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反击

目录:秀色| 作者:若水| 类别:都市言情

    正月十五,上京城灯火如织,点点光辉汇成一片星海,似有与月争辉的架势。

    春江楼二楼位置最好的雅间内,聚了七八个衣着华贵的妇人,年纪都不大,散座在房中三五成群的说话闲聊,顺便赏赏夜景。

    “今儿能坐在这里看灯,还是托华将军的福。”一着烟霞绣凤仙花褙子的少妇笑着端起酒杯,“华将军不在,咱们敬九奶奶一杯。”

    青黛笑着摇摇头,“保家卫国乃是我大华儿郎们该尽的本分,韶颜他只是做了他该做的,可当不起赵大奶奶这般夸赞。”

    “不是华将军大捷,今儿怕也没有这盛况。”旁边有人附和道。

    从宫里出来,青黛和亭嘉邀了邹静、周丹娘还有几家侯府的媳妇一起去赏灯。皇帝原本因为战事而想压减十五灯会的规模,却因为初十华韶彦上报丰邑大败北胡而改了旨意要举国欢庆。承安伯家大儿媳妇这般说,一来是存着讨好忠毅侯府的意思,再来确实事实就是如此。

    众人哄笑着让青黛喝酒,青黛只得端起酒杯,“谢谢诸位姐姐抬爱,青黛这厢先干为敬!”

    笑阄了一阵,下面杂耍班子游街过来了,舞龙、舞狮队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这整日里闷在府里的奶奶们都凑到窗边去看了。青黛看见坐在一旁喝茶嗑瓜子的周丹娘,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还没恭喜周姐姐喜得贵女!这段日子身子一直不好在家休养,自周姐姐生产后还也没顾上去府上拜望,姐姐莫怪!”

    周丹娘本来是被邹静拉来的,因为郁子都和周翠娘的关系一直对青黛并没有什么好感,加上青黛又是青莲的妹妹,越发不待见她。后来青黛嫁给华韶彦,一切又要重新对待,碍于两家的身份地位·华韶彦又与李关系要好,所以她对青黛不似当初那般,平日里见面点头问好,面子上过得去就是了。青黛对她亦然。

    原本没怎么打过交道的青黛忽然主动亲近·倒让周丹娘有些意外。虽然听说了些关于青黛的传闻,但作为齐王府这样的人家,在外说话做事还是要小心谨慎,她自不会去刨根问底打探青黛是否真的养病,只是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多谢!”

    青黛不以为意,继续道:“我听家里传信说,二姐快临盆了·想来府里最近忙乱,等过些日子,得空了我再去府上坐坐,周姐姐莫嫌弃我叨扰。”

    青黛不提还好,一提家里另外一个临盆在即的,周丹娘就来气,自己肚子不争气生了个闺女,王妃转而对那贱人上心了·虽说李什么都没说,不过她看得出来,李心里是盼着儿子的。

    若说原来她是不把上官府放在眼里·因为对李她不爱,所以谁上位谁失宠都无所谓,挑着她们自己内斗,她权当看热闹。可是自有了身孕后,周丹娘的心思就完全变了,李每日都守着她,就连青莲怀孕他都没有太多热情的表现,这让周丹娘心里大为受用,连带因为青莲借着她刚有喜而勾引李怀上孩子的事情也没追究。

    就算周丹娘当初再不爱,这些年下来李待她的心她看得见·没感情的也培养出来了。而且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周丹娘也不得不为以后打算,加上这次生了女儿后全家态度的变化,让周丹娘终于有了危机感。

    不得不正视府里另外怀有子嗣的上官青莲,上官青莲出身是一般,但也算清白人家出身·比府里有几个妖精强,而且她还有个做公主媳妇的妹子、皇上跟前大红人的妻子,哪怕姐妹俩关系再不好,总是一个家里走出来的,到了关键时候青莲出了事,她不信青黛会坐视不管。

    周丹娘下意识地抚了抚小腹,生女儿时难产,差点要了她的命,以后还能不能有还是个问题。万一这回青莲有了个儿子,华韶彦得胜回朝以后皇上加官封赏,那以后自己在府里的地位还真有些危险。

    周丹娘偷眼打量着青黛,今日她忽然亲近,莫不是因为她姐姐?难道怕她动了她姐姐要给自己提个醒不成?

