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消息传开

目录: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类别:玄幻魔法

    黑盾与石鼎散发着淡淡的光芒,静静的悬浮在牧尘的掌心,光芒闪烁间,有着奇特的灵力波动随之散发而出。

    牧尘略有点好奇的打量着这两件灵器,灵器这种东西制作起来相当的繁复,唯有着那些灵器师方才能够办到,而整个北灵境,似乎并没有灵器师的存在,由此也可看出北灵境相对于这浩瀚无尽的大千世界而言,算是多么的渺小。

    牧尘手掌握住那黑色的光盾,灵力灌注而进,只见得那光芒顿时爆发而出,巴掌大小的黑盾迎风暴涨,化为丈许大衱小说章节 。渖硖寤ぴ谄浜蟆?br />

    黑色表面,流溢着黑色光芒,上面布满着晦涩的纹路,隐隐的,有着一种雄厚之感散发出来。

    先前那杨弓,便是凭借着这黑盾,将牧尘三道森罗死印尽数的接了下来。

    按照牧尘的估计,这黑盾,恐怕足以抵御一名神魄境中期的强者猛力一击,这不由让得他有些暗叹,这灵器对于战斗而言,真是好处太大了。

    牧尘把玩了一下这黑盾,然后将它递向了笋儿,笑道:“这是给你的奖励。”

    黑盾与石鼎似乎都是类似护身的灵器,牧尘将石鼎留了下来,所以便是将这黑盾送给了笋儿,反正她是灵阵师,而且对敌经验不足,有了这黑盾保护,也是能够安全一点。

    笋儿伸出小手接过,把玩了一下,笑嘻嘻的道:“谢谢牧尘哥哥。”

    “这黑盾与石鼎。应该是两件下品灵器。”一旁的叶轻灵也是看了看,笑道:“不过这对笋儿倒的确挺好好处,之前如果不是他们有这个护身的话。恐怕就直接被笋儿先解决掉了。”

    “原本我们也有灵器的,品阶比这个还好,不过在进入北苍界时被家里人拿走了,他们说来北苍灵院就是要依靠自己来修行,靠灵器的强大获得地位,反而落了下乘。”

    听到叶轻灵这话,牧尘不由得苦笑一声。这就是差距啊,他在北灵境根本连灵器什么样都没见过,但叶轻灵她们对此却是习以为常。

    牧尘随手将那石鼎收起。灵器虽然不错,不过他一直相信最重要的还是本身的实力,那才是最让人信得过的东西。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叶轻灵看向牧尘,微笑道。

    “往北苍殿去。不然还能怎么样?”牧尘一笑。想来这里所有人的目的地都是相同的,因为只有到了那里,才能真正的进入北苍灵院。

    “你们呢?”

    “当然也是一样。”叶轻灵笑道:“不过我还想在中途找到合适的灵兽,然后取得精魄炼化对了,你才晋入神魄境,应该也没有炼化灵兽精魄吧?”

    牧尘无奈的一叹,点点头,他体内倒是有着灵兽精魄。而且还是非常极品的,不过他却不敢也不能炼化。

    “其实很多晋入神魄境的学员都还没炼化灵兽精魄。因为不少人眼光都不低,不想随便就找个灵兽精魄炼化,虽然炼化的精魄以后找到好的能够重新炼化,但总归是件很麻烦的事。”

    “而且据我所知,北苍界中有着大量厉害灵兽存在,有一些,甚至是达到了天级灵兽的层次,在万兽录地榜之上也算是有着不错的排名,虽然这种层次的灵兽很难对付,不过到时候一旦被发现,必定会引起骚动,很多人都会汇聚而去”

    “其实这也算是北苍灵院给我们的机会,让我们在这北苍界能够变得更强大一些,这样才能真正有资格成为北苍灵院的学员。”

    叶轻灵冲着牧尘眨眨眼,道:“如果你没其他打算的话,要不就随我们一起,到时候如果遇见厉害的灵兽精魄,我可以给你优先选择权。”

    “天级灵兽”牧尘眼中掠过一抹惊讶之色,看来他还是有点小看这北苍界啊,能够被北苍灵院用来当做历练之场,又怎么会过于的普通。

    虽说天级灵兽必然极为厉害,以他们如今的力量,单独的话自然是没办法抗衡,可如今这北苍界中,可是有着数以万计的学员,这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人数累积起来,就算是天级灵兽都得被压死,当然,前提是遇见的灵兽不是如同九幽雀那么恐怖

    不过这种可能性太小,按照牧尘的推测,即便这北苍界拥有着天级灵兽,顶死了也不会超过万兽录地榜前五十的排名,毕竟那种排名的灵兽,对于他们这些新生而言,还是太过强大了。

    “对这个我倒是兴趣不小。”

    牧尘眼中掠过一抹感兴趣之色,如今他晋入了神魄境,也的确需要炼化灵兽精魄,不然以后和那些拥有着灵兽精魄的对手交手的话,他会吃不小的亏。

    而北苍界相当辽阔,想要在这里知晓到天级灵兽的踪迹以及消息,光靠他一个人显然有些勉强,若是和叶轻灵她们一起,倒是能够省去不少的麻烦。

    “那我们先去与大家汇合吧,然后开始赶向北苍界内围。”叶轻灵见到牧尘愿意同行,也是有些欣喜,牧尘实力惊人,有他在的话,叶帮获得的保障也是能够提升许多。

    牧尘笑着点点头,而后一行人略作收拾,便是沿着来时的路迅速出了这片大山,最后在山脚下与等待在这里的叶帮其他人员汇合。

    队伍汇合,少不了一番热腾,王盛他们兴奋的说着之前发生在大山之中的战斗,而周围的那些叶帮成员在听到牧尘以一敌二将两名神魄境初期的强者碾压打败后,无不是惊叹出声,那看向后者的目光中,有着一些炽热与崇拜涌出来。

