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孩子

目录:秀色| 作者:若水| 类别:都市言情

    坐在梳妆镜前,青黛掬起脑后的头发放在胸前,拿着象牙梳一下下理顺了,回头瞄了净房一眼,打了个哈欠,“华韶彦,我先睡了。”

    没去理会还在净房里的某人,青黛伸了个懒腰蹭上床去,躺了半天结果却睡不着了,翻来覆去换了好几个姿势,忽然就听见有脚步声传来,回头一看,华韶彦过来了。

    看着美人媚眼斜飞,唇角含笑,里衣大大敞口,甩开飞扬的一笔,便是妙笔丹青勾勒的优雅锁骨,半遮半掩的蜜色胸膛看着就让人想入非非。

    青黛惊艳一眼之后,立马仰面闭上眼挺尸状,心里默念着,第一天实践,第二天休整,第三天是不是该复习了?

    眼睛偷偷睁开个小缝,青黛瞄见**着上身的华韶彦正俯身笑看着自己,“怎么不看了?看看我怎么祸害你……”

    紧接着,青黛怪叫一声,天旋地转地被华韶彦置于身上,然后三下五除二地就被某人搂底子扒了个干净。

    青黛下意识地伸出双臂护住胸前,白皙的脸颊染上浅红,如三月春桃般妍丽动人,翻身从华韶彦身上下来钻进床里,只留下玉背对着他。

    华韶彦伸手揽住青黛,扯了被子盖住了两人。

    就在青黛以为某人要有下一步行动时,华韶彦却只是单纯地搂着脱光光的她,弄得她有些诧异,“就这样睡了?”

    华韶彦点点头,“嗯,就这样睡,不然还想怎样?难不成……”

    “华韶彦。”被当了抱枕的青黛果断地截住了某人的话,又羞又恼地喊了一声便没了下文,索性闭上眼再不说话。她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汇来反驳某人的无耻行径。只得放任某人的行为。

    看着闭上眼装死的青黛,华韶彦细长的眼眸眯成了一条缝,唇角带着得逞的笑意。

    温热带着薄茧的手掌抚过丝缎般柔嫩的肌肤。耳畔微微凌乱的呼吸泄露了她并没有睡去,幽暗的帐中华韶彦无声地笑了。俯身吻上她的脸,噙住她的唇。感受到怀中的人身子渐渐软了下来,他将她转身扣在自己怀中。膝盖微微一顶,轻易地就分开她的腿,腰身一挺便进入了她的身体。

    “华韶彦,你不是说就…..那样睡吗?”断断续续的话语伴着凌乱的呼吸从朱唇中溢出,隐隐带着某种咬牙切齿的尾音。

    你等着,以后这笔账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华韶彦凝眸专注地看着身下的娇人,自然看到了她漂亮的凤眼中冒火的瞬光。“呵呵,你如今不也躺着在睡吗?有何不对?”

    “呜,你……”

    华韶彦似乎不满意青黛还有力气说话,一抽一送的频率不禁加快,青黛喘息着再没有力气说话。

    窗外夜凉如水月色朦胧,室内那喘息声渐渐化成了浅吟低唱,幽暗中墙上那红色的双喜在月华银辉中泛起了旖旎的柔光。

    ……

    坐在回戴帽胡同的马车上,青黛歪在大引枕上,揉揉发酸的腰,一个劲儿地打着哈欠。白了坐在对面神清气爽的华韶彦,该死的九娘娘,折腾了半宿才合眼,明明运动的那个是他。我为毛这么累啊?

    “我跟爹和娘说了,今晚不会忠毅侯府,就在上官府过夜。”

    “嗯?”华韶彦是想自己跟祖母多聚聚,青黛收回了原本飞向华韶彦的眼刀,闭上眼,趴在引枕上补眠,嘴里哼哼了一句,“谢谢!”

    “我们是夫妻,你还与我客气。”华韶彦轻抚了抚青黛的头发,“昨夜你累了,还有一阵才到,你先眯会儿。”

    马车晃晃悠悠走了两刻钟,终于到了戴帽胡同。

    一回上官府,青黛和华韶彦先荣禧堂拜见了老夫人。两人磕头行了大礼,老夫人招招手,有些激动道:“来,让祖母看看!”

    “祖母!”青黛上前拉住老夫人的手,在她身边坐下。华韶彦望着欢喜的青黛,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径直在上官鸿身边坐下。

    老夫人看了看青黛,又看了看下首坐着的华韶彦,“瞧着脸色还好,就是精神头差点。这几日累坏了吧?

    老夫人略带深意的眼神让青黛一滞,随即讪笑道:“也就忙乱这头几日,过段时日就好了。”祖母这话说得还真是“含蓄”。

    老夫人没再深究,睨了华韶彦一眼,“叔澜,我们家青黛年纪小,劳烦你多费心照顾了。”

    华韶彦欠欠身,朝老夫人抱拳道:“您老放心!青黛是我诚心求娶的妻子,我一定会好好待她。”

    看着一脸郑重的华韶彦,老夫人满意地颔颔首。

    说了会儿话,上官鸿领着华韶彦到书房叙话。

    青黛留在了荣禧堂。

    青黛唤了桃花将单独备下的礼物单子递给老夫人,“祖母,这几样是我和叔澜特意给您挑的礼物,刚才让桃花交给朱嬷嬷了。”

    “你能回来就好,还带着些劳什子的东西作甚?”

