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骚包的家书

目录:秀色| 作者:若水| 类别:都市言情

    “真假不重要了,只要出来就好。”

    华韶彦是变相承认这最后突兀出现的刺客是他刻意安排的,原本背后的人欲借此机会挑起两国争斗,如今却化作了北胡内斗。

    华韶彦在青黛额上吻了吻,“也许过不了许久,我要去西北了。”

    青黛翻身坐了起来,不解道:“北胡内斗,为何你还要去西北?”

    “宗镬并不是个安于守成之君,他有野心,到访同时,北胡军队已有异动。这次刺杀事件他在背后扮演了什么角色我不得而知,不过定也脱不了干系,不然给秦姝十二万分的胆子也不会临时起意就想要置你于死地。”

    华韶彦扯着青黛靠回了自己身上,“其实宗镬他早就想除掉我,而我不再为秦姝所动,刺杀也没有要了我的命,那秦姝便是废子,能威胁我自然最好,威胁不了便要利用到极致。”

    青黛听罢,脑中豁然开朗,接口道:“只是不想反被将军,北胡内斗只是个借口,他其实早想离开上京,我只不过在人家瞌睡时送了个枕头,不然他自己也会想法子尽快离开上京。”

    华韶彦赞许地笑了笑,“不错!包子,以后咱们俩的孩子定是个聪明伶俐的。”

    青黛脸一红,嗔了华韶彦一眼,惹得华韶彦心痒痒的,两人又温存了一阵才起身,青黛去寻亭嘉,而华韶彦则去了东院拜见父母。

    果真如华韶彦所料,宗镬回去后,以剿灭右贤王所部为名发动了战争,因右贤王所部距离大华边境最近,所以两方战争难免会波及大华。武德十五年八月十五,在大华欢度中秋佳节时,朝中收到了来自宁靖的八百里加急战报,北胡王军以追剿叛党之名奇袭边城,宁靖被围。定远失守。皇帝震怒,急调三万大军,由华楠、华韶彦父子挂帅,驰援宁靖。

    在宫中接了旨意,在宫中赴宴的华家人便匆匆离宫回府。

    青黛将早已收拾好的行囊拿了出来,“战场上刀剑无眼。你自己多加小心。”

    “嗯!”即将走上生死相博的战场,就算心里有再多叮嘱也抵不过平安的讯息,华韶彦轻应了一声,双手环住青黛,“你及笄之时。我尽量回来。”

    “你平安就好!”

    “等我!”

    “好!”

    两人临窗而站,窗外夜色深浓,圆月高悬。月华如水,静默安好……

    九月,大华和北胡的这场大战双方互有胜负,却未有一方获得压倒性胜利。到了十月,华韶彦率军奇袭缅龙城左贤王驻军,北胡左贤王在此战中死于流矢之下,损失军队尽万人,胜利的天枰渐渐向大华一侧倾斜了。十月末中旬。上京城下了第一场雪。由于入冬天气原因,大战未有,但小型的战事还是时不时会发生。

    华楠和华韶彦在前线作战。许是婆媳俩同病相怜,都盼着自家夫君早日回还,端阳公主对青黛的态度也比往日温和了许多。颜氏因为怀孕身子日渐笨重。亭嘉作为大嫂体恤弟妹,禀明了端阳公主,从颜氏手里收回了厨房和采买之权,转交给青黛帮忙照应,也想她有点事做,不要整日里胡思乱想。青黛这次没有推辞,只道自己帮忙,并不做主分权,每日帮亭嘉管理内院的事,拣重要的汇报给亭嘉,由她决断。俩妯娌配合不错,难得端阳公主也开口夸赞了两人几句,惹得二人受宠若惊。

    另外,上京城里的华韶彦各处的铺子走时也交给了青黛打理,临近年末各家铺子掌柜陆陆续续来送账本,青黛手里的事情越发多了,倒是无暇去想华韶彦。加上每月都能收到华韶彦从军中寄回来的家书,知道他在前线一切安好,青黛心中踏实了许多,只盼着他能早些打完仗,班师回朝。

    月末,青黛收到了华韶彦的家书,随信而来的还有三支鹰羽和一副画,鹰羽是华韶彦刚到西北猎杀苍鹰的羽毛,另外还侥幸得了一对幼雕,华韶彦说要把小雕带回上京驯养,等来年有了儿子,好带他去打猎。至于那副图描绘的则是将军横刀立马俯瞰战场的场景,至于那高处的将军自然是华韶彦自己了。

    青黛看着图画,想着战场凶险,他还有闲情逸致画画,也是告诉自己,他很好,免得自己担心,心中不由一暖,手指抚过画上那威风凛凛的将军,又忍不住暗啐了一口,轻笑道:“虽然骚包,不过确实挺帅的。”

    “咚咚——”

    “进来。”

    青黛将书信和画纸收好,抬眼看着端着汤盅走进来的桃花,“你再过几天就要嫁人了,你有空了就去准备嫁妆,这些事就让杏花她们来做吧。陈玄去了西北,杏花只怕要再等些时候了。”

