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私奔去蜜月

目录:秀色| 作者:若水| 类别:都市言情

    “母亲训话,完了,我又陪着大嫂回临波馆说了会儿话才回来。”青黛往屋子里瞄了两眼,扭了两下,手掰着华韶彦揽在腰上的大手想让他松开,“华韶彦,松开!大白天的让人瞧见了不好看。”

    华韶彦抱着青黛放在炕上,俯身看着她,“左不过说咱们白日宣淫,不怕,他们那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说着,华韶彦的唇就堵住了青黛的小嘴。

    “华……混……”唇舌在口腔中翻搅,一如那草原上脱开缰绳奔驰的野马,踏遍狂野奔放,肆无忌惮,青黛连个完整话都说不出。

    “奶奶,奶奶,刚刚管家给新送来的……”

    有人突然进来让华韶彦不由一愣,青黛得了空缓了口气,报复似地咬了华韶彦一口。华韶彦吃痛,青黛趁机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香橼敲门进来,却看见华韶彦抱着青黛躺在炕上,吓得脸一白,低下头,“奴婢待会儿再来。”说着,就匆匆跑了出去。

    “你个色胚,大早晨出门回来发什么疯?”青黛气恼地挥着拳头朝华韶彦身上砸了一记,刚才肉搏时被华韶彦扯开的衣领敞得更开了,月白绣金莲肚兜半掩着已初具雏形的两团玉粉可爱的浑圆,随着她凌乱的呼吸正颤巍巍地一起一伏。

    华韶彦嘴角噙着笑,细长而漂亮的眼睛眯成了弯月,抬手指了指青黛的胸口,“我决定了,回头一定要将小包子养成大包子。”

    “啊——”青黛低头一看,轻呼了一声,羞恼地转过身将衣领扣好,心里暗骂,啊啊啊,该死的华韶彦就是个色胚、混球加摧残未成年少女的猥琐大叔!

    “骂完了?骂完了咱们说正事。”华韶彦的手指碰了碰鼻尖,目光落在青黛绯红的双颊,嘟囔着的小嘴。笑着更欢了,逗包子脸红是件很开心的事。

    “哼。你有什么正事说?”青黛从炕上爬下来,做得离华韶彦三尺远。

    “你想不想去南山的庄子上住几日?”

    南山庄子,不就是刚刚亭嘉提的那处温泉庄子。

    青黛张口便想要说去,可看着华韶彦那笑嘻嘻的模样,轻哼一声。“晨间请安时,母亲还让我多多规劝你,要以事业为重,不要借故告假。让皇上觉得你疏懒懈怠,不思进取。”

    看着端坐在对面一本正经说话的青黛,华韶彦从炕上下来。轻笑着拱拱手,朝青黛作揖,“九奶奶说得是,九少爷受教了。只是下月中旬要去北渡迎接使团,少不得又让九奶奶独守空房。而今九少爷心怀愧疚,意欲带九奶奶出游赔罪,还请九奶奶恩准。”

    青黛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斜睨了眼华韶彦,“公主婆婆同意了吗?别又说是我撺掇的你。”

    “不会。咱们待会儿就走。”华韶彦揉揉了青黛脑袋,“这种事情也只有我能干。娘不会怪到你身上。”

    “啊?这么急?”嘴上说着,可青黛心里却是兴奋得很,“收拾东西都来不及?!”

    这丫头就会装,明明心里想去的要死。华韶彦拉着青黛的手,“先拿上两件换洗衣裳和日常用的物事。我已经吩咐过你那两丫头,剩下的东西让她们收拾好,我晚间让陈玄过来拿,顺便告诉爹和娘咱们俩已经出城了。”

    “搞得好像私奔一样。”青黛嘴里低声嗫嚅了一句。

    华韶彦耳朵尖,听了青黛的话哑然失笑,捏了捏青黛脸,“快,赶紧去换身轻便的衣裳。”

    青黛各挑了自己和华韶彦的两套衣裳,连着平日的护肤的东西打了个小包袱,然后换了套深色轻便的衣裙,打散了头发随意挽了个纂,只别了两支素钗。

    一切准备妥当,青黛拿上包袱,“好了,咱们走吧!”

    华韶彦打量了青黛两眼,“我家娘子素面亦动人,秀色可餐也。”

    青黛伸手挑起了华韶彦的下巴,左右端详了一番,“美人相公才是秀色可餐,来,给娘子我笑一个。”

    “好!”

    华韶彦果真笑了,如三月春风吹大地,繁花锦绣只为你而开。黑眸凝着你的影,蕴着他的情,天地间再难有旁人让他为你绽放这一笑的风姿,一辈子的柔情。

    青黛茫然迷失在这一笑的万种风情之中,抚着胸口,口中喃喃自语:“放个妖孽在身边,这心脏还得多锻炼。”

    “走了!”华韶彦朗声笑道,牵着青黛的手出了房门。

    香橼还守在门口,见两人携手出来,看样子是要出门,诧异地问道:“少爷和奶奶要出门?”

