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亭中偶遇

目录:秀色| 作者:若水| 类别:都市言情

    晚上要出去,明天还要上班,今天两更了~~先放一更~~~

    ——*——*——

    “嗯。”青黛不想将自己和华韶彦的事说与外人知道,只点头应了一声,眼瞅着山庄就到了,忙转口道:“前面就是山庄了,两位先与王爷用茶,待我换身衣裳再来作陪。”

    赵玉质见青黛不愿说,便不好意思再追问,随着姐姐他们去了正厅。

    青黛吩咐上茶备饭,自己去了卧房换了身女装。

    华韶彦从外间回来了。

    青黛刚打散了头发准备梳头,瞧见华韶彦进来了,问道:“怎么不陪客人?”

    华韶彦走到她身后,接过她手里的梳子,掬起她的长发一下下梳着,“今日没玩尽兴,等他们走了,我再补偿你。”

    “好了,我可没那么大气性。事出突然,我又没怪你。赶紧去陪客人吧!好歹是俩王爷,又说你的亲戚,别怠慢了人家。”青黛抽走华韶彦手里的梳子,“以后帮我梳头的机会多呢,今就饶了你!快去!”

    华韶彦扶着青黛的肩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了。

    换好衣裳,青黛回了前厅。走到门口就听见赵玉质的声音:“没想到这附近还有温泉,姐夫您那庄子上是不是也有啊?”

    “没有。这附近的温泉眼就叔澜庄子上那一处,在往山里走兴许还有。”

    “那真是遗憾了。原想着这次出来还能去泡一泡。”

    青黛没进去,站在一角往屋里瞄,倒是李瑜看着华韶彦不语,先开口道:“西郊玉泉山新开了几个泉眼,赶明儿爷带你去就是了。”

    赵玉质咕哝了一句:“赶明儿?还不知要到几时?”

    众人似乎等着华韶彦说话,可华韶彦端着茶瓯品茶。就是不说话。

    看见赵玉质被落了面子后一脸尴尬,青黛站在外面忍不住低头偷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这厮还能闷不作声当不知道,定是还在记恨今天被人家搅了好事。

    这时,神仙姐姐赵玉华开口了。“端阳公主喜欢治园,看明玉别院就可见一斑。刚进来看这庄子也是精致婉约,想来庄上的温泉定也不同凡响,不知我们姐妹能否有幸一观?以后王爷们新置办了庄子也好有个参考。”

    李玠也随声附和道:“玉华她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给我个面子借你温泉汤池,如何?”

    宁王都说话了,华韶彦不能不给他面子,本该当下就满口答应。可他却往外看了看,似乎想等着青黛来了再说,却正好与青黛对了正着。青黛见状,忙理了理衣裙走了进去,朝众人福身行礼,“来迟了,还请诸位恕罪!”

    说完,青黛在华韶彦下首坐下。华韶彦看向她,用目光询问她:“你看如何?”

    夫妻一体,他主动询问。哪怕没有明言,那也是出于对自己的尊重。

    青黛心头一暖,朝华韶彦轻轻眨眨眼睛,“无妨。”

    华韶彦脸色这才好看了几分。

    青黛笑着对众人说:“刚在外面听两位姐姐想去温泉看看。既然要看,哪有不亲自下去试试的。我吩咐让下人去收拾院子。等用完午膳,下晌休息之后,我和叔澜再带诸位过去。”

    坐在对面的李玠等人,这才明白华韶彦久久不答,是等着问青黛的意思。谁能想到叱咤疆场的玉面杀将会是个妻管严,连这点事情也要等夫人做主。一时间众人神色各异,李瑜和赵玉质惊诧不已,而赵玉华脸色阴沉了几分,手不自觉地握紧了。

    李玠眼中异芒一闪即逝,“多谢弟妹。”

    “宁王爷客气了。”

    华韶彦对李玠道:“许久未下棋了,要不去园中对上一盘?”

    “甚好!”

    “叔澜,你先请客人去园中,我去吩咐他们去准备。”

    “嗯。你且去吧!”

    分兵两路,青黛去吩咐人收拾厢房准备午膳,华韶彦带着众人在庄中转了转,然后去来水陶轩下棋。

    用过午膳,各自回去歇息。

    “我没到那会儿,人家都把话说到那份儿上了,你还撑着不应承?”

    华韶彦双手抱头靠在床边看青黛梳头,“懒得搭理。”

    “我看你是记恨人家。”

    华韶彦撇撇嘴不言语,青黛轻笑着摇摇头,放下梳子走到床边,推了推华韶彦,“往里挪挪,小睡一会儿,下晌还要招待客人。”

    华韶彦很识趣地靠墙睡了,青黛一躺上来就将她搂在怀里,“嗯,睡吧!”

    青黛无奈,自己如今已经沦落成华某人的抱枕了。

    两人睡了小半个时辰,起身便去了李玠他们住的地方,四人说了会儿话,提早用了膳,等太阳快落山时便往温泉去了。

    今日男女分浴,青黛陪着赵家两姐妹进去。

    “两位自进去沐浴,我在外间等着,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伺候的下人。”

    “青黛不一起洗?”

