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落水美人,出水芙蓉(二)

目录:秀色| 作者:若水| 类别:都市言情

    

    

    
    style="BORDER-R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TOP: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EF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BOTTO: #a6ccf9 1px dashed">
    style="BAKROD-OOR: #e7f4fe">
    style="FOT-ET: normal; FOT-SZE: 12px; E-ET: 160%; FOT-STYE: normal; FOT-VARAT: normal; TEXT-DEORATO: none"

    color=blue>

    

    

    措不及防地掉入湖中,青黛脑子混沌了一秒,忽然感觉到口鼻中涌入满是水腥味湖水,好在上辈子会游泳,凭着本能,她憋住一口气想要往水面上浮,不过很快发现有胳膊环上她的脖子,欲带着她浮出水面。(网)浑浊的湖底,看不清是谁,青黛不再乱动,任由那人拉着自己向上。

    堤上的丫鬟乱成一片,两个会水的婆子已经跳进湖里救人。刚跳下去没多久,华韶彦就拖着青黛浮出来水面。

    “出来了,谢天谢地。”丫鬟们惊喜的声音响成一片。

    青黛闭上眼,任由堤上的丫鬟接她上岸,心中暗想,都怪华韶彦这厮,分明故意整她才让她兜鱼,结果跌进水里,这回不给他点教训,小样还不知要嚣张到几时。

    华韶彦一上岸就问:“上官姑娘怎么样?”

    “上官姑娘,上官姑娘她没了气息。”一个丫鬟战战兢兢地回答说。

    “杵在这里作甚,还不快去请大夫!”华韶彦推开了围上来的丫鬟,一个箭步奔到青黛身边,伸手在她鼻端探了探,食指在她下颌处按了按,“还有脉。”说着,华韶彦双手互按,在她胸口按压,一面焦急地喊着,“丫头,醒醒!青黛——上官青黛——”

    华韶彦凌乱的气息喷在脸上,言语中惊慌做不得伪,青黛被华韶彦吼得耳朵发痛,胸口被华韶彦按得生疼,这厮够专业,也够大力。最后,她痛得憋不住了,猛地咳嗽了两声,慢慢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华韶彦那张凝眉焦急的脸在面前晃悠,“丫头,没事了,没事了。”

    青黛心脏猛地一收紧,凌乱发丝贴在脸上,水滴顺着脸颊流下来,眼中焦急紧张和记忆里时常在梦中浮现的那幅画面如出一辙,原来那一幕是真的存在过,不是自己的臆想。(网)原来,他也会有惊慌失措的一刻!原来,他的心也会痛!

    青黛的视线模糊了,双手抱住胸口,强自按下抬手想要抚上那张脸的冲动,任华韶彦发丝上的水滴掉落在自己的脸上,明明是触感冰凉的水滴,为何心上却感觉到是一片滚烫?

    华韶彦伸手在青黛面前晃晃,见青黛神色迷茫,狼爪子又捏了捏青黛的脸,“青黛,清醒了,我是你九哥哥。”

    对着这张脸,青黛心情忽然变得奇差,闷闷地回答说:“别捏了。”

    青黛眼眶一热,慌忙别过脸,伸手在脸上乱抹了一把,幸好刚刚受了惊吓,现如今又是满脸水渍,不用担心被人会发现。

    “还怕你被淹傻了。”华韶彦悻悻地收回了手,定睛一看,小姑娘如扇的睫毛挂着晶莹的水珠,浓黑如墨的瞳眸竟蕴着湿意。华韶彦愣怔了一刻,张嘴想安抚青黛,又觉今日落水之事也是自己想要教训一下青黛引起的,顿时底气不足。

    “九少爷,您和姑娘着了水,仔细在这湖边吹风受了凉,还是赶紧先送姑娘回去吧。”有丫鬟好意提醒道。

    “那你们还愣着作甚?”华韶彦气恼地吼了一声,丫鬟们打了个哆嗦,忙要各自行事,就见华韶彦摆摆手,“慢着,先别告诉老夫人,让婆子们把轿子抬到这里来,请大夫去紫玉院。”