    在他们眼中,能够在这个时候就晋入神魄境的。绝对是相当的优秀,而牧尘却是能够轻易打败他们,这说明牧尘比他们更为的优秀。

    而他们这小小的叶帮中。有了这么厉害的人坐镇,那受到的各种威胁,应该也是能够减少许多

    在接下来的数天时间中,牧尘便是随着叶帮一路前行,直奔北苍界内围而去,虽说途中少不了一些麻烦,但却并未对他们的行程造成多大的阻拦。

    而牧尘也是发现。随着他们逐渐的进入到北苍界的内围,周围所遇见的其他学员以及势力也是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数人都是气息不弱。毕竟想要这一路闯来并且不被人将印记抢走,没点本事,还真是难以办到。

    不过虽说随着开始接近北灵界内围,所遇见的厉害人物以及势力也是多了起来。但由于叶帮一般并不太主动的去蛮横抢夺别人的印记。因此倒也并没有引来多少仇恨,与其他那些几乎每天互相火拼的势力相比,他们显得格外的安宁。

    不过这种安宁并没有一直的持续下去,因为渐渐的有着一些消息在这片辽阔的区域逐渐的蔓延开来,这种信息,对于那些并未参与过灵路的人而言或许无法引起什么骚动,但对于那种从灵路出来的人而言,却是略感震动。

    那则消息很短。但却在某些人心中引起了震动。

    灵路血祸者牧尘,现身北苍界。

    血祸者牧尘。

    很多人感到陌生。但也有不少人因为这个名字突然间有点心惊肉跳起来,那些从灵路中出来的人,恐怕都不会忘记那令得整个灵路为之震撼的一场血祸。

    而那场血祸的制造者,便是这个叫做牧尘的少年,一个本应该也获得灵路王级评定并且站在灵路之顶的人。

    消息在迅速的传递者,有人获得消息,会咬牙切齿,一脸的恨意,有人则是会满心的惊叹与好奇,很想要见见那曾经在灵路掀起滔天骇浪的少年究竟会是个什么模样

    有人恨,有人惧,有人惊

    种种的情绪,在那种消息蔓延中衍生着,却是不知不觉间令得牧尘这个名字的曝光率在这一片辽阔的地域中变得频繁了起来,导致后来,很多没参加过灵路的人都开始知道,北苍界似乎来了一个很恐怖的家伙

    这种消息的传开,也是为牧尘招引了一些麻烦,不过暂时而言,这种麻烦,还是在他能够控制的程度,但他明白,随着消息愈发的蔓延,这种麻烦或许会扩大不小,他的一些对头,还是挺厉害的

    所以,他也得尽快的提升着自己的实力

    北苍界某处。

    轰!

    一座大山之中,突然传来轰鸣之声,一头身躯庞大,通体布满尖刺的巨大灵兽轰然倒地,滚烫的鲜血弥漫开来,染红了地面。

    这是一头刺魔兽,实力堪比神魄境中期的强者,就算是神魄境初期的人遇见了,也唯有迅速逃离的高级灵兽。

    但此时,它却是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一道身影,轻飘飘的落在这刺魔兽庞大的身躯上,然后伸手将其灵兽精魄取了出来,只是淡淡一扫,便是随手收起。

    “哟,不错,竟然这么快就将这畜生收拾了。”在一旁有着笑声传来,旋即一名模样俊朗的少年掠来,他冲着那刺魔兽身躯上的人影吹了一声口哨,笑道。

    那将刺魔兽猎杀的身影,也是抬起头来,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庞,在其眉心处,那印记竟是呈现紫金之色,那是印记达到七级的标志。

    那道人影神色平淡,仿佛猎杀了一头刺魔兽只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一般。

    “又是这幅神情”

    俊朗少年无趣的撇撇嘴,旋即伸了一个懒腰,笑眯眯的道:“不过我想你会对我接下来所说的感兴趣。”

    “血祸者牧尘出现了。”

    不出俊朗少年所料,那刺魔兽身躯之上的那道人影身体仿佛是在此时僵了一僵,然后迅速的掠至他面前,那素来平淡的眼睛,竟是陡然间变得锐利起来:“牧尘?在哪?!”

    “应该就是在这一片区域,我已经派人去查探了,应该很快会有消息,到时候通知你。”俊朗少年笑道。

    “好!”

    那道人影嘴角终于是有着一抹笑容浮现出来。

    “我说楚麒,那牧尘不是好惹的,你干嘛要去找他?你和他貌似并没有太大的交集吧?灵路中也没仇没怨。”那俊朗少年有些无奈的道,那牧尘可是连姬玄那种人物都有所忌惮的角色啊。

    “我跟他没恩怨。”

    名为楚麒的英俊少年淡淡一笑,他看向眉头微皱的俊朗少年,眼神深处,有着一些炽热涌出来,道:“我喜欢洛璃,我听说了她选择了北苍灵院,所以方才也选了这座灵院。”

    俊朗少年眼睛睁大了一些,旋即对着楚麒竖起大拇指:“你厉害,眼光很好,不过你多半没戏,她太厉害了,你降服不了她。”

    “她有喜欢的人。”楚麒双掌微微紧握,淡淡的道。

    俊朗少年一愣,旋即猛的明白过来,道:“你是说牧尘?”

    楚麒缓缓点头,他转身对着大山之外走去,地面在其脚下微微震动,伴随着他的声音,有些不甘与低沉的传开。

    “所以我要亲自去见见他,我要告诉他,谁更适合她!”

    (拉下月票,感谢大家。)(未完待续。。。)