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 筑基期第十一层(下)

目录:极品女仙| 作者:金铃动| 类别:都市言情

    ()    在幽冥的一处占地面积较大的居住群中,一处规模有些档次的房屋里此时正做着十几个人。在十几个人围着的中间是一桌酒菜。十几个人都面sèyīn霾地饮着酒,一个个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

    其中的一个修士面sè有些焦急,终于沉不住气地说道:

    “各位道友,之前我们在许紫烟刚到幽冥的时候,想去把她抢回来做侍妾。虽然最后我们没有付诸行动,但是那许紫烟又不是傻子,不可能不知道我们的心思。那天她就明明地表现出来了杀意,如果不是我等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跑得快,恐怕那天就死在那里了。

    如今,那许紫烟又突破到了筑基期第十一层,如第四百五十七章 筑基期第十一层(下)果她想要报复我们,我们是如何是好?”

    为首的那个筑基期第十层修为的修士听得心烦,他端起酒杯来一口喝了,冷笑道:

    “有什么可怕的?难道就她一个人还能够将我们十几个小队,近千人都给杀了?别说她许紫烟没有这个实力,就是有,中队长会让她杀了一千个修士?到时候,只怕不用我们出手,中队长就会出手。”

    开头说话的那个修士怯怯地说道:“蒋师兄,我们十几个小队总不能总在一起?总要出去狩猎?如果我们在出去狩猎的时候,她带着她的小队将我们给灭了,到那时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蒋金忠听了脸sè也是一变,yīn沉着脸说道:“她说灭就能够灭得了的?我们这十几个小队的实力可是都不差。施用,你是不是有些太过胆小了?”

    施用苦着脸,有些畏畏缩缩地说道:“蒋师兄,如今的第五小队与往rì不同了。不再是十几个人的小队了,如今也是人数过百的小队,与我们这些小队比起来,实力并不弱。更何况还有一第四百五十七章 筑基期第十一层(下)个我们都不是对手的许紫烟”

    蒋金忠又如何不知道第五小队如今的状况?想到许紫烟如果真的想要对付他们,他们中任何一个单独的小队还真是没有办法应对。咬着腮帮子在那里琢磨了一会儿,轻声地说道:

    “要不这样,我们去找找第五小队的那些队员,许他们重利,让他们暗算许紫烟?”

    “不可行”另一个修士摇着头说道:“凭着那天许紫烟的狠辣和手段,恐怕没有人敢去想着暗算许紫烟。”

    “我们重利相诱,我就不信没有财迷心窍的修士”蒋金忠狠狠地说道。

    另一个修士也摇着头说道:“这个办法很冒险。别说未必有修士肯做暗算许紫烟的事情,就是有,却未必能够暗算到许紫烟。假如,许紫烟已经没有了要杀我们的心思,而我们却让人去暗算许紫烟。这件事情成功了还好,但是如果没有成功,而且最终还让许紫烟给知道了话,恐怕那个时候我们迎来的将是许紫烟的滔天怒火。”

    “那我们要是不去暗算许紫烟,而是策反许紫烟的那些手下,让第五小队的队员转投我们的小队。消弱许紫烟手中的实力,如此对于我们的威胁也能够小一些。”有一个修士说道。

    大家都沉默不语,这个方法虽然没有第一个暗算许紫烟的方法那么激烈,但是却也是在幽冥中比较忌讳的事情。挖别人的墙角,削弱别人实力。在幽冥,有很多为了这样的事情大打出手的先例。

    沉默了一会儿,于明阁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屋子里面来回地踱着步,神sè不宁地说道:

    “蒋师兄,我们一直在这里被动地猜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而且我们任何一个小队和许紫烟相斗起来都会吃亏。如今许紫烟又再一次突破,我手下的那些队员现在都有些人心惶惶的,而且有些人在背地里谈论说,如果不是我们当初想要抢人家许紫烟为侍妾,怎么会有今天的生命危险。

    如果不是我果断地将那几个在背后乱说话的修士给斩杀了,震慑了队员,说不定咱们自己的内部就先反了起来。”

    十几个人此时都面sè非常地难看。于明阁说的这件事情,其实在这两天不仅仅只发生在一个小队中,各个小队都发生着相同的事情。看到大家都不说话,于明阁低声说道:

    “我看我们不如服软罢了,一起去给许紫烟道个歉,说不得人家根本就不和我们计较这件事情。如果这么僵持下去,看那许紫烟的手段,不是个善茬,不好惹啊”

    蒋金忠铁青着脸,狠狠地说道:“你怕了?哼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比许紫烟那个女娃子修炼的时间长,经历的事情多?会怕她一个黄毛丫头?会斗不过一个雏儿?我就不信她刚刚到幽冥,就敢无所顾忌地四面树敌?”