    ……

    “姑娘,喝碗姜汤。”景夏把盛着姜汤的汤碗放在床边的锦凳上,扶着青黛坐起身,“奴婢怕您嫌辣,给里面加了红糖。刚才试过了,正好入口。”

    青黛没有让景夏喂她,自己接过汤碗一口气灌进了喉咙里,*辣的温度从喉管延伸至肚腹,毛孔舒张,浑身通泰。青黛砸吧砸吧嘴巴,“啊——舒服!多谢姐姐,你们家少爷呢?”

    豪放的动作让景夏愣了一下,听到青黛问话,忙应道:“少爷刚洗了澡,在隔壁歇着。您先躺下,奴婢这就去寻少爷过来。”

    青黛点头躺下,望着绣着青竹纹的碧纱帐,回想起今日之事,暗自唾弃了自己一把,看来,自己对那人的那点“非分”念想并没有消失,而是一直被压抑在心底,以致于自己都以为自己早已忘记。突然那段模糊的记忆被证实了,才发觉自己明白得太晚,难免会有些失态。现在即便自己知晓他同样有心,也是于事无补……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哎,自己不是个爱多愁善感的人,上辈子那些许暗恋的苗头在面对某人“无情”的打击后,被自己生生的掐灭了,所以将全部的热情都投到了工作当中去。而如今却发现那些所谓的“无情”未必不是“有情”,唯一能做的只剩下一笑置之了。

    华韶彦是华韶彦,他不是上辈子自己的妖孽老板……

    青黛了解自己,凡事一旦想清楚了,就再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困扰自己。从见到华韶彦真容的一刻,她或多或少都会出现一些惯性思维,那么,从想清楚的这一刻起,她就不会再让错觉主导了情绪,至于那些过往也只会尘封在记忆里。

    她坚持,做人要向前看,不能因为回味往昔的美景而停滞不前,那样会错过前面更美的风景。

    “程诚,我沈青黛再不是那个忙东忙西为了你累死累活的小秘书!以后你做你的现代公子哥,我做我的古代大小姐,咱们再也不见!”青黛心里大声喊着,眼中闪动着晶莹的泪花,唇畔扬起一抹甜美的微笑。

    脸颊一热,眼角被人轻轻抚过,“今日是九哥哥错了。哥哥给你赔个不是。”

    青黛耳朵动了动,诧异地转过头,发现华韶彦不知几时坐在了床边。沐浴后头发披散在肩上,垂落的乌丝半掩着白皙的面庞,妩媚的眼波流露出自责和羞愧,让人好生怜惜。目光往下,微敞的领口露出两弯精细的曲线,半遮半掩中勾勒出一段香艳媚骨。

    “以后再不欺负你了,你莫再哭了。”

    温缓低沉的声音似能将人融化了一般,青黛伸手捂住了鼻子,大哥,知道你是大美人,可不带这么以色惑人的!我还小,消受不起啊!

    ——*——*——

    今天很郁闷!我家车被追尾,送进去4s店修了一个月,周一通知可以取,偶联系肇事的大叔商量垫付的事情,结果大叔是山西的,跑来北京出差借车出来溜达把我家车给撞了。他说要跟车主联系,好了回信。结果偶等了4天没见电话,今天打电话催,结果一下午一晚上竟然不接,我发信息到了半夜回我说,他在外地,会想办法尽快处理。这叫神马事情啊,撞车的比被撞的牛逼!我怒了,发短信通牒,再不给个时间和处理意见,偶就起诉,然后一直没有回音。偶无奈之下,跟对方保险公司咨询了半天,最后回复让我明天打到另外一个号码咨询......闹到晚上10点多心情烦躁,所以码字就晚了,哎,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