫烟真的有些焦急,心中也清楚那林绯虞如果出事,意味着什么。便好言相劝道:

    “小妹,你也不要焦急。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你就用我给你的那块玉牌便宜行事。”

    许紫烟想想也是,毕竟路广天曾经是这里的主人,如果这就出了什么事情,凭着这个玉牌也应该能够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

    两个人正行走间,便见到从自己左斜方走出七个人,七个人都是一脸的怒气。脚步迅速地超过了许紫烟和路广天,其中一个年轻的男子愤声说道:

    “父亲,那个王淼太不是东西了。我们定都给他了,他也答应这次给我弄回来一匹妖马。明明他这次捉到了一匹妖马,却告诉父亲你他们这次没有捉到妖马,要我们等下一次。他这不是看不起我们威武堂吗不跳字。

    走在中间的一个紫脸膛中年修士yīnyīn的一张脸,眼睛里透shè着冷意。寒声说道:

    “哼,收了老子的定金,却想着忽悠我,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胆子?”

    那个青年立刻一脸的兴奋,挥舞着拳头说道:“对,父亲,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否则以后我们威武堂还怎么在散仙城内混。”

    “放心”紫脸膛中年修士yīnyīn地说道:“为父是下了定金的。那可是一千块中品灵石,只是不知道王淼那老小子这次究竟是为什么?以前他还是很守信誉的,这次明明是捉到了一匹妖马,他为什么要说没有?哼,不管怎么说,为父已经下了定金,他敢反悔?今天为父就亲自登门索要,看他究竟敢不敢在搪塞与我。”

    看着那七个人渐行渐远的背影,许紫烟笑着说道:“看来那个王淼今天麻烦不少啊”

    “呵呵,咱们也先去看看热闹。”路广天笑着说道。两个人便加快了脚步,紧跟在了那七个人的身后。

    *

    昨天凌晨在一个群里面聊了一会儿,当我说到男频的时候,遭到了猛烈的轰击。他们告诉我,那不叫男频,那叫主站。我问为什么?

    他们问我:均订多少?

    我说:几百。

    他们便把他们的书给我看,周点击和我的书差不多,但是均订却是几千。

    铃动便灰溜溜地潜水了

    在这里铃动恳求战友们,如果您在看我的书,如果您不缺那几分钱,就用订阅支持我一下。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