    说到这里,蒋金忠咬着牙一阵冷笑:“如果我们真的前去道歉服了软,这件事在幽冥一传开,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带队,恐怕手下的人心很快就会散了,人心一旦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如果手下没有了人,我们向谁去抽取鬼魂珠?”

    于明阁迟疑了一下,缓缓地摇着头说道:“蒋师兄,许紫烟的底细我已经打听过了,她是来自于北地的大宗门太玄宗。虽然说上面的宗门管不到我们幽冥,但是再过几个月,地面上的那些前来历练的修士就会陆续到达,如果太玄宗的那些历练修士知道了我们在对付许紫烟,哪怕是那时许紫烟已经死了,我们也是惹到了麻烦。”

    蒋金忠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皮子也不禁一阵急跳,这个时候,一个修士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蒋金忠一看到那个修士,便急忙问道:

    “那许紫烟怎么样了?”

    那个修士急忙低声说道:

    “各位队长,许紫烟自从观看她突破的那些修士离开之后。只是和周震单独聊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便就再一次将房门关上,似乎又闭关了。”

    屋内的十几个人目光闪烁不定,他们不明白许紫烟刚刚出关,为什么又要闭关。这个时候,那个报信的修士又低声说道:

    “各位队长,我在外面偷听的时候,发现那许紫烟对于第五小队的事情根本就是放手不管,完全交给了周震管理。而后来投奔第五小队的那两个小队的修士也略有怨言。”

    蒋金忠jīng神便是一振,喜道:“好那许紫烟毕竟还是年轻,只是空有一身修为。却使大权旁落,成为孤家寡人。如果我们充分利用她的弱点,未必就不能够彻底地解决掉她”

    众人也都纷纷点头,其中一个修士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

    “也许是她刚刚进入幽冥,还不了解幽冥中的情况。等到她呆上一段儿时间之后,明白了幽冥中的残酷,恐怕就会重新将第五小队的大权抓回来。因为那毕竟关系到鬼魂珠,而鬼魂珠却是直接关系到在幽冥中的修炼。”

    “所以,我们就要在她还没有弄明白之前,就要将许紫烟收拾掉。如果等到她明白了幽冥中的残酷,就是为了我们的鬼魂珠,他也会旧事重提,来找我们的麻烦。”

    “那我们究竟要怎么办?”众人一听,也都觉得蒋金忠说得有理,一时之间,心中便有些惶恐。

    蒋金忠将一双冷冷地眸子扫视了众人一眼,挥了挥手,那个刚才报信的修士会意,忙退出了房去,掩上了房门。

    蒋金忠缓缓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扶着桌子,将身体前倾道:

    “你们近前来”

    待众人都站了起来,将头都凑到了一起,蒋金忠这才将脸皮子抽搐了一下,yīnyīn地说道:

    “以我之见,一不做,二不休,就和她拼个鱼死网破。”

    于明阁的脸sè就是一变,霎时间变得苍白,颤声说道:“万万不可,蒋师兄,此计不可行我们现在去和许紫烟硬拼,恐怕会损伤惨重。而且我们没有丝毫的把握,就是手下的队员也不会干的。就算这些都不成问题,最后我们也杀了许紫烟。但是等到太玄宗的修士进入到幽冥,我们也活不了多久。”

    蒋金忠yīn沉地一笑道:“谁说我们要现在就去和许紫烟硬拼了?我们可以多方面一起行动。”

    目光yīnyīn地扫过众人,压低了声音说道:“第一,我们可以尝试在第五小队中寻找几个人,给他们重利,让他们寻找机会暗算许紫烟。”

    看到于明阁的脸sè一变,想要说话,蒋金忠便抬手阻止了于明阁,继续说道:

    “第二,我们在暗地里去分化第五小队,将第五小队的队员尽可能地挖过来,削弱许紫烟的实力。

    第三,这些只是为了我们最后一击做准备,等着他们出去狩猎的时候,就是我们对许紫烟采取行动的时候。到那时,许紫烟的第五小队已经被我们消弱了不少,再有着我们收买好的暗桩。到时候,我们在鬼界突然对许紫烟发起绝杀,许紫烟必死无疑。而且,只要我们将第五小队的修士在鬼界全部杀光,就没有人会知道是我们杀了许紫烟,就是太玄宗的修士前来,也不会怀疑到我们。”

    子曰:读书是一种品质,投粉红票是品质的闪光战友们,闪光一下下嘛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