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借力

目录:秀色| 作者:若水| 类别:都市言情

    青黛微笑着看着竹韵,“罚你去烧水,我这连着赶路,都没好好洗个澡。”

    “你怎么还傻愣着?奶奶让你去烧水,还杵在这里干嘛?”菊韵扯了扯竹韵的衣袖,“走,我跟你去!”

    竹韵这才意识到青黛是原谅自己了,然后傻呆呆地哭了起来。

    青黛叹了气,“这事怨不得你,不要自己把错都往身上揽。就算你那日一直跟我形影不离,他们有的是法子带我走。好了,我累了,都别站在院子里了。”

    青黛发话了,竹韵忙抹干眼泪,“奴婢这就去烧水。”

    竹韵跟着菊韵去烧水了,桃花伺候青黛回屋换衣裳,杏花去给青黛准备吃食。

    青黛洗漱完,又坐着跟几个小丫鬟叽叽喳喳说了会儿话,等头发干了干,便起身去了东院。

    青黛给端阳公主行礼道:“这段日子媳妇不在府中,让母亲挂心了。”

    端阳公主端坐在榻边,面色淡然,看不出喜怒,抬手示意青黛坐下,“事情来得突然,让人始料未及。当时你那丫头昏在梅林里,你二姐派人来报信,究竟当时是个什么情形?”

    青黛也没隐瞒,实话实说,“那日青黛在二姐住厢房里用了饭,吃了两杯茶,听两位姐姐聊天时就给睡着了,醒来便在一辆四壁无窗的马车上,那些人给媳妇下了迷药,直到到了北胡境内才解了药性。北胡王派了太后身边的侍卫女官来押送媳妇,那女官便是当日来大华时跟着秦姝的丫鬟妮娜,青黛还曾见过她两面。后来被押到了乌雅镇后被叔澜救下。”

    青黛未提怀疑青莲,但话里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她在青莲房中昏迷,而非在梅林。当日知情之人皆以为她是在梅林失踪,青莲必然以为她回不来,一口咬死了自己去了梅林。而今她已经回来了,青莲自然脱不了干系。

    偷睃了眼端阳公主,青黛见她脸色不佳也知她在思考这次的事情。这事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大华内部有人联合北胡做下的。绑架她到北胡便坐实了勾结北胡作乱的罪名,一经查实便是谋逆,任他是皇室宗亲,一旦有了这个罪名也只有抄家灭族的下场。在两国交战时铤而走险,那其用心只怕会更深,说不定还是冲着大华皇位去的。

    “叔澜可知道此事?”良久,端阳公主才开口问了一句。

    青黛点点头,“已经知晓。只是前方战事紧迫,叔澜暂时无暇他顾。”

    说着,青黛忽然跪在了端阳公主面前端阳公主微愣,“你这是?”

    “这次被掳之事,实非青黛所愿。母亲好心替我隐瞒,为青黛的名声计,一直对外说我是有恙在身在家养病,青黛在此谢过母亲体恤。”

    青黛规规矩矩地给端阳公主磕了个响头,这一举动,倒叫端阳公主想责难她也说不出口了。青黛清楚,若端阳公主真想以此为借口让叔澜休了她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她要先发制人挽回现在的颓势。

    于是,青黛继续道:“世上人言可畏。青黛自问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若为了莫须有的罪名一死以示清白,反倒让人以为青黛真做了什么愧对华家之事。

    父亲和叔澜在外浴血奋战,而这大华里还有人会借青黛要挟叔澜,叔澜就范便是大华的罪人。叔澜不妥协,他们亦可杀了我来鼓舞士气,引叔澜震怒而落入他们的圈套;或是以我在北胡为由捏造叔澜投诚来离间华家和皇上的关系……”

    青黛分析这各种可能性,端阳公主眸色越发深沉。

    看公主婆婆听进去了自己说的话,青黛再接再厉“不论背后策划之人是何用心,都是要将华家推到风口浪尖,而失去了叔澜和父亲的支撑,大华和北胡一战结果如何为未可知。其行可恶,其心可诛。”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公主婆婆肯定会出手。虽然那日的事并无确凿证据贸然去查恐对忠毅侯府的名声不利。青黛回来就听杏花她们说了青蔷那日先去了隔壁,便知青莲当时支开了大姐,所以事后青莲完全可以推得一干二净。而此事过去日久,青黛自己手里没有力量,根本无从下手。