    “奴婢从干娘家里走,她家就隔了一条巷子离得近。该准备的都准备妥当了,少爷没回来,您就让奴婢多陪您两天。”

    桃花一边说着,一边将盅里的燕窝盛出来递给青黛,青黛接过碗舀了一勺放在嘴里,“也好,再留你两日,然后去你干娘家里给我待嫁,”

    桃花犹豫再三,又道:“九少爷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奴婢想成亲回门了就回府。”

    “不行。”青黛懂得桃花的心意,“我这里又不缺人手,省的你家相公到时候找我这主子的麻烦。”

    “少奶奶——”桃花羞赧地嗔了青黛一眼。

    青黛放下碗,拍了拍桃花的手,“你的心意我明白,府里府外都有人帮我,你就不必担心,好好给我安心嫁人。等过完年,再回来不迟。”

    桃花拗不过青黛,只得点头应允。

    十月二十八,桃花出嫁了,青黛虽是主子却碍着身份不能去婚礼,让杏花代她送了五十两银子和一副金头面做添妆。

    晚间,杏花带着喜糖喜饼回来了,“奶奶,这是桃花让奴婢带给您的,您快尝尝。”

    拿起包的红纸的喜饼,青黛朝杏花笑了笑:“怎么样?羡慕了?”

    杏花嘟着嘴对青黛说:“羡慕也没法子,总得要等陈玄那家伙回来。”

    “放心。爷可是说了,一定要给你把陈玄好端端地带回来,吃了桃花的喜饼,下回就是你的了。”

    主仆两人有说有笑地聊到半夜,这才熄灯歇下。

    月底最后一天,上京的天空阴霾了半月,终于放晴了。青蔷邀了青黛去寺里上香,青黛念着华韶彦,欣然同意了。初一,青黛去接青蔷时,却碰到了大腹便便的青莲。

    “二姐也要随我们同去?”觑了个空,青黛小声对青蔷道,“她如今快八个月了,身子重,万一有个好歹,咱们怎么跟齐王府交待?”

    青蔷扶额悄声解释道:“世子妃新生的女儿做满月,广源寺主持路过,说要有个水命的女子去寺中祈福三日,才保郡主一生平安喜乐。王府水命的就青莲,这不,青莲自请去兴善寺,定了日子就在今天。她听说我要去,便过来要一同前往。刚才世子爷亲自送她过来,我推脱不过,只好应下了。”

    青蔷不好意思地朝青黛笑了笑,知道两人不对付,只是事出突然,还有李玦出门,她旨在不好推辞。

    “既如此,那便一同去吧!”

    两人说话间,青莲回来了。青蔷道一同出发。

    “那一路上麻烦大姐和三妹照应了。”青莲朝两人笑了笑,态度十分和气,说话时眼光若有似无地瞟了眼青黛。青黛心里觉得诧异,也未多想,三姐妹一同到二门上坐车去了。

    一路无话,很快到了兴善寺。

    上完香,沙弥领了三人到寺中歇息赏梅。

    走了一阵,青莲累了,央青蔷和青黛再陪她回寺中预备好的厢房坐坐。

    青蔷陪着青莲说话,青黛坐在旁边静静听着并不搭腔。

    两人聊了大半个时辰,青莲说已近午时,让两人在寺里用些素斋再走。青蔷看在青莲怀孕的份上,答应了她的要求,顺便拉着青黛陪她用完饭再走,青黛拗不过青蔷便也留下了。

    饭桌上,青莲给青蔷两人夹菜,“兴善寺的素斋虽比不上潭柘寺的,却也不错。我身边的林嬷嬷素材做得不错,刚借了寺里的厨房,另外又加了两个菜,大姐你尝尝,三妹你也尝尝。”

    青黛轻瞟了青莲一眼,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虽然没有像对青蔷那般热情,但相较于往日青莲对她的态度,今日已经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莲察觉到了青黛的目光,只是抿嘴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一顿饭就这样在青莲大秀姐妹情深中用完了。

    青莲吩咐丫鬟上茶,三姐妹坐在房中。

    青莲看了眼垂眸品茶的青黛,轻声说道:“三妹,你知道吗?二姐心里最羡慕和妒忌的就是你。”

    一句话,让正在喝茶的青蔷和青黛愣住了,不明所以地看向青莲。

    青莲不以为意,笑着说:“瞧把你们俩吓的。我那脾气不好,性子要强,一直以来我用心些,下功夫讨好爹,就是想让自己忘掉这个庶出的身份,不过到头来那也是自己骗自己罢了。我喜欢郁子都,可他心里只惦着三妹,所以我才会对妹妹心怀芥蒂,也因此做了不少傻事。后来嫁给了李玦,荣华富贵也算有了吧,可活得更累了。”

    青蔷不知青莲怎么突然来个自我剖白,只怕她又发癔症,接口道:“世事难两全,你要想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