    青黛瞄了眼脸红扑扑的香橼,虽是问他们两人,可眼睛却瞄着华韶彦,轻咳了两声,这才唤回了香橼的神智。

    香橼忙收回目光,低头不敢再看。

    青黛拉着华韶彦的手紧了紧,华韶彦这才回头不耐烦地看了眼香橼,吩咐说:“我和少奶奶出去一趟,你们该忙什么自去忙吧。”

    “是。”香橼心中一喜,羞涩地应了声便福身告退了。

    华韶彦低头看了眼青黛,叹了口气,“你若不喜欢,打发了便是。”

    青黛瞪了华韶彦一眼,“嘁,谁让你长得太勾人了?母亲点明送来伺候你的人,我贸贸然没个由头就打发了,让母亲如何想?辜负了她老人家的一片心意不说,还道我容不下她的人。”

    “你想如何办就如何办吧!”

    华韶彦拉着青黛出了院门,到二门上坐上马车出府去了。

    车上,华韶彦对青黛说:“这会儿出城中途没有合适的地方用午膳,不若咱们在城里逛逛,待用了午膳再出城去。”

    “嗯,我听你的。”

    华韶彦敲了敲车门,吩咐车夫道:“去南市。”

    走了两刻钟,车子在阜宁街停下。华韶彦帮青黛戴好了帏帽,放下帽纱,先跳下车伸手抱她下来车。

    走在南市街上,除了街边正店铺子,摆摊的小商贩比比皆是,果品、杂货、幞头官巾、胭脂水粉、裙钗环佩应有尽有。

    “上次去南市还是前年……”青黛瞥了眼华韶彦,那次差点被毒蛇咬伤,正好碰见了华韶彦。兜兜转转,没想到故地重游,牵着自己手漫步的人会是他。

    华韶彦拉着青黛手紧了紧,“那时我是情急之下抱住你,这次我可是光明正大地牵着你走。”

    青黛回握着华韶彦的手,“既然已经牵上了,可要抓牢,若把我弄丢了可有你后悔的时候。”

    “嘿嘿,既然抓住了,就没机会放你了。”华韶彦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青黛忍不住偷笑,这人有时候还真孩子气。

    任由华韶彦牵着在街上慢慢走着,青黛恍若回到了现代,自己和华韶彦正学人家小情人牵着小手压马路。这感觉有点温馨,有点甜蜜。

    两人转了小半个时辰,坐上马车去了朱雀大街附近的春江楼。

    车上,青黛摆弄着刚淘回来的一对小插,爱不释手地摸了又摸,“没想到那小作坊里还能做出这样好的物件。”

    华韶彦拿起一支小插在手里转了转,“现下市面上的荷叶叶脉和卷边用的都说打造,这簪子用的是焊花丝倒是不常见。”

    青黛怔怔地望着华韶彦,脑袋里嗡嗡作响,“你,你知道这技法?”

    华韶彦抬手在青黛脑门上弹了一记,“你忘了我手底下有间金铺?要赚钱先得知道市面上这一行里都有什么技法,不然拿什么赚钱?”

    青黛揉着脑门,疑惑道:“你要办差,哪里有时间管这些?”

    “我也就近两年才忙些。”华韶彦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好了,马上就到春江楼了。”

    青黛没来得及再问,车子已经停下了。

    两人下车进了楼里,小二迎了上来,瞄了眼华韶彦身旁的青黛,眼中闪过诧异之色,这华少将军几时身边跟过女人?

    “华少将军,今日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华韶彦发现了小二的异样,吩咐道:“来个靠窗的雅间,我和夫人不喜外人打扰。”

    小二恍然,原来这位就是头前传得沸沸扬扬的华少将军请旨赐婚的夫人,当下收起了好奇,引着二人上了楼。

    雅间靠窗,视野开阔,青黛站在窗边,低头便能将朱雀大街的全貌尽收眼底,远望还能看见玉带河。

    “拣招牌拿手的上。还有,我家夫人喜欢吃素菜。”

    华韶彦交待好小二,不多时菜就上来了。

    “青黛,过来吃饭。”

    华韶彦正招呼青黛过来,门却被人随手推开了,就听见有人说:“我听小二说华少将军来了,我还道哪个华少将军,没想到真是你?哟,还带了位美人。你小子转性了,不怕我小姨子吃醋?”

    李玦是听华韶彦带了个女的才跑过来看看,一进门就看见一穿着朴素的女子站在窗边,跟他家那些莺莺燕燕比太过素净了,根本就没瞧清楚就以为华韶彦带着旁的女人,这才大咧咧地打趣他。

    华韶彦看着闯进来的李玦,脸刷一下冷了下来,待听他把话说完,脸更黑了,正要开口数落李玦有眼无珠,却听见青黛甜美的声音悠悠响起,“世子好兴致,不知今日带了哪家楼里的姑娘来作陪?可否请进来让青黛见识一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