    但端阳公主不同,她是先帝的幺女,又是辅佐皇帝登基的一大助力,身份地位决定了她能出手。因为在外打仗的是她的儿子和丈夫,都是她最重要的人,公主不会放任人威胁到他们,威胁到华家。至于公主是自己去查,还是直接找上齐王或是皇上,那就不是自己要考量的问题了。而公主一旦查起,青莲就不会再轻轻松松地过关。不论这背后有没有齐王府或是别的什么人的影子,她一个妾室势必会被作为弃子。

    想到青莲,青黛的眼眸暗了暗,带着一丝阴沉,原本还念着的那点微薄的血脉亲情,在上官青莲联合外人设计害她之后早已消失殆尽,累了她的名声,还差点害了她的性命,比之从前的那些更为恶劣。这回自己再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青黛双眸含泪,对着蹙眉凝思的端阳公主又磕了三个响头,“青黛是一介弱质女流,虽不想白白冤死,但比起叔澜,我自个的名声是小,叔澜的性命才是大事。青黛不想他在外与北胡征战,还要防止背后自家里射来的暗箭,所以恳求母亲为了叔澜和父亲,一定要彻查此事。”

    端阳公主没想到青黛会这般郑重地求她,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一时又有些感动于媳妇对儿子的一片痴心。况且,她说得对,当下儿子和丈夫的命重要,就算儿子再有本事,远水解不了近渴,她不能坐视不理。就算一时半会儿查不出是谁,她也要弄出点动静,起到些震慑作用也不错。

    想到此,端阳公主看青黛的眼神柔和了许多,声音放缓,“母亲没有怪你。你受了惊吓,这事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好了好了,先起来说话!”

    青黛起身坐下,拿帕子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是!”

    接着,上首的端阳公主厉声道:“你放心,敢伤我华家的人,就算是齐王又如何,母亲一定会替你和叔澜讨个说法。”

    看着平日里端庄高贵的端阳公主忽然变得肃穆冷然,青黛忽然觉得,华韶彦不光容貌遗传了母亲,其实性子也有几分相思,骨子里高傲霸道。

    不过,端阳公主的态度也让青黛大大松了口气,自己的危机解除,抬头感激地望着端阳公主,“多谢母亲!”

    “谢什么,就算你不求,我也会去查。自家人的事还用得着谢!你既然回来了,明儿去宫里露个脸,你不在这段时间,太后皇后赐了不少药材补品,正好借机会去谢个恩!那些谣言自然不会有人再说。至于你及笄的事,就先往后拖拖,等明儿回来,我会跟你大嫂商量商量再定。你就不要操心了。”

    端阳公主会记得自己及笄之事,让青黛受宠若惊之余又觉得自家婆婆对自己其实也算不错了,笑着说:“没想到母亲会记得,青黛心里真是欢喜。只是又要劳烦母亲和大嫂,青黛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及笄是大事,你是叔澜的媳妇,我这做长辈的操心也是应该的。”青黛欢喜端阳公主自是看在眼里,真真切切不是作伪,转念想到是自家儿子传信提醒,端阳公主微赧之余,直叹,有了媳妇忘了娘,儿子对媳妇还真是上心。

    “前方战事未完,叔澜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等他回来了,你们俩早点让我抱个孙子那才是正理。”

    青黛羞涩一笑,“媳妇记下了。”

    “嗯,这一路折腾了多日,你早些回去歇着吧!”端阳公主念青黛舟车劳顿让她早些回去休息,青黛行礼告退,回了清澜院。

    整个人放松下来,实在困倦,青黛便躺下了,派人给临波馆传了话,说她明儿再去看亭嘉。

    一觉睡到下晌,青黛从床上爬起来已近日暮。

    醒来时,桃花还在屋里,“你还在?你家那口子不担心?”

    桃花没理会青黛的揶揄,拿了衣裳帮她套上,“今儿不走了,留下了陪奶奶说说话,明儿大早再回去。”

    青黛笑着点点头,“嗯,也好。许久没见你,怪想你的!”

    杏花端着饭菜进来了,“奶奶,睡了一天了,赶紧来用些饭。”

    “去把竹韵和菊韵叫来,刚好桃花回来了,一起陪我吃顿饭!”

    “好,奴婢这就去!”

    青黛和四个丫鬟一起用了饭,五个人说说笑笑的,一顿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用完饭,竹韵和菊韵去收拾,桃花和杏花留在屋里。

    青黛开口问道:“杏花,二姐是不是已经生了?”

    “还没有,听说就这几日。”杏花家里人还在上官府里当差,消息比青黛快。

    “还没有啊?”青黛凤眸半眯了起来,临产在即?自己是不是该再送青莲一份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