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苦逼的“军训”

目录:秀色| 作者:若水| 类别:都市言情

    看着颜氏一溜烟就消失在廊子上,青黛撇撇嘴,叫上自己的丫鬟回来清澜院。

    回去时,容嬷嬷已经在堂上等着了,“九奶奶请安回来了。”

    “嬷嬷久等了,容青黛换身轻便的衣裳,再请嬷嬷去房里说话。”

    容嬷嬷沉默地点点头,青黛径直回屋换了身轻便的衣裳,请了容嬷嬷过来。

    “左右腿的距离要近,动作幅度小,双手扶左膝,右手不能下垂。”

    “动作要节奏均衡,不可慌忙,不可拖拉。太慢了,再来!”

    “……”

    青黛半曲膝,端好请安的姿势,在屋中静静地站在。容嬷嬷在一旁拿着竹尺看着,只要青黛稍有松懈,便用竹尺在不规范的地方拍两下。

    杏花陪着一旁,看着额上冒着细汗的青黛,试探着问了一句:“嬷嬷,奶奶这个姿势都站了两刻钟了,要不先歇歇,待会儿继续。”

    “公侯府邸的姑娘学宫礼,一个姿势站上个把个时辰的稀松平常。宫中大庆,行走跪拜加起来不下一个时辰。这一点点苦都出不了,如何做忠毅侯府的儿媳妇?”容嬷嬷不留情面地反驳,转头对青黛说,“几时能站着动作一丝不错便能休息。若你实在坚持不下去,那就自己亲口告诉我。”

    青黛身子不动,看了眼容嬷嬷,沉声道:“没有,我能坚持。杏花,嬷嬷授课以后不准插嘴。”说完,青黛撑着发酸的腿继续咬牙保持着姿势不变,心里哀嚎着,哎,这么个站法都赶得上军训了。

    “嗯。”容嬷嬷轻应了一声,看着头发已经微微汗湿的青黛。眼中闪过一丝微妙不易察觉的异色。

    一日下来,青黛趴在炕边像条死狗,脑袋里来来回回响着容嬷嬷那没有一丝起伏的声音。她终于体会到华韶彦话里的意思,容嬷嬷果然很严厉,动作不能有一丝一毫差错。

    杏花帮青黛揉腿。一边抱怨道:“明明当下指出来就是了,非要等您把所有动作从头到尾做完一遍。她才开口,我看容嬷嬷就是故意折腾奶奶您。您也是,她叫您做,您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

    桃花端着甜汤盅进来,往青花瓷碗里倒了小半碗,舀了一勺试试温度,才递到青黛面前。“奶奶,起来喝点银耳雪梨甜汤。”

    青黛坐起身,接过瓷碗,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桃花顺势坐在炕边,帮着杏花给青黛揉腿,“不过,你没看咱们奶奶最后走得那两步,还真是有派头,可比在上官府里那会儿没骨头飘好多了。”

    “那也不至于让奶奶屈膝站了半个时辰吧?再说了,宫里请安时人那么多。谁顾得上仔细看你是不是做的一丝不差。”

    “容嬷嬷面冷,严肃了点,不过倒不见得太过刁难人。从前女学馆里的师傅只是点到即止,训练得也不似容嬷嬷这般认真。我又不爱记这些虚头巴脑的礼仪。想着知道了便行,未必用得着。如今看看细节,发现那会儿自己还真是没上心。”

    青黛抬了抬耷拉下的眼皮,瞄了杏花一眼,“我知道你心疼我。只是这里不是春意院东厢,随你如何说,没人管你。你这么大声,仔细让人家听去,本来也没什么不敬的意思,指不定最后传到容嬷嬷耳朵里变成什么样呢。”

    “是!”杏花讷讷地闭了嘴。

    青黛将空碗递给桃花,接过杏花递来的帕子拭干唇上的水泽,“那俩香去哪里了?回来就没见着人影。”

    桃花回说:“一个说家里头有事,今儿下晌回来。一个去了针线房取新派的春季衣裳。”

    青黛笑了笑,“华韶彦一走,她们也休息了。”

    桃花微微一愣,随即会意,“奴婢回头去说说她们。”

    杏花刚才被青黛说了,这会儿不敢说话,偷睃了眼青黛,小声道:“容嬷嬷刚来那天,您前脚出去,她们俩后脚就抢着往上凑。”

    “敲打的事情不着急。我刚进门没多久,她们俩看两日再说。”青黛那日就算没看见,也听见了。长辈赐不敢辞,辞了这俩,又不知道换两个什么样的。既然她已经嫁给华韶彦了,也想跟他好好过日子,那就不允许这些有旁的人打她老公的主意。

    ……

    而后的几天里,青黛日日跟着容嬷嬷学宫规礼仪,容嬷嬷依旧那般严厉,她还是咬牙撑着,无论嬷嬷如何刁难,她都尽力做好。十日下来,青黛的宫礼已经做得十分标准。容嬷嬷从不夸奖青黛,脸上总是一个表情,不过看青黛眼神倒是日渐柔和,讲解更是事无巨细,除了行走吃坐这些常规的礼仪外,她还将各宫各殿宫妃等等涉及宫中的大小事务都说给了青黛听。

    过了半月,华韶彦回来前一日,容嬷嬷来跟青黛请辞,“九奶奶的规矩已经学得差不多了,老奴这便回去了。”

    青黛诧异了许久,“嬷嬷不再我院子里住两日了?”

