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再遇童子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高高飞扬飘同学的两张粉红票铃动感激不尽顿首百拜

    *

    王淼看着对面的许紫烟,yīn沉的脸sè不见了,换上了一副笑容道:“只要你能够从威武堂中把那匹妖马给我抢回来,我就把那匹妖马和二十株赤阳草都送给你,分文不取。”

    王淼心中是这样想的,你们两方不都是来打我脸的吗?那么我就让你们两方打起来。不管谁赢谁输,干我鸟事,我只是围观看热闹的。如果眼前这些人真的能够从威武堂中把那匹妖马给抢了回来,那自己就把那匹妖马和二十株赤阳草送给她。这点儿消费换来威武堂被打脸,他心里会很爽。

    许紫烟可不想被别人当枪第三百一十六章 再遇童子使,赤阳草现在买不到,可以再到其他的地方买,自己犯不着去和威武堂的人发生冲突。而看眼前的这个王淼,分明就是除了他提出的方法,其他的一概不会答应。许紫烟便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路广天,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就想要离开。这个时候,林绯虞再一次冲到了许紫烟的面前,一把抓住许紫烟的胳膊,哭着说道:

    “紫烟妹妹,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否则我回去如何还有脸见人。”

    许紫烟心中便有些不耐烦。脸都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你自己没本事,却偏要伸出脸让人打,这怪得谁来?刚想要委婉拒绝,耳边却传来了路广天的传音:

    “小妹,能够使出那个上古禁法的人一定是神机宗的结丹期以上的修士,说不定还会是元婴期大修士。像那样的神机宗的大修士一定会有自己的秘密洞府,那匹妖马如果是跟随那个神机宗大修士时间长的话,说不定会知道那个大修士的洞府位置。小妹,那可是一大笔财富啊。如果有可能的话,把那匹妖马弄过来,说不定第三百一十六章 再遇童子就是一个机缘。”

    许紫烟的眼睛就是一亮,中原地区大修士的秘密洞府,就这一听,都让许紫烟吞咽了口水。再仔细地一想,如果自己真能够将那匹妖马弄到手,再等个几年或者十几年,待风声过去了,自己的修为也增长了,那个大修士洞府内的财富不正是自己所需要的吗?只要到时候,那匹妖马把自己领到那个秘密洞府,凭着自己对于阵法和禁制的研究,应该会能够进入到那个秘密洞府。想到这里,一颗心便活泛了起来。便装作沉思的模样,像路广天传音说道:

    “可是怎样才能够将那匹妖马弄过来?”

    “用老哥哥给你的那个玉牌。”路广天轻声传音道。

    “会不会暴露了老哥哥的身份?”

    “如果是老哥哥拿着那块玉牌会暴露老哥哥的身份,但是你拿着不会。”

    “如果我被散仙盟的人问起,我怎么说?”

    “这……你就说和我是忘年之交,我是你的老哥哥。”

    “好”

    许紫烟也是一个果敢之人,心中有了决定,便回头对着王淼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最好记住你的承诺,那匹妖马和二十株赤阳草我要定了。”

    “好啊”林绯虞一下子跳了起来,拉着林绯虞的胳膊喊道:“紫烟,快点儿,我们走,去找那个严紫算账去。”

    许紫烟看了一眼林绯虞和尤月等人,轻声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路广天自然不会和林绯虞等人一起呆在这里,不过他也不会和许紫烟一起去找严紫。便远远地跟在了许紫烟的身后,一旦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好急时相救。

    许紫烟离开了妖宠园,远远地还看到了严紫等人的背影。可是许紫烟不能够就这样追上去要妖马,那还不得被严紫等人给打残了。要知道,在散仙城内,许紫烟并不敢真的扔九品符箓。除非是她真的不想活了。

    许紫烟手里拿着那块路广天给她的玉牌,不知道应该上哪里去找散仙盟的管理者。只好一边跟着严紫等人,一边四处地张望着。

    一边跟着严紫等人,一边四处张望着,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这林绯虞还真是够能惹事的,看来自己还是要快一点儿增长修为,最起码能够在太玄宗有自保的能力。到那时自己坚决要离开林绯虞的身边,跟着她在一起疯,不知道会惹出什么祸事来。”

    许紫烟正不知道如何去找散仙盟的人,却见到从前方不远处的一个酒楼里面出来了一个修士。许紫烟一看大喜,那个修士正是童子文浩身边的两个人之一。许紫烟早就认定那个童子在散仙城内的身份不简单,否则当rì那龙渊也不会看到文浩,目光中露出惧sè。而且许紫烟当rì也用鲲鹏眼探查过那两个修士的修为,许紫烟当时就非常地震惊,那两个保护文浩的修士竟然都是筑基期第十二层的境界。

    许紫烟急忙紧走了几步,迎上前去。那中年修士此时也看到了许紫烟,神sè愣了一下,见到许紫烟朝着自己走了过来,便微笑着向她点了点头。许紫烟走到那个中年修士的跟前,拱手说道:

    “前辈可是散仙盟中人?”

