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吞噬漩涡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小小歌子同学(588) ,Ж绫罗Ж(100)的打赏

    万分感谢小小歌子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等到许紫烟进入到了无波海深处的时候,整个海面上已经飞满了修士,在修士的不远处的海面上空,一个清晰的海市蜃楼正呈现在众人的面前。蜃楼中,高山巨阙不断变换,驾驭着各种宝器的神仙在蜃楼的世界中zì yó飞行。各种异兽或奔或飞,奇花异草遍布角落,好一派神仙宝地。

    许紫烟将目光从蜃楼中收回,向着围绕着蜃楼的修士看去。整个北地的宗门,世家,散仙几乎都到了。许紫烟知道,如果这个蜃楼的时间再拖得长一第四百零一章 吞噬漩涡点儿,整个苍茫大陆各地的修士都会赶来。恐怕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苍茫大陆各地的修士也正在赶往此地

    目光一凝,嘴角掠过了一丝笑意。她看到了许天狼,此时的许天狼给人的感觉更加地彪悍,只是站在那里,都让人感觉到一股冲天的霸气。许紫烟暗暗点头,不愧是当年许家的第一天才,没有想到只是短短的两年时光,许天狼已经是筑基期第一层的修为了。看着他所站的位置,应该在一气宗有一定的地位了。

    目光在各路修士中搜寻,目光一亮,许紫烟又看到了许麒。此时的许麒给人一种十分沉稳的感觉,如同一把入鞘的古剑,让人看不透深浅。气质愈发的内敛,浑身散发着一种祥和自然的气息。许紫烟目光一缩,因为她发现许麒如今竟然是筑基期第二层的修为。难道麒哥哥真的是修炼七窍玲珑心功法的天才吗?

    紧接着,许紫烟又看到了百峰宗的许天海和引月宗的许岚,如今两个人也都是炼气期第十一层。许紫烟不禁暗暗点头,看来大家都没有浪费时间。第四百零一章 吞噬漩涡

    猛然间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霍然回首,在视线的碰撞间,许紫烟看到了华阳宗的杨玲珑。两个人彼此相望,在嘴角同时泛起一丝微笑。

    “她果然达到了筑基期第五层的修为。”许紫烟的目光流露出一丝期待。

    “她如今才是筑基期第二层修为吗?这是她真正的修为吗不跳字。杨玲珑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怀疑。

    又感觉到一缕目光在关注自己,许紫烟转头望去。微微皱起了眉头,见到远处一个满脸疤痕的青年正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见到许紫烟望了过去,那疤脸青年的目光淡淡地移开。但是许紫烟的心却莫名地一震,她总是觉得那个疤脸青年的目光有着一丝熟悉,但是又无迹可寻。

    海面上的蜃楼突然地消失了,所有的修士俱是心神一震,目光灼灼地望向了海域的中心,一颗耀眼的珠子璀璨地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蜃楼珠”

    “抢”

    所有的修士蜂拥地向着蜃楼珠冲了过去。

    “嗖~~”

    蜃楼珠炫起一道亮丽的光线,向着天际冲去。元婴期和结丹期的修士同时身躯一拔,向着蜃楼珠追去,而筑基期和炼气期的弟子则都聚集在下方,抬头望向了空中。

    天空中。

    太玄宗的柳清寒,华阳宗的项紫云和中原天行宫的乌传三个元婴大修士分成三个方向围堵着蜃楼珠。在他们的外围是各宗和各世家以及散仙中的结丹期修士。那颗蜃楼珠似乎有着灵智,滴溜溜旋转着,忽东忽西地飘忽着,让人捉摸不定。

    但是无论它左冲右突,给它盘旋的余地却是越来越小,渐渐地被众修士给挤压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眼看着就要被众修士扑捉,而柳清寒,项紫云和乌传也相互提防着。就在这时,那蜃楼珠突然释放出一阵磅礴的光华,瞬间便形成了一个海市蜃楼将空中所有的人笼罩在里面。让柳清寒,项紫云和乌传等人一下子就迷失在蜃楼的世界里。

    空中的蜃楼中传来了呼喝打斗声,蜃楼外的海面上,许紫烟等筑基期和炼气期的弟子仰头焦急地张望着。大约一刻钟的时间,空中的蜃楼猛然间消失了,一道光华拉起一道绚丽的sè彩,瞬间消失在天际。

    空中,三个元婴大修士和一干结丹期修士呆呆地虚立在空中,很多人此时都受了伤。许紫烟眯缝着眼睛努力地搜寻着,果然在一群结丹期的修士中找到了无名。令许紫烟放心的是,无名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身上的衣袍也破碎了几处。

    陡然,许紫烟感觉到脚下传来巨大的引力,一个身体不住地向着下方沉去。同时听到了身边传来的惊叫声。低头一看,脚下的海面出现了一个巨大得看不到边际的漩涡,那巨大的引力正是从漩涡中传来。

