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海底世界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万分感谢女夭米青 同学 ,小穗子同学 ,llerry同学 ,bjie同学 ,芝麻酥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林上风的目光向着周围一扫,脸sè就是一变,意识到问题的严重xìng。身形一动,便飞到了无名的身边,向着无名躬身一礼道:

    “师兄,宗门重要啊”

    这林上风话音一落,周围的人俱是一愣,项紫云的身形也是一顿,目光怀疑地望向了无名。此时,莫惊鸿的身躯轻微地颤抖着,无名那老去的模样渐渐地在莫惊鸿的眼前变得熟悉。颤声问道:

    “你是师兄”

    柳清寒,言峥,莫释君和梁之洞也俱是神sè一变,望向第四百零二章 海底世界无名的目光透露着激动。所有人此时都关注着无名,但是却只有一个人根本就没有理会无名,那就是乌传。他会去理会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吗?当然不会他现在心中想的就是杀掉夏桀。

    柳清寒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乌传的杀意,机jǐng地望向了乌传。而此时的乌传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意,属于元婴期的威能铺天盖地地向着对面的柳清寒压了过去。而柳清寒也立刻释放出元婴期的威能和乌传相抗着,两个人的双手都已经抬起,顷刻之间就要相互搏杀。

    项紫云的身上也在瞬间释放出元婴期的威能,身形缓缓地向着林上风等人逼了过去。林上风等人的脸sè此时都变得十分地难看,知道太玄宗此时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时刻。无名狠狠地瞪了夏桀一眼,身上陡然释放出元婴期的威能。

    要知道无名如今虽然只能够使出结丹期的功力,但是却是货真价实的元婴期大修士。只要不动手,只释放威能的话,他就是一个元婴期的大修士。更何况无名深知眼前的危局,在释放威能的时候还第四百零二章 海底世界夹杂了金之剑意。

    犀利,磅礴的威能一下子便破开了项紫云的威能,向着项紫云逼了过去。

    项紫云的脸sè就是一变,无名那夹杂着剑意的威能太犀利了,给项紫云的感觉就是,无名的修为要高出他很多。他这种感觉乌传的心里也有,那磅礴的剑意威能让乌传的心里都不禁一震。准备释放法术的双手也就停了下来,飘退了数十米,戒备地望向了无名。

    此时的无名其实也很辛苦,他知道如果仅凭着自己的元婴期的威能根本就威慑不到乌传和项紫云。这两个人的修为都比他高,威能也要比他更加地厚重,所以他将自己的金之剑意融合进了威能之中。但是这样的结果让无名很累,jīng神力在快速地消耗着。

    好在乌传的心里高估了无名,深深地看了无名一眼,散去了身上的威能,拱手说道:

    “道友是?”

    “太玄宗万剑锋无名。”

    “呵呵……”乌传笑了两声,目光不屑地看了一眼言峥身后的夏桀,讥讽地说道:

    “太玄宗竟然出现同门相残的弟子,呵呵,我今天真是开了眼界。”

    “这是我太玄宗宗内之事,我们太玄宗自会处理,不捞道友挂念。”无名淡淡地说道。

    “哼我也没有那个兴趣告辞了”乌传倒是干脆,见事不可为,立刻闪身离去,不趟这北地的浑水。再说他还想碰碰运气,向着蜃楼消失的方向追去。

    “不送”无名的声音淡淡响起。

    眼看着乌传的身影消失,太玄宗的人都吐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来。但是在另一边的项紫云却立刻悬起了一颗心,有些紧张地望着柳清寒和无名,他的心里可是十分清楚,如今太玄宗出了两个元婴期大修士。而刚才自己的举动无疑是暴露了自己的野心和杀意。如今太玄宗要是想要报复的话,恐怕自己这条命和华阳宗都危险了。他那里知道无名只是在吓唬人,实际上只能够使出结丹期的功力。

    脸上堆起了笑容,向着柳清寒和无名拱手说道:“呵呵,柳师妹,无名师侄,刚才我就想着帮你们,如今乌传已经走了,那我也告辞了”

    无名淡淡地说道:“项师叔,等着我们处理完了宗内之事,有机会师侄再向师叔讨教。”

    项紫云听了无名的话,便立刻放下了心。无名的话很明显,就是现在人家懒得理你,人家要先处理残杀同门的那个夏桀。所以,项紫云急忙拱手告辞,多一刻也不待,带着华阳宗的弟子迅疾地离开了。

    待项紫云带着华阳宗的弟子离开之后,无名的目光犀利地盯向了言峥身后的夏桀,身旁的梁之洞也愤怒地瞪着夏桀,手指一张一缩的,就想要上去动手。言峥不怕梁之洞,但是他怕无名啊