    那个中年修士便微笑着点了点头,见到那中年人果然是散仙盟中人,许紫烟心中大喜。便将手中的玉牌向着那个修士一亮,那个中年修士起初是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待看清那个玉牌之后,目光就是一缩。再看向许紫烟的目光就变得谨慎了起来,轻声说道:

    “你这个玉牌是哪里得到的?”

    许紫烟翻手将玉牌收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前辈既然认得这个玉牌,我也就不多说了。我现在需要你帮个忙,去威武堂索要一匹妖马,,没有问题?”

    那个中年修士并没有像拍卖会中的那些散仙盟中的人,立刻听从许紫烟的命令,而是用探究的目光望着许紫烟,脚下却没有丝毫地动弹。许紫烟心中便有些焦急,语气便冷了下来道:

    “好楞着干什么?还不跟我走?”

    “什么人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我的人是你能够调动的吗不跳字。

    就在这个时候,从酒楼之内又走出了一个人,声音虽然充满了稚气,却有着一种不容置疑地威严。许紫烟转头一看,却正是童子文浩和另一个中年修士从门里走了出来。

    那童子文浩从酒楼门内走了出来,才抬起眼皮向着许紫烟望了过来。一见到是许紫烟站在那里,那故作老成的模样一下便没有踪迹。快步跑到了许紫烟的身边,双手抓住许紫烟的胳膊,高兴地喊道:

    “漂亮姐姐,你是来看我的吗不跳字。

    许紫烟见到童子文浩,又看到他和自己亲热的模样,心中也高兴,便伸手摸了摸文浩的头说道:

    “有人欺负姐姐,姐姐要去报仇。”

    童子文浩一听到有人竟然敢在散仙城内欺负许紫烟,便沉下了一张小脸,愤恨地说道:

    “漂亮姐姐,是谁欺负你?是不是又是潜帮的人?他们竟然敢违反散仙城的规矩,我这就带人去给他们灭了。”

    许紫烟一把扯住了童子文浩,低声说道:“小dd,不是潜帮。”

    “那是谁?”

    “是姐姐在妖宠园内看中了一匹妖马,没有想到那匹妖马却已经被威武堂的严紫给下了定金。这原本也没有什么,但是他们威武堂欺人太甚,将姐姐的同伴就给打伤了。姐姐这才出来想要找些帮手去和他们讨要个说法。”

    童子文浩一听许紫烟的人被打了,而且打人的是威武堂这种他并没有看上眼的堂口,便愤声说道:

    “那个威武堂原来也不过是一个中等的势力,自从上个月那严紫突破到了结丹期就嚣张得了不得。还真以为他是个人物了,敢欺负我的漂亮姐姐。”

    说完,朝着那两个中年修士一挥手,喝道:“走,去威武堂。”

    他这一挥手,那两个中年修士的脸上却显露出犹豫。刚才许紫烟说的话,也没有避讳两个人,他们可都听了一个清清楚楚。其中的一个修士便凑近童子文浩的身边,轻声说道:

    “少主,那严紫的妹妹可是你父亲的小妾。我们这么做似乎不太好?”

    许紫烟在旁边一听,心中就是一惊。眼前的这个中年修士管童子文浩叫少主,那么在散仙城内会有什么人当得起这个称号?他不会是散仙盟盟主的儿子?如果真是那样,听中年修士话里的意思,那严紫的妹妹还是散仙盟盟主的小妾,这件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那个严月儿就是一个狐狸jīng,她们严家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今天就是要去教训他们一顿,怎么?你们怕了?”童子文浩气哼哼地说道。

    许紫烟在一旁听得明白,心中盘算道,看来童子文浩的父亲不止有一个女人。那严紫的妹妹是他父亲的小妾,只是不知道童子文浩的母亲是正妻,还是和那个严月儿一样,只是一个小妾。

    那个中年修士神sè便有些尴尬,可是仍然轻声劝道:“少主,我看这件事情还是回报盟主,让盟主做决定。”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