    在一片惊叫声中,一些修为高的筑基期的修士奋力挣脱了漩涡的引力,向着空中飞去。许紫烟也在奋力地挣脱着漩涡的引力,但是那引力太强大的,许紫烟拼劲了全力才缓慢地向着空中升去。

    目光向着周围望去,只见无数的修士都被漩涡吞噬,许紫烟目光焦急地向着四下张望着,寻找着许麒和许天狼等人。许麒和许天狼等人没有看到,却正看到杨玲珑的身躯被漩涡吞噬。

    空中,柳清寒和项紫云正率领着结丹期修士向着下方冲来,想要挽救那些门中弟子。许紫烟看到了梁之洞和无名正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嘴角刚刚露出一丝笑容,猛然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朝着自己压了过来。转头一看,正是夏桀怨毒地望着自己。手中凝结了一把金剑斩向了自己。

    周围此时很乱,当夏桀挣脱了漩涡的引力冲上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许紫烟就在自己的身边。一时之间对于许紫烟的怨恨涌上了心头,想都没想都凝结出来一把金剑斩向了许紫烟。

    许紫烟迅速地凝结出护身法盾,同时疯狂地从紫烟空间里面调出了几十面土墙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轰~~”

    一连串爆响,夏桀虽然破开了几十面的土墙,最终也斩到了许紫烟。但是那法力已经是强弩之末,最后的一点儿力量轰碎的许紫烟的护身法盾,却没有伤害到许紫烟分毫。但是令许紫烟绝望的是,那冲击的力量让她的身体失去了掌握,只是一霎那,许紫烟的身躯便被漩涡吞噬。

    在许紫烟掉进漩涡的一瞬间,她听到了两声怒吼:

    “竖子敢尔”

    无名和梁之洞眼睛通红地向着夏桀扑了过去。

    “轰~~”

    两声巨响,无名和梁之洞的身形向后飞退,在刚才夏桀的地方出现了柳清寒和言峥。而夏桀则是满面惊惧地躲在了言峥的身后。

    “梁之洞,你疯了”柳清寒冷冷地说道。

    “我没疯他杀死了我的真传弟子许紫烟”梁之洞声嘶力竭地吼叫道。

    “你说什么?他杀死了许紫烟?”

    乌传的身影一闪,便站在了柳清寒的对面。目光yīn森地望着言峥身后的夏桀。乌传此时的心情很不好,废了一年多的时间,想要得到弟弟的遗产,没有得到不说,就连抢夺蜃楼珠也空手而回。此时再听到自己唯一能够得到线索希望的许紫烟被夏桀给打死了,憋了一腔的怒火便不管不顾地要撒在夏桀的身上。

    柳清寒的神sè就是一紧,这件事情现在很麻烦。乌传绝对是她柳清寒对付不了的人物。自己宗门内部此时出现裂痕不说,和梁之洞一起出手的还有一个自己也有些摸不透的老者。更有甚者,在不远处还站着华阳宗的元婴大修士项紫云,此时嘴角正含着冷笑望着这边。柳清寒毫不怀疑在自己落入下风的时候,项紫云会果断地出手。

    在项紫云的身边站着一个伟岸的青年,柳清寒看得就是目光一缩。她自然是认出那个青年就是华阳宗年轻一代的第一天才吕东阳。柳清寒咬了一下嘴唇,心中暗自下定决定,为了太玄宗能够有一个和吕东阳相抗的年轻一代,也要保下夏桀。

    但是眼下必须先安抚住梁之洞,自己的阵营在这个时候不能够再分裂了。柳清寒放缓了声音,望着梁之洞真诚地说道:

    “粱师侄,我知道你心中的痛苦,可是你想到华阳宗的吕东阳了吗不跳字。

    梁之洞神sè一滞,继而愤恨地说道:“我不管,这种败类今天必须要死。”

    柳清寒脸sè一沉,凝声说道:“夏桀我保下了如果你今天非要杀夏桀,恐怕就不是夏桀一个人的生死问题了,而是整个太玄宗都面临着危险。”

    说到这里,柳清寒将目光在乌传和项紫云的身上扫视了一眼。梁之洞的心神就是一震,他自然是明白柳清寒目光中的深意。如果自己真的不管不顾地要杀夏桀,旁边还有一个修为不知深浅的老者,刚才也要杀下夏桀。如今又加上了一个乌传,如果真的混战起来,那项紫云再趁机出手。只要柳清寒一个不小心陨落了,太玄宗也就真的危险了。

    梁之洞的脸上便现出了犹豫之sè,而旁边的无名则仍然沉着一张脸,目光yīn狠地紧盯着言峥身后的夏桀。

    “哼”乌传此时却顾不得那么许多,他只想着把自己心中憋闷的怒火释放出来。身形一动便向着柳清寒逼了过去。不远处的项紫云嘴角透露出一丝冷笑,悄悄地打了一个手势,带着华阳宗的结丹期修士也缓缓地靠近了过来。

    第二更到,我现在很纠结。纠结chūn节到底要不要停更过年老妈已经下令了,说chūn节不允许我码字,要我陪她过年。再想想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