    “奶奶该学的都学了,老奴也没什么可交的了。”容嬷嬷摇摇头,“九少爷明日就回来了,奴婢就不打扰少爷和少奶奶了。”

    青黛也没想到容嬷嬷住了这点日子便要走,顺嘴挽留了两句,“哎,青黛还说嬷嬷能再住个十天半个月,给我再讲点宫中之事。”

    容嬷嬷脸色难得露出笑容,“奶奶若想听,得空了可以去惠安堂坐坐。”

    青黛有点受宠若惊,当下笑着应道:“嬷嬷若不嫌我烦,那我改日定去叨扰。”

    容嬷嬷这一走,青黛是轻松了。不过,有人不痛快了。颜氏听说容嬷嬷走了,还倒青黛把人气走了,最后一打听才知道是容嬷嬷自己要走,当下觉得意外,还有点不太相信,当下去了公主屋里打听。

    颜氏去时,容嬷嬷已经在屋里与公主说话。颜氏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人通报后进去了。

    进屋见了礼,端阳公主让颜氏坐下,“嬷嬷,只过了十来日,她便学好了?”

    颜氏听见公主这般问,心道自己来得及时。

    接着,那边容嬷嬷便点头应道:“九奶奶虽然年幼,面上看着有些懒散,但悟性不错,性子有韧性,是个能吃苦的。站上个把时辰,吭都不吭一声。奴婢每日教的,她自个晚上都会练习,加上幼时在白先生的女学馆中学过几年,虽然许久不用,但底子还在,所以学得快。”

    颜氏听罢,忍不住撇撇嘴,对容嬷嬷的话显然不愿苟同。

    端阳公主听了容嬷嬷的话,稍稍有些意外,还真小瞧了这五品小官的女儿。

    “既然你都如此说了,那就这样吧。”

    “公主若再无其他事,老奴就先告退了。”

    “那你先回去吧。”

    容嬷嬷站起身给颜氏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容嬷嬷一走,端阳公主问颜氏:“怎么这会子过来了?可是有事?”

    颜氏忙笑着说:“刚才,我弟弟已经将翡翠送进府来了,我想着待会儿让人送到母亲这边来。”东西其实早两日就到府里了,颜氏还盘算着最后青黛提的点子赶不及,能用自家的翡翠。

    公主欣慰地看了颜氏一眼,“你的心意我领了,东西自个留着吧。寿礼的事情已经交给侯爷去处理了。”

    “哦?”颜氏心里微微一沉,“不知道最后定了何物做主礼?”

    “我和侯爷合计了,觉得出书不错,算日子也来得及。侯爷已经派人去准备了。”公主想了想,又随口道,“说起来,上官家的那丫头倒也有些可取之处。”

    颜氏一听,又让那丫头得逞了,面上赔笑道:“母亲说的是。三弟妹若无过人之处,也不会有人和小叔争着要娶她进门了。”

    公主似乎想到了什么,秀气好看的眉毛微微蹙了蹙,扬手打发颜氏,“我过会儿要出门,你先回吧。”

    “那媳妇告退。”

    颜氏自也看到公主脸上细微的变化,没再停留,转身出了门,唇角的笑意愈发浓了。

    没了容嬷嬷,青黛终于放松了下来。赶上不逢五,不用去给祖母和公主婆婆请安,青黛一觉睡到自然醒。

    刚坐起身,就听见桃花说:“奶奶,九少爷回来了。”

    “人呢?”

    “刚回来看奶奶睡得沉,没让叫,刚去洗漱完换了衣裳去外书房见侯爷了。”

    青黛撩开被子下了床,“这会儿赶回来,定是走夜路了。去让人准备些面条汤水,易克化的,待会儿爷回来了,吃完好休息。”

    备好了早膳,华韶彦也回来了。

    “起来了?”

    青黛拉着华韶彦坐下,“嗯!回来了也不叫我一声,走了夜路,赶快坐下用饭。”

    华韶彦看着拉着自己的小手,心情大好,很乖顺地在桌边坐下,“听她们说你这段日子日日练习,容嬷嬷没为难你吧?”

    “没有。”青黛指了指桌上的饭菜,“先吃饭早点去休息,有什么话咱们回头再说。”

    华韶彦看着桌上热腾腾的面条汤,目光又转向身旁的青黛,心中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