    想到此,周丹娘心里一沉,面上笑着虚与委蛇道:“妹妹放心,你家二姐怀的是世子爷的子嗣,我自会好好照料。”

    “姐姐心慈,当初我家二姐心仪成国公世子,最后阴差阳错嫁给了世子爷,说起来,那次可真是惊险,她跌落冰面,不小心把我也给带了下去,两个人一起差点丢了性命……”

    周丹娘心头微震,青莲最早竟然喜欢郁子都心中暗自冷笑,她记得当初太后属意将她许配给郁子都,还特意安排两人在书局巧遇,自己怕尴尬,便带了青莲过去,怕就是那时她动了心思。难怪这些年,青莲总有意无意地问起郁子都的情形,原道她是提醒自己过往的把柄,没想到却是她自己存了旁的心思。

    “回来家,父亲还未这门亲事高兴了一阵,还说应了算命的话,二姐后半生有大富贵,如今看来,那算命的半仙说得倒是不错,二姐却是个福泽深厚的,落冰落出桩好姻缘来。”

    青黛略带嘲讽的语气,周丹娘自然也听出来了,心头暗笑,后半生有大富贵,莫不是还能坐上王妃?

    忽然,周丹娘脸色变了,万一自己生不出儿子,而青莲生出来,无嫡子,那庶长子亦可继承爵位,那她岂不是真有可能成就以后的大富贵。上官青莲,莫不是她跟自己犯冲?不行,她怎么能输给那个贱

    回头看向青黛,周丹娘状若无意问道:“上官大人疼庶女总不会比过你这个嫡女吧?”

    青黛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哎,不瞒姐姐说,我二姐虽是庶出,我那姨娘却极得父亲宠爱,加上二姐又有些才情,说话讨人喜欢,未出阁前父亲最是疼她,待她与嫡女一般无二。我自幼生母去世,养在租母身边,跟父亲不比姐姐跟他亲。就算当初一起姐姐失手带了我掉落冰面,回去后爹都没责罚她半句。”

    青黛撇撇嘴,“当时大夫还说二姐因为那次掉入冰洞受了寒难受孕……不过姐姐运气好,这不又有了。”

    周丹娘眉头微蹙,难受孕三个字在她脑海里来回闪现。

    “果真?”

    “自家姐妹这事还能乱说?如今她有孕在身,想来身子全好了,我爹可是盼着能有个身份显赫的外……”青黛仿佛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哎呀,今儿吃酒吃多了,话也多了,浑说了一气,周姐姐别往心上去。”

    “不会,不会,我左耳朵进右耳出,哪里还记得这些!”周丹娘看着青黛似乎急着掩饰,面上未表露,反倒关切地对青黛说:“你身子刚好,若是不舒服,不如早些回去吧!”

    “是啊,头有些疼,我还是早些回去吧!”

    青黛跟众人告退,留了亭嘉招呼,自己让丫鬟扶着急匆匆地走了。下楼到了车边,青黛吩咐了一声“去趟陈校尉那里”,然后上了车。

    马车缓缓启动,青黛撩开车帘深吸了口气,眼中一片清明,樱色的唇瓣微微上扬,“二姐,不知道收到这份大礼你会不会惊喜啊?”

    青黛一走,周丹娘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儿,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赏灯,跟邹静说了声便打道回府。

    周丹娘一回府,见李还没回来,就把自己的奶娘常嬷嬷找来,把今日从青黛的“醉话”里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她,“去派人查查此事是否属实,另外看这一年她跟外面的人有没有接触。”

    常嬷嬷道:“那边看样子就快生了,只怕就这三五日,这时候去查会不会有些晚了?”

    周丹娘轻轻晃着摇床,看着里面睡熟的女儿,眼中划过一丝决绝,“不晚,查不查的出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有就行。到时候就算她生下的是爷的血脉,她这个人也不能留在府中。大富贵?我看她如何享用?”

    “万一忠毅侯府的那位奶奶过问……”

    周丹娘冷笑,“这是齐王府的事,与他忠毅侯府有何干系?嬷嬷忘了,当初她可是撺掇母妃要把自家妹子许配给方家那浪荡子,她妹子如今是端阳公主的儿媳,以前就跟华家那位少将军相识,听爷说过,两人怕是早有情意。她妹子只怕还恨她差点坏了自己的姻缘。”

    常嬷嬷不放心,“奴婢也是担心,毕竟是一家人。”

    周丹娘回想今日青黛说话的口气神态,摇了摇头,“对了,顺便从她陪嫁身上查查,当年她嫁过来以前落水的事是不是与他家三姑娘也有关系。若所言属实,那位九奶奶心里对这位的不满不是一日两日了。”

    常嬷嬷看周丹娘心意已定,也不再多言,“是,奴婢这就去办。”

    常嬷嬷告退,周丹娘抬手轻抚了抚女儿的脸,“娘不会让别人的孩子爬到你头上,齐王府未来的继承人只能是你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