    他们这一辈人谁不知道无名啊当初如果不是林上风机缘巧合服食了青木之魂,那太玄宗的宗主之位就是无名的啊无名才是太玄宗的第一天才啊而且xìng格倔强,当年在太玄宗的时候就谁的面子都不甩。在败给了林上风之后,便愤而离开宗门。没有想到再次见到无名,人家已经是元婴期大修士了。当下见到无名逼人的目光,便心中一抖,尴尬地拱手说道:

    “师兄”

    “哼”无名冷冷地说道:“许紫烟是我的义女”

    “这……”此时的言峥真的无言以对,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柳清寒。

    柳清寒也知道无名的脾气,别说是她柳清寒,就是当初在上一代的宗主面前无名都能够犟上几句。只要是对的,无名不管是谁,他都会坚持他的意见。何况如今的无名也是元婴期大修士,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来压制无名。用师叔的身份吗?那可能好使吗?

    柳清寒转头狠狠地瞪了一眼此时已经完全吓坏了的夏桀,再转头望向无名,脸上堆起笑容,温和地说道:

    “无名师侄,那个……你看,还有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到了北地大比,你看……”

    无名的目光从夏桀的身上移到了柳清寒的身上,然后又移到了海面上。此时海面上的漩涡已经消失了,但是却也随之有着无数的修士跟着消失了。将目光从海面上收回来,再一次盯住夏桀,冷冷地说道:

    “北地大比,你杀了吕东阳,生否则,我会亲手杀死你”

    话落,袍袖一甩便破空而去。

    “师兄”莫惊鸿大喊。

    空中传来无名的声音:“师弟,北地大比之时,愚兄会回来。”

    “师兄”莫惊鸿目光中透露着失落,轻叹了一声。

    “哼”梁之洞冷哼了一声,一甩袍袖,划空而去。

    “哼”莫惊鸿想起许紫烟是师兄的义女,便也冷冷地一哼,瞪了夏桀一眼,划空而去。

    柳清寒望了夏桀一眼,最后又看了一眼言峥,轻叹了一声道:“好好教他,如果他杀不了吕东阳,无名是真的会亲手杀死他的。”

    空中,各路修士,各显本事,纷纷离开了无波海,虚空而去。海面上已经变得十分地平静,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那巨大的漩涡一般。

    许紫烟的身形在巨大的漩涡里面一圈一圈地旋转着,巨大的压力让许紫烟有些崩溃,神经渐渐地有些模糊。猛然间,心中一阵悸动,灵魂中浮现起一些感悟。

    上善若水似柔实刚

    嗯?不仅仅是这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上善若水,最深层次的应该是无物不融

    水之意,在许紫烟的灵魂中渐渐地丰盈,逐渐地清晰了起来。

    许紫烟的身形突然从水里面掉了下来,身体掉在地上,摔得屁屁很痛。紧接着便听到耳边“噗通”之声不绝于耳,一片惊叫呼痛之声。许紫烟转首向着周围望去,只见周围无数的修士跌落在地上,而且还正有着修士从上面跌落。抬头望去,心中巨震。

    上面是一片蔚蓝的海水在缓缓地流动着,许紫烟心中呆滞地浮起一个念头:

    “这……是在海底?这……海底怎么会自成一个空间?”

    很快,许紫烟周围的尖叫呼痛之声就都停了下来,周围只有粗重的呼吸声。每个人都意识到他们被那个巨大的漩涡给吸到了海底,只是这里的这个空间让他们迷茫和恐惧。

    终于有人忍不住这份压力,从地上跳了起来,身形一纵,就想要飞起身形,冲上那上方的海水中去。

    但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那些想要飞起来的人并没有飞起来,而是只跳起来两米多高,便从空中掉了下来。

    “这……”

    所有的人都呆滞地站在那里,然后相互张望着。最后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这样的结果,包括许紫烟在内,都向着空中飞去。但是,无一例外地都从空中掉了下来,没有人能够飞上空中。

    许紫烟静静地站在那里,她只是试了一次,便不再去试验了。略微一沉思,便推测出这个空间里面可能有着什么禁制,让修士失去了飞行的能力。

    禁制

    许紫烟心中就是一抖。意识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将双手放到身前,十指跃动想要释放出来一个法术,但是却失败了。许紫烟不甘心地将金木水火土五个属xìng的法术逐一试验,但是却都释放不出来一丝的法术。

    许紫烟的脸sè就变得难看了起来,这证明这个空间里面确实是有着古怪。能够禁锢修士的法力。一个修士如果不能够使用法力,那岂不就和凡人一样?身处在一个未知的空间里,没有了自保的能力,就是心xìng坚毅的许紫烟此时也开始心慌了起来。

    此时,也有些修士意识到了这一点,纷纷经过试验之后,立刻响起了一片惊慌的尖叫声。随着时间的推移,知道的人越来越多,慌乱的尖叫声越来越大,最后渐渐地消失,变成了死寂一片。

    祝战友们小年快乐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