    “这是叔澜的心意,您就别推辞了。”

    老夫人看了眼礼单,“看得出来,他倒是真心疼你,这样祖母也就放心了。”

    青黛笑着说:“嗯,他待我挺好的。”

    老夫人让丫鬟收了单子,“哦,对了,宁靖来信了,你大姐生了个儿子。”

    青黛一喜,“这一年旺子啊,大嫂、四表嫂和大姐接连都生了儿子。”

    “还是个孩子,瞧把你乐的。”老夫人见青黛高兴,笑着摇摇头,“别光说她们了,祖母今儿想跟你说另外的事,你这嫁入华家了,做人家的媳妇,自要关爱相公、孝敬公婆,还要绵延子嗣,这是头等大事。我看你们小夫妻俩倒是和睦,可祖母的意思是你也别急着要,一来你年纪太小,二来你头前进门的两个嫂子都没生下孩子,你也不急于一时。”

    青黛下意识地默默自己有些的小腹,现下刚来完月事,倒是无妨,只是再过一段时日呢?说起来也怪,华家旁支的人丁兴旺,可华家直系到了华韶彦这辈,华韶启和华韶仲却至今无出,亭嘉嫁入华家快五年了,颜氏还比她早两年,至今两人都没生下一儿半女。华韶彦会不会也为此事心急,所以才那般卖力?自己若与他谈起此事,他会如何想?

    “不过这事急不来,你先探探他的口风,免得惹了叔澜不痛快。你们新婚燕尔,别为了这事伤了感情。”老夫人担心青黛一时嘴快,问的不得法反倒适得其反。

    青黛朝老夫人点点头,“孙女省的。”

    老夫人叹了口气,爱怜地摸了摸青黛的头发,“女人生孩子要过鬼门关,你娘就没挺过来……你年纪小,晚点要好些。”

    青黛看老夫人伤怀,忙岔开话,“祖母,今儿晚上我们俩不回忠毅侯府,就留在家里过夜。您可得让朱嬷嬷给我做两道好菜。”

    听说青黛要留下,老夫人欢喜万分,“好好,我这就吩咐人去准备。”

    青黛陪着老夫人,华韶彦从上官鸿那里出来,被上官熙请去了。

    到了下晌,府里又来人了,是青莲回来了。

    自从上次方家的事情后,青莲因与别妾室争风被禁足了半年,到了过年前才解了禁,只不过那以后她可老实多了,谨守妾室的本分,连青黛婚礼也没过来参加。所以,今日青黛回门,她竟然会回来,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一年未见,青莲清瘦了不少,脸上不复当日的神采,眉宇间多了些许淡淡愁怨和戾色,不过见了青黛,倒是满脸带笑,“恭喜三妹和华少将军共结连理!”

    “多谢二姐。”

    “你成亲时王府中有事所以未能前来,还望妹妹勿怪。”

    幸好你没来,你要来了我才要见怪了。青黛心中暗道,面上淡淡地回了句:“不会,二姐不必多心。”

    青莲见青黛没跟她说话的意思,也没勉强,“三妹回来,定跟祖母有私房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刚好想去看看小侄子,先告退了。”

    青莲一走,老夫人看了她的背影,不禁蹙眉摇头说:“做人还是安分守己过日子的好,非要掺和那些是是非非,到如今弄得自己一身狼狈。”

    青黛不语,祖母就算再恨铁不成钢,还是怜惜自己的孙女。她做的那些事就算不追究也不可能原谅。她才不后悔当在青莲的婚事上搅合了一把。何况后来的这条路还不是她选的。

    青莲在钱氏那里坐了一会儿,又去了柳姨娘处,到了晚膳前便离开了。

    青黛再没碰见她,只是到钱氏屋里看小侄子时,听见她提道:“二妹抱着端哥舍不得放,我看她也是个喜欢孩子的。如今大妹生了,她却没有,想来也是心急了。临走时还问我讨了几张补身的方子。”

    原来青莲这趟来打着给她道喜的幌子,实际是探问钱氏生儿子的法子。

    钱氏说完,又试探着问道:“你要不要也抄一份回去?”

    看钱氏热心,青黛也没好当面推辞,当下谢过,“多谢嫂子了,我就却之不恭了。”

    “自家人就不必这般见外了。”

    青黛在上官府住了一晚,第二天大早跟华韶彦回了忠毅侯府。

    ——*——*——

    友情推荐:

    《药窕淑女》作者琴律新书《喜嫁》(书号:2272604)

    穿越入噩梦之中,大族后裔、庶嫡之身,成了宅门争斗的靶子,这怎能忍?噩梦萦绕会否真的发生?她,只想活着!

    备注:已经有点厚度了,有兴趣的亲可以去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