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交错金门江(上)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交错金门江(上)

    文章马上就要转折了,废了点儿脑筋,上传的晚了点儿,惭愧

    “唰”

    空气中好像听到了整齐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许麒和玉公主的身上,然后又都集中在两个人相挽的手臂上,再然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玉公主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众人尽皆一呆,脑子里很难把过去冷若冰霜拒人千里的玉公主和现在满面阳光小鸟依人的玉公主连接在一起。

    可是,瞬间众多的男士首先反应了过来。超过百名的青年目光瞬间变得寒冷,目光如同利箭般“嗖嗖”地shè向了许麒。一道道愤怒,妒忌的目光如同实质般地纵横第四百四十五章 交错金门江(上)交错地罩向了许麒,空间地温度瞬间降了下来,这让许麒有种感觉,就是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恐怕自己现在已经被凌迟了。

    许麒望了一眼身边全然不顾别人的目光,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的玉公主,心中不禁微微一叹:

    “可怜的女孩”

    又看了看好似在空中凝结成实质的冰冻的目光,心中忽然涌起了一个恶意的想法:

    “如果面前这些嫉妒得疯狂,如同发*地野驴的杨国年轻的贵族们,在我离开宴会,烧掉了他们的粮草大营之后,知道了他们高贵的公主的人,是陈国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许麒作出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伸出右手温柔地将玉公主鬓角的一缕乱发轻轻地梳理到耳后。

    “哗啦哗啦……”

    凝结在空中的目光碎掉了,满室都是飘荡的受伤的灵魂。猛然间室温变得火热暴*,每个杨国青年俊才的身后都好像燃起熊熊的烈火。

    “哇好厉害的气场”许麒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

    “我要和你决斗”第四百四十五章 交错金门江(上)

    一百多个声音整齐地爆喝出来,震得室内“嗡嗡”作响。

    许麒收回梳理玉公主乱发的右手,转过头望着眼前愤怒地发狂的俊才们,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

    “嗯喊得很整齐你们经常在一起这么训练吗不跳字。

    “噗嗤”

    周围的女士们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坐在酒桌旁的郭康等八位将军也不禁笑了起来。

    “这小子可是够狂的不过我喜欢哈哈……”郭康忍不住低声笑着说道。

    “我金守志你是谁?可敢应战?”

    一个身着白衫的男子向前迈了一步,嫉妒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

    “金手纸?手纸还有金的吗?那……上厕所的时候能用吗不跳字。许麒怀疑地上下打量着金守志,好像在作一项功法研究一样。

    “噗”

    八位将军将刚喝到嘴里的酒喷到了彼此对面的将军一脸,然后“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你……”金守志气得一口气上不来,憋得满脸通红。

    “呵呵……”

    郭天从旁边笑着向许麒走了过来,他的身份只是一个城主的儿子,虽然不可不免地对玉公主有一些爱慕,可是彼此的身份相差得悬殊,反而对玉公主没有什么想法。而平时金守志仗着自己是定国公的长子,身份尊贵,倒是没少欺负郭天。虽然不至于撕破脸面,但是小打小闹却是不少。

    今天郭天看到金守志吃瘪,又看到许麒明显是在耍金守志,心中早就乐开了花,郭天也不是什么好鸟。如何肯放过这样的一个机会。于是急忙装着帮金守志解围的模样走了上来,忍住了笑意,板着脸说道:

    “王朔,你可知道他是谁?”然后伸出手指着金守志说道:“他是定国公的长子,将来可是要接受爵位的继承人”

    金守志看到郭天出来点出了他的身份背景,有些感激地看了一眼郭天,然后骄傲地提起了胸膛,心道:

    “看郭天这小子今天帮我的份上,以后对他好一点”

    “而且他也不是你说的金手纸”这时郭天极其认真地对着许麒说道:

    “他叫金守志金是金守志的金,守是金守志的守,志是金守志的志你可是听明白了?”