    “我这两日身上不方便,就不打扰两位姐姐了。”青黛摇摇头,人家俩姐妹作伴,自己去了多不方便,况且她与她们俩不是很熟,叫她**相对还真有点别扭。

    赵玉华颔首,“既如此,那妹妹先歇着。玉质,咱们先进去吧!”

    两人进了汤池,贴身丫鬟自然跟了进去,青黛只吩咐自家庄子里的丫鬟准备了茶水和糕点在外候着。安排好了一切,青黛嫌池边有些闷,便自己转悠去了屋后竹林的亭中小坐。

    一进亭子,便发现这里面温度有些不同,似乎比外面高上一些。青黛俯身拭了拭地面的温度,比石台面的高多了,想这亭子地下定是与温泉相通。

    青黛见四下无人,脱了鞋子赤脚踩在了青石板地面,初时不习惯觉得有些烫,等渐渐适应了便舒服多了。脚上一热,全身都暖和了,整个人放松了下来。靠在柱子边看着西天的云霞昏昏欲睡。

    李瑜不太习惯温泉的热度,泡了一会儿便独自溜出来散步。

    最后一抹阳光隐入了地平线,温泉池里各处的风灯都点亮了。李瑜顺着鹅卵石小路随意走着。一路漫步到了竹屋后,发现竹林里有一座小亭。便信步走了过去。

    待到走近,他才发现柱子旁靠坐着一人小憩。

    小脸玉白晶莹宛如初雪,浓长细密的睫毛如轻罗小扇盈盈而动,鼻翼微微翕动睡得十分香甜,柔嫩如花唇瓣轻轻嚅动,似在咂摸回味着什么精美佳肴,让人不禁好奇她到底梦见了什么。

    当年打赏银子的丫头都长大了。不过看这睡觉的样子倒还是像个孩子。李瑜摇头轻笑,不经意间注意到裙摆下半遮半掩的纤纤玉足,脸一热,急忙转过身,提步欲走,忽然想着她一人赤足在亭中定会受凉,复又折了回来。

    “九嫂,九嫂……”李瑜咳嗽了两声,绕到亭子外推了推青黛,“九嫂!九嫂!”

    青黛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就听见有人叫自己,“九嫂,九嫂!”

    “啊?”青黛转头一瞧,赫然是李瑜站在亭外。慌忙站起身,拿裙子盖住双脚,朝李瑜福福身,“忠王殿下。”

    风灯下,晕黄的柔光,那刚从睡梦中苏醒的凤眸如笼烟波,仿若三月江南的轻烟细雨,至轻至柔,至纯至美,让人陷入那一蓑烟雨编织的迷离梦境之中。

    李瑜冲怔了一瞬,恍然应道:“一个人睡这里仔细着凉,你还是早些休息吧!”

    说完,李瑜转身飞快地跑走了。

    青黛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撇撇嘴,低头找刚脱下的鞋袜穿上,嘴里嗫嚅着:“我的哈根达斯,再一口就吃到了,哎!”

    李瑜慌不择路地跑了,并没看见另外一侧林中立着的人影。赵玉质看着李瑜闪过,张口欲唤他,却不想人家连正眼都没瞧自己,咬碎一口银牙,“见鬼了不成,跑这么快?”

    赵玉质好奇,往刚才李瑜出来的方向走去,远远就看见青黛从亭中走了出来。她吃了一惊,不由退后了几步将自己的身子隐没在暗处,直到青黛离开才走了出来,眉宇的阴郁之色甚重。

    青黛回了温泉池子,问了下人知道华韶彦和李玠还在里面,而赵玉华那边也没有完事,便到旁边休息的屋子里坐下,一个人烧水泡茶,自己喝了一泡,第二泡斟在小盅里置于竹盘之上,唤了个丫鬟进来,“这盘送给王妃和赵夫人,这盘叫个小厮给三位爷送去,记得把准备好的点心一并送去。”

    温泉池里,小厮来送东西,“夫人怕三位爷在池中口渴,命小的来送新沏好的茶。”

    华韶彦正仰躺在旁边石床上,听小厮的话抬手指了指身旁的石桌示意他放下,唤李瑜过来喝茶,“翊宁,你嫂子跑的茶,尝尝!”

    李瑜刚跑回来,正盘坐在旁发愣,听华韶彦唤他,才醒过神应了一声,转头叫了还在池子里的李玠,“九哥,上来喝茶!”

    走到石桌坐下,李瑜端起一只青瓷茶盅抿了一口,甘醇清美,齿颊留香,低头看了眼旁边放着是四色糕点,笑着对华韶彦说:“嫂子想得倒是周到,泡了一会倒真有些口干肚饿。”

    李瑜夹了一块点心放在口中,松软可口,入口即化,配着香茶吃,别有一番滋味。

    “这是你嫂子指点厨子做的。”华韶彦美滋滋地吃着青黛准备的爱心茶点,还不忘在别人面前夸耀。

    李瑜怔了怔,“是吗?”

    ——*——*——

    友情推荐:

    无名指的束缚的《欢田喜地》:

    欢喜种田,青梅竹马,瓜田李下,嫁是不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