    听到郭天的介绍,金守志一口气又是差点没有上来,脸又憋得通红。众人都想笑,包括那一百多个青年俊才。可是看到金守志的模样,大家只好尽力忍着,毕竟碍着定国公的面子,不好做得太过分,可是每个人都忍得很辛苦,如同大便干燥般地涨红了脸。就在这时耳边听到许麒云淡风轻的一句话:

    “郭天,你说了半天,还是金手纸啊”

    “轰……”大家再也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

    “郭天”

    金守志双目喷着怒火,如毒蛇般盯着郭天。此时他已经知道了郭天在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他,他一纵身飘向郭天,狠狠地一拳击向了郭天。郭天也不示弱,抬手一拳还了回去。

    “嘭”的一声,金守志落在了郭天站立的位置,而郭天则踉跄地后退了二三十米,撞进了围观的人群中。

    许麒看了金守志一眼,暗中点头:“不愧是定国公的长子,世家子弟果然有出sè之处,倒是有些修为”

    此时,金守志一拳击退了郭天,不屑地冲着郭天冷哼了一声,便转头望着许麒道:

    “刚才听郭天叫你王朔,我现在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了只要我打得你知道我是谁就可以了”

    说完,金守志抬起右手,将食指伸了出来,向着许麒勾了勾。

    “唉难办啊”许麒微皱着眉想道:“不能打死了他,我还有大事要办可是不狠一点,恐怕一会儿还会有不少人向我挑战,我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他们在这里玩啊也罢,就废他一臂”

    “你可是不敢吗?那你就离玉公主远点儿,懦夫是不配拥有女人的”

    看到许麒微皱起的眉头,金守志以为许麒害怕了,便极尽嘲讽地说道。

    许麒的心中既然有了决定,便松开了微皱的眉头,懒懒地说道:

    “来”

    “你放开玉公主,我们换个地方。”

    金守志看到玉公主还挽着许麒,虽然心中嫉妒得发狂,可是终究害怕伤着玉公主,所以开口向许麒提出了要求。

    “不用了”

    许麒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

    “什么?你,你这个懦夫,竟然要寻求女人的保护吗不跳字。

    金守志指着许麒,一脸嘲讽地看着许麒,围观的人也都露出了不屑地表情。

    “原来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切是个软骨头”

    “懦夫”

    “靠女人的小白脸”

    各种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你还打不打?”许麒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慵懒地望着对面嚣张的金守志。

    “你放开玉公主”

    听到众人对许麒的谩骂,金守志的心情好了不少,恢复了世家子弟的风采,潇洒地摆了摆手。

    “为什么?”许麒一脸奇怪地问道。

    “难道你不怕伤害到玉公主吗不跳字。金守志如同看一个傻瓜一样地看着许麒。

    “哦……”

    许麒拉了个长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又换上了一副慵懒的表情,随便地摆了摆手说道:

    “放心,有我在,凭你的实力还伤害不到玉公主”

    “你……狂妄”

    金守志已经被许麒气得丧失了理智,再也顾不得玉公主的安全,纵身一跃,凌空一拳狠狠地轰向了许麒。筑基期第三层初期的劲力使空气不断地发出“劈劈啪啪”的爆破声。

    看到金守志扑过来的身影,玉公主心中一紧,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许麒的手臂。感受到玉公主双手的紧张,许麒微笑着转过头来看着玉公主,柔声说道:

    “放松,笑一个”

    右手看似随便地一拳迎向了金守志轰击过来的拳头。

    “咔嚓”

    众人的耳边清晰地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齐齐地看向了许麒。当他们看到许麒依然慵懒地挽着玉公主站在那里,还抬起手理了理自己并不凌乱的头发,俱都吃了一惊。本以为耳边的“咔嚓”声是许麒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如今看到许麒风sāo的模样,都急忙将目光转向了金守志。

    金守志此时正从空中落下来,许麒迅猛地拳劲让他在半空中就向后仰平了身子,然后就四仰八叉地摔落在地上。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右臂软软地垂在身旁,一看就是臂内的骨骼碎裂了,面部肌肉痛苦地扭曲在一起,脸上布满豆大的汗珠。双目如毒蛇般yīn狠地盯着对面的许麒。

    许麒根本没有看金守志,挽着玉公主向着她原来的座位走去。人们自动地闪开了一条道路,目送着许麒和玉公主走过。许麒很享受现在这种以他为中心感觉,心中的自信再一次膨胀。

    许麒将玉公主送回座位之后,对着玉公主行了一个贵族礼,然后走向了郭康,微笑着说道:

    “郭伯伯,不好意,惊扰了您的宴会,小侄还有事,先告辞了。”

    “哈哈,不惊扰,没关系。有空来看看伯伯”

    “是,小侄先告退了。”

    “天儿,替为父送送王朔。”

    “是,父亲。”郭天从旁边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

    “走,小弟送送王兄。”

    “有劳郭兄了”

    “哈哈哈……”

    郭天大笑着和许麒向着门口走去,许麒和公舜紧紧地跟在身后。坐在座位上的玉公主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出声,目光中流露出依恋和不舍,望着许麒渐渐离去。

    “给我杀了他”断臂的金守志面容扭曲